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对联小说之“对岸”(3)

对联小说之“对岸”(3)

2019-08-11 22:52:46李不水联都网站 0条评论

我十分清楚你的水性,你不水,不是游不过对岸,而是那对岸已经没有了等待……

额弥勒佛!善哉善哉!

回头是岸,不回头,是彼岸。

李不水说:三个回合,能不能结束?

她说:横向多赢,立于不败!



01

第一回合



四方南北西东,再乘车马同来题凤;

五位赵钱孙李,重出江湖一笑钓鱼。


    联家镇,一个虚拟的镇子,存在于网络世界之中。就如同张家镇的传说、李家镇的传奇一样,联家镇有联家镇自己的故事。 


    人随春好,我已情多。在联家镇明湖湖畔一座雅致的宅子前,高悬着一面大旗,随风招展,映日蒸腾。旗上正中绣着“征联”二字。


金光灿灿惊人眼;

锦面煌煌劲笔锋。


    檐间新燕,门外佳人。只见大旗之下,站着一位少女,不过十五六岁的年纪,正是:


最妙处桃腮杏眼;

更生来剑胆琴心。


    有赋曰:“仙袂乍飘兮,闻麝兰之馥郁;荷衣欲动兮,听环佩之铿锵。”这个小佳人便是“玉凤凌霄”赵木婉清。此时此刻的她,正琢磨着一件不可思议的事。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


    宅子东面不远处有一片田地,田地里有一年轻人,扛着一把锄头,夹着一本书。轻唱寄怀,应将笔砚随诗主;初闲能语,且把犁锄教子孙。


只听得:        

既然知水涨而盈,那便江湖载酒行。

看着杜鹃红遍脸,笑过蝴蝶卖些萌。

连绵岂为风光减,潇洒犹从节气争。

去洗人间青白眼,归来不误助农耕!


    此人正是“素虬横海”孙行土。又听得他自语道:“聚落萧疏耕读尽,潮来潮往是生涯。子羽兄,你在无锡那边还好吗?”


无锡锡山山无锡;

明湖湖月月明湖。


    随后,孙行土用了一招“摄魂神吼”之功传音无锡道:“你我逍遥吟唱,引壶觞醉也!醉也!不亦乐乎!乐乎!”


    接着,孙行土冲那宅子的方向喊到:“四妹!我们走吧!”


    宅子再往东的明湖中有一小渔船,船上坐着两人,一位是“边鸿叫月”钱金鑫,一位是“汗马嘶风”李不火。


    二人对弈,一劫先开。


    相对各无语,抢先长有心。


    此时,盘中的黑棋正在劫杀白棋的一条长龙。杀机四伏,险象环生。


到此难关来打劫;

如何胜算敢争先。


 “不火贤弟啊,看看你的这条长龙,没有俩眼可活不成啊!”


 “那独眼龙怎么能活得好好的呢?,我前几天还见过他,棋臭不说,还挺嚣张。你知道嚣张到什么程度了,那是:牛吹天上月;鸭赶水边春。走路跟鸭子一样,一跩一跩的。”


 “嚣张得很吗?天作棋盘星作子,谁人敢下;地为琵琶路为弦,哪个能弹。比这个主儿还嚣张吗?削他呀!用你的小李废刀,呵呵”


    李不火道:“哎!又不是削苹果,得饶人处且饶人。二哥,你说说,我这下一步棋是该立呢?还是该长呢?”


“有时候,同一着棋可以说是“长”,也可以说是“立”,长与立是相对性的。贤弟这长考时间也快半个时辰了,可还有应招,立马走乎?”钱金鑫笑道。


  “容我再想想啊,就算是无招,我也争取做到无招胜有招。这一长一立啊,先作个联联。”


长将气度随天道;

立使风雷布九州。


    “好联!”钱金鑫接着话题一转:“这孙大哥和赵四妹怎么还不来泥?”


    李不火自语:“这条龙和这个劫怎么办泥?”


