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资讯浏阳楹联怪才赵庆安

浏阳楹联怪才赵庆安

2019-11-12 22:43:49凌国强文坛艺苑 0条评论


依曲水而乐山林,海侃神聊,最难忘官渡艄公,沿溪渔父;傍名河而安寝食,醉生梦死,尤相忆澄潭老鳖,古港麻虾。

这是文若虚所著的《浏水联花》封面的题联,其中词情笔调体现他虽下岗失业,但放眼高远,心存淡定,照样一壶浏水沏天下,九曲衷肠诉盏中。他所撰的对联情感真挚豪放,直挠心尖。《浏水联花》讲述了他下岗后执着的楹联创作之路。文若虚何其人也,他真名赵庆安,原浏阳城关花炮厂工会干事,他是我亦文亦棋的好友,在我与他的交往中,给我的印象既平凡又特殊,豪爽中藏着细腻,是一个在世俗的生活中,能享受简单和愉悦的人,是匆匆行程中,能放慢脚步、去欣赏路边风景的人。他的楹联雅俗共赏,雅中见奇葩,俗中觅真情,作品怪而不异,常给人一种煮壶秋色清心饮、悠赏江南半亩田的心境。中国首届百诗百联大赛,他的作品崭露光芒。其后,作品发表不计其数,多年担任浏阳楹联学会会长。冲着他的获奖,记者采访后,想当然报导:“赵庆安大师是幼承庭训,从小耳濡目染……”其实他父亲只是个墨匠,临写赵体《千字文》都是中年后自学成材,年少未进过学堂门。赵庆安舞文弄墨也是半道出山,第一次获奖是1991年3月的首届花炮艺术节征联,颁奖人是谭仲池。第一篇散文获奖是1999年,湖南日报刊载,尔后一发不可收拾,系列联话故事被《中国楹联报》予以连载。凭着他天马行空才思奔放,汗牛充栋学识精华,1999年,他当选为浏阳楹联学会会长,这一干就是13年。他这个会长非科班出身,所作之事有时也不按常理出牌,赵先生是非常有个性的联界怪才,他对楹联有一种打破陈规、追求意境、冲破格律的冲劲,就是这股冲劲,才引出一段“舌战群儒”的故事……

谭嗣同殉难一百零伍周年公祭时,赵庆安负责为其故居征集门联,其时联界最为著名的当为中国楹联学会会长马萧萧,联界盛传大牌艺术家马萧萧素来有求必应,因此,赵庆安当即给他寄出约稿信。不久他收到马老自撰自书的一副对联:“横刀向天,英雄血洒菜市口;树脊如铁,烈士魂依浏阳河。”后马老又速寄来第二封信件,将原作下联改为:“竖脊如铁,烈士神飞浏阳河。”

谭嗣同故居共征集到常江、常治国等名家对联几十副,赵庆安打破平仄格律的严格要求,注重艺术意境,从中遴选13副优秀作品,在13副作品制作悬挂之前,为尊重文艺界老前辈,特将所有作品请他们评鉴。本来只准备走下过场,请他们过目,听他们赞叹之余、夸奖一番赵庆安的办事能力,谁知对联遭到众人一致的抨击,会场就如一锅烧开的水,倏然之间沸腾起来:“前面四连平,后面五连仄,领军人物的作品尚且如此,其余作品就无需细品了。”有人拍桌大怒:“没有一副像样的。”于是有人立即打电话给浏阳市委宣传部,要求所征之联不予采用,走过场的沙龙变成了大家炮轰的声讨会。

接宣传部的通知,第二天召开征联的碰头会议,会议由市宣传部的熊部长主持,但程序完全由老前辈们掌控了,他们把继承和捍卫优秀传统文化的赤胆忠心,筑成一道抵御违律楹联的牢固防线,整个会场弥漫着硝烟。一位老前辈义愤填膺:“是欺我浏阳无人焉?这样的对联挂出去有失我浏阳人的脸面。”说话的人是浏阳联界的权威,心中很有学问,若是等闲之辈也不敢口出大话。赵庆安笑而不语,熊部长示意他先解释一下,赵庆安这才开口说道:“谭嗣同故居门联非一般景点征联那么简单,这是对我国变法维新烈士的怀念之举,这不仅是浏阳的大事,也是寄托全国人民对谭嗣同先烈的敬仰之情,所以我是认真对待这次征联的。至于格律失准,我们先抛开所谓的传统格律,我们座而论道,只是徒其口舌之争,真正要把文字表达内容的精髓贯穿楹联,就必须突破古老的平仄格律,若自己拿不出上好的作品,草草写上几联,虽没有缺点,但也没有优点,嚼之如蜡,读之无味,那只能为游客读者所耻笑。”一番话,说得这位权威哑口无言,但又有几位老先生不服了,为刚才权威先生打抱不平,“我们浏阳不收破铜烂铁,这样的对联它从哪里来的,让它回哪里去。”有位在老年大学任教诗词的老师坚持自己对楹联格律的理解,他表现得痛心疾首:“如果把这样的对联挂在谭嗣同故居去,你(赵庆安)让我怎么好意思继续站在讲台上授课。”更有位和蔼可亲的老先生拍打着赵庆安的肩膀,语重心长:“小赵,你的工作热情我是赞赏的,但光有热情可不行啊,你要懂规矩(指对联格律),不懂规矩怎能办好事情,你要把浏阳的事情办好啊。”表现了一种无奈的期望。接着,其他专家教授轮番上阵,大有踏平庐山之势。这时唯有中国楹联学会会员李光前没有向马老开火,他深知马会长的东西过硬,他瞅准时机插了一句:“听说马老还写了一封信。”熊部长点头确认,不过他要赵庆安针对大家的看法先说说他的见解,赵庆安心想,如果不难倒带头发难的A先生(这里隐姓为好),就没办法说服大家启用征联,没有利器,不能攻坚。赵庆安语气平和、慢条斯理地说道:“请问A老,诗与词的区别在哪?诗词与楹联到底怎样区别?平仄与汉语拼音的关系有哪些?平仄与现代声调的关系如何?《切韵》与《广韵》有何不同?是哪个年代的产物?历史有多久?”这一连串的提问,一下把那位老先生问住了。他接着说:“如果你不十分清楚,我慢慢说出答案。”赵庆安如数家珍,一一解说清楚,他最后强调:“楹联平仄其实是为了声调的和谐悦耳,是声韵方面的要求,与楹联的意境无关,如果你花费了半斤脑汁写出来的联,只是音色动听,毫无诗意,也不切题,那谁还有兴趣看你的对联,一眼瞥之,过眼忘之,那有何意义?”之后,李光前提议:“把马老的信拿来看看。”有多人附和:“拿来读读,看马老怎么说。”熊部长拿出信件,朗读起来,其中一段原文:“……我深知湖南的朋友们对于平仄的格律是非常讲究的。但我觉得谭嗣同这位先烈却不是一位按部就班来创作就能表达他的思想的人物。他的行为,他的就义,更是非同寻常,因此,可以用一点破格的方式来切合他的个性,更能表达后人对他的敬仰与缅怀……”一场唇枪舌剑,因马老的信而告终。

