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资讯年来直欲挽韶华——2019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年来直欲挽韶华——2019中国联坛逝去的先生们

2020-01-09 22:20:49王家安甘肃楹联 0条评论

不负韶华,成为岁末年初最流行的词汇。

回溯2019,国家七十载,风雨尽沧桑。                

几代联人,渐相交替,                

最难忘曾经过往,最不忍旧雨凋零。                

又是一年盘点,打开手机记事本里日渐增多的名录,                

吾侪何以祭之,这些逝去的韶华——                  


刘育新                               

联界身份:原中国楹联学会副会长、秘书长

逝世时间:2019年2月8日

近些年才步入楹联圈子的人,很多已经不知道刘育新的名字。在当代联坛,这是一个有些争议的人物。2011年的“3.15”之前,他是四代会开始进入中国楹联学会,先后担任秘书长、副会长等要职的重量级人物之一,中联会六代会就是由他致的开幕词;但那年“3.15”以后,这位老先生在其所钻研的另一领域文物鉴定界马失前蹄,一次文博界的新闻事件,影响到他在楹联界的社会任职。这些年他淡出了楹联圈,自己的个人艺术网站上把曾经火热的楹联事业标注为“楹联往事”。但往事偏偏又随风,时间过去近十年,还有谁会去理会当时的恩恩怨怨,当2月8日,一位八十岁的“曾经联者”骤然逝去,回首过往,名利神马真的都是浮云。

(这张有点模糊的照片是从刘育新先生(右二)个人网站下载,照片有点模糊,似乎也有意模糊)


文伯伦                                                    

联界身份:四川省楹联学会顾问

逝世时间:2019年4月27日

文伯伦先生是蜀中名宿,曾长期在叙永等地任教,桃李满天下,教学之余,深谙诗文,是才华横溢的蜀中老才子,恰如他的学生所说:“文老师写得一笔好字、一手好文章,更有一张铁嘴、一肚子诗书”。楹联,只是他老身兼多艺中的一门。神州各地,都有一些在文史方面颇有建树的耆宿,为人尊重,且造诣均深。他们大都精于诗文书画,联语也不在话下。如也在去年逝世的湖湘耆宿史鹏先生(7月17日,94岁)、中州耆宿林从龙先生(7月24日,92岁)、江浙耆宿戴盟先生(11月27日,95岁),均是本省名望,文史名家,享誉天下;而他们也都是从传统教育的影响下走来,虽经历各类动荡,但旧学功底依然受用。而我又常想,待后来之人,当已习惯于敲键盘、玩手机、打网游、刷抖音,如此类之人才,恐少之又少矣。


张志玉                                      

联界职务:河南省楹联学会理事

逝世时间:2019年5月17日


为听闻张志玉先生的大名,是近十年前,因热衷于参加一些征联比赛,每每于龙虎榜中见其高中魁元。张先生涉足楹联其实时间并不长,但或许是他多年搞宣传文字工作练就的功底,写联上手很快,尤其参加征联一两年,就斩获不少,这些年来,累计获奖也有五百次之多。当时针步入本世纪又一个十年,我以为过去十年,就楹联创作来说,征联无疑是关注度最大、创作频率最高,而作品产量也最多的门类,甚至一定程度上,成为过去十年成联创作的“主战场”。于是,各地出现不少像张志玉先生这样由此前参与其他门类写作而转入楹联创作的群体,而全国每年长期参与各类征联的写手,据说也有千人之多。任何事物有利则有弊,征联亦是如此。这都是后话。只是当得知张先生逝世的消息后不禁感慨,时间过得真快,曾经一位年富力强的创作者,突然间说走就走,惋惜着联坛少了一支笔,“龙虎榜”上摘下了一颗星。


