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创作人物联创作手法浅谈

人物联创作手法浅谈

2019-10-10 22:04:27张帆(无字)荆楚联坛 0条评论

     众所周知,清联是对联艺术的巅峰,开拓出题署、庆贺、哀挽、杂缀诸类题材,而当代联人在传承前人的基础上,又开拓出咏物、人物、时事、题图等类题材,颇有苏东坡开拓词章之功。话说回来,正因为前人没有人物联,相关的只有赠、贺、挽联,或祠堂、住宅等建筑物题署,具体到人物联应该如何创作,值得深思。

      所谓人物联,顾名思义就是写人物,既然写人物就先从人物说起。一般情况下,一个社会人通常有多重身份、多重性格、多种经历,比如是父亲也是儿子、丈夫,是职员也是球迷、文青或网虫,会勇敢会懦弱会沉稳也会暴走,有得意有失意有疲惫有激情,可能是好人也可能是坏人,大多数时候是不好不坏的人。人物是立体的,而不是平面的,一个杀人狂可能同时是孝子,一个诈骗犯可能也是个多情种。人物自身有很多角度,旁观人物也有很多角度,这就能够出现多种感慨,正是不同感慨之间的踫撞才会有精彩纷呈。写人物不可能面面俱到,也没必要去写尽他的一生,一味去盖棺定论,只取某些片段、时刻、闪光点等亦无不可,从历史评价、生平、成就写当然没问题,只是这样往往人云亦云,类似人物说明书,容易脸谱化符号化公式化;写人物的内心世界、情感经历等也是一种方法,可以写出他的得意、彷徨、无奈、隐忍、挣扎等等。写联就是写作者自己的三观,但是每个人的三观都不同,抵制相对邪恶的三观很有必要性的,抵制负能量也没毛病,不过这并不意味着就非得所谓的“持论公允”,有时候作者到底有没有论还不一定呢,有时候是借人物这个酒杯浇自己的块垒,那又何必咄咄逼人必须“持论公允”,再说所谓的持论公允就是人云亦云,所以不能局限于人物联只能作盖棺定论,不然容易出现一边倒的情况,味同嚼蜡。现在很容易看到,写正面人物就胡吹乱舔,写反面人物就日爹骂娘,这就是后遗症,一旦只注重道德衡量而恨屋及乌,司马相如就只能沦落为一无是处的渣男。思维尽量避免固化,表达尽量避免单一,大处着眼不妨碍小处入手,无论哪种情况,只要有一点打动了自己,就可以把这点写出来,这不意味着有失偏颇,而是这一点触动了自己内心的柔软。

      与其他题材一样,人物联也能运用拉人、用典等创作技巧,这里就不一一论述了,本文只从立意角度上简单分析几种手法,为大家提供一点思路。

    

1、正面评价法

    李商隐  乘风

    命如飘絮,官若转蓬,二十年牛李之中,淄上浮沉一桃梗;

    气袭少陵,骨承庾信,卅六体宋明以后,世间俯仰几诗人。

      从人物生平和成就方面进行总体概况,作出正面评价的盖棺定论,几乎面面俱到,除了考验作者的概况能力和评价能力外,更考验作者的文笔,毕竟这种写法在立意和角度上难以出新,只有通过深厚的笔力才能让人印象深刻。

      需要注意的是,由于正面评价法总体概况了人物生平和成就等诸多方面,难免与挽联有共通之处,要特别注意与挽联区分开来,文字可以有感慨哀思的情绪,但文章落脚点不能归结到哀挽上面。

    挽塔齐布  彭玉麟

    谥并武乡侯,湘鄂战功青史在;

    寿同岳少保,古今名将白头稀。

       

2、翻案法(反面评价法)

      翻案是人物联的惯用手法,较能体现作者的独特眼光和思考能力,往往先声夺人而让人印象深刻,但非常考验作者的历史功底和嘴皮子功夫,一旦处理不好就会被指责为剑走偏锋、哗众取宠、为翻案而强行翻案,甚至上纲上线到是非不分、三观不正。如果与正面评价法作区分的话,翻案可以称之为反面评价法,目的是推翻人物在大众心里的固定形象。翻案的角度有两种,翻主人公的案或翻评论家的案,后一种角度可以不去正面评价人物本身,只从侧面入手发力,反而因为不涉及大众对主人公的主流看法往往更容易被大众接受。

