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赏析第一届中国对联甘棠奖十佳联作赏评

第一届中国对联甘棠奖十佳联作赏评

2018-09-08 22:37:33金锐何愁白藏阁 0条评论

第一届中国对联甘棠奖面向全体对联爱好者征集作品,每位作者提供2017年创作的10副对联作品,参加“最佳联手”、“最佳新秀”、“十佳联作”三个奖项的角逐。经过初评、复评、终评几道程序,将20位终评委的打分综合在一起,确定最后奖项。第一届中国对联甘棠奖由四川贾雪梅获得“最佳联手”,湖北王望获得“最佳新秀”。获得“十佳联作”的十副作品如下,在此稍作赏析,与各位共同分享。



尘肺病


闻天地不仁,未见刍狗,今见刍狗;

叹草莱无识,生于尘埃,死于尘埃。

——潘洪斌

尘肺病的起因是长期吸入生产粉尘,在某些行业由于工作环境不能得到保障而尤其严重。遗憾的是,这种“职业病”长期被忽视,尘肺病人也未能得到应有的帮助和关爱。这副对联便是抨击这种现象。起句“天地不仁”出自《老子》“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原意是“天地视万物为平等”,作者故意改变原文的意思,写出底层人民难以掌握自己命运的悲哀,如“刍狗”一般被任意弃置。下联将这种悲悯之情具体到尘肺病人,所谓“生于尘埃”是许多人低入尘埃的共同命运,而后面的“死于尘埃”则是直指尘肺病的起因,也有对这些如尘埃一般死去的病人的悲伤,一虚一实之间留给读者无限唏嘘。经常听到文学作品应该反映时代、反映社会的说法,但是很多人误解为这种“反映”就是喊几句口号或者用几个新名词,实际并非如此。文学首先应该达到一种审美的共性,然后言之有物地将悲悯之情注入其中,而不是声嘶力竭地呼号或辱骂。



春节回家

催我无非梦,身上行囊,除却孝心何必满;

有娘即是家,杯中乡酒,自多春意不须温。

——刘松山

自明清以来,对联就形成了多种风格,虽然以温润雅正为主,但是因为它与老百姓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也有许多浅白平实的作品,到了民国白话运动兴起,更是出现了大量白话对联。此联的语言便介于文言与白话之间,行文之间以“孝心”和“温情”两种情感贯串,这两种情感又相互融合、映衬,升华成一种异乡游子的共通情感。上联由“梦”兴起,见其情深,行囊之中装满孝心则让这种深情更加真实。下联起句“有娘即是家”看似俚俗,但随后的“乡酒”和“春意”将这种情感文雅地演绎出来,最后一个“温”字回扣起句,一家人其乐融融的画面便浮出纸面。



乌镇

船灯如织,烟月犹浓,打桨新翻,齐梁乐府;

泛宅为家,停云成瓦,落花还认,吴越湖山。

——雷淑迪

乌镇为江南水乡小镇,颇有“夜市卖菱藕,春船载绮罗”的意境。此联前两分句纯以白描手法行笔,上联写一片繁华景象,“船灯”为实,“烟月”为虚,相互映衬。下联则写乌镇人家的风貌,依旧是虚实相间,“泛”字如见枕水而居、随波摇曳的旖旎,“停云成瓦”则想象清奇,如在画中。此联的意境描写摇曳多姿、唯美动人,而文字的锤炼也非常有分寸,新巧而不流于纤弱、刻意,正是才人手笔。吴恭亨评论对联不可“兀然空作一摄影器”,此联后两分句则让前面营造的意境增加了人文厚重。上联打桨而过之时,是否想起了“江南可采莲,莲叶何田田”“艇子打两桨,催送莫愁来”“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这些乐府诗句中的一吟一唱、宛转悠扬?下联结句则将物我融合,让人物、意境、自然和谐相处,“落花无言,人淡如菊”。



敬亭山

谢宣城领江左风流,百上丹梯,五岳未耽佳句赋;

