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书籍茶馆风尘记--对联小说连载(9)

茶馆风尘记--对联小说连载(9)

2018-09-14 22:13:42广东 谢潇深圳市楹联学会 0条评论

第五回(总第9集)


上集说老油条前来叫阵挑战,这边厢蹄子力推面皮应战,结果如何呢,请继续。


第五回

老油条挑战开先局 破竹杆藏机落下风


本回作者:广东 谢潇

 话说老油条提出对对子,而小蹄子推荐了面皮儿出阵。


       这边厢但见老油条甩一甩洗得不辨颜色的衣袖,伸出长着长长指甲却还蛮白净的右手五指,捋着唇下几根稀疏的小山羊胡,小眼睛逡巡着大厅一众人等,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而老板娘钱掌柜的话音方落,平时貌似矜持的面皮儿忽然间抛开了读书人的假斯文,直向老板娘走来。这货自恃读过几年线装书,吟过几行歪诗,对过几句歪联,自告奋勇地向老板娘请缨:

      “老板娘,这家伙太猖狂了,这是藐视俺们茶馆呢!俺面皮儿虽然不才,望能代表俺们茶馆和这小山羊胡对对句子去……”

       老板娘沉吟半晌,一时犹豫不决,生怕这货失手,这一屋子的酒菜可就是一堆白花花的银子哦。

      那边厢疯狂这二货一见有热闹可看,哑着公鸭嗓子大声喊道:

      “好啊!老油条,你可知道这里是堂堂学部茶馆?听好了:如果你输了,你可要当场写下个斗大的“服”字,签上你的大名,裱好装框挂在这茶馆的大堂上!”

       “如果你没钱,这装裱挂框的银两我出了!”疯度这家伙再添了一把火,这么一斗不管谁输谁赢他们都不吃亏,如果面皮输了,还白赚一顿饭钱呢。

       老油条不慌不忙,转头笑吟吟地看着钱掌柜,只待老板娘点头答应。

       钱掌柜一急立马冒出一头细密汗珠子,顾不上用香巾擦拭一下,转头犹疑地看了看右边的面皮,再转头看了看左边的蹄子,一时不知如何是好。

      一时间大厅的目光都齐刷刷的盯着钱掌柜,没有了吵闹喧哗声。

       这时候,只见小彩铃扭着小蛮腰,急急地走到钱掌柜身旁,对着老板娘的耳根咬了几句,老板娘立马恢复了往日娇俏的面容,转头对面皮小声说道:

      “面皮哦,我可以答应你代表茶馆去出战,不过万一输了,这一顿饭菜钱可得记在你的头上。”

       然后转头对蹄子说:

“这人可是你推荐出来的,这如果输了,你就得承担这些个酒钱,至于茶水钱就不用你们负担了,我出!”

      说完一副视死如归的样子看着面皮和蹄子两人。

       面皮看着在一边大刺刺地站着、正得意地捋着那几根小胡子的老油条,又掉头看了看蹄子,面对着众人期待的眼光,心中顿时涌起一股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的豪气,坚定的眼神直视老板娘娇俏的粉脸,对老板娘点了点头。此时,站在大厅边门旁的一胖看着玉树临风的面皮,心中咯噔了一下。

     小蹄子看了看老油条,对面皮信心满满的,也对老板娘毫不犹疑地点了点头。

       正好坐在大厅对面角落的塞上长城和塞上天妃、塞上大小乔等一干塞上家族的一大桌子人,其带头大哥塞上长城立起身来拱了拱手:

“老板娘,如果茶馆派不出人来,俺甘愿为老板娘出战一次。”其实他的心里正打着和老板娘套近乎的小九九呢。

       “哎呀喂,你们这些读书人真是的……谢谢这位客官了!俺们这虽然不是高雅的学堂,但是对几个对子还是能够应付一下的,各位稍安毋躁。介绍一下,这是俺茶馆的两个小二,一个名叫蹄子,一个名叫面皮。俺想就由面皮和这位老油条先生先来对几个对子乐呵一下,如果面皮输了,俺就免掉在座所有客人这顿酒钱。然后俺再派这位蹄子来和你玩玩诗词吧,如果蹄子也输了,就再免掉大家伙的饭菜钱。”顿了顿,老板娘咬咬牙接着说道:“至于今天的茶水钱嘛,不论输赢,都免了,算小店送的!”

       话音未落,疯度这小阔佬一掀裘皮大氅,伸手拿出一叠银票甩到钱老板面前的柜台上,高声说道:

“不用老板娘破费,不管输赢,这顿饭钱我出了!”钱掌柜一听,双眼立马恢复了往日的水灵。

       老油条把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微微一笑,一字一句地慢慢道来:“那好,诸位听好了,我定个规矩,我们两人轮流出题,对不上者即告负。我先出个上联。” 

“卧石听泉,琴横流水。”

“推窗望塔,笔架高山。”面皮略加思索抱拳对曰。

       老油条微笑着点了点头。下面轮到面皮出题:

“云引风撩,将月拉来三尺帐。”

“梅经雪幸,为春孕出一枝花。”

       老油条再次颔首,捻着那几条山羊胡,徐徐说道:

“面皮兄,咱就来个诗钟吧,就分咏一个:面/皮。我先来吧——”

“打肿难能充胖子;

吹开差可算牛人。”

“半夜勾魂须马使;

六神费力与狐谋。”

       面皮这货两眼放光,心想“胜利在望了”,遂炯炯有神地盯着老油条:

“老油条先生,鄙人出个合咏:书。轮到俺先来——

每能裹腹为鱼蠹;

虽不防寒也玉金。”

       “呵呵,估计面皮先生的玉金是指“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吧?牵强了哦……我这是——

刺股悬梁新及第;

囊萤映雪老穷经。

      “学堂茶馆名不虚传哈,那么我再出一比,”老油条接着说:

“破竹难成两个字。”

       此联看是简单,其实就是玩个析字技巧,但要对工整了也不简单呢。

面皮当然也看出了这里的机关,一时想不出对得上的句子,不禁低头沉思起来。良久,面皮苦笑着抱拳说:

“在下甘拜下风!”

       钱掌柜一听,急得立马说道:“这就输了?这就输了?……”

       那边疯度高声宣布:“这局由老油条先生胜出!”

       只见旁边的蹄子朗声对曰:

“从众至少三人行。”

       大厅内立马响起一片叫好声。

“对了,对了……我们小蹄子还要和你和和诗填词的呢,小蹄子,轮到你出场了,你得给我们学堂茶馆挣回点面子来。”

这正是:

油条取巧逞奸计;

茶馆奈何损面皮!

欲知后面的对联比赛又将如何演绎,且听下集分解。

第六回 

比诗词老油条诡计;输酒菜小茶馆蒙羞


本回作者:广东梁小筠

(下周继续....)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