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书籍人间联话 傅小松 《楹联趣话》连载(五)

人间联话 傅小松 《楹联趣话》连载(五)

2019-08-13 22:46:35傅小松湖湘楹联 0条评论

历史的见证


  《名联谈趣》上说,抗战胜利后的1946年元旦,在南京夫子庙六朝居贴出了这样一副对联。

         中国捷克日本;

         南京重庆成都。

  上联列举三个国家。“捷克”,即中欧小国捷克斯洛伐克。既是国名,又一语双关,释意为“战胜、打败”。下联为国内三个城市名。重庆成都,一语双关,意思是“重新庆祝成为首都”。抗战开始后,首府南京一度被日本攻克,国民党被迫迁都重庆,把“重庆”叫“陪都”。现在中国捷克(打败了)日本,南京失而复得,当然是“重庆成都”了。

  当时,据说《重庆日报》还征过这样一副上联:

        四川成都,重庆新中国。

  很快征得下联:

       三岛归化,永宁太平洋。

“三岛”指日本。“归化”“永宁”都是地名,又一语双关。

这两副对联都巧妙地概括了史实,表达中国人民打败日本侵略者之后的扬眉吐气,是历史的最好记证。


“该死汉奸”


1940年3 月,汪精卫组建伪国民政府时,伪警察厅长申省三为了讨好主子,强逼南京灵谷寺中的灵谷老人题副贺联送给汪精卫。灵谷老人迫不得已,写了这样一副:

昔具盖世之德:

今有罕见之才。

正在群奸夸赞叫好之时,汪精卫的老婆、伪国民政府“监察委员”陈璧君怒道:“你好大胆!怎敢辱骂汪先生有‘该死之德’、‘汉奸之才’?”

丧联如何变喜联


   《中国楹联大典》上说,古时有一谭姓人家,祖孙三代文盲,某年谭家长子完婚。请一老先生写喜联,因招待不周,老先生故意写了一封丧联贴出:

流水夕阳千古恨;

春露秋霜百年愁。

  满堂宾客一看,连连摇头,又无法补救。这时轿子到了,新娘进屋一看对联,大吃一惊。忽然她眉头一皱,计上心来,说时迟,那时快,“刷、刷”两下,把上、下联的最后一字撕去,变成一副六言联:

流水夕阳千古;

春露秋霜百年。

    这一来,多多少少也有点喜庆的味道了。

磕睡亭磕睡联


    湖北黄冈有座磕睡亭。传说是某个神仙在这里打过一盹,所以有了这座亭。建这座亭本来已经让人觉得很有怪趣了,更有意思的是,亭上还有一副更怪趣的对联:

无不读书豪杰;

有打瞌睡神仙。

  这副对联好象是开玩笑似的,其实是谐中有庄,很有深意的。打打瞌睡,算不了什么,神仙也要打瞌睡。但如果混混噩噩,饱食终日,无所用心,那就决非豪杰所为了。

红颜薄命


  莫愁,上世纪中叶香港的著名女影星,因情自杀,海内外广大影谜无不深感痛惜。《中国古今奇联鉴赏》中说,诗人易君左为她写了这样一副对联:

与尔同销万古;

 问君能有几多。

  上下联都是引用名句。上联出自李白的《将进酒》,“五花马,千金袭,将儿呼出换美酒,与尔同销万古愁”。下联出自李煜《虞美人》词:“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上下边均在末尾隐去了一个“愁”字,紧扣“莫愁”的名字。“愁”字虽然隐去了,可莫愁红颜薄命的哀愁,却隐而愈显。


风雨天一阁


  许多人都读过余秋雨先生的文章《风雨天一阁》,对那座中国最古老的民间藏书楼肯定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象。这座藏书楼位于浙江宁波,是明代嘉靖年间兵部右侍郎范钦去职回乡后建。范钦先生不算是学问,但他爱书如命,为丰富藏书,足迹踏遍了大半个中国。到他去世时,天一阁藏书已有七万多卷。他死后,他的子子孙孙都视藏书如生命,竭力呵护,使这座民间藏书楼虽历经沧桑而完好保存,得以永远泽惠后人。

《对联欣赏》中说,1962年,郭沫若视察天一阁,有感范氏族人保护祖国遗产的壮举,写了这样一副对联:

好事流芳千古;

良书播惠九州。

  这副对联通俗易懂,又非常精辟,既是天一阁伟大精神的写照,也可独立成为传世格言。

最佳毛泽东诗词集句


  郭沫若集过不少毛泽东诗词,我觉得最好的是如下一联(见曲树程等《郭沫若楹联辑注》):

风景这边独好;

江山如此多娇。

  这副集联好在哪里?首先当然是对仗工整。如天造地设。其次是上、下两个句子意思非常连贯,又有一种递进关系。上联是这边风景,下联是无限江山,范围扩大了,内容也升华了。


          “抱屈”与“破费”

 《名联谈趣》中说,台湾有位屈万里,迟迟未婚,后来追求一位姓费的老处女,终获成功。结婚那天,友人送这样一副贺联;

 小姐诚抱屈矣,

 先生果破费乎?

   “抱屈”本意是感到委屈,“破费”本意是“花钱”。但在这里却是暗指男女之事。一语双关,令人捧腹。

“你死我活”


    文革中,某地一老汉为儿子娶媳妇,请学校老师写副婚联,老师便写:

两个节约能手;

 一双勤俭夫妻。

横批:勤俭持家

工作队长见了,说这是宣扬个人发家致富,走资本主义道路,对联一定要改,老师于是改为:

 两个生产能手;

一对劳动夫妻。

横批:争当模范    

工作队长见了,又说是宣扬“惟生产力论”,还是要不得。老师又改为:

 两个革命能手;

 一对团结夫妻。

横批:相亲相爱

工作队长见了,又说是宣扬“阶级斗争熄灭论”,还是要不得。最后这位教师干脆改为:

两个斗争能手;

一对矛盾夫妻。

  横批:“你死我活”。

老夫少妻不对称


  前面讲了一副五言半联(袁世凯千古;中华民国万岁),上联五字,下联六字。这种对联又叫“故意不对联”。无独有偶,《中国楹联报》1999年10月23日唐祖闳文章《对联要素刍议》中说,有一位富商,已是花甲之年,却娶了一位妙龄女子。大办筵席庆贺。有人书赠了如下一联:

红颜配老翁,妙;

知己成佳偶,堪欢!

  宾客见了,哄然大笑:这是什么对联?上边六个字,下边七个字,不对称呀!不料富翁说道:不对称就好!如果要对称,我们老夫少妻,怎能喜结良缘?

后世谁来耀邦


1989年4月25日,胡耀邦同志在北京去世。有人作了这样一副挽联:

先生胡不长寿;

后世谁来耀邦。

联中嵌入“胡耀邦”三字,自然妥贴。胡耀邦同志享年七十四岁,不算高寿,故上联说“先生胡不长寿”。胡,用作疑问词。下联“耀邦”,治国兴邦的意思。“后世谁来耀邦”,是沉痛哀挽逝者,并不是真的说后继无人。挽词中常有这种写法。如毛泽东悼罗荣桓诗:“君今不幸辞人世,国有疑难可问谁?”又如斯诺、姚克挽鲁迅联:“译书尚未成功,惊闻陨星,中国何人领呐喊?先生已经作古,痛忆旧雨,文坛从此感彷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