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赏析雅的交织 美的享受/潘玉对联赏评

雅的交织 美的享受/潘玉对联赏评

2018-10-21 23:02:48何俊良绿汀文萃 0条评论

我与潘玉先生的交集始于前年,时间渐久,知悉日深。先生出身于书香之家,其曾祖、祖父都是有名的文士、联家。耳濡目染,受其祖父的影响,先生从小用心读书,偏爱文学,时有作文例为范文。年方弱冠,即以才学闻名受聘为中、小学教员。壮年遭忌,遂归里居,养拙田园,不求世用,以文事消闲,以隐士自许。在先生眼里,归隐是大智若愚的中庸之道,是与世无争的和谐之美。其间,初事其祖父学习旧体诗词、对联写作,继从县文化馆文学、文物专干雷连生先生,致力于地方文献的研究。先生善于考据,精通掌故,是地方志、氏族学之集大成者。擅长为文,已在各地报刊、电台发表新闻、文学、史料文稿近千篇(件)。尤工诗词、联语,作品散见于全国十余种诗词、对联专业报刊。

潘玉先生的联语中规中矩,风格独特,自成一家。通过对其作品的全面解读,仔细品味,感觉有四个显著特点。

其一、讲究境界。王国维《人间词话》云:“词以境界为上。有境界自有高格,自有名句。”潘玉先生认为,对联更是如此,境界的营造,关乎对联的品位。观其所作,融化自然,意境、情境、语境各臻其妙,文采风流。

譬如《题洞口城西双壁崖》:

洞口桃花,天女散成云一片;

平溪秋水,石潭留得月千年。

此联取景精巧,情融于景,境界明丽、优美、高雅、清幽。上联写昼景,首句“洞口桃花”破空而下,来得巧妙,不知不觉之中,将人引入陶渊明笔下的世外桃源,仿佛步入“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的桃源洞口,给人一种朦胧的美的享受。“天女”暗地引用“天女散花”的神话故事,一个“云”字形容桃花盛开,灿然如云,色彩艳丽,个中意味,尽在体会之中。下联写夜景,石潭即九丈潭,一称洞口潭,位雪峰山东麓,系平溪江上游硖口,北耸犀牛崖、南峙狗爬崖,中夹为潭。秋夜的石潭、明月高照,清风徐来,水波不兴,月沉潭底,清澈如昼,千年如斯。既有苏东坡前、后《赤壁赋》的空灵皎洁,又有张若虚《春江花月夜》“江畔何人初见月,江月何年初照人。”的思古幽情,还有柳宗元《小石潭记》的优美宁静。胡应麟云:“古诗之妙,专求意象。”这景致是实写还是虚构,已不重要。然而,桐城方以智流寓洞口时,游览双壁崖,还真是这么写的,其《题洞口双壁》诗:“避秦箫鼓在渔船,仙趾犹存旧爨烟。石壁未经人一语,名山留得月千年。衣窥翡翠屏前镜,诗写桃源洞里天。鸡犬无声炉烬灭,丹青难与世人传。”由此看来,此联全从诗出,却有异曲同工之妙。此外,上、下联前、后分句语意顺承,毫无隔滞,浑然天成。

又《题金龙山仁庆寺》:

身从尘世出来,看脚下浮云,峰头朗日,无非大气开怀抱;

心得佛家点化,悟石边兰草,岭上梅花,各有禅机启法门。

上联境界壮阔、大气,是大写意。写作者登上山头,天地茫茫,大象无形,物我同化,怀抱顿开,心灵得到大自然净化、洗礼后的切身体会。下联是小写意,高洁雅致。寄托作者受到佛家启迪,以佛家眼光视物,心有所悟的精神世界。此联的机关,浮云、朗日、兰草、梅花实是“富贵于我如浮云”、“朗朗乾坤容我静”、“兰生幽谷,不以无人而不芳”、“梅花香自苦寒来”哲理名句的代言,却出尘脱俗,一片禅意,切合佛家境地。

