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赏析醉白池公园楹联赏析

醉白池公园楹联赏析

2018-02-23 23:38:47黄武黄武对联 0条评论

松江醉白池公园乃江南著名旅游胜地,与豫园、嘉定古漪园、秋霞圃、青浦曲水园合称为上海五大古典园林,并且历史最为悠久。


醉白池初始为宋朝松江进士朱之纯的私家宅园,名叫“谷阳园”。明朝时归松江著名书画家、礼部尚书董其昌,其添建了“四面厅”、“疑航”等建筑,并与文士骚客吟诗作赋,传为一时佳话。清朝康熙年间,成为著名画家顾大申的私人别墅,并将其扩建为规模颇大的江南园林。因园主崇拜唐朝诗人白居易,故易名为“醉白池”。


醉白池公园,具有江南水乡园林的典型韵味,曲径回廊、亭台轩榭、水碧花明、林茂竹修,美不胜收,令人流连忘返。更令人陶醉的是悬挂于其间的数副楹联,为园林增添了浓浓的人文气息。现择取楹联数副,试作赏析。


醉白池楼联

秋月春光,当前佳句;

法书名画,宿世良朋。


上联写景,春光无限好,秋月最撩人,信步游园,文思泉涌,“当前佳句”则即兴而来,出自天然,未经雕琢是也。春光秋月,历来就是文人雅士吟咏的对象。如宋朝陈文蔚《寄题列岫》:“晨诵昼弦俱乐事,春光秋月总诗情。”明朝唐时升《和沈石田先生咏落花其二》:“相思独望在秋月,犹忆春光共上楼。”将此美好的意象入联,顿使联句熠熠生辉。


下联言志。法书,名家的书法范本。亦以称美别人的书法。北齐颜之推《颜氏家训·杂艺》:“吾幼承门业,加性爱重,所见法书亦多,而翫习功夫颇至,遂不能佳者,良由无分故也。”将法书名画当作宿世良朋,人生知己,可见作者志趣之高雅,品味之脱俗。


整联用两个四言句组成,读起来朗朗上口,有景有情,情景相融,不愧佳构。


柱颊山房联

临世濯足;

希古振缨。


董其昌自撰联。濯足,本谓洗去脚污。后以“濯足”比喻清除世尘,保持高洁。语出《孟子·离娄上》:“沧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缨;沧浪之水浊兮,可以濯我足。”希古,仰慕古人。《文选·嵇康〈幽愤诗〉》:“抗心希古,任其所尚。”振缨,犹濯缨。谓隐遁。《文选·夏侯湛〈东方朔画赞〉》:“临世濯足,希古振缨。”


此为集句联,平水韵,“濯足”读作仄声。以古时贤哲为师,言其志,托其洁。整联高古典雅,韵味深长。



又一联

皕年兴废池为鉴;

异代风流石可扪。


此联给人以沧桑厚重之感,历史的变迁,岁月的沉淀,唯有从池塘的兴废、残石的鉴赏中去感受和领悟。


画禅室联

苍松奇柏窥颜色;

秋水春山见性情。


董其昌自题书斋联。上联还有“苍松翠柏窥颜色”一说,愚以为更恰切,因“苍”、“翠”皆颜色词也。苍松翠柏,苍:青色。翠:青绿色。指四季常青的松柏。比喻具有高贵品质、坚定节操的人。清朝萧执中《勉县定军山武侯墓楹联》:“古石幽香名士骨;苍松翠柏老臣心。”秋水,比喻明澈的眼波。唐白居易《宴桃源》词:“凝了一双秋水。”春山,春日山色黛青,因喻指妇人姣好的眉毛。唐李商隐《代董秀才却扇》诗:“莫将画扇出帷来,遮掩春山滞上才。”性情,人的禀性和气质。《易·乾》:“利贞者,性情也。”孔颖达疏:“性者,天生之质,正而不邪;情者,性之欲也。”目如秋水之清澈,眉若春山之淡远,比喻作者名利之淡泊,襟怀之坦荡之性情也。


本联对仗工整,分别用了“苍松翠柏”、“秋水春山”两组偏正结构的词语,以及“颜色”、“性情”两个并列结构的词语,是为一大特色;托物言志,则为其特色之二也。


雕花厅前厅柱联

有情芍药含春泪;

无力蔷薇卧晓枝。


雕花厅前厅的窗棂上、门楣上、梁坊上雕有各种各样正在开放的花。此联用来赞美雕刻家的高超技艺。


此为集句联。出自宋代秦观的《春日》:“一夕轻雷落万丝,霁光浮瓦碧差差。有情芍药含春泪,无力蔷薇卧晓枝。”春日里芍药带雨如泪,脉脉含情;蔷薇娇媚无力,懒卧晓枝。雕刻家刀下的芍药、蔷薇,活色生香,妩媚动人。与此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还有唐朝李白的“一枝红艳露凝香”、白居易的“侍儿扶起娇无力”等诗句。



芙蓉亭联

九朵芙蓉当面起;

一双鸂鶒近人来。


此为集句联。松江郡九峰,景色秀美。历代吟咏,多以“九点芙蓉”喻之。如元末明初的钱塘才子钱惟善的“西望沧茫浴远天,芙蓉九点秀娟娟”,亦有同一时期的著名诗人、文学家、书画家和戏曲家杨维桢的“九朵芙蓉当面起,一双鸂鶒近人来”。


