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对联小说之“对局”

对联小说之“对局”

2019-08-10 22:36:37李不水联都网站 0条评论

  请各位看官勿要对号入座。


    随便坐。


    白居易说:“野狐泉上柳花飞,逐水东流便不归。花水悠悠两无意,因风吹落偶相依。”


    如果拍成电视剧了,洛花刘水不是主角。男主角应该是我李不水,女主角是,是,,是你?


    人生若只如初见;

    猪养成头象再杀。


    这是一副无情对。单字工对,成了句后,产生了强烈的歧义,上句为雅句,下句为俗句。其中,“只”与“头”为量词相对。


    举两个例子,说明一下字的“工对”:


    白居易有联:


寒地生材遗挍易;

贫家养女嫁常迟。


“生”字与“养”字相对,属于动词工对。“挍”字同“校”,是比较的意思。


    陆游的联


敢意痴顽成后死;

相从彷佛若平生。


“成”字与“若”字工对。


    猪养成头象,这得有多大呀!


    多大?


    问杜百娘去。


  “杀猪局”,也称“杀猪盘”。如果你知道这个词,我就不多解释了,如果你不知道这个词,你是长乐人吗?长乐人都知道去问杜百娘啊!


    时间回到十二年前。


    情人节之后,该轮到愚人的节了。


    这一天,“额弥勒佛”在群里有扔了个俗句:


    古今之故事新闻慢慢聊,我来些白话;

    过往的先生小姐行行好,谁发个红包。


    趣趣联群中,李有水继续和“花儿”们热聊着:“昨天夜里,黑灯瞎火,听蚊子那嗡嗡叫个不停,于是我李有水毅然出手一捏,本想捉它个活的,没曾想到,还是功夫不济,火候差些,一失手把蚊子给捏死了。”


  “刚刚四月,你家就有蚊子了啊!?”


  “太残忍了!您应该给蚊子戴个口罩,别让它出声就可以啦!”


  “蚊子是用嘴出声吗?”


  “玩愚人节啊!”


  “花儿”们时不时发个语音。就是不见什么人发个红包。


    于是,“额弥勒佛”又扔个俗句:


    别听李白编他故事;

    不及汪伦送我情人 。  


  “去!这都愚人节了,还情人呢。”


    额弥勒佛说:


情人,愚人,淤青尚在;

二月,四月,饲饵长存。


    二月的节,四月的节,相比较看,是老二的状况凶险,老四的状况相对平安。老二和老四,连皇帝的状况也是如此,历史上,隋唐宋元明清,老二有隋朝的杨广,唐朝的李世民,宋朝的赵光义,他们上位的过程比较凶险。老四有元朝的忽必烈,明朝的朱棣,清朝的弘历,就是那个“乾隆”皇帝,他们上位的过程相对安稳些。


    所以,当个愚人吧,别当情人,凶险着呢!


    话说“乾隆”皇帝,曾与纪晓岚对联。


    乾隆出:两碟豆;

    晓岚对:一瓯油。


    乾隆说,我的是:林中两蝶斗;

    晓岚道,我的是:水上一鸥游。


    这种联,属于谐音巧对。


    关于谐音巧句,有这么一出。


古出:蜡烛峰峰上生枫蜂筑巢风吹枫叶闭蜂门。

今对:鸡鸣峪峪中有浴鹆嬉水谷出浴池蹉鹆足。


    今对句是一个网名叫“正龙挺虎”的对句。他有以下注解:


    鸡鸣峪,是桃花源里的一处峡谷,其名为鸡鸣峪。有书中记载:“又雞鳴之峪,浴水出焉。”


    谷(yù)字,《音学五书》中载:山谷之谷,虽有谷、欲二音,其实欲乃正音。《易》中载:井谷,陆德明一音浴,《书》中载:暘谷,一音欲,《左传》中载:南谷中,一音欲。苦县《老子铭》书谷神作浴神是也。转平声则音臾,上声则音与,去声则音裕。今人读谷为谷而加山作峪,乃音裕。


    鹆(yù)字:指八哥。八哥是喜欢洗澡的,有一首中国民族打击乐合奏曲叫作“八哥洗澡”。


    浴字作动名词。浴:水名。泰冒之山,浴水出焉。又隂山,濁浴水出焉。又幽都之山,浴水出焉。又雞鳴之峪,浴水出焉。


    这样一看,对句似乎完全破解了出句。


    这时候,趣趣联群里的“炮帅”出了一句:桃花运到挑花眼;


    李有水的桃花运来了。李有水的桃花运到了!


