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浅谈雄山堂楹联

浅谈雄山堂楹联

2019-09-15 22:16:35荫成雄山书院 0条评论


荫城古镇永兴久雄山堂有一副楹联,上联是“怀抱观古今”,下联是“深心托豪素”。悬挂了四年时间,一直想更换——移植而来,“多且 滥矣“。破事太多,延宕下来,有些对不住雄山堂的那对石柱。永兴久来的人多,一般人也都是视而不见的,但是每有所谓的文化人说挂错了,言罢脸上挤出笑来,那笑就有一些含义出来。有时候听了会解释几句,更多的一笑了之。今年正月初九日,省楹联协会下乡,内中居然也有人说挂错了,就觉得还是得有解释明白的必要。


上联出典于谢灵运的《宅中读书诗》。

昔余游京华,未尝废丘壑。矧乃归山川,心迹双寂寞。虚馆绝诤讼,空庭来鸟雀。卧疾丰暇豫,翰墨时间作。怀抱观古今。寝食展戏谑。既笑沮溺苦。又哂子云阁。执戟亦以疲。耕稼岂云乐。万事难并欢。达生幸可托。

下联也有典,来自颜延之的《五君咏·向常侍》

向秀甘淡薄,深心托豪素。探道好渊玄,观书鄙章句。交吕既鸿轩,攀嵇亦凤举。流连河里游,恻怆山阳赋。


故宫养心殿西暖阁是清高宗弘历的书房,储有《快雪时晴帖》、《中秋贴》和《伯远帖》,遂改为“三希堂”。“三希”者,士为贤希,贤为圣希,圣为天希之意。三希堂有弘历自书的匾额和《三希堂记》,题额下挂的就是弘历集句而成的这副楹联。这也都是掉书袋,都是些可说可不说的事情。


说这副楹联挂错的理由就一点,平仄不对。“仄起平收”,这是拟联的规矩。当今说起文化,讲究是个怕词。不讲究就是没品位,是要遭受白眼和嗤笑的。中国还有一个汉字是“哂”,那是我们的孔老夫子给子路的专有表情。老师对于不长进的还爱表现的学生,大抵都是这样的脸色。


但是中国的语言表达总是有个但是,一点办法都没有。“仄起平收”是拟联普遍法则,但总是还有个“个别”和“例外”的。我看很多大家比如苏轼就有很多不是“仄起平收”的好联,“七年远谪不意自全,万里生还适为天幸”。米芾也不少,有“诗书惟我共,世事与谁论”。岳麓书院更加明显,“惟楚有才,于斯为盛”,你上下联倒转念念行不行?这些楹联就都不是“仄起平收”,难道弘历皇帝给三希堂拟联出个格,你们就不行,非说挂错了不成?弘历有点内涵不够,表面又爱点附庸风雅,好歹也是一个皇帝吧?平心而论,弘历的拟联水平怕也不是所谓的有点水的人可以比拟的吧?再说这副楹联挂在三希堂也不是一天半天了,皇宫里面的大臣哪一个不是饱学之士,断乎不会把一副楹联挂错的?放心你吧!你笑的不是三希堂,而是雄山堂。雄山堂那么可笑吗?


其实拟联守规则没有错,但是判断一个楹联,主要还是从上下联的语句内涵上出个断语为佳。“怀抱观古今,深心托豪素”这副楹联尤其应该如此。“怀抱观古今”在原诗中本就是上句,“深心托豪素”本也是下句。虽系凑泊,也是有“本”的。从语义上再琢磨,就会发现只有一个人世界入怀,方能下笔发散。语意有前后的连贯,一颠倒就会“顿觉不适”,别扭得很。康有为也有一联,“恪勤在朝夕,怀抱观古今”,是说恪勤修为,才能具有怀抱天下的胸襟和气象。必须联系上下联内容才能知道它的好。“怀抱观古今”一句在此又作为下联,它又对了,且符合拟联平仄。有点水但是水不深的人不顾这些,仅仅只凭楹联的“仄起平收”一点,不及其余,妄下定语,终究还是浅薄。这种人应该把这副楹联念个三千遍,再说话也不迟。


所谓的文化人都是读过书的。一个人读书有多有少,这都无可厚非。读书少的人最怕人不知道他读过书,一个毛病爱说话,而言多必有失。谁不说错话?这也无可厚非。最怕把自己的错误当真理,讥讽他人的正确。这就要不得。读书人还有一个更大毛病是死搬硬套,本本主义,把学问做成了一堆粪屎。一个拟联小问题,把规则看得比山还大,全然没有转达和变通,不讲究学理和识见。这样的文化人除了会掉点书袋外,把学问做成了一盆浆糊。


纪晓岚在《阅微草堂笔记》有一则《老学究》,专对这类文化人调侃讥刺。说一鬼夜行,执行冥府勾魂公干,路途上偶遇一老学究,相伴而行。该鬼说,晚上睡觉,读书人所读之书会有光华出现,以学问大小,依次而减,最小的光芒“荧荧如一灯照映户牖”。


学究问:“我读书一生,睡中光芒当几许?”鬼嗫嚅良久,曰:“昨过君塾,君方昼寝,见君胸中高头讲章一部,墨卷五六百篇,经文七八十篇,策略三四十篇,字字化为黑烟,笼罩屋上。诸生诵读之声,如在浓云密雾中。实未见光芒,不敢妄语。”学究怒叱之。鬼大笑而去。


提倡“性灵”的小仓山居士袁枚一辈子反对刻板,在《随园诗话》中这样说:“诗写性情,惟吾所适。”他拿庄子说事。他说庄子说过一句话,忘了脚,是因为鞋子合适。忘了韵,是因为诗合适。我要说了,忘了仄起平收,是楹联合适。


看来雄山堂的这副楹联还是得挂下去,起码再挂一段时间。想着这副楹联就像一片镜子,不是整理仪容,而是中国方术中的一面镜子,不照下里巴人,不照敦厚长者,不照随意说话之人,专照那些有点水而水量不大满桶晃荡且脸上挤出“哂”的人。因为在荫城古镇,这类人来的还正是不少。出来混,还是有点“藏拙”为好。



把三希堂一张照片贴出来,看看这副楹联是如何张挂的?这张照片并不是附图,而是本篇短文的内容,尽管有点剽窃之感。再说就有点刻薄可恶了,缄口打住!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雄山堂

对联分类

对联知识

热门对联

相关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