    唉!呵,呵。


一笑输赢,置身局外和为贵;

各行黑白,放眼盘中劫不轻。

……


    以上文字,李不水刚刚在联家群写罢,就听得夫人的喊话:


  “不水!不水!快把小桌子支开,等一会儿开饭,别整天拿个手机在网上撩妹子。”


    不等李不水接话,夫人又道:“支开桌后,过来先看着炒菜的锅,等等把盐稍放点;尝尝要淡再来些。” 


  “遵命,请夫人放心!”李不水应声道。


    明朝共设省、府、县三级行政机构。初设中书省,有左、右丞相。丞相为明朝中书省的最高级长官,负责统领六部。洪武十三年,胡惟庸案之后,明太祖朱元璋罢中书省,分中书省之权归于六部。


    朱元璋有“对联天子”的殊荣。曾一道圣旨,把春联从宫廷豪门普及到百姓家门。在对联的发展史上,朱元璋有着特殊的贡献。


 “联家镇?一个镇子?这么小的地方啊?”


    李不水正往菜锅里放盐,听见夫人问话,连忙回答:“禀告夫人,联家镇可不小嘞,这个镇子比个省还大。”


 “哎呦!你别瞎扯了,我虽不懂对联,不是不知对错。这省而府,府而县,县而镇,镇而村,焉有镇大于省?你当我是傻缺啊?”


“不敢!不敢!夫人还别不信,除了联家镇之外,还有一个镇子,也比省大。”


 “什么镇子?”


 “罗布泊镇”


 “比哪个省大?” 


  “罗布泊镇的面积比台湾省大。但是,夫人啊,你又偷着翻看我的手机了?”


  “小样,小样,我还用‘偷’着看吗?月以天,天以时,时以分,分以秒,分分钟秒杀你!”


    啧啧!


    省而府,府而县,县而镇,镇而村,焉有镇大于省?


    月以天,天以时,时以分,分以秒,分分钟秒杀你!


  “哈!夫人啊,你这可不工啊!”


  “不公?公不公,我做主!”


    接着夫人又道:“哦,我记起来了,建台湾省的那年,是光绪十一年。”


一言难尽再言禁;

夫说不工妻说公 。


 “这台湾省有个日月潭非常有名,曾有人出句‘日月潭中日月明’求对,一直没有佳对。”


  “李不水,看你这瞎扯的好像是明朝嘉靖年间的事儿啊!”


  “夫人何以见得?”


  “这孙行土叫了声子羽兄,这子羽是不是嘉靖年间的无锡人施渐?”


  “夫人,厉害!”


    这,这也知道?!


  “快吃饭!琢磨什么呢?”


    是啊,琢磨啥呢?


蒸炒声中,都不免磕磕碰碰;

口舌事后,又偏多琢琢磨磨。


    就在此时,那座雅致的宅子里传出了洪亮的声音:“第一题的题目,嵌名!明月清风!”


    忽然,宅子周围躁动起来,眨眨眼的工夫,呼啦啦冒出来几十人。


  “今天的第一题是嵌名明月清风啊!”


  “有什么要求吗?”


  “双钩格还是碎锦格?”


  “不知道啊。”


  “咦!什么双钩?刚才是谁说什么双钩的?什么意思啊?”


  “好像是吴秀才发问的,哎!这吴秀才哪去了?一转眼就不见了。”


七嘴八舌,一阵吵吵嚷嚷;

千思万想,群心惑惑疑疑。


    这时候,大宅门一开,一十九名“飞鸿弟子”出发了,以极快的速度,各自奔向自己所属的街巷,传递赛题。


    随后,围观的人们渐渐散去。


    宅子往西不远处,有一间“黄公酒肆”,酒肆的招幌上写着:“过客闻香下马,群公知味停车。”酒肆的门口挂一副对联:


劝君更尽一杯酒;

与尔同消万古愁。


    酒肆共三层楼,这一楼里,五张桌,九位客,正议论着今天的这第一题。


  “铁笛先生”独自坐在角落的那桌,看着自己的桌上,自语道:“贪多嚼不烂,见小事难成。”桌上有:一碟花生米。


    邻桌坐的是“笑面虎”朱秦,还有“磕头虫”尤许。桌面稍丰富些:山葱菌耳,凤爪猪蹄。


    这个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人,走到“铁笛先生”的对面,边坐边喊:“小二!来半盘豆腐干!”然后冲“铁笛先生”笑了笑,紧接着又一嗓子:“小二!动作麻利点,每桌都来半盘豆腐干!我请客。”


    大名鼎鼎的“红包令主”令狐不躲来了。


  “一碟花生米;半盘豆腐干。呵呵,铁笛先生这次从哪里来,往何处去?”