其二、注重立意。立意是文章的主旨,所要表达的中心思想。潘玉先生为联,所取景物,不拘一格,自由灵活,往往因立意而定,常在人意料之中,又出人意料之外,每每产生不同寻常的艺术效果。

如其《题半亩园》:

叠石造山,局里全凭灵巧手;

种花得蝶,个中最是自由身。

上联首句取景于小园假山,笼统描写,于假山形貌不着一字,或石骨嶙峋,或流泉飞泻,或亭台其间,但凭天马行空,任人想象,即其立意所在。后句紧接递进,借景寄意,表达在现实生活中,只有发挥自己天生的灵气,凭借巧妙的双手,才能开创一片美好天地的人生哲理。下联由园种花,借花写蝶,栩栩然仿佛蝴蝶已飞舞于小园之内,花朵之上,眼目之前。继而托物抒怀,一语双关,既写半亩园蝶来蝶去的自由自在,亦寄托作者淡泊名利,侍花耘圃的自由闲适。此联最妙处,在于借题发挥,立意深刻,富含哲理,却血肉相连,一气贯通,合情合理。

又《题水东镇将军阁》:

襟水雪峰俱有灵,看童竖隔江相应,浩风快意呼之出;

王侯将相本无种,挟诸生临水高歌,子曰诗云咏而归。

此联颂扬蔡锷,紧扣立意,切人、切事,上联写其出,下联写其入,上、下联出、入对应。上联“浩风快意”四字,把蔡锷行事灵敏、果断的性格勾勒无遗,快意淋漓。采用象征的艺术手法,由此及彼,折射蔡锷应时而出,天下为公,无所畏惧的英豪气魄。品读下联,恰似一幅《论语·先进》:“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画卷,意味无穷,童趣横生。儿童时代的蔡锷自立自强,敢作敢为可见一斑。此是以点带面,反映蔡锷独立特行的影响力和号召力。“呼之出”与“咏而归”既古典,又新奇,平仄合律,对仗工整,特出心裁。

其三、崇尚高雅。潘玉先生认为,高雅与通俗,应视其环境、场合而定,雅其所当雅,俗其所当俗,随着民族整体文化水平的提高,当以高雅为趋向,通俗而附之。视其作品,有高雅之象,儒雅之风,淡雅之气。总之,由一个“雅”字系着。

例如《题江西滕王阁》:

名楼因多士流光,江上才人,阁中帝子;

盛会由一人掠美,落霞孤骛,秋水长天。

滕王阁系江南三大名楼之一,为唐太宗李世民之弟、滕王李元婴于永徽四年所建,阁名由此而来。滕王阁的盛名,尤以王勃的《滕王阁序》而世代流传。上联便是从滕王阁有关历史人物中,选取滕王、王勃两位典型人物,张扬滕王阁不同凡响的历史渊源。流光,光彩闪耀,曹丕《济川赋》:“明珠灼灼而流光”, 语出有据。下联引用王勃一夜风送八百里,高阁作赋,才惊四座的传奇故事,借人写景。全联由物及人,由人及事,由事及景,头头道来,人、事、景巧妙融合,怀古抒情,全无物是人非,沧海桑田之感。

又《题山门蔡锷公馆》:

一身尘土真豪杰;

万丈灵光古圣贤。

此联古色古香,格调高雅,气势雄浑,语言铿锵。大凡作联,最忌上联气雄,下联势弱。此联无论在立意还是在气势上,完美地化解了上联气雄滋生的难点。就内容而言,上联以“一身尘土”四字,便把蔡锷护国讨袁,三年奔走,风尘劳苦的实况作了总结,语浅意深,切合蔡锷身份,不可他移。下联是对蔡锷不成功则成仁,功成则退高尚品质的最高颂扬,文德武功,可称贤,可称圣,万丈灵光,日月可表。

其四、善用典故。潘玉先生无论是吟诗还是制联,都善于用典。究其原由,用典作为一种修辞手法,可以极少的文字表达丰富的思想内涵,达到事半功倍的艺术效果。

如《山门访古》:

杨柳依依,昔人往矣,尚留得进士旧祠,将军公馆;

青山隐隐,今我来兮,何处寻黄湾泉井,黑女石仓?