    大家一看这个句子,纷纷表示不好对。


    你看,这“桃”字和“挑”字长得多么象啊!


    额弥勒佛说:“南岩寺有僧人名叫神曜,天津有个法籍神父,叫马振东。根据此两人的名字,门也出个有难度的句子:神曜于西,慈念振东神父 ;有兴趣的来对对。”


  “这个有点难,还是个嵌名联。”


  “神在西方,还顾念着东方呢。”


  “西方极乐世界,不是阿弥陀佛的乐土吗?”


  “阿弥陀佛”?“额弥勒佛”?刚发现啊!不一样啊?!俩佛?


    一时间也难以对出理想的对句。


    后来,“三少”对了个句:夫差在外,可怜居里夫人。对得巧!“三少”,今世号称联圣。


    接着,群里一个叫“蝶之恋”网名的妹子出了句:我种青山酬绿水;


    李有水顺口就对道:生出碧海换蓝天。


    有水,有水,流水句啊!


    流水句?灌水句罢了。


    灌水句,也叫“口水句”,又或叫“水句”。


    “龙鹤”出过个水句:用五笔,打五笔,平生且五笔,主五笔,奴五笔,兄台加五笔;


    额弥勒佛曾灌对:对一群,联一群,出句凑一群,龙一群,鹤一群,马虎聚一群。


    后来,仔细一探,水下有坑。这个句子中,除了“五笔”二字,其他字都是五笔画的字。


    额弥勒佛掉水坑里了。


    后来,“正龙”说“挺虎”对了一个字型机巧句:投三分,得三分,理想涨三分,婆三分,媳三分,娃崽等三分。


    呵呵!


    你龙鹤不是“正龙”不是“挺虎”吗?


    玩左右手相搏啊!


    汉字,的确是有意思。你看这“婆”“媳”二字,其中,都包含一个“女”字。有人出过一个机巧句:婆媳二女比高低,无非表象;婆字的女低,媳字的女高。媳妇比婆婆厉害吗?未必。


    额弥勒佛对个:甥舅两男知胖瘦,是有内因。


    坑,可怕的坑。


    局,也有那可怕的局。


  “橙泉”的天尚人间会所。


  “我们做、做的这个局,比成都那、那帮人的还好,到、到了最后关头,怎么就、就、就没有成功呢?你、你们要反思啊!”


  “最不能理解的是,他象换了个人似的,现在都不上网聊天了。”


  “阿香”说:“电话里,他也不认识我了。”


  “到底是哪个环节出问题了?”


  “看我干什么?香香的事,关我屁事!”


    阿香是大学生,白天在大学坚持听课,晚上在“橙泉”天尚人间会所服务。


    这样表达,是不是这个阿香好堕落啊!


    唉!换种说法。


    阿香是服务员,晚上在“橙泉”天尚人间会所服务,白天在大学坚持听课。


    好像励志些啊!


    诗云:“睹色相悦人之情,个中原有真缘分。只因无假不成真,就里藏机不可问。”


    上面这首诗,说的是最早的“仙人跳”。


    世间岂可仙人跳;

    天下从来侠客行。


    天尚人间会所的大老板,很神秘,从不露面,很少人知道其身份。大老板的手下有很多团伙,这个团伙的老大姓寇,排行老八,人称“八哥”。“八哥”深得大老板的欣赏,这次却搞砸了。这时候的老大的脸很阴沉,很不爽。别看这老大又痩又黑,却是一个狠角色。不过,没关系的,两个月后,他就被逮进铁笼里去了。


    有一副联这样描写八哥:吃蚱蜢多,长身体却娇,属乖宠物之中,惟愿主人爱;与鹦鹉比,学语言稍差,但黒声名在外,何甘小弟居。


    又白又胖的是军师“白面相公”,总是笑眯眯的:“大家听老大的,反思反思啊。”


 “下一个优选目标,选定这个刘水。”


  “这个不行吧?”


  “这个刚刚协议离婚,被老婆休掉了,自己没有要一分钱,财产只有长乐市霞客乡腊八镇的一座院子,好像是什么对联文化宅基地。”


  “刚刚买到的信息显示,刘水有休眠的股票账户,自己都不知道,有蘑苔股票一百二十手。”


  “那才几个钱啊!”