  “老朽额此回往汉中去,从渭南来。”


    令狐不躲心头一怔,这是要兜圈子的节奏啊。


 “铁笛先生”捏起一颗花生米接着说道:


  “只为赚钱做事。”


  “如何借笛杀人?”


  “请讲!”


  “考虑前头,似藏老虎。”


  “云关里面,有见亡羊?”


  “有劳!”


    一番对话充满了玄机,这秘密嘛,每个人都会有点。


   这“黄公酒肆”里,吵架打架的事也时有发生。曾经有一次,一酒客喝多了调侃:“这酒肆的黄公,莫非是东海的黄公吗?咋不见那把赤金刀啊!”


    另一位酒客是老板的朋友,一听这句话,上去就冲那人劈头盖脸一口水。


    这醉酒客名唤武当松,那口水客名唤邵麟诗,真是:


万卷皆通推造化;

一言不合就撕磨。


    后来还是令狐不躲劝了话:“文人相亲,点到为止,口水撕磨,成何体统!”


    因为这个坐车畐忒扎眼,所以只能“撕磨撕磨”,BM宝马嘛,用哪个字母都可以的。


    这令狐不躲本名令狐笑,郡望兰陵。因其三不躲,遇口水仗不躲,遇小请客不躲,遇那个不躲。故有“令狐不躲”一称。


   那六子,绰号叫“那个”,出招贼见凶狠,关外那旮瘩人,本来人称呼为“那哥”,后来慢慢变成了“那个”。


    下面是“那六子”的江湖传闻之一“那六子”与李不火之赌。


    那时,时间快到中午了,这个“那个”太狠了,居然提出个赌法,让李不水猜猜他双脚的脚趾在今天中午12点前,总数是单数还是双数?


    李不火说:正常的情况肯定是双数,莫非是一只脚长了六根脚趾?或是残疾了一趾?但是,双数的概率还是比较大,所以,李不火猜是双数。


“那个”老厉害了,亮出双脚,手里忽然多了一把刀,咔,,地,一下,妈呀!吓死水水了,这家伙自己剁了自己一脚趾头,左脚的小脚趾。


 “那个”嘿嘿一笑,是单数,你输了。


    李不火略微一惊,好狠的“那六子”。但是,李不火的手里,这个时候也多了一把刀。


  “那个”一见,啊!这,这,这难道就是传说中的“小李废刀”?


    只一恍惚的工夫,听得李不火说,你再看看你的两脚,脚趾是单是双?


  “那个”一看自己的右脚小脚趾,竟然也没了!

此时,离中午十二点钟,还差一分钟时间……。


  “那个”呆呆坐在那里,仿佛傻了般。突然,在十二点钟声响起来的前两秒,“那个”手起刀落,又剁了左脚一趾,狂笑着道:哈哈哈,哈!十二点到!现在,数脚趾头,是单是双!


    公证人“令狐不躲”数完“那个”的脚趾,宣布:左脚三个,右脚五个,双脚一共八个脚趾,总数是双数,李不火胜。


    什么?什么!搞错没有?剩几个?


    剩八个。原有十个,那六子自己剁了俩。


    其实,李不火最厉害的武器,不是“小李废刀”,而是“催梦神眠”功。……


  “黄公酒肆”里。


    这时,令狐不躲旁边有一人吟出两句:


梦入江南牵远念;

雁从天北起高飞。


    正在二楼小酌的李不火一听,心头略微一怔:雁南飞来了?