唐意诚

 联界身份:湖南省楹联家协会名誉主席

 逝世时间:2019年8月20日


湖湘多楹联名宿,而唐意诚老却是其中少有的楹联理论家。湖南省楹联家协会在他的讣告中评价说,“唐意诚先生是当代联坛元老,湖南省楹联家协会的主要创始人之一,也是湖南楹联文化事业发展的功臣。数十年来耕耘联坛,笔耕不止,著述宏富。尤于楹联文献的抢救、整理、研究贡献至大。”而我与先生交往,也是得益于他惠赠《湖南古今对联书目》,而这只是他数十年埋头地方楹联文献诸多奉献之一种。湘中楹联能有唐老这样年近九十仍笔耕不辍的师长,是地方之幸。如今他走了,我听说临终前还想再修订一次书目,令人听之不禁潸然。世上哪有完美的谢幕,只不过能令他欣慰的是,他曾经艰辛开辟的一条前路,相信仍会有后来者接踵。如同他的字“贻棣”,“棠棣之华”、“贻我来牟”。


哈哈公                                                               

联界身份:联都网站原副站长

逝世时间:2019年11月13日

11月13日,六十六岁的吕湘术先生因病离世,在联界也算是英年,故大家都十分惋惜,而在网络联坛,听到哈公走了,更是哀悼悲叹一片。哈公从他网名哈哈公而来,是大家尊称,也是昵称。大约本世纪初,因互联网聊天论坛在国内兴起,从最初的BBS,到后来的门户网站,楹联逐步与互联网接轨,好联之人可以更为便捷的交流切磋。哈公则是早期涉足的联家之一。十几年来,多少楹联论坛此消彼长、关关停停,多少人换了一个又一个马甲,但哈公豪迈之心性总令人难忘,正如他自题联“抬头饮酒,闭目玩联”,这是他的活法。故而他的“水联”多而“愁联”少。可偏偏造化弄人,性格开朗的哈公却罹病而终,不过想他也没多少遗憾了,或许只是“玩”够了吧。


吴恒泰                

联界身份:原甘肃省楹联学会副会长兼秘书长

逝世时间:2019年12月11日


(图为吴恒泰先生(右一)与安维翰先生(中)参加中国楹联学会四代会时留影)


2013年秋,我从吴恒泰先生手中接过甘肃省楹联学会秘书长的职务,当时他已经七十八岁高龄,老会长安维翰先生更是八十七岁高龄,他们是当时全国最年长的会长和秘书长一对搭档。在省学会走过的二十几年中,他们筚路蓝缕,一路砥砺初心。尤其在九十年代学会一段艰难期,我听安老讲,吴老只身来到兰州,就住在他家院里小柴房内,经费紧张的学会每天只能管他一碗牛肉面,就这样吴老不辞劳苦,日复一日处理学会事务竞两三年。后来因身体等原因回乡后,也一直关心着学会的工作,对我这个孙辈的期许和鼓励更是难以忘怀。不过六七年,仅甘肃学会来说,创会功勋竟多撒手人寰,估计他省也大抵如此。而今我们要再造辉煌,却又怎敢忘了曾经那多少个小柴房里划过的薪火。


结    语

除了刘育新、文伯伦、张志玉、唐意诚、哈哈公、吴恒泰诸先生……这一年里,我们也不忍看到,还有许多来不及细说、也遗憾逝去的前辈同仁:

甘肃联坛十老伯凤麟先生(2月2日,86岁)

广东联坛十老林贤道先生(2月7日,95岁)

四川省楹联学会顾问刘奇晋先生(3月4日,77岁)

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原副主席尚一先生(5月24日,82岁)

黑龙江省楹联家协会副主席柳成栋先生(5月25日,72岁)

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名誉副会长叶元章先生(6月30日,97岁)

湖南省楹联艺术家协会顾问史鹏先生(7月17日,94岁)

中国楹联学会顾问林从龙先生(7月24日,92岁)

浙江省诗词与楹联学会原会长戴盟先生(11月27日,95岁)

甘肃省楹联学会原副秘书长杨兴茂先生(12月16日,76岁)

……2019年中国联坛逝去的这些先生们,都何曾辜负过那如歌韶华。

就在半个月前召开的中国楹联学会第八次会员代表大会上,蒋有泉会长代表七届理事会做工作报告时,当一开始说到“让我们怀着崇敬之心,一起缅怀已故的学会老领导、老前辈”时,他几度哽咽,念着一个个逝去的名字说不出话来。

正是这些前辈,矢志不渝地践行着他们的初心,才使得楹联文化能够薪火相传。

回首往事,历历在目,一年又一年,“年来直欲挽韶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