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赏析第六届中国楹联莲华奖十佳联作赏评

第六届中国楹联莲华奖十佳联作赏评

2018-01-01 22:28:38金锐白藏阁 0条评论

中国楹联莲华奖是楹联界一年一度的重大奖项,纯以文学艺术价值论高低,每年评出一名最佳联手、一名最佳新人以及年度十佳联作,评委中既有常江、王翼奇、熊东遨等骚坛耆宿,也有刘太品、康永恒、朱荣军等中青年创作高手,以及现实和网络联界一批久负盛名之士。第六届莲华奖最佳联手竞争颇为激烈,莫非、轻雪、一脉花香分获前三名,得分差距只在毫厘之间,最佳新人被95年的美女联手淙淙收入囊中,她以1分优势战胜了另一位饱受好评的80后联手毛竹。最终的十佳联作如下,于此稍作赏析,与各位分享,如切如磋,不亦说乎。



香山

一千年栌叶不孤,熙熙者去来,客望似红云,吾观犹劫火;

三四月桃花亦胜,灼灼其开谢,众生曰绚烂,我佛见慈悲。

——一脉花香


香山是北京的著名景点,每至秋风红叶烂漫之时,游客众多。作者此联便由此落笔,但没有局限于对景色的简单描摹,而是深入一笔:在一般游客眼中,红叶如红云,是非常壮美的景象;而在作者眼中,仿佛劫火一般,联语立刻有了层次,也多了一分沉痛。下联则由远而近,撇开脍炙人口的香山红叶,反而拈取眼前的桃花来写。桃花之美不需多言,譬如“人间四月芳菲尽,山寺桃花始盛开”“桃之夭夭,灼灼其华”,都被作者借来助阵。第三分句“绚烂”一词更是巧妙,读者很容易想到泰戈尔的“生如夏花之绚烂,死如秋叶之静美”,因此尾句之“慈悲”便水到渠成了,也与香山之上众多佛寺相切合。总体来看,此联写香山不落窠臼,景物之外更有一番悲天悯人的大情怀。



片石山房

高檐漏日,曲槛堆烟,待看燕子来时,几树花催新羯鼓;

野壑积云,清流飞瀑,见说王孙归处,一拳石叠旧江山。

——破茧成蝶


片石山房地处扬州,曾是一处清新秀雅的江南园林,现在只有一些残存的遗迹。片石山房之清泉奇石,相传出于清代画家石涛的设计。但凡写景之作,过细易觉琐碎,过宽易觉空泛,所以如何取景,如何炼字,如何动静结合、疏密得当便非常考验作者功夫。观作者行联,仿佛胸中自有一幅石涛之山水园林画卷一般,层叠错落,娓娓道来,相互勾连,均是寻常景色、寻常字眼,但捏合起来便能生机勃勃。此联在清新秀雅之外,更能有所生发——上联结句的“花”和“羯鼓”对比,生出一番苍凉感慨;下联则有“王孙游兮不归”的萋萋别情。联想到片石山房如今只存遗迹,更让读者动容,下联结句正是以小见大、以景传情的佳句。



船山书院

三湘丕振,九域来贤,相期庠序培材,重整乾坤襄后学;

创格通儒,中兴宿将,难得湖山终老,各凭经纬话残棋。

——李深秋


船山书院之名取自明末大儒王夫之自号,位于湖南衡阳,由清代名臣彭玉麟出资兴建,后聘王闿运为山长,数十年间弦诵不绝,湖湘文脉由此而盛。上联宏观介绍船山书院,并点出创立书院的缘由——从小处而言,希望振兴湖湘,从大处而言,希望为全国培养贤能,“重整乾坤”一词让人精神一振。下联的“创格通儒”应是王船山,“中兴宿将”自是彭玉麟,这两人是书院的灵魂,如此落笔不需多言,读者自然明白书院的精神追求是什么。下联第三句用“难得湖山终老”一转,在典雅之中又生文韵。通儒宿将,本应建功立业,但皆来此讲学,是何等淡泊隐逸。但仅此而已吗?并非如此,尾句可见一颗拳拳报国之心和一份大责任、大担当,“残棋”一语可与上联“重整乾坤”参看,便识其中真意。



函谷关

青牛老子,白马公孙,记百家来往熙攘,深谷一丸山不语;

苍狗浮云,红羊劫火,历千载纵横捭阖,大河九曲水长东。

——王不二


上联关于函谷关的两个典故耳熟能详:老子骑青牛过函谷,令尹见紫气东来,留老子写下五千字《道德经》;函谷关不让公孙龙的白马通过,公孙龙于是做“白马非马”之辩。百家往来,熙熙攘攘,而函谷关默然不语,静静地旁观历史迁延、人物更替。上联偏重于“实”,下联则偏重于“虚”,白云变化如苍狗,红羊年的大劫大难,都代表一种变化和循环,但无论如何,黄河九曲依旧奔腾入海。此联题目是“函谷关”,但没有一笔直接写,而是选用与函谷关相关的人物、风景、感慨,从各个方面烘托而成。上下联之间由实到虚、由静到动、由点到线的层次安排很有特点,而对仗的精工也为全联增色不少。



蓬莱阁

杯为视海,拳以看山,大地供几者高凌,自觉萦情登阁少;