插播旅游广告


登九丈,即到天崖,顺鸥鹭几声寻海蜃;

望千重,乍惊水路,作鲲鹏一击会云龙。


    修仙去!看海去!你向往大海吗?向往你的大海吗?去九丈崖,必须先上长岛,而上长岛则必须要先去蓬莱。“直上蓬莱浑不碍,似离尘世最相宜。”你会像风儿一样自由自在!


    温馨小提示:九丈崖的海上日落,特别有情味,大海粼粼泛起金波,海面上不时呈现残阳如血般的壮丽,远处的岛屿渐渐成了轮廓,似如剪影,似如墨画。


   在“黄公酒肆”的两边,一边为“放翁茶馆”,一边是“时珍药铺”。


  “放翁茶馆”里面的人也挺多。


  “快来!快来!茶馆那边放出热身题了!”有人在酒肆外喊着。


  “放翁茶馆”门左边有半扇:“人于草木间”。求偶多年,未得。


  “今天的热身题是‘秋、月’一唱,有兴趣的进来坐。”茶馆门口一人在招呼着客人。


  “谁出的这是什么题啊?”


  “吴秀才出的题”……


    下面的镜头切换到李不水家。  


 “哦,这放翁茶馆一定是茶神开的。”


  “夫人容禀,这倒不是,是有人抢注了茶神的商标。”


  “那什么叫一唱?还有,什么是双钩格和碎锦格?还有,那酒肆里两人的暗语是怎么个说法?”


  “禀告夫人,一唱就是凤顶格,把两个字分别放在上下句的第一位,这是‘诗钟’里的一种嵌字格,诗钟是一种限时吟诗文字游戏,这游戏是在嘉庆年间才开发的,不知道怎么出现在了嘉靖年间的人的嘴里,或许,那人被两百多年后的人洗脑了,一定要盯紧那个人,那个吴秀才。”


  “我还以为是雄鸡一唱天下白,哈哈!”


    李不水接着说:“嵌字格分为:凤顶、燕颔、鸢肩、蜂腰、鹤膝、凫胫、雁足、魁斗、蝉联、辘轳、比翼、汤网、云泥、鼎峙、晦明、碎锦、双钩、四皓、五姐、六逸、七贤、八龙、九老等格……”


  “好吧,打住打住!被你打败了。一个一个,慢的慢的给我细细道来。”


  “遵命!夫人大人。”……


    这时候,李不水无意中撇了一眼微信。


    她的微信发了一篇小故事。


    故事是这样的:


    有一次,苏轼在莫干山游玩,甚是疲乏,打算休息一会儿,便走进了一座庙宇。


    主事老道见苏轼衣着简朴,便冷淡地指了指椅子说:“坐!”然后,对道童喊道:“茶!”


    苏试坐下和老道闲聊起来。从谈话中,老道发觉来客颇有才华,非一般书生, 即把他引至大殿,客气地说:“请坐!”又对道童说:“敬茶!”


    两人又谈了起来。老道愈发感到来客知识渊博,聪慧过人,不禁问起他的姓名来。这才知道此人竟是名扬四海的苏东坡。于是,连忙站起作揖,把他又让进客厅,恭恭敬敬地说:“请上坐!”又对道童说:“敬香茶!”


    苏轼告别时,老道恳求他写字留念。


    苏轼一笑,挥笔题了一副对联:


坐,请坐,请上坐;

茶,敬茶,敬香茶。


    老道看罢,不觉脸上火辣辣的。


    这个故事讽刺了主事老道以貌取人,先敬衣后敬人的势利。


    她,没事吧。


    这个故事真是老掉牙了。李不水在想,怎么能把这个故事改编成悬疑推理故事呢?


    先抄一联凑字:


为名忙,为利忙,忙里偷闲,先吃一杯茶去;

劳心苦,劳力苦,苦中寻乐,再拿半壶酒来。


    试着悬疑着推理个草稿:


     话说莫干山上,有一孩子,孜孜不倦地研习拆字机巧,此刻正拆字茶字和坐字。


    山脚下,有一茶亭。


  “那孩子在哪里?”一个刀客问道。


  “从此十一里,人于草木间。”茶亭小贩答。


    刀客顺着小贩所指方向,匆匆而去。


镜头切换到联家镇。


“时珍药铺”门前有一联:


药材选好药才好;

医术求真医述真。


    药铺有联家镇的名医“倪时珍”坐诊。


    此时,“时珍药铺”里的人不多,其中,一老一少正在对话:


  “这五柳宅原来的主人姓杨,明湖湖畔还留有一‘子云亭’,据说有人还看到过大才子”。


  “哪个大才子?”


