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满城风雨忆重阳

满城风雨忆重阳

2019-10-09 22:25:54有趣的学长TheStoryTeller 0条评论

最近看《古今联语汇选》,对一联颇有感慨。对联出自《联选·园林三》,为泉山别墅园内群亭联:


五岳久看云,还是家山能恋旧;

重阳休阻雨,倘容兄弟共登高。


这联语言极为质朴,虽然暗自用典,但是即便不懂典故,也能读懂对联想表达的意思。上联说到处都走过了,还是对自己的家乡情有独钟;下联说希望重阳节不要下雨,因为还计划着想和兄弟们一起去登高玩耍呢。浓浓的故土乡情、拳拳的兄弟亲情,随着联语娓娓道来跃然纸上。

这联之所以吸引我,是因为在“园林”这种主题的对联里,它确实有些特殊。古代园林对联,大多以两种思路切入:一是就园内风光而言,极写亭台楼阁之精致美好,花鸟鱼虫之生机勃勃;二是将园林和隐居联系起来,盛赞园主品格孤高,不随世俗。而上面这副对联,则完全是以自我为中心的笔法,特别是上下联两处虚词的使用:上联“还是”透露出一种柳暗花明感觉,略带惆怅又有些庆幸;下联“倘容”则是很纯粹的一种期许,似乎是说,就算重阳节不下雨,你们愿意跟我一起去登高吗?就像一个孩子站在一堆孩子面前,问他们能不能带自己玩,或者一个换好装备的足球爱好者,来到一座陌生的城市,面对一堆踢野球的人,问他们,加一个好吗?

关于这联出处中的泉山别墅,查了一下还是不清楚具体位于何处、何人所建,还望方家赐教。但从《联选》中记载赵曾望曾在泉山别墅园内花圃留下对联,比照赵氏《楹联丛话》中的记载,也许是江苏省高邮市的蝶园。
                                           
说到赵曾望,就不得不提这位选手的两大特点了,一是才思敏捷,二是爱好装逼。最近看他的《楹联丛话》,又发现一个有趣的段子。

如皋王琴夫观察俊,自湘江归故家,于邑东之马塘镇小治园林,为菟裘计。一日宴客,余适过之,因拉入座。酒既行,观察颐指小奚进楮墨,且曰:『仆拟自署一联,苦无佳句,夫子能度他人之心者,即为仆代庖可乎?』余曰:『诺。』遽挥毫曰:『群贤毕至,少长咸集;三径就荒,松菊犹存。』观察大喜,当命悬诸筵前。既更营别业于村落间,排闼青来,护田绿绕,颇饶野趣。落成召客,余又过之。观察复请题联,余手展上联,又书群贤八字。观察曰:『是间固无松菊,亦无三径,负此佳联,奈何?』余曰:『景既不同,联当亦异。』乃书下联曰:『五谷垂颖,桑麻铺棻。』观察益喜曰:『前以晋文比耦,此则浸淫乎汉氏矣,进而益上,其斯之谓欤!』余掷笔笑曰:『勿多言,姑饮酒。』

——赵曾望《江南赵氏楹联丛话》

说赵曾望有个朋友叫王俊,从湘江回故乡的时候营建了一方园林。有天请客喝酒,趁赵曾望在,就请赵曾望帮自己给园子写副对联。赵曾望提笔就写: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三径就荒,松菊犹存。


老王很开心,马上就拿起来给大家展示。后来老王又在小乡村里修建了一处别墅,别墅修好了又请大家喝酒,刚好赵曾望又在,老王就又邀请赵曾望给写一副对联。赵曾望提起笔来,写出上联: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


老王说不对不对,我这别墅周围没有松树菊花,也没有三条小路,说“三径就荒,松菊犹存”就不合适了哦!赵曾望说,这周围景色不一样,对联肯定也不一样啦,于是写出下联:


五谷垂颖,桑麻铺棻。

“群贤毕至,少长咸集”是王羲之《兰亭集序》里的句子。之前园林里的“三径就荒,松菊犹存”是陶渊明《归去来兮辞》里的句子。这回这个“五谷垂颖,桑麻铺棻”则是班固《西都赋》里的句子。老王见了相当高兴阿,一个劲夸赵曾望。这时候赵曾望就开始装逼了:“别说了,喝酒吧。”

余掷笔笑曰:『勿多言,姑饮酒。』真是。。

看完赵曾望这样的,忽然又想到南朝有个沈昭略。

融躁于名利,自恃人地,三十内望为公辅。初为司徒法曹,诣王僧祐,因遇沈昭略,未相识。昭略屡顾盼,谓主人曰:『是何年少?』融殊不平,谓曰:『仆出于扶桑,入于汤谷,照耀天下,谁云不知,而卿此问?』昭略云:『不知许事,且食蛤蜊。』

——《南史》卷二十一〈王弘列传·(曾孙)王融〉

南齐文学家王融,才华出众,年纪轻轻就名声在外。有回他去拜访当时的名士王僧祐,刚好沈昭略也在。沈昭略也不是个省油的灯,《南史》说他“性狂俊,不事公卿,使酒仗气,无所推下”,就是有那么点目中无人的意思。沈昭略看王融来了,又不认识,就多看了几眼,还问王僧祐:“这个同学是谁?”王融年少成名,觉得自己也挺牛逼的,哪受得了这个,就给自己吹了阵彩虹屁,说:“我是照耀天下的太阳!”结果沈昭略不为所动,说:“哦,没听说过,来来吃蛤蜊吧。”                                            
还是回到文章开头,我们说那副对联悄悄用了些典故,但没具体解释。这里挑一个说,就是下联那个“重阳休阻雨”。

重阳节是否下雨是农业大国的先民们十分关心的问题。“重阳阻雨”这个概念,唐代司空图、鱼玄机都曾直接拿来用作诗的标题。到了宋代,更有根据这一情况留下著名的“一句诗”的一段故事。

黄州潘大临工诗,有佳句,然贫甚……临川谢无逸以书问:『近新作诗否?』潘答书曰:『秋来景物,件件是佳句,恨为俗气所蔽翳。昨日清卧,闻搅林风雨声,遂起题壁曰:满城风雨近重阳。忽催租人至,遂败意。只此一句奉寄。』                                                                            ——宋·惠洪《冷斋夜话》

这段文字里的两个主角,潘大临和谢逸(字无逸),说起来大家可能不熟悉。但说苏轼大家肯定就知道了,苏轼、黄庭坚都很欣赏潘大临,谢逸的诗也颇得黄庭坚好评。所以潘、谢这两位可不是一般民科的水平。

有一天谢逸给潘大临写信,问最近有没有写什么东西呀?潘大临回信说:“秋天来啦,到处景物都能写得很精彩,但我这俗事太多没功夫写。昨天我躺床上,听见树林里风雨的声音,马上就跳起来写了句‘满城风雨近重阳’,结果还没写完就有人来找我催租了,我就没心情写了。就这一句,你拿去吧。”

仔细分析这句诗结构并不是很复杂,七个字全是小学课本就教过的,但是组合起来,确实有点意思。说也奇怪,两个文人之间普普通通一次书信来往,就一句诗在里头,这七个字,却得到了很高的评价,不仅有试着为它续写的,还有直接拿它放进词句里的。

具体续写、摘用的例子就不一一列举了,有兴趣的同学可以百度或者搜韵查一下。当然你也可以试着给续一下,这也是我不给举前人作品为例的原因,免得先入为主嘛。期待评论区有佳作。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重阳重阳节

对联分类

对联知识

热门对联

相关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