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赏析田丽君评联

田丽君评联

2017-12-27 16:51:30田丽君互联网 0条评论

醉翁亭(冰淇淋)

西南辟一席山光,鸡黍宴佳宾,林壑频贻千古色;

屐履寻三分酒意,鼾眠贪爽气,芳菲犹发四时香。

评:醉翁亭广为人知,是由于六一翁的《醉翁亭记》,也是因了这篇文章,这个题目就成了一座大山,横亘在我们面前,总令人想超越,而又无法超越。因为这里面有一个尺度,若写得太过于靠近文章,不免弄成文章缩写,了无趣味;若过于抛离文章,加入太多其他的东西,又难免让人怀疑:是不是写的醉翁亭呢?这个尺度的把握,是不能用科学的计量来衡测的,只能靠感觉。这里来说冰淇淋的这副联,离得不算太远,因为用了文章中的很多素材,又不算太近太粘着,因为加入了自己的重新组合和对文章风神准确的理解和承继,这样就很稳地把住了这篇文章的脉,再加上文字的跳脱烂漫、新鲜活泼,读起来颇有吴恭亨所说“鲜脆可口”的风味,在这样一个老题新写的考验下,算是一个小小成功的尝试。

 

幽篁居(将千龄兮)

此间非广厦,杞梓如林,六代文章开朗抱;

竟日有余闲,雩沂可舞,一天竹色上青衿。

评:评者不知幽篁居为何处,但起句既用杜子美“万间广厦”之典,想来必是文友云集之地,果然下句杞梓如林,接续而来,末句大方清爽,点出宗旨所在。与上联的稳重相比,下联似更多了萧散,曾点“雩沂”之言用在此处,正中要害,又不着大力之痕迹,末句由面到点,用一小小的景语为前一句作出注解。如果说,上联让人想见修篁竹屋书架牙签,下联则是在其中布置了一文艺范美人,有点睛之妙,竹色一语又紧扣题面。然细读之下,上起句作者着一“非”字,是谦言此间不能有万间之盛,与下句则成转折之势,似应加一“虽”字,其后第二句再用连词缀上,意脉则更为畅达,同理下句也应如此,评者妄作一尝试,略点缀几词:此*虽非广厦,然杞梓如林,六代文章开朗抱;***有余闲,*雩沂可舞,一天竹色上青衿。不知效果如何,冒昧。

 

盘县碧云洞(楚画)

僻地隐桃源,徐霞客意在多闻,海内宣游,斯境未同人细说;

仙居无第主,吕洞宾失于好酒,岳阳大醉,此山竟让我先知。

评:评到这里要检讨一下,近一年多来看贴极少,印象当中碧云洞是哪一期精英赛的题目,好像出题时附了简介,于是到版上翻检半日,无果,只得求助度娘,不料度娘亦只有简单的一小段文字,最终还是搜狗百科上有一些详细的介绍,可见不是个非常闻名的景点,既不十分著名,在写的时候,就不好过于吹嘘。还是说碧云洞,简介上说这是一个溶洞湖泊山水景观,景致极为清佳,此联却无一字正面描摹,只拉了两个古人,从侧面烘托,下联尤其奇兵独出,角度令人拊掌称善,读来不由想起白老头描写杨贵妃,亦未细述其眉目如何,体态如何,只一句“回眸一笑百媚生”,就让读者如见美人韵致。较之擘肌析理,此法妙在四两可拨千斤。另外两个结句,又为这一景点的不十分出名,作了很好的注解,很是切合实际。


歌风台

胜概溯当年,论败者寇成者王,鼎鬲千秋,几多基石奠枯骨;

从游摩史迹,慨兴而悲亡而苦,民生一怵,莫复高台唱大风。

评:此联立意不甚出新,上联基本上是“一将功成万骨枯”的改写,下联也多自张养浩《山坡羊.潼关怀古》而来,这样正统的写法,就好比是打一趟人人都会几招的少林拳,欲求胜人,若非功力深湛,则必招式精绝,否则绝难讨好。这一联的好处就在于节奏和气脉的把握,收和放的恰到好处,整体一气贯通,第二分句在联意上加强了咏叹的意味,在节奏上起到顿挫和为后句发力蓄势的作用,唯其两结句过于露骨,似可商榷。