  “哪个大才子你不知道?!这方圆几百里,有几个姓杨的大才子啊。”


音书候晚潮,三十六程知远近;

桂树生银汉,一壶浊酒喜相逢。


  “噢,知道知道,原来是杨大才子。但是这子云亭的主人不是姓“扬”吗?这提手旁扬和木字旁杨一样吗?”


镜头切换到李不水家


  “李不水,你再给我细讲讲碎锦格和双钩格。”


  “碎锦格是将题字分嵌于钟联中不得相连。例如竹帘二字碎锦格:片帘疏影花间月;满榻凉阴竹外风。双钩格是将四个题字对嵌于钟联中。例如对联杂志四字双钩格:杂谈今古愿同志;对语往来非旧联。”


 “哦,这对联还真有点意思。不水啊,我问你,这杨慎和黄峨,大才子和大才女伉丽,居住在那新都桂湖之滨的榴阁,到你这怎么就成了联家镇明湖湖畔的柳宅?”


  “不是柳宅,是五柳宅。俗话说,茶凉人走,时过境迁。这套宅院,是整体搬迁过来的。”


   “哦,倒是听过这门技术课。这孙行土,或是这方面的砖家。”


  “这个孙行土,还真是个土木行家。”


    李不水对夫人说:“孙行土这个角色,同时穿越三部故事,二十二岁至三十是少侠,五十五岁至六十是半仙,八十八至一百是大神。”


镜头切换到联家镇


    明湖之上,千峰云起,赵钱孙李,四侠齐聚。


载酒来时,江湖同赋;

醉乡深处,鸥鹭闲眠。


    孙行土说道:“就咱四人?我怎么觉得这船上还有一人似的,好像在说我什么。”


    李不水在手机屏外一惊,好厉害的孙行土,居然能察觉到我的存在。


    李不火笑道:“当然还有一人,那不是站着一位嘛,船家。”


  “不是,除了船家,我觉得这船上还有一人。”


    赵木婉清也笑了:“大哥就是疑神疑鬼的毛病改不了。”


    接着,话题一转:“三位兄长,我问你们,时间如果倒流,海洋是否回归?”


    钱金鑫接话道:“回到这明湖吗?那得先从江河往回,还得赶着浪头往回,我看,咱还是开始钓鱼吧。不火贤弟,那盘棋先停了盘吧。”


  “红的绿的那盘子那才叫停盘,咱这白的黑的叫封盘。”李不火应道。


    孙行土道:“四妹,你这话倒是新鲜,时间倒流,第一次听到这么个说法,好奇怪的感觉。三弟,你的话也好奇怪,什么红的绿的停盘?”


 “大哥又来了!照影浑疑鬼,忽见乍疑神。我刚才也看到了有趣而不可思议的事情,我看到了魂魄,她和我对话,说是如果时间倒流,这海洋是否回归。哈哈,幻觉,幻觉,还是从大哥开始,我们先接个龙,再开始钓。”


  “好!”


    孙行土道:“云水无拘束,江天任去留。”

    钱金鑫接:“留得青山在,分来碧水流。”

    李不火接:“流水迷官渡,池红照海榴。”

    赵木婉清:“榴红深著雨,海思乱飞云。”


一尾小鱼咬钩。


  “明湖这淡水湖,也就只能钓钓这鲂鱼、鲫鱼什么的。”钱金鑫率先有了收获。


    果然,紧接着孙行土钓上来一尾鲫鱼。


  “最多也就是青鱼、鲈鱼、鲤鱼什么的。要想钓大鱼,还得去大海。”    


正是:

小钓怡情,约等鱼儿何太急;

大河乘兴,待翻浪子莫相催。


    远处是清山。


  “这联家镇的清山,比不得那天下五岳出名,听说最近在山上发现了猫熊?”


