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寒凝大地发春华 ——历代咏梅诗词欣赏

寒凝大地发春华 ——历代咏梅诗词欣赏

2020-01-07 23:24:57刘锋中华楹联 0条评论

(一)

梅是一种原产中国南方的植物,大约已有三千多年的栽培历史。梅的果实可食,还可入药,又能作观赏。

《诗经·召南》有一篇《摽有梅》。此诗写一位待嫁女子。她因看见梅子落地,引起了青春将逝的伤感,希望马上结婚。——这是一篇最早提到梅的诗篇。

观赏梅花的兴起,大致始自汉初。《西京杂记》载:“汉初修上林苑,远方各献名果异树,有朱梅,姻脂梅。” 

在古代,写梅花最早的诗歌当是陆凯《赠范晔》。诗云:

折梅逢驿使,寄与陇头人。

江南无所有,聊赠一枝春。

这是最早在文学作品中将梅花和春天联系在一起的佳作。一枝春以后成了梅花的代名词。此诗有两点值得注意:其一是“江南”岂能“无所有”,这是因为金紫万千,作者全然不放在眼中,眼中只有梅花。这也写出彼此人品的高洁一如梅花。其二是陇头偏处西北,正是飞雪连天,苦寒难受,最盼望的是春天早些到来。寄一支梅花,象征把春天带给北方。“聊赠一枝春”,诗人其实是想告诉朋友,春天已不太远了。


(二)

最早写出梅花精神的诗歌是唐末著名诗僧齐己的《早梅》。后人称之为神妙隽永。诗云:

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

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

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

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

齐己是和尚,晚唐五代时人,以诗名于时,著有《白莲集》十卷、诗论《风骚指格》一卷传于后世。

我很喜欢此诗首联“万木冻欲折,孤根暖独回”,同时也喜欢梅花的这种不畏严寒,挺然独立的精神。

颔联“前村深雪里,昨夜一枝开”最为后人称道。“一枝先开”对应首联“孤根独暖”。先指出梅花回暖(报春)在百花之先,再强调这“一枝”梅花又开在众枝之前,艺术上是递进的手法。这些都是回应主题《早梅》之早。

从炼字角度看,“一枝”用得极确。这里有一个故事。。据《唐才子传》记载:齐己曾以这首诗求教于著名诗人郑谷。诗的颔联原为“前村深雪里,昨夜数枝开”。郑谷读后说:“‘数枝’非‘早(梅)’也,未若‘一枝’佳。”齐己深为佩服,便将“数枝”改为“一枝”,并称郑谷为“一字师”。

颈联侧重写梅花的香和色,“风递幽香出,禽窥素艳来”。香是“幽香”,色是“素艳”,这就把梅花的风韵写出来了。幽香由风“递”而出,是谓暗香。禽因香而“窥”见素艳,“递”和“窥”两动词下得极好。春天的信息到了而梅花先发,梅花的幽香素艳由鸟先知,这些都由作者笔下一一道来。早梅给诗人的惊喜和新奇由此可见。

凡咏物诗多有诗人的寄托在。此诗末联两句尤觉意味深长。“明年如应律,先发映春台”,期望梅花明年应顺时(节)先发,在望春台上绽放。这也透露了诗人满怀希望的心境。


(三)

咏梅诗的杰作首推北宋诗人林逋的《山园小梅》。诗云:

众芳摇落独暄妍,占尽风情向小园。

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

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

林逋的《山园小梅》有两首,这是其中的第一首,也是历来最受称颂的一首。在《宋诗纪事》里,此诗又题作“梅花”。

林逋(967一1028)字君复,浙江钱塘(今杭州)人。壮游后隐居杭州西湖,结庐孤山,种梅养鹤,终身不仕亦不娶,时称其“梅妻鹤子”。 宋仁宗赐谥“和靖先生”,亦以此名世。“山园”当是林逋所居“巢居阁”阁外的园林。其园林应不大,但风光古朴自然。

首联用“众芳摇落”来反衬梅花的“暄妍”。“暄妍”是用来写春天的。南朝·宋鲍照《春羁》诗:“暄妍正在兹”; 元代许有孚《摸鱼子》词:“黄鸝对语,正春色暄妍,物华明媚。” 据《瀛奎律髓汇评》,冯班批评说:“首句非梅”,又说:“‘暄妍’二字不稳”。但仔细品味,诗中已用“独”字,则点明是早春。历经冬天,众芳摇落,而梅花是从冬到春,独领风骚。