迷若蜃楼,幻如梦像,狂尘是兆人小住,最堪奇事问仙多。

——鸠竹


蓬莱为中国神话中的海山仙山,秦皇汉武都有派人出海寻仙的传说。此联题蓬莱阁,落笔自是仙气十足。上联先从周边山海说起,茫茫大海,一杯而已,叠叠群山,一拳而已,何等浪漫洒脱。结句方步入正题,但以“萦情”带出。下联则写出了那种如仙如幻的感觉,人生在世,真耶,假耶,实耶,虚耶?面对此情此景,不必细说、不必细想,“问仙”即可。此联既没有家国大事,也不涉民生疾苦,反而有一种近于醉生梦死的消极态度,但文字古雅、气息流畅,实在是难得的佳作。可见,所谓对联的“思想性”,未必是绞尽脑汁的求新求异,也未必定要痛哭流涕、苦大仇深。



雷峰塔

君王贪忠懿名,想诸佛皆空,何逆天恩兴土木;

老衲在清凉境,纵千秋不语,自拈夕照补袈裟。

——莫非


雷峰塔为吴越忠懿王钱俶所建,缘由各种说法皆有。作者下一“贪”字,又拈出“忠懿”二字,颇有巧思:佛家本讲四大皆空,君王为何逆天而行,只因贪图忠懿之名吗?若此联仅如此立意,虽然角度新颖,但毕竟浮泛了些,也和雷峰塔关系不大。但作者下联笔调一转,代雷峰塔中的老僧发言,功名利禄皆置之身外,营造出一种雍容、超脱、沉静的气象。下联“夕照”扣合西湖八景之“雷峰夕照”,而“补袈裟”之语也清奇雅达。此联没有硬生生切到雷峰塔,而是在行联过程中,左右逢源,不粘不脱。



明灭作一夕生涯,寂寂如何,俱消磨朝雨窗前,暮风枕上;

浮沉看万家院落,盈盈若是,不堪说去年元夜,今日春衫。

——细雨沾衣


咏物联如能“遗貌取神”便达到一种境界,不一味描摹事物外表特点,而是写其精神、哲思、韵致,有时也可与情感、世事等结合在一起,当然,这个分寸需要拿捏到位,不然往往便成了过度生发、小题大做。此联起句写一明一灭便是灯花的一生,写出一种悲戚、感伤的情绪,最后又用两个具体的意象加深这种情绪。读者仿佛见到孤灯摇曳,时明时灭的无助。下联则由小见大、由近及远,借用欧阳修“元夕”词,万家灯火之时,却有“不见去年人,泪满春衫袖”的惆怅。上下联相互映发,更觉物象即心绪,使人回味不绝。



观史

九万里扶摇而上,鸟瞰齐州,渺若苍烟数点,笑列国烽火连天,争于蛮触;

五千年指顾之间,浪淘人物,尽归黄土一抔,怜百姓哀鸿遍野,死化沙虫。

——中山书隐


大略咏史、观史之联,作者多借古人而浇自己块垒。此联并没有选择一个具体的人物或事件,而是从高处落笔,采用大包大揽的写法。上联是道家的精神,“扶摇而上”“蛮触”等都出自《庄子》,作者登高望远,下视列国纷争、王朝更替,感慨所争者不过微尘而已,可叹可笑。下联则更近于儒家,有一种同情与悲悯的情怀,所谓“一将功成万骨枯”,众人只见到英雄豪杰,却不知这些功业背后,是一个个血泪交加的凄凉故事。全联气息流畅,挥洒自如,作者情感随着行联过程不断起伏,倾注笔端,使人一读一叹,感慨万般。



连战

每闻玉玦思连璧;

为补金瓯解战袍。

——东方明月


我个人并不欣赏嵌名联,一则古人有避讳之说,以嵌名联为小技又有不尊重之意,故不常作,二则嵌字难免文意牵强,生搬硬凑。前者见仁见智不必强求,后者则全仗作者妙手化解。此联不必过多谈政治因素,只欣赏其文字功夫即可。“玉玦”为古人佩玉,形如环而有缺口,用来比喻大陆与台湾的关系十分妥帖。作者每念及此,便起“连璧”之思,前后呼应。下联则更推进一层,欲补金瓯,不言战事,“自古知兵非好战”是也。此联颇有气骨,虽只七言,但顿挫有力,而如“玉”、“金”之对仗也颇见手段,至于凫胫格嵌入“连”“战”二字,更是毫无痕迹、浑若天成。



初恋

盟海唯余涛似旧;

刻舟难觅剑如初。

——大龄神童


传统对联很少有写个人的小情怀、小心境者,但随着文体的发展,如今已有各种风格、内容的尝试,这是非常值得肯定的。“初恋”是很私人的事情,作者并没有在事由背景等方面浪费笔墨,而是直接写自己刻骨铭心的情感。当初的海誓山盟如今已经烟消云散,只剩“涛声依旧”,将古典意象与现代歌曲巧妙地黏合在一起,也借用了歌曲的内容引人共鸣;下联“刻舟求剑”是一种痴人的想法、做法,虽然未必椎心泣血,但是“寻寻觅觅,冷冷清清”的孤孑和惆怅也栩栩如生地展现了出来。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