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赏析戊戌(2018)年文明三门峡获奖居民联评析

戊戌(2018)年文明三门峡获奖居民联评析

2018-01-26 23:12:34大赛评委会 执笔李进才中国楹联报 0条评论

    受“文明三门峡”楹联大奖赛评委会委托,就赛事评审及获奖居民联作一评析,道行疏浅担此重任,真的有点勉为其难了。

    应该说近些年来,春联大奖赛在全国你方唱罢我登场,此起彼伏屡有所闻。然而,类似三门峡春联赛事的跨度之久,范围之广,影响之大,的的确确凤毛麟角无出其右。之所以振一臂而应四海,参与者众多。究其根本,还在于三门峡赛事的公平公正胸怀磊落,无论奖金兑现,还是作品出版,一诺千金从无差池。仔细想来,三门峡举办春联赛事距今已经第九个年头了,获奖者天南海北阵容庞大。然而,三门峡籍作者除了不时忝列优秀奖之外,说到等级奖就着实地惭愧了。扳指细数,除了数年前有个楹联二等奖,去年有个诗词二等奖之外,翻箱倒柜四处搜寻,再也找不出三门峡选手获得等级奖的记忆了。

    真的是水平不济吗?三门峡作者的楹联拿到外地参赛,倒是摘金夺银颇多斩获。宋范仲淹《奏上时务书》说:“臣闻以德服人,天下欣戴,以力服人,天下怨望。”就赛事评审而言,无论对本地还是外地选手,都未有刻意的打压,只是在作品难分伯仲旗鼓相当时,往往会给外地选手留下更多的机会。无论网上公示,还是邀请外地评委参与赛事评审,根本的目的就在于透明公正,在于肩上的责任和担承,还楹联创作本来面目。为了心中那份挚爱,为了楹联长足发展,真的是“一片冰心在玉壶”,罔顾地域公而忘私了。

    等级奖的评审,除了要从严把握格律外,就主题表达,评委会提出了合时,切地,抒春三项要求。所谓合时。说楹联是文学艺术一个门类,大家是一致认可的。文学是以语言文字为工具,形象化地反映客观现实,表现作家心灵世界的艺术。文学是人学,文学离开了人就毫无意义。文学因为有了人才有了思想,有了情感,有了想象,有了境界。文学的功用就在于表现内心情感,作用社会生活。正是基于此,才提出了贴近实际、贴近生活、贴近群众的文学作品三贴近原则。使得文学作品为人民群众所喜闻乐见。所谓切地,动因有两个。主办方发起赛事耗时费力,无外乎要求作品一是适合使用,二是提升形象。选手参赛自然要抱有对主办方的了解和尊重。所谓抒春,就是作品中要有浓浓的年味,要渲染气氛,要给人以欣喜和美好。回顾过去的一年,党的十九大胜利召开,中国特色社会主义进入新阶段,大国重器层出不穷,太多令人振奋的大事发生在我们身边。如果沉迷于花前月下自作多情,或是无病呻吟愤世嫉俗,那就真的要让楹联远离社会自生自灭了。一段时间以来,一些人出于种种原因,动辄挥舞“老干题”大棒,表达说不出口的不满。风花雪月类的纯文学作品要有,然而,有担当,有抱负的文学家,决不能忘记肩负的社会责任。有人说表达时政,会让楹联作品变成政治说教和空洞口号,即便如此也只能说作者的功力不逮。文学作品讲求文学性、实用性与谐巧性的有机统一,已经达到成功巅峰的,既有许许多多的作家,也有数之不尽的作品。惟愿与联友们紧紧携手为之奋斗了。

    拟获奖作品网上公示既是三门峡楹联赛事的创举,也是评审中的保留节目。楹联谈天说地包罗万象,楹联作品车载斗量浩若瀚海,一个人,即便一群人,终有难以企及的学科和高度。为了避免差池留下遗憾,把作品拿到网上公示,重人捧柴火焰高,借助联友们的火眼金睛和学识,只能让赛事更加完美。网上意见既开阔了评委们的视野,也对赛事评审大有裨益。不过,也能看到一些人轻率地就把参赛作品质量不高,同评委们水平低下联系到了一起。此类言语,指鹿为马太过牵强。日旷时久习以为常,评委们对网上这些夹杂个人目的的言语,也就见怪不怪了。人常说出水才见两腿泥,纵观本次大赛获奖作品,尽管有这样那样的缺憾,整体衡量其水平,还是相当令人满意的。