接着又承接,大写梅花在小园中“占尽风情”。又据《瀛奎律髓汇评》,清人纪昀批评:“冯云首句非梅,不知次句‘占尽风情’四字亦不似梅。”纪昀是说写梅花不宜用风情,此说当然有道理。但是林逋是以梅花为妻子的,因此梅花在林逋眼里是别有风情的。别人不能说,林逋能说。

颔联“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 历来被誉为咏梅的绝唱。欧阳修在《归田录》中首唱赞词:“(林逋)《梅花》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评诗者谓:‘前世咏梅者多矣,未有此句也。’”

司马光在《温公续诗话》云:“人称其梅花诗云‘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曲尽梅之体态。”

元人韦居安在《梅涧诗话》中云:“梅格高韵胜,诗人见之吟咏多矣。自和靖‘香’‘影’一联为古今绝唱,诗家多推崇之。”这是说这一联写出了梅花的态、格、韵。------即所谓传神。自然也写出了梅花的骨秀神清。

‘香’‘影’一联其实是有来历的。明·李日华在《紫桃轩杂缀》中说:“江为诗:‘竹影横斜水清浅,桂香浮动月黄昏’。林君复改二字为‘疏影’‘暗香’以咏梅,遂成千古绝调。”

江为的诗是写八月秋景的,所以有竹影婆娑,桂香馥馥。“竹影横斜水清浅”是画工,是写竹之貌;“桂香浮动月黄昏”也是画工,是写桂之香;竹、桂分写。林逋不同,以‘疏影’写梅枝;以‘暗香’写梅蕊,合写梅花;而且全联不见梅字,足见高明。这就是所谓夺胎换骨,点铁成金。总的来说,江为是画工,林逋是神工。

即使这两句也曾经遭到批评。据《瀛奎律髓汇评》云:元·方回:“‘疏影’、‘暗香’之联,初以欧阳文忠极赏之,天下无异辞。王晋卿尝谓此两句杏与桃、李皆可用也。苏东坡云:‘可则可,但恐杏、桃、李不敢承当耳。’予谓彼杏、桃、李者,影能疏乎?繁秾之花,又与‘月黄昏’、‘水清浅’有何交涉?且‘横斜’、‘浮动’四字,牢不可移。”苏轼的嘲笑,方回的批评告诉我们:如果读诗一知半解,就不要对名句妄加指责,贻笑大方。

颈联“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是从霜禽、粉蝶入手,侧面来写梅花的美。“霜禽”指冬鸟,此处是指“白鹤”,即所谓“鹤子”。“粉蝶”和梅本不相干,作者大力挽入,而用“如知”是其狡狯处。梅花为静,鸟虫为动,动静相生,颇见巧思。后世画家每用此法。至于“偷眼”和“断魂”语涉及尖巧,不足为训。

对颈联批评者颇多。宋·蔡启在《蔡宽夫诗话》中云:“林和靖梅花诗:‘疏影横斜水清浅,暗香浮动月黄昏。’诚为警绝;然其下联乃云:‘霜禽欲下先偷眼,粉蝶如知合断魂。’则与上联气格全不相类,若出两人。乃知诗全篇佳者诚难得。”用气格品评诗歌,讲究全诗浑然一体,我是很赞同的。

明·王世贞在《艺苑卮言》中也说:“宋诗如林和靖《梅花》诗,一时传诵。···至‘霜禽’‘粉蝶’,直五尺童耳。”诗忌浅忌露,也应该值得我们警惕。

颈联写远观,尾联则用近狎,“幸有微吟可相狎,不须檀板共金樽”。“狎”固近邪,但“相狎”的仅仅是“微吟”,何况又是梅妻。这是作者又弄小巧,然而气格就弱了。所以《瀛奎律髓汇评》引纪昀的批评:“然全篇俱不称,前人已言之。五、六浅近,结亦滑调。”

全诗之妙尤在颔联,神妙非常。后人认为“其卓绝不可及专在十四字耳。”读者每求全责备,用颔联的水平去要求全诗,算是苛求古人吧。《四库全书总目》说林逋:“其诗澄澹高逸,如其为人。”是很客观的。