李太白真云中仙客,偶加青眼,群峰便作美人看。

——卢勇


谢眺作宣城太守之时,每每登敬亭山题诗吟咏,敬亭山遂负盛名,甚至有“名齐五岳”之称。后人建“谢公楼”,亦在敬亭山旁,登楼即可远眺敬亭山。作者上联便由此发端,以五岳衬托敬亭山,若谢宣城“兹山亘百里,合沓与云齐”之佳句,五岳亦未尝有之。对联中以人衬人、以物衬物之法,关键在于得体、合理,若不得体则衬之无意,若不合理则空作大言,此联之衬法有据可考,既能抬高本题又无刻意突兀之弊。谢眺以后,敬亭山之文人墨客依旧不绝,最出名的便是诗仙李太白,“相看两不厌,只有敬亭山”。李白另有“檐飞宛溪水,窗落敬亭云”“谁念北楼上,临风怀谢公”诸语,对敬亭山、谢宣城可谓情有独钟。因此,作者下联请来李谪仙,与上联的谢宣城便有映衬之势,结句将群峰比作美人,偶得李谪仙青眼,可谓风流浪漫,文气翩翩。



君山

天地一青螺,莽莽沉沉,非八百里玉盘,不能托住;

潇湘多翠竹,斑斑点点,是四千年珠泪,尚未滴干。

——吕可夫


洞庭湖一带诗人联人吟咏者多矣,名作名篇不胜其数,所谓“忧乐是岳阳楼套子”,天下好语几乎被说尽,如今作者再题君山,可谓迎难而上,既不可与古人太近,又不宜与古人全然无涉。此联上联从刘禹锡“遥望洞庭山水翠,白云盘里一青螺”化出,而其铺垫渲染之处,气势宏大,别有襟怀。下联则选取君山中的一个具体事物“斑竹”深入描写,斑竹传为舜之二妃娥皇、女英泪痕所化,又名湘妃竹,“帝崩,二妃啼,以涕挥竹,竹尽斑”。全联造语大胆,仿佛大写意之画作,而其细腻之处又极见深情。



剑门关

危峰百仞,峻壁千寻,剑阁古称雄,宿鸟寒猿犹凛凛;

风景不殊,兴亡几阅,险关何足恃,蜀山秦树极苍苍。

——贾雪梅


剑门关为川蜀屏障,地势险峻至极,自古为兵家必争之地。作者上联便极写其险峻,“危峰”“峻壁”就其地势言之,随后按住一笔,借李白《蜀道难》翻一倍渲染。李白诗曰“剑阁峥嵘而崔嵬”“黄鹤之飞尚不得过,猿猱欲度愁攀援”,即如是也。上联完成写景的任务之后,下联便在此基础上进行生发。古语云“风景不殊,正自有山河之异”,作者借用此句发端,感慨即使蜀川天险亦难阻止王朝的衰亡颠覆,其轻者何其重者何,想来作者读者心中自有分晓,故结语并不说破,以“蜀山秦树”收结,仿佛闻得一声苍茫无限的喟叹。联语之情感寄托不可空无依傍,既要有感而发,也要交融于情景之中,此谓切境是也。而造景寄情之语,亦需于轻重缓急之间有所拿捏,方见从容中正之貌。古人论诗曰“美刺”曰“正变”者,可于此联中参详一二也。



阅微草堂


曲观藤干,细见棠花,缘秋毫以至沧溟,幽坐独知天地著;

异怪啾鸣,鸿儒谈笑,并一室兼收万籁,微言亦动鬼神惊。

——杨志峰

阅微草堂是纪晓岚故居,其《阅微草堂笔记》便成书于此。此联的难度在于要将故居、人物、著作三者融为一体,又不能相互隔离、牵强附会。上联前两分句纯写景色,一“曲”一“细”之间,草堂布局之精巧如在眼前,第三分句写出“见微知著”之意,正与“阅微草堂”题旨相合,结句则将眼前小景扩展至天地之广大,由此见作者胸襟抱负。下联起笔点出“笔记”中所写,多言狐鬼神怪之事,然纪昀实借鬼怪而言世间万象,故有“鸿儒谈笑”之语,第三分句之“收”字回到草堂,居一室之中闻天下之事,结句则是对纪晓岚著书立言的评价。此联之佳处,其一在于左右逢源之章法,时则故居时则人物时则著作,而不觉杂乱,盖作者紧扣“阅微”二字而言,其二在于文辞锤炼,或白描或议论或感怀,均不作寻常字句,如硬锤凿碑,独见精神。