此联句句有典。进士旧祠,指当地水口村张氏国辅公祠。张国辅(1276—?),元朝进士,官至知府。明代中叶,后裔为其立私祠,位水口村江南桥南端,咸丰末圯于水,重修时移于张任宅院上首。将军公馆,即蔡锷公馆,在今山门镇市区松坡街。民国六年,由蔡锷生前的三位同学团防局长潘合壬、省议员吴子霞、山门邵阳同乡会会长唐安儒,同门师兄尹穆如首倡修建。黄湾温泉,据《洞口文物志》:“今属我县桐山公社黄湾大队,这里大小几丘水田中有一温泉,一年四季有温水涌出。”黑女石仓,在水口村,位黄泥江畔,为张黑姑(1402—?)贮谷之所。张黑姑,水口村人,正统六年捐粟一千三百石赈灾。光绪《武冈州志·人物志》:“先是必兴有女孙,生而面黑似铁,人以‘黑姑’呼之。铁姑性直憨,每镜窃自嗔,自是铮铮者将谁容乎?誓不字人,其家亦听之。勤苦纺绩,积二十年,得粟一千三百石,请于必兴,愿尽捐以备赈。必兴从之,遂得旌为义民。详康熙府志《张黑姑志》。”全联引用了四个乡土典故,上联张扬当地文化的古老深厚,下联感叹时代的沧桑变化。上联“杨柳依依,昔人往矣”语化《诗经·采薇》:“昔我往矣,杨柳依依。”下联“青山隐隐”是杜牧《寄扬州韩绰判官》:“青山隐隐水迢迢”的省语。

又《题岐石寨》:

女娲有心将石落;

项王无力把山移。

此联通俗易懂,有如平常口语,而构思却十分新奇,奇就奇在妙用典故。岐石寨石壁嶙峋,山势险峻,高耸入云,俨然天外之物,为当地“山门十景”之一。历为兵家重地,据当地《杨氏族谱》载,明宣德间,都指挥、武冈人刘敬率军驻此,山顶有古指挥庙,后移于寨南岐石村,仍旧名。相传,此山为女娲补天时陨石所成,上联采用民间神话,激发想象,升华岐石寨的神秘色彩,加深读者印象。西楚霸王项羽是秦末的一位盖世英雄,力大无比,世无过其右者,其《垓下歌》:“力拔山兮”豪气冲天,令人景仰。作者毫无费力,顺手拈来,反其意而用之,反衬岐石寨的高大宏伟,笔法特别,不同寻常。

著名楹联家邹宗德先生在《潘口潘府文集·序》中评价潘玉:“其作品无论是谋篇布局还是遣词造句,都显示了娴熟的艺术功力。所作诗联气雄词警,清新俊逸。”楹联界前辈唐意诚先生在《土桥潘氏三家联语·序》云:“潘氏祖孙三代联语一脉相承,一个超越一个,后浪推前浪,今人胜前人,是一个楹联世家。”细细思考,我觉得潘玉先生备受肯定的楹联成就,不仅得益于自身的天赋,还在于后天的勤奋。从清人梁章钜的《楹联丛话》可以看出,联以雅、切为要。潘玉先生的联作,雅有儒者相、有书卷气,切不离主旨、紧扣主题,雅、切是其最大特点。这固然与他的家学渊源、厚积薄发的学养有关,也与他追求完美、一丝不苟的性格有关,更与他博览群书、受到梁氏的深远影响有关。李白诗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以俟看到潘玉先生创作出更多清新、自然的优美的作品。

2018年10月于邵东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