(四)

和林逋的梅花诗并称杰作的是明代高启的《梅花九首》,其第一首最为有名。诗云:

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

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

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

高启(1336-1374)字季迪,江苏苏州人。元末隐居甪直(今属苏州),自号青丘子。明初著名诗人,与杨基等四人同被誉为“吴中四杰”,亦称作“明初四杰”。 苏州知府魏观在张士诚宫址改修府治,高启曾为之作《上梁文》,中有“龙蟠虎踞”四字,被疑为歌颂张士诚,遂被腰斩。有《高太史全集》传世。前人称其《梅花九首》“飘逸绝群,句锻字炼”。

林逋的梅花是处士之梅,是“梅妻”,所以写着重形态,写神韵。高启的梅花是“高士”,是“美人”,其实是写君子,着重写精神。这是两首诗的不同处。

梅花是瑶台仙株竟然谪落到凡间,这究竟是为什么呢?尽管谪落在凡间,也是谪落在江南,谪落在山林。虽然平凡,但无庸俗气,也无脂粉气;而只有山林气,隐逸气。于是有起句“琼姿只合在瑶台,谁向江南处处栽?”

颔联“雪满山中高士卧,月明林下美人来”最为卓绝。大雪满山,万物摧折,寒流袭人,群芳萧瑟。梅花仿佛高士静卧,却何尝把大雪放在心上?说梅花“傲霜斗雪”,其实还是小看了。

和桃花不同,桃花在春风中得意;和牡丹不同,牡丹在百花中灿烂。梅花是雪月光中的美人,于苦寒中见静气,在风雪里自从容,这才是梅花的精神。大雪在无意中却成了梅花的装饰。

此联上句是借东汉袁安的卧雪故事而生发出新意,其实是赞扬“卧雪情操,扬风惠政”。此句似说梅花是高士之骨。下句是借隋朝赵师雄在罗浮月下偶遇美人的故事而生发出新意。此句似说梅花是美人之魂。

颈联写法又复不同。“寒依疏影萧萧竹,春掩残香漠漠苔。”梅花是发于寒天,终于春天的。然而,寒时有竹相依,梅竹双清。春来,虽然已“零落成泥碾作尘”但是“只有香如故”了。诗虽和平,从诗中可看出另有一股倔强之气。

尾联借指南朝的诗人何逊说事,何逊曾作有《扬州法曹梅花盛开》,于是“自去何郎无好咏,东风愁寂几回开?”是说:何郎一去无知己。在我这个知己到来之前,梅花已寂寞地等待了多少年了呢?


(五)

毛泽东主席是非常喜欢梅花的,同时也非常喜欢梅花的诗。据《博览群书的毛泽东》一书记载:1961年11月6日上午,毛泽东曾三次给秘书田家英写信,请他帮助查找有关咏梅诗,一首是林逋的梅花,另一首是高启的《梅花》。

这天,毛泽东欣喜非常,随即用草书书写了高启的《梅花》,并写上:“高启,字季迪,明朝最伟大的诗人。”

 诗词首重立意。将梅花从高士比喻成战士的是毛泽东的咏梅词《卜算子·咏梅》。词云:

读陆游咏梅词,反其意而用之。

风雨送春归, 飞雪迎春到。 已是悬崖百丈冰, 犹有花枝俏。

俏也不争春, 只把春来报。 待到山花烂漫时, 她在丛中笑。

梅花即人。梅花的精神就是战士的精神。风雨漫天,飞雪漫天,冬天到了,春天还会远吗?

上阙以“俏”作结,下阙以“俏”作起,艺术上也是很高明的。上阙之“俏”是面对百丈寒冰的态度,所谓“威武不能屈”;下阙之“俏”是面对胜利的答卷,我们是春天的使者,我们不是享受春天,所谓“富贵不能淫”。

诗词都重视结句。此词上阙以“俏”作结,下阙以“笑”作结,各自开辟一个境界。尤其是“笑”字,这不止是战胜风雪之笑,那才是第一步;而是“山花烂漫”之笑,这才是第二步。

 此词语言上也颇有特色,上阙如行云流水,下阙亦如行云流水,语言明快。最妙处是在换头时一转,或曰顿挫,避免了一泻无余,使全词浑然一气。这是颇值得学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