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书籍茶馆风尘记--对联小说连载(17)

茶馆风尘记--对联小说连载(17)

2018-12-01 23:28:32梁小筠深圳市楹联学会 0条评论

第十二回(总第17集)

上集说到胖子对面皮一见钟情,一连三联示好面皮,那么,面皮是否心动呢,请继续.....


第十二回 

小蹄子回眸添孽债  疯混儿刻骨寄相思

本回作者:广东梁小筠

        前文再续,书接上一回。话说胖子数次对面皮示爱,面皮则数次婉拒,弄得胖子肝肠寸断而又无可奈何,然胖子一颗痴心系于面皮,纵天崩地裂其情不变,眼看着一个个才华出众的姐妹们竞相出价,由衷叹道:“真无奈——”

如此倾城欲断肠,禁不住,忧国忧民忧世道;

为君萦梦几成病,更那堪,恨天恨地恨人生。

而后,又自言自语似的暗道:

羞为情种,寝食难安,恐来仙子夺真爱;

如得璧人,晨昏伴读,宁做匹夫无怨言。

        塞上天妃感其诚,对胖子说:“胖子妹妹加油,本宫只为热闹而来,并无夺美之心,决不抢人。正所谓千金易得,真爱难求,本宫看好你哦,莫轻言弃!”胖子感激地看着天妃说:“多谢天妃姐姐鼓励,永不言弃,不改初衷!”

         钱掌柜望着里里外外的几重人,嘴角早已笑得麻木,这两书生莫非善财童子下凡么?看满店客人吃了早茶吃午饭,吃了午饭想吃点心,吃了点心又等吃晚饭,并不见一人有离去之意,这白花花的银子呀……嘿嘿嘿……如果天天如是这般就太美妙了。

          想到这,钱掌柜突然意识到放长线钓大鱼方为上策。于是,她盈盈地站起来,笑着说:“多谢各位捧场,现时天色已晚,咱家面皮和蹄子两位公子也该歇息一下了,各位也累了不是?不如今天到此为止,明天继续,如何?”高级学堂美才女绿鸾儿笑着说:“如此甚好,两位公子才思了得,风雅过人,自是不愿轻言成交的。姐妹们,不若我们也早点歇息,我已代各位订下茶馆房间,各位可自行去前台缴费入住,等明天咱姐妹们再来酬唱竞价吧。”众才女齐声附和,小蹄子笑咪咪地向一众才女拱手道:“多谢各位姐姐棒场,晚安姐姐们,明天再见。”此时小彩铃过来招呼众美人到楼上房间歇息,两书生也准备回房休息去了。

          那疯度带着一帮官二富二看得过瘾:“哈哈,大开眼界,如此买卖,高!实在是高!掌柜,过来,给本混爷几个找个好房间,要天字号最好的两间!”钱掌柜忙过去对混子说:“这位疯爷,实在实在抱歉,本茶馆所有房间都经已订完,请几位爷还得到别处宾馆投宿,如何?”混子看了一眼外面密密麻麻还没来得及散去的人群,心想,咱几个一出此茶馆,明天还能挤得进来?“不行,咱哥几个今晚就在你这茶馆住下了,他们胡你几个钱?本混爷双倍胡你!”钱掌柜笑道:“多谢混爷看得起本茶馆,但人家早已订了,再怎么也不能为了钱而负客吧?疯大爷就不要为难奴家了好么?”“我胡你八倍!胡你十倍!”混子手一伸,从衣袖摸出一锭黄澄澄的大金子,拍的一声放在桌子上。好重的一锭金子呀!钱掌柜当场两眼发光,盯着金子笑道:“疯爷,行行,有事好商量嘛,承蒙疯爷这么看得起咱小茶馆,那容咱想想办法……”

          此时,小蹄子正欲转身回房休息,猛然听到胡钱两字,好熟悉的乡音,回头呆呆的望着混子,此时的小蹄子,一双美目写满乡愁,混子与之四眸相对,刹时被那种无助的眼神触动全身,美!真美!此刻的混子,心灵深处之温柔被激发出来,张开大嘴痴痴的看着小蹄子。小蹄子回来神来,看着混子被小彩铃一弹叉打落了大门牙的嘴,轻轻叹了一声,掉头而去。混子居然收敛起霸道来,对钱掌柜一拱手说:“咱也是读书人,也讲道理,不为难你,反正哥几个就在这住下了,也不要什么天字地字的,你能安顿好哥几个就行,这锭金子交你。”“好呀,好,疯爷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哦,”钱掌柜轻轻摩挲着金子眉开眼笑,“要不这样吧,几位第一次来的时候,咱们家小蹄子不是带了几位去内院里的雅房嘛,不知几位还喜欢那儿不?”几人马上想起那个挂着联国各位前状元墨宝的清雅小屋,齐声说好,混子更是满心喜欢,因那可是第一次见着蹄子的地方。


         可怜的混子。就这样,蹄子的一次回眸,竟令他从此切骨相思、辗转反侧。有何为证?当然有!各位看官,若干年后,钱掌柜赚得盆满钵满后落叶归根,遂收拾细软,回故乡禅城养老。面皮也奉了严命,回南越佗城接管家族生意。跟着混子到处混的富二代疯狂,本也是南越人氏。而老家在八闽的小蹄子,他的苹果商铺是越开越多,连锁到两粤。这天,小蹄子到南越各地巡视旗下商铺,面皮得知,马上微微约了疯狂与当年的钱掌柜,接了小蹄子到南越广府一家名叫大嘴茶馆的坐下聚旧,时过景迁,四人重温当年往事,又茶又酒,边吃边聊,唏嘘之余也极之开心快乐。那混子竟时时不远万里地关心着蹄子的一举一动,小蹄子南下相逢旧雨,自然也是瞒不过他,这若干年的单思之苦,他再也抑制不住,派了一只又一只的飞鸽,向小蹄子传来绵绵情意,试探着想会会小蹄子,再续未了情。那知小蹄子根本无心于他,无法之下,混子便请钱掌柜代为向小蹄子斟茶,再央俏面皮代为倒酒,最后,竟发展到求他当年的损友疯狂少爷代他拥抱小蹄子。此事千真万确,决非空穴来风,四人谈起当年卖笑卖身之事及茶馆的一众才人,恍如隔世,都唏嘘不已。钱掌柜长叹一声,写了一诗附于混子的飞鸽上,回劝混子:

前途何必卜君平,还隔蓬山好几程。

不以规章囚水态;但随缘份问花情。

蝉歌唱烈秋凉起,夜雨功深春色萌。

淡淡一壶冰雪意,细斟直到月儿明。

后来此事被美才女纨扇题诗得知,题联曰:

当时甩卖新花样,玩拆零,哄死一群买主;

那里痴狂老少爷,冇得整,爱极这个冤家。

这正是:

指望斯人圆旧梦;

有劳损友续新缘。

当然这是后话,各位看官,话说回来,这小蹄子与俏面皮到底情归何处?且听下回分解。


第十三 回初发市面皮施巧计 甫进城新女表衷心

本回作者:广东梁小筠


(下周继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