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赏析《池州古楹联·九华山篇 》趙恩語贴对联

《池州古楹联·九华山篇 》趙恩語贴对联

2018-03-21 19:25:33钱义贵九华山佛教文化研究会 0条评论

座右常邀千载友,云间时对一轮冰。

 

提起这位民间学者赵恩语先生,他是1969年(33岁),单人独户从大都市(北京)下放插队落户到九华山的,直至2016年1月23日病逝,终结了48年知青生活的一位传奇式老人。

当年扎根住下后,他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脱去学生装,夏天穿上当地农民的大腰短裤,无袖的背褡子。一条五尺长,一尺八寸宽的老布大汗巾,或披或系在身上。几年一过,一个活脱脱、标准的山村老农模样出现在人们的视线中,只是气质不同而已。

这里对他显赫的家声与他孜孜不倦研究华夏史前文明——《我们早已忘却的童年》;创制九华山名茶荣获‘97,中国国际茶会金奖不说,就他每年过年贴的门对子,也是怪有风格,怪有味道,怪有故事的。以至人被列为九华山“四大怪人”之首。

他本出生书香世家,自己也是当年的“北京钢铁学院”而今的“北京科技大学”的肄业生,落户的头几年,过年时,自家的三间土屋小门,无奈也由不得他自己去贴门对子。总是队长吩咐他人写好给贴上。

有一年,队长年关时卧病不起,他的小门才被解放了。自己作主写上当年自题的《七律》“一声令下如山倾,亿万生灵皆沸腾。阙下无人能素食,天涯有穴取闲人。似怜泽大驱鱼戏,或怪林空聚鸟鸣。遣罢英雄归四海,共沾雨露乐躬耕”中的两句。

谁知这队长正月病情稍好一点,摸上他家,一看这门对子,文乎文乎的,读不懂,批评了他。这年年底三十晚上,他改贴了:“江山如画,物我同春”这副联。

队长还是不满意。后来他那土屋风侵雨淋,歪斜了,这年他贴了一副比较适合自己境况的现成联语:三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南腔北调人。干部们又批评了他不虚心接受贫下中农的再教育,尽贴这些刁钻古怪的门对子。

这后来他就干脆不贴了。且对那些吃软怕硬,整天不干事,吆五喝六的村队小干部们,也不逆来顺受了,甚至与他们对着来。遇到不公平之事,他拿毛主席的语录说教他们。村里就有人说:“他哪里是来接受我们贫下中农的再教育,是来教育我们的。”这话现在想想还真觉得某种程度上说对了。

那年,他为当地的一户草根人家命案打抱不平,向上九华山的省里某领导拦路告状:“天理何在,国法何存?”得罪了当地公安司法部门,要拘留他,朋友们劝他,“县官不如现管”,你还是出门躲一躲。逼得他在朋友家住了两三年。这其间过年时嘱人贴上:“三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天荆地棘人”这副联。虽遭困境,但却赢得了周边民众的敬仰。

后来,门上贴的最多的还是:身虽困顿忧人苦,足不良行却想飞。老人也确实是这样:风声雨声声声入耳,他事国事事事关心。

到了晚年,则书写贴的是:座右常邀千载友,云间时对一轮冰。读书研史,著书立说;邀月对饮,诗书茶酒寄怀,度过他那“怪人”传奇式的一生。曾有朋友在他生前吟诗赠他:

九华一怪种茶人,今已霜华满首生。

趣闻轶事听后爱,雅怀真性见了惊。

纵无小酒心肠热,每有佳诗字句清。

常论江湖常论道,也谈风月也谈腥。


钱义贵,笔名垄上人,九华山中心学校教师、九华山佛教文化研究会研究员。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