 

歌风台(安探花)

逐鹿岂初衷,叵奈一朝骑虎两难,不为刀俎,便为鱼肉;

抚碑读残迹,遙想当日引吭长啸,有限英雄,无限江山。

评:近年对刘邦多有贬低之趋势,文史界皆然,大抵是自阮步兵“竖子成名”滥觞而来。然而刘邦到底算不算英雄,这个论题过于庞大。想必作者是从赵匡胤“被”黄袍加身向上推想,从而得出上联,虽不十分确凿,也能言之成理。下联转入怀古,亦能沉得下去,结句端端正正,就好像一套拳腾挪闪转打完,马步稳稳扎住,也不是轻易能推得动。欠缺一点的是,第二分句的八字句拖住了节奏,对效果有一定影响。

 

高启(青山如是)

生难免杨主簿鸡肋,死若悲嵇中散竹林,朝野间不友诸侯,不臣天子;

地下逢高邻沈万三,如何说太祖朱重八,烟波上一声欸乃,一叶轻舟。

评:这一联用了杨修、嵇康、沈秀等很多典,所用之典也都能俯首听命,甘心地为主旨服务,不由佩服作者的思力。只是两个自对句造语稍显纠结,于语感和气脉方面,都不是很顺畅。


高启(李深秋)

将大明误作盛唐,命送上梁文,未及铸熔翻别调;

宁独善何如兼济,时无渔父引,空随彭泽赋归来。

评:高青丘亦是一代才子,从他被明太祖赐金放还,联想到同样赐金放还的李白盛唐时代,很是佩服作者的联想能力。然而他所处毕竟不是开放宽容的唐代,一生既不能实现儒家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想,又未能平安的终老林泉。这就是他的悲剧所在。作者很敏锐地抓住了这进退两难的矛盾,用精练的文字,为他画出一副形神皆备的肖像。然而对于深秋来说,这样的作品毕竟只能算是正常发挥,甚至可以说是写得有点老实,就好像是让人读到一则新闻简讯,事情来龙去脉一目了然,终是缺少一些更高的升华,况且以他的笔力。

 

梅花(设为首页)

虬枝于末座纷葩,怒放独英华,奇骨不为趋步事;

好语被前贤用尽,迟来皆旧典,此身羞作爱花人。

评:梅花一题,属于是被前人写滥了的题材,未料读诗读到明清,尚有人动辄咏梅数十首甚至百首,那个时候真是膜拜莫名。此联的作者想是亦有此感,上联赞梅之高格,所赞所咏,皆在意中,亦不见十分出色,到了下联,一句“好语被前贤用尽”,读者不由不颔首微笑,后面更进一步,因为写不出更好的赞美,而“羞作爱花人”,使全联有了看头,也算是翻出一个小小的新意思。只是“纷葩”语似嫌生造,又与下联对仗不够精细,应该再琢磨一下。

 

一缕江上清风(投我以木瓜)

独住薄寒天,踏浪凌波,寂凉起自青蘋末;

遥乘萧夜雨,轻徊漫咏,魂梦分飞红蓼头。

评:以词之情味入联,我所见可算成功作品的不多,然咏物联又作他论。因为对联特别注重扣题,咏物联又因为扣题的原因,最容易生拉硬拽,迂腐板滞,写成对偶说明书的样子。此联的办法是从前人诗词中广撷关于江上清风的意象,语语不离题目,多种意象组合在一起,又赋予这清风独有的灵气和生命,读来是风,又似一位顾盼多情的美人,非常成功的诠释了题目。联语写得芊绵隽逸,完全没有陈腐和生硬的痕迹,宛如一首曼妙的小夜曲,读来赏心悦目。

 

望湘亭(醉也不管)

衡岳为几,洞庭为杯,爱风月无拘,快登临高瞻远瞩;

屈子文章,贾生才调,惜经纶未了,空太息图画江山。

评:这一联写得血肉丰满,上联两个比喻虽不特别新巧,但不由爱其豪宕不羁。下联由景入情,追溯历史,语调沉郁。两联之间转折过渡甚为娴熟,联语亦干净鲜明,不枝不蔓,就好像是舞蹈,所有的动作都舞到了最恰当的位置和力度,难得的是又没有多余的小动作,很好地表现出了作者的功力。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