天心阁

举步近天心,下视苍茫,廿四时岳麓屏开、三万丈湘江带卷;

凝神游物外,远怀浩渺,哭屈贾文章涕泪、笑曾胡功业云烟。

——白国成

天心阁是长沙的名胜景点,地势颇高,巍峨壮观,始建于明末,后屡遭劫火,多次重修。此联是作者登览之感怀,与常见的就景物言景物之作有些不同,充满鲜明的个人色彩。上联以景物入联,“下视”二字有一种睥睨之感。所视者何?尽是长沙风物,一山一水都作为天心阁的陪衬,“屏”、“带”二字既形象又见气魄。下联则是内心所感,若《岳阳楼记》所言,或“感极而悲”或“其喜洋洋”,各种复杂的心情交织在一起。观作者之所感,其所悲之“屈贾”、其所笑之“曾胡”,皆与湘地湘人有涉,可谓稳切不移。中长联作,由于追求变化,往往注重自对的使用,此联之自对长达七字,但作者游刃有余,将上下联的对仗、节奏完全打破,但自对之间的数字、人物等又异常工整,此真艺高人胆大是也。



丁酉试笔

姊客湖州,兄客苏州,吾客中州,许今宵遥望柳州,四省鸡鸣同侧耳;

初违三月,复违五月,再违八月,更明日遑论正月,一年燕语又怆然。

——莫非


古代的对联多为题署、悼挽、题赠、庆贺之属,记录生活之事或纯粹抒发个人情感的作品并不多见,这也是当代拓展对联题材的一个方向。此联写作者思亲思乡之情,上联先铺垫亲人之间天各一方而思念之情集于一地,读之有老杜“有弟皆分散”“月是故乡明”之感慨。第四分句的“柳州”未明写,而观者自知乃作者故乡是也,此曲笔而胜于直笔,至于收句之“鸡鸣”,又隐隐为下联稍作铺垫。下联文字浅白,竟如“流水账”一般平平道来,然而三个“违”字却能体现出作者内心的无奈和煎熬。而这一切其实都是为后面两分句铺垫的,崔涂《除夜》诗云“那堪正飘泊,明日岁华新”,此联亦同一用意,也照应了上联之“鸡鸣”一语。收句见新燕归来,春意盎然,反衬出内心的悲怆凄苦,令人动容。联语情感充沛自不必说,而作者文字技法也颇可观,酝酿情感、层层铺垫之处不惜费力周旋,而结语“侧耳”、“怆然”之对,前者借音形相对,后者以实语借虚语,颇妙。




自题

侯门弹铗,吴市吹篪,头白始归来,但料理残书数卷,秃笔一支,敢说桑榆犹未晚;

张翰思莼,陶潜爱酒,腰金都散去,只收回明月三分,清风五两,权充囊橐不嫌多。

——苏俊

起句分明一落魄书生形象,仿佛见冯谖倚门歌“食无鱼”,伍子胥稽首肉袒之状。随后“头白始归来”作乘转之用,“头白”承“吴市”句,“归来”承“侯门”句,之后数句自能振起,读者见其苦中作乐之精神,或可莞尔一笑。下联以“张翰”“陶潜”应对上联,张翰莼鲈思归,陶潜作“归去来辞”,或皆有扣合上联“归来”之意,随后“腰金”数语何其洒脱。作者豁达洒脱,不涉名利之中,但与清风明月为伍,苏子《赤壁赋》云“惟江上之清风,与山间之明月……而吾与子之所共适”,洵可乐也,而尾句言以之充囊橐者,正狡狯语,使人读之又一乐也。联语虽长,而能纵横跌宕,无所滞塞,是气息、句法运用之妙。几处对仗之精工自不必说,尤以“头白”与“腰金”之借意工对巧不伤佻,细巧之处自见功夫。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