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资讯读李伟华先生诗联集《岁月如歌》有感

读李伟华先生诗联集《岁月如歌》有感

2019-07-10 23:31:05谢作文湖湘楹联 0条评论

伟华先生与我同窗同学,那当儿只知道他爱读书、会读书。自从他出任宣传部副部长之后,他一颗心埋在理论堆里,那当儿也只知道他苦钻政治、经济等方面的理论,讲起理论来头头是道,办起事儿来风风火火。现如今,先生退休在家,舞文弄墨,吟诗作对,便成了他生活中的唯一爱好,成了他生命中的唯一乐趣。把玩着把玩着,不下几年功夫,几百首诗词,几百副楹联,便呼之欲出。稍加整理,一本诗联集《岁月如歌》便以崭新的面貌出现在了你我的面前。

有感而发,信手拈来的都是精品。“有感而发”,一般来说,它是指感情丰富的人,或受到眼前景物的触动,或听到某个事情的触发,进而引起的联想,产生的情感。这种情感一旦产生,瞬间就有东西要表达出来,或捶胸、或顿足、或绘画、或疾书、或歌唱、或吟诗、或写联、或作赋。情不自禁,自然而然。读《岁月如歌》你就会有这种感觉。先生的诗作词作联作,无一不是见景生情,有感而发。首首阙阙联联像似信手拈来, 且不加粉饰,但形象鲜明,真切可人。先生那年那月去君山天井山采风,触景生情,油然而来便吟就一首七绝:“群峰天井尽葱笼,诗兴如流岂有终。一览江山胸襟广,立足所在是高峰”。“山峦深处有人家,木屋丹枫霜叶花。更喜乡亲情意重,山泉待客品香茶。”果真是“诗兴如流”无有终,先生从天井山下来一口气便吟成了五首七绝。先生去大云山一转,一阙《蝶恋花》便信手拈来,“葱郁尖山云雾绕,细雨蒙蒙,漫顶浓纱罩。柱地擎天环宇小,氤氲灵气人间少。翠影朦胧连寺庙,云过云山,奇景堪称道,海岱雄风绝壁俏,苍穹神傲迎天啸”(见《云雾大云山》)。先生的这类作品可以说是机杼自出,信手拈来,博采其辞,谓为可观,一字一句都是言近意远的有感而发,可谓有自成一家之风骨。天井山一游,先生不仅有上述诗作为证,联作的问世,也不例外,不由得兴致一发,脱口便占出一联:“天井山中,银杏经年流古韵;洞庭湖上,碧水扬波奏妙音。”这些睹物生情的佳联美句,都是作者由心而发,进而触动人心。看完这类作品,就像是作者在风景如画的原野上,随随便便狂呼直喊出来的一样,可他这一狂呼直喊不要紧,却足以能让人在内心深处泛起阵阵波澜。


携山提川,脱口而出的都是大爱。山水田园,沉淀着深厚的文化底蕴,拥有众多的文化元素,它能极大限度地荡涤人们灵魂的污浊,平息家国内外的纷争,陶冶社会成员的情操。故自古以来,山水田园就是文人墨客吟咏酬唱的极佳对象。正是这样,在中华传统文化的宝库里,历朝历代留下的珍贵文化遗产确实不少。伟华先生为丰富这座宝库,他踏着前人的足迹,以山水田园为审美对象,用自己的心灵创作出了不少对祖国对人民无限热爱的好作品。祖国的大好河山,在他的《岁月如歌》中无处不是诗不是词不是联。先生夜逛南湖,看到这美妙胜景脱口而出就是一首绝句:“丹青水墨南湖驻,人聚广场京剧扬。只恐夜间花睡去,满湖灯火照红妆。”先生用清新的语言,传达给读者的是湖光夜色之趣味,递送给读者的是广场人物之精神,流露给读者的是一种对家乡的热爱。“万顷团湖水渺茫,清风徐送莲花香。游船载客多欢语,出外踏春好时光”。看得出这首诗像似先生在游君山团湖时不加考虑,随口说出来的一样。读这首诗,便能感觉得到的是先生对这方水土的真爱。“明镜映峰巅,云挂兰天。水中碧玉染秋边。一色水天翔白鹭,乐在其间。层岭炊烟,光射林间。漫山红叶舞蹁跹。田野茫茫壮怀阔,雨润心甜”。一阙《浪淘沙·铁山水库》,先生把细腻的笔触投向了这静谧的山林,壮观的水面,山峰、蓝天、碧水、白鹭、炊烟等等,都是先生创作的极佳对象,这里是否可以说是先生独特地创作出了一种交响乐式的田园画面,借以表达人们对现实生活、对祖国山河的深情热爱。


遣词造句,随意拼接的都是真情。所言遣词造句,意思十分明朗简洁,就是人们在创作时,抓住准确贴切这个最为基本的要求,然后选择最恰当的词语组成句子,把某个意思表达得恰如其分。散文的创作是这样,小说的创作是这样,一切文学作品的创作无一不是这样。显然,诗词的创作亦不例外。读《岁月如歌》你就会感觉得到伟华先生在遣词造句方面显现的能力,可以说其作品中的一字一句折射出来的是精彩,一字一句吐露出来的是真情。先生漫步洞庭湖畔,此情此景,他随意一拼接就是一首七律:“青山碧水映城楼,面对青螺不胜收。远望水天成一色,近看美景更清悠。九桥闪闪水盈光,秀雾蒙蒙月转廊。浪逐画舫波缕缕,相依情侣意长长。”写山、写楼、写水、写桥、写月、写廊、写浪、写波、写舫,看起来很是随意,读起来很是浪漫,落脚点是写情,“相依情侣意长长”。“笔墨为朋,忙里偷闲闲度日;诗联作伴,苦中作乐乐延年。”“玉宇澄清,党似春风拂大地;心花怒放,国如慈母爱人民。”“文明城市,桃红柳绿春光美;幸福家庭,人寿年丰喜事多。”这些联作,看似平凡,但却是作者真实情感的流露,是内心深处的倾吐。“除夕大团圆,喜庆新年,张灯结彩舞翩跹。电视炉前歌盛世,快乐无边。焰火映红天,声震山川,佳肴美酒摆桌前。儿女猴年同鼓励,快马加鞭。”(见《浪淘沙·迎新年》)这里,作者没有刻意去寻找生僻词眼,没有刻意去雕琢故弄玄虚,像似边看电视边吟唱一样,漫不经意,冲口而出。然而,这些天天与人、与年见面的字眼儿,几经先生一捣鼓,便是活泼灵动,并能传神达意,迎新年的这种喜悦心境,很快就迎合了读者的心灵,使读者情感产生了共鸣。这或许就是作者在遣词造句方面的高超技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