  “清山又不长竹子,都是些棌树,哪里有什么猫熊。”


插播小剧场


    在这个旅游旺季,诸公可有游山赋?怎可不游五岳八山?请看:


东岳泰山:

列五岳为东,声名无愧登封颂;

礼中华合二,天地独尊邹鲁风。


南岳衡山:

地脉走南延,惟七二峰称寿岳;

天阶登上去,又三千丈趁仙风。


西岳华山:

千古险峰,敢向长空开栈道;

四方奇胜,惟将绝顶作云台。


北岳恒山:

一寺空悬,绝塞危峰天下仰;

六关虎踞,苍烟白日雁南飞。


中岳嵩山:

天然地质,五代同堂,亿载时光称最古;

教化人文,三家分鼎,八方胜迹奉维嵩。


    正值今年是一个说走就走的旅游年,五岳八山欢迎你!欢迎你!欢迎你!我是旅游形象使者徐侠客,我旅游,我快乐!


    咦?八山呢?


    李不水无奈道:“广告创意的重大纰漏,已经播出了,没法更改了啊……我单独给您弥补个八山吧。


    第一说那娄烦的龙和山:


好地方东胜神洲所属,自孙悟空后此,无人不识毛猴,每相看花果水帘,游居独念列仙大圣;

甲天下楼烦骏马之监,忆唐高祖当年,一郡何妨太守,可直作江山风采,伏枥终成腾海真龙。


    娄烦有“楼烦骏马甲天下”之誉,“东胜神洲”是洪荒世界四大洲之一。


    第二说一说你不知道的红山:


纵观犹古远,龙的故乡,龙的精神,先开智慧兴中国;

俯瞰以登高,乌兰哈达,乌兰布统,大启文明灿赤峰。


    红山位于内蒙古赤峰市城区东北角,红山在蒙古语中为“乌兰哈达”,景点有乌兰布统。因出土“中华第一龙”被誉为“龙的故乡”。


    第三说一说你也不知道的紫山:


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全真境地合三教;

林木葱茏,峰峦峙立,古赵人民第一山。


    紫山有“邯郸第一山”之称。丛台的西壁上,还镶嵌有“滏流东渐,紫气西来”八个碑刻大字。


    第四是那月亮山:


灵山作不磨之镜,待梳妆,淡梳妆,令谁出广寒忘返;

明月难常隐其身,偏弄影,闲弄影,教我来阳朔久停。


    第五是吾的象鼻山:


邻水月无言,不动以潇然,动则滉然,影随波漾随呼吸;

付云峰一笑,愿闻其淡出,闻之酿出,香任洞藏任性情。


    午夜之后,五柳宅前。


  “论棋艺,我不是二哥对手。论酒量,我比他强多了,但还是不敌四妹的。”


   “三哥,若论幻术,西域的,东瀛的,南海的,都是些什么套路?”


   “四妹,你白天可是遇到了什么?”


   “白天不好细说,就在这里,我似乎看到了我娘,还与我对话,她说,如果时间倒流,海水是否回归?”


  “你怀疑是摄魂大法重现江湖?”


  “不太像。似乎与三哥有一丝相像。”


  “难道是我的重生影子?!”


  “白天的时候,我觉得大哥并非疑神疑鬼,我也感觉到了第五个人的存在,不是船夫,似乎就是你的重生影子。”


  “难道是冲着联家镇的防疫塔来的?”


  “防疫塔的最核心机关,漫字机关,无人能破。对于这一点,还是有信心的。”


    漫游汨渚汉江泗水。“漫”字拆为“汨”、汉、泗”三字,破解者才能过第一关。


 “三哥请看,我这里有一篇温老前辈的秘录。”


    赵木婉清向李不火展示了秘录对话节选:


“所以,鸥盟的崛起,威胁到了燕赵门。”


“但是,他们并非为敌,只是无情竞争。”


“是的。燕赵门在外把你们传得很恶心,而你们也抢走不少燕赵门的高手。”


“江湖争斗,都是用非常手段的。”


“虎穴的正龙大王,在道上要拦截燕赵门所护送的金猪,你就率了鸥盟的三大高手,力助李十三退敌,可有此事?”