芙蓉亭建于池畔小山之上,此处芙蓉当为池中荷花。《楚辞·离骚》:“製芰荷以为衣兮,集芙蓉以为裳。”荷花随风起处,当面而开,摇曳生姿,别有风情。鸂鶒,亦作“鸂鶆”。水鸟名。形大于鸳鸯,而多紫色,好并游。俗称紫鸳鸯。唐温庭筠《开成五年秋以抱疾郊野一百韵》:“溟渚藏鸂鶒,幽屏卧鷓鴣。” 鸳鸯戏水,亲近游人,一派恬然景致,和谐画卷。


此联以芙蓉亭中人所看为切入点,景致有静有动,动静相宜。以植物“芙蓉”对动物“鸂鶒”,亦为此联一大特色。


来云亭联

自古俊彦俱好学;

向来异才皆书痴。


此联劝人为学,因该亭比邻读书堂,亦为贴切。读来使人想起“自古英雄多磨难,从来纨绔少伟男。”的诗句,二者在句式上有相类之处。从声律上来看,上联皆仄,虽有这种特殊的用法,但读来终究少了些抑扬顿挫,此外,记性结构上也有欠缺。


读书堂联

诵读诗书,由是以乐尧舜之道;

耕田凿井,守此而为羲皇之民。


学堂联,起到教化功能,中正平和。尧舜之道,即圣贤之道,王道,教育子弟要有修齐治平的远大抱负。羲皇,即伏羲氏,中华上古人文祖神,与女娲同为福佑社稷之正神。耕田凿井,说得是农耕之业。羲皇之民,即王道治下之良民。古代以耕读传家,读而济世,耕而立本。



湘真榭联

古浦潮翻呈碧血;

松堂月冷留哀词。


湘真榭是纪念明朝陈子龙的一处水榭,赏荷佳处。陈子龙(1608年—1647年),明末官员、诗人、词人、散文家、骈文家、编辑,南直隶松江华亭(今上海市松江区)人。集有《江蓠槛》和《湘真阁存稿》,后代因为其词集中含“湘真”二字而以“湘真”代指陈子龙本人或者陈子龙词集。被后代众多著名词评家誉为“明代第一词人”、清词中兴的开创者,著名词评家谭献、龙榆生等人均对其词作评价甚高。 


上联颇具动感,一个“翻”字顿开气象。古时称忠臣烈士所流之血为“碧血”,出自《庄子·外物》:“萇弘死於蜀,藏其血,三年而化为碧。”又如元郑元佑 《汝阳张御史死节歌》:“孤忠既足明丹心,三年犹须化碧血。” 陈子龙因不屈而投水死,以风节著称,乾隆时谥忠裕。上联主要从视觉角度落笔。下联则着意一个“冷”字,月冷,给人以凄清之感,亦是对陈子龙高贵品质的诠释。古浦潮翻,松堂月冷,斯人已逝,唯有来者对贤者的追思和仰慕。全联从景物入手,而以情为魂魄,言物托志,意境幽远。


听鹤亭联

华亭逐五茸;

胜迹怀千古。


松江古称华亭,东汉建安二十四年(219),吕蒙破荆州,擒关羽,拜抚边将军,受封华亭侯,“华亭”一词始见于史籍。五茸,春秋时吴王的猎场。又称五茸城。在今上海市松江县西。松江别名茸城,本此。唐陆龟蒙《和吴中书事寄汉南裴尚书》诗:“三泖凉波渔蕝动,五茸春草雉媒娇。”自注:“五茸,吴王猎所,茸各有名。”上联从松江相关典故入笔,厚重契合。下联道今,却属平常。上下联结字的平仄和正格联律相反,非特殊情形,当避免之。


半山半水半书窗亭联

竹树漏光藏曲径;

亭台倒影落芳池。


亭名独具匠心,半观山水,半倚书窗,可见主人之脱俗超凡。全联言景,竹树、亭台、曲径、芳池,组成一幅立体的山水画卷,令人心旷神怡。“倒影”与“漏光”之对仗,亦见工巧。



乐天轩联

画帘高卷迎新月;

缃帙闲翻对古人。


选自董其昌题镇江焦山漱石山房联。轩名乐天,当有推崇白居易乐天之意。“高卷”之“高”体现了主人对“新月”的迫切期待,与月为交,足见主人品格之高洁。缃帙,浅黄色书套。亦泛指书籍、书卷。《宋书·顺帝纪》:“詔曰:‘…… 姬夏典载,犹传緗帙;汉魏餘文,布在方册。’”“闲翻”之“闲”则体现主人之从容闲适,与古人对话,与古人为友,则见不媚世俗之襟怀。“高卷”、“闲翻”,使全联境界为之提升。


玉樊亭联

慷慨悲歌千秋血;

文采风流一世家。


此亭为纪念明朝夏完淳而建。夏完淳,民族英雄,明末(南明)诗人,松江府华亭县(今上海市松江区)人。为夏允彝之子,师从陈子龙,他和陈子龙抗清,兵败被俘,不屈而死,年仅十六岁。以殉国前怒斥洪承畴一事,称名于世。有《玉樊堂词》一卷。后世常以“玉樊”称其集。 清何其伟《书后》诗:“《湘真集》行《玉樊》出,点点碧血流馀芬。”柳亚子《论诗三截句》之一:“平生私淑云间派,除却《湘真》便《玉樊》。”柳亚子《题<夏内史集>》第5首:“悲歌慷慨千秋血,文采风流一世宗。我亦年华垂二九,头颅如许负英雄。”此联出自前诗,词序稍有调整。原诗中的“宗”字改为“家”字,似更贴切。联语悲壮激昂,既有对其悲壮气节的歌颂,又有对其家族文采风流的追缅,读来令人为之振奋和崇仰。若从对联的角度来看,还是以原诗更为工整,修改者反倒落了下乘。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