公祭之日,正值全国诗词年会在浏阳召开,孙轶青等三十多个省市自治区的诗界元老目睹了公祭仪式,在湘剧高腔的《狱中题壁》声中,经湖南省谭嗣同研究会,湖南省楹联家协会的专家学者之手,将马老等名家的对联堂而皇之地挂在了谭嗣同的故居,那些抨击过马老的行家里手,也默认了这些失律之联,不再有言语之争。

此后,赵庆安又在谭嗣同故居守候了几日,一来想听听瞻仰故居的游人有何议论,二来也防止冒失鬼借故拆卸对联,他认为守住了马老的对联,也就守住了楹联失律的一面旗帜。


一个乡镇企业的下岗职工,仕不在朝,隐不在山,半道诗兴萌动,却卓有成就。没有上过大学,却上过教师台;没有专业文凭,却登过领奖台;没有政府官职,却坐过主席台。这一切荣耀,都是他勤奋好学的结果,是那支催绿流香的笔杆收获了楹联的繁花漫天。

赵庆安对联摘录几则:

串浏阳地名

淮川丰裕太平,甚么原因?人说是金刚守住镇头,大圣护住关口;集里永和长埠,如何道理?我疑为赤马傍于山下,乌龙伏在岩前。

题四川泸州龙马潭工业区

川内之州,州内之潭,潭内神龙兴酒浪;

心中之梦,梦中之蜀,蜀中老窖引诗狂。

题山西黄河纤夫群雕塑像

朗朗脊梁,招来红日光长照;

纤纤绳索,拉得黄河水倒流。

题恋人婚纱影楼

不管金婚、银婚、钻石婚,重来合影如初恋;

无分仁者、智者、劳动者,爱上层楼即故人。

刘正初之父汶川地震期间仙逝用联

儿玩笔杆,媳舞教鞭,噩耗来时,笔杆教鞭双饮泪;家陨天牌,国殇地震,英灵祭日,天牌地震两含悲。

寄杜甫题

流离又写石壕吏?请与我同眠,一觉醒来,桥下何愁茅屋破;潦倒新停浊酒杯?愿邀君共饮,两人醉后,水边去看丽人行。


举笔行文,有实际也有幻想,在赵庆安的笔下,可将天下事搓圆捏瘪,把心中学识打湿拧干,楹联一怪才,唯有赵庆安。

2019年11月6日作于鸿福源   


编后语:本文作者站在好友的角度介绍了浏阳楹联怪才赵庆安先生。赵庆安先生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应该说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不同的哈姆雷特。对于过去的文坛公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情?其中的楹联作品,有没有遵守楹联的学术规范?相信每一位读者都会有不同的见解。马老的对联能够悬挂在谭嗣同故居至今,固然有赵先生的辛勤付出和执着坚守,但是也从中可以看出当时浏阳市委宣传部主政者的开明和智慧,浏阳诗词楹联界诸多大腕的鲠直和包容。这些老先生并没有说错,按照联律来说“四连平”“五连仄”实为大忌。开展文艺批评,捍卫学术规范还是需要勇气和底气的。如果此联悬挂之前无人指责,那就真的浏阳无人;如果此联未能悬挂出来,也说明浏阳人不善于借重名人为我所用,也说明浏阳无人。该联至今还经常受到一些游客的诟病,我们也是以马老之信加以解释和说明,有的欣然接受,也有的摇头叹息。他们说,中国上千年的楹联史,才形成现在的楹联格律;马老是中国楹联学会会长,应该带头遵守中国楹联学会颁布的联律通则。我想这种议论还会继续。相信赵先生及其朋友不会因为马老对联挂出而沾沾自喜,应该庆幸的是浏阳人既有原则性、又有灵活性的处事之道给了文艺创作的广阔空间。曾经有“民国万岁;袁世凯千古”上下联字数不同的名联,说明楹联格律还是可以灵活运用的;但是,把楹联失律作为一面旗帜来守护,就完全不必了。感谢所有人为文化事业的耕耘和付出!欢迎读者诸公探讨。同时,建议赵先生把马老来信捐赠给谭嗣同纪念馆永久保存;谭嗣同纪念馆的每一位讲解员都熟悉和理解这一封信,以便于为游客释疑解惑。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浏阳怪才赵庆安

对联分类

对联知识

热门对联

相关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