“你是怎么知道的?”


“你在事后也一字不提此事,李十三自然也不会提了。”


 “冤家宜解不宜结,况且,我也不能容横行无忌的虎穴正龙大王杀人劫货!”


“这一来,你跟李十三的结就化解了不少,以致后来龙潭的挺虎先生为其兄正龙复仇、率众攻打鸥盟的时候,李十三也领燕赵门的高手相助,力退强敌。这大概可以叫做化敌为友、守望相助吧?江湖上,没有几人能料得到在你遇危的时候,出手相助的是一向与你为敌的李十三。”


    赵木婉清这时又拿出来个帖子,说道:


  “当年,李十三摆了二十四台擂,还有帖秘录记载了二十四人的密钥联语。”


  “我知道的,这些密钥联语,每个字后面都藏有玄机。”


  “这是复制贴,三哥请看。”


    帖子上二十四人,有五人残缺……


楚小小

楚楚动人名小小;

亭亭当午角尖尖。


红袖添乱

红颜厚我添衣舞;

袖影随她乱楚歌。


柳絮飞

柳绿招凉何白絮;

飞蓝惹暑向红云。


离情重

离人折柳心情重;

从此看山感觉沉。


试剑

十年磨砺刀曾试;

剑欲离情第一招。


小雅

小楼听曲先藏剑;

雅客题联后吃茶。


三羊

三天牛崽不输虎;

一地狼儿爱上羊。


正龙挺虎

正是乌龙之试卷;

挺多射虎的谜题。


三少爷的微笑

三分是兔儿爷的;

微笑于娥少女时。


江枫

江郎隐去稍微早;

枫叶吟来有点难。


红石头

红尘侠女不妆面;

石鼓书生爱剃头。


一寸风流

只是一寻常尺寸;

那能全世界风流。


梅山

梅放一枝春影动;

山听数里雪声微。


小爱

小隐宜为高筑室;

爱闲能有晚炊烟。


雁南飞

梦入江南牵远念;

雁从天北起高飞。


苦瓜

用辛受苦勤劳出;

种豆得瓜精彩收。


花窝

花草诗囊收鸟集;

性情笔杆捅蜂窝。


诗湖

诗情不独西湖在;

笔力堪将北岳扛。


青青

古场马马输秦鹿;

今擂青青胜夏蓝。


大国手吴清源

大国手能书汉字;

吴源头不坠清名。


十九天地

十年九涝天杀地;

一日三吹雨打风。


……


   “这些人,都已经来到了这联家镇。”


   “都来了吗?”


   “其中,有你的重生影子吗?”


  “我知道这个雁南飞。”

    

    ……。


    李不水在手机屏外哼了一声,我是你的重生影子?你,才是我的重生影子啊!这个小姑娘太厉害了,下一回合,不!下下一回合,得把这个小姑娘写失踪了……。


  “喂!李不水,洛总不高兴了,是不是该洛总出场了?”


  “啊!洛总啊,洛总有专场,对酒当歌。我得请高人代笔写呢。”


    下一个篇,对酒当歌。谁来帮着写写,谢谢!


  “哦,对了,还有三座山没说呢。”


崛围山

傅青主当年筇杖芒鞋,诗囊在握,拾级而行,任白云红叶漫随,胜境秋山题不尽;

窦大夫封地开渠兴利,烈石无崩,寒泉可饮,与苍柏古祠相映,清游乐处醉忘归。


卦山

卦象得天成,两仪交际,四相合和,乾坤把定清风握;

山形供我望,一脉绵延,八峰耸峙,松柏苍然劲气雄。


天龙山

鼎峰拔地,虬柏蟠空,山因寺得名,胜迹遗留皆佛性;

岩窟不拘,松风有拂,石以泉流韵,嘉声振起作龙吟。


    当然,还有那五台山,就留给“额弥勒佛”去说吧!


    额弥勒佛!善哉善哉!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