    ①直接翻案

     曹操  老雨

     我公乃不世出之雄,政余偶作四言诗,独承风雅;

     人力有不可及之事,天令未成一统业,岂在孙刘。

      也许是《三国演义》影响力太大,很多戏曲和影视剧都把曹操作为反面人物,白脸奸臣几乎达成共识。此联直接为曹操洗白,上联先定下英雄基调,下联继续以天时地利为其功亏一篑婉转洗白,彻底推翻盖棺定论的奸臣形象,字里行间整体始终围绕主人公做文章。

    ②间接翻案

    王昭君  陆天泓

    骚情何必多,比大漠中原,小女子自知冷暖;

    颂论直须少,使高居远定,上将军岂让琵琶。

     此联并未针对王昭君作直接评价,也没推翻她个人形象,甚至并未围绕主人公本身,而是批判历朝历代歌颂和亲的主旋律腔调,间接推翻一种共识。联想汉武帝“犯我中华者虽远必诛”,真是犀利到让人无语。


3、旁敲侧击法

    张之洞  无字

    厂矿尝有所益戎马,学堂尝有所助经纶,国运奈衰危,公死之时唯涕泪;

    维新则无以遏民权,守旧则无以御敌辱,天恩惶浩荡,人生何处不牢笼。

      如果说人物生平和成就方面属于外在,那么人物的内心世界就属于内在,挖掘人物的内心和情感也很有意义,特别是当人物经历比较复杂、善恶不易界定而影响力又巨大时,旁敲侧击主人公的精神世界能够很好的避免对人物进行比较肤浅的评价或定性。其实孔子就创造出“春秋笔法”来避免一些是非,只在文章的记叙之中表现出作者的思想倾向,而不通过议论性文辞表达出来思想主张。

      上联简单陈述人物生平一二,没做定性评价,下联着重写人物内心挣扎,没做定性评价。风云人物张之洞都难免捉襟见肘,何况我等芸芸众生,所以捕捉人物的内心和情感更容易引起读者的共鸣。


4、浇块垒法

    张良  怀抱昆仑  

    真英雄必应命方生,故可以博浪金锥,授书黄石;

    今世道尤沉疴不振,问如何荐吾赤子,翼彼青云。

      显然此联只以“英雄应命而生”对主人公作简单论述,真正目的是对当今社会沉疴作出批判,上联虚晃一枪,下联可见一斑。作者借主人公这个酒杯浇自己的块垒,出发点已经不是人物而是社会。这种写法要注意酒杯与块垒间的紧密联系性,块垒要浇的有逻辑性、有说服力,否则任何人物或事件都不管不顾的浇块垒,难免牵强附会。


5、抽象写意法

    箫红  花雕

    世予羁锁,天予柔情,瞬息芳年,流于齿舌;

    人之文章,吾之泪血,清寒长夜,吐到凋零。

      前面四法无论是正是反、主内主外、重人重世,总的来说都还算具象,此联则比较抽象,人物生平云云一笔带过,侧重写意,遗貌取神,着重渲染一种气息和氛围,文风抽象,近乎朦胧诗,或类似“印象派”画风。这种写法不仅要求意境好,还要求吐属风格拿捏准确,不能表达成题署或酬赠。

    新都桂湖杨升庵祠  钟树梁

    对湖水而仰前贤,遗我清芬,六月荷花八月桂;

    望滇云还伤远戍,著书边徼,一重楼阁万重山。

    

    赠梅之影  莫非

    孤成此影偏宜月;

    瘦到无花只有香。


     时间仓促加上水平有限,网上和手头也找不到现成的范文参考,只好把自己个人的一点心得体会拼凑起来,聊博一笑,欢迎大家批评指正。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人物联创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