    本次大赛一等奖被贵州安顺肖波先生摘得,其作品:“大河卷浪春融雪;中国飞歌福满天。”上联“大河”是切地,三门峡虽说历史久远,可以上溯到远古时的女娲抟人,黄帝铸鼎。就城市而言,却因建国之后的三门峡大坝而得名。作为万里黄河岸边的明珠,早为世人所知晓。黄河作为中华摇篮母亲河,既孕育了炎黄儿女,更是中华民族的精神象征。“春融雪”是切时,春天来了,积雪就将慢慢地消融。中国人说到过年,自然少不了两大物象,一是梅,一是雪,梅花被列为四君子,与松、竹并称“岁寒三友”。唐朱庆馀诗:“天然根性异,万物尽难陪。自古承春早,严冬斗雪开。”严寒中梅花开在百花之先,独天下而春。“梅”昭示着生命,昭示着美好。“雪”,象征着洁白纯真,冰清玉洁。中国人称作瑞雪,民谚有“冬天麦盖三层被,来年枕着馒头睡”一说,意思是说冬日里的大雪,是来年庄稼丰收的预兆。千百年来,“瑞雪兆丰年”既是心中的希冀,也是大年初一与邻里见面拱手作揖后的祝愿。南朝张正见《玄圃观春雪》诗:“同云遥映岭,瑞雪近浮空。”漫山遍野的大雪,寄托着顺遂,寄托着富足。

    下联中“福”,与“祸”相对,从示从畐,顺天垂象,意为顺利,幸运。东汉许慎《说文》有:“福,佑也。”古时称富贵寿考等齐备为福。“中国飞歌福满天。”是说刚刚过去的一年,十九大胜利召开,一带一路得到广泛响应,大国重器不断涌现,老百姓获得感日益增强。联中的福字,既是和谐生活的美好宣示,更是对伟大复兴中国梦的期盼。七言联本就惜字如金,能够满足评委会就等级奖提出合时,切地,抒春三项要求,如果不是高屋建瓴功力深厚,恐怕是达不到这样的境界的。此联洪钟大吕契合时代,读来舒展大气,荡气回肠。我们就是要让传统国粹与时代融合,向世界发出中国声音,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步入新时代,摇旗呐喊擂鼓助威。此联被推举为一等奖,想是不遑多让,当之无愧。

    获得大赛二等奖的共有二副对联,其一是福建将乐翁景星,其参赛作品为:“大业蒸云堆锦绣;春风携福入崤函。”三门峡南依崤山,北濒黄河,虎踞龙盘雄踞于洛阳,长安东西两京之间,由于位居陕塬两山相狭河谷地带,自古就是襟带两京的锁钥重镇。一条崤函古道见证了中华民族繁衍生息迁延。联中“大业”与“锦绣”蕴藉了美好,“春风”与“崤函”切时,切地,也可一斑窥豹凸显作者功力。只是成也萧何败萧何,正是这些词语的高使用频率,因而屈居二等奖座次。其二是湖北鄂州王绍刚先生,联作为:“脱贫垄上春光美;致富村头笑语甜。”联语明白如话,一目了然。我们说春联同老百姓生活息息相关,高大上的作品不能没有它的一席之地,可是要贴到农家门户,又觉得同日常起居不太恰切,此联则独辟蹊径别具一格。全面实现小康社会已经步入攻坚阶段,“脱贫”“致富”早已成为当今社会主题,“垄上”“村头”让人觉得生活气息浓郁。“春光”“笑语”又凭添了几分美好。此联以小见大,贴近生活,是以占了二等奖另一席次。

    本次大赛三等奖设了五个座次,湖北鄂州王崧以:“春色燃情扬特色;核心给力聚民心。”夺得三等奖。“特色”“民心”用于联中本也常见,然而,作者运用同位重字技巧,宛若点睛之笔,立刻使作品大为增色。陕西蒲城赵拴柱联作:“善政归心开福路;春风解意到家门。”亦进入三等奖之列,大约是占了十九大强劲东风,为我们的改革开放大业带来推动效应的缘故,再加上联语耳熟能详,适合老百姓张贴。之所以得奖,正所谓此一时,彼一时也。辽宁建平赵文华以一联:“大河绿占春先手;中国红争梦彩头。”争得三等奖席位。上联写景,下联抒怀,倒也旗鼓相当,上下联均衡。联中:“春”自然是春意盎然,春光明媚,“梦”是指创业梦,致富梦,复兴梦,寓意吉祥充满希望。安徽芜湖祝云书联:“燕织春衫襄碧玉;梅掀雪被递红包。”也进入三等奖之列。上联“燕”“春衫”,下联“梅”“雪被”,看似作者在写景,不过“织”“掀”又神奇地将联作拟人化了,特别是“红包”的运用,一下让对联同当今的生活紧紧地融合到了一起。湖南长沙周永红以:“犬声旺宅三门福;鹅影倾城一路春。”夺得席次。联中“犬声”是切时,“鹅影”是切地。三门峡长期致力于环境保护,营造了优美的生态环境,每到冬季,无数白天鹅栖息在黄河岸边争相嬉戏,正是依靠底蕴深厚,山水和谐,三门峡过关斩将夺得了央视十佳魅力中国城称号。此联进入三等奖行列也是实至名归。

    囿于篇幅所限,优秀奖作品就请读者自我鉴赏了。才陋学浅难免挂一漏万,除了抱歉之外,就有劳方家不吝赐教了。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