  “什么?几个钱!你知道那蘑苔股票的现价是多少吗?”


    操盘三十二枚新棋子上;

    入局一千多点倒计时中。


    打动一个人的心,高明的方法,就是与他谈论他最珍贵的东西。


    李有水最珍贵的东西是什么?


    趣趣联群中继续……


    接着“蝶之恋”之后,群中网名“红颜”女对李有水说:水哥哥好!小妹我赠哥哥一联:


    玩将巧句由衷出;

    乐得歪联养拙来。


    李有水初看这联,白话联,两行正合口味。细看这联,暗自惊,双钩“出来玩乐。”


    这是充满了技术含量的诱惑啊!


    垂钓嬉春波似炖;

    出游踏浪夏为怡。


    夏天火热的心,夏天火热的风情,来了!李有水,你可以想象一下的,你行的,看好你噢!


    李有水回复了“红颜”一联:


    余存款九千多点,不会开车,没有住房,外债每年还两万;

    今实龄五十差些,尚能说话,暂无失忆,零工隔月接三单。


    这,这这,如何“玩出乐来”??


    这个趣趣联微信群里大概保持着四百大几或五百人的样子,实际活跃的人,却没有多少,这些活跃分子,或是爱机巧的,或是搞阴谋的,或是挂机抢红包的,或是自恋发美篇的。


    而范老师呢,平时总是在“悬疑推理故事”群研究各种烧脑的事情。例如:“阿芳晚上十点从单位十楼坐电梯下楼,同乘电梯的还有同层楼的两个人,三人互相不熟悉。电梯到了九层,停了一下,开门,没人。到了七层,停了一下,开门,没人。到了一层的时,突然停电了……一分钟后,来电了,阿芳忽然发现电梯是往上走,不知道是谁按了个8楼……”


    这一次,范老师是被李有水硬生生扯进趣趣联群的。


    当然,还有自娱自乐的。


  “痴鹌儿”发了张“欢天喜地的我”的米老鼠跳舞的图片。


  “好玩儿不?想玩儿不?”


  “痴吟”发了个小视频说:“看看书法大师是怎样炼成的?”


  “这书法家厉害了”


  “这书法家估计是着魔了!”


  “搞艺术必疯癫,如醉如痴,如梦如狂,张旭以发代笔,米芾巧取豪夺,不疯不痴难成家”


  “发个今天的作业啊。题目:有些事,上句:休要推想皆休想;下句:不能打听自不听。题目:有的人。上句:头顶之上无纱帽;下句:脚跟以前有草鞋。”


    这都成联了,还有必要写什么上句下句的吗?



插播小剧场.


    对局无心闻鼓吹,看花随意破莓苔。


    同胞们!抵制米国的苹果!请使用我们的“乐移”手机!


    这时候,群里名叫“知己”的联友提问:李有水老师,您对“无情对”怎么看?


    李有水发表了看法:


    文天祥诗:“无言都是趣,有想便成缘。”南宋时期龚明之的《中吴纪闻》中载有谐谑之联句:鸡冠花未放;狗尾叶先生。是嘲弄叶广文的句子。表面看来,这个出句似乎是叶广文先生出的,然后有人对个:“狗尾叶先生”,嘲弄玩笑一下叶先生,对句的意思有歧义,无情对的效果就出来了。宋朝人俞桂有一首诗:“入得春来物物饶,翻思湖上短长桥。去年寒食闲游处,曾把扁舟系柳条。”诗题为“和叶广文韵”。说明叶广文其人是存在的,而且也写过诗句。我查了查宋朝近万名诗词家,却查不见其人详细的资料。    


    话说回来,叶先生出“鸡冠花未放”之句时,他自己曾想到过有人会嘲弄他吗?这个出句一点诗意也没有。所以,我有些疑问,极有可能是先有“狗尾叶先生”之句,再配的“鸡冠花未放”之句,并且,出句不是叶先生之作。这种无情对的创作手法,属于逆推法。现代之人有无情对联句:“红星二锅头”,就是这样的,后配的上句是:“皓月一盘耳”。我猜测,作者是受到无情对之句:“三星白兰地”的启发,看到“红星二锅头”这个酒名后,反推创作的上句。


    所以,我认为,无情对的创作,应该是“成联”创作,并且还需要一个故事来配合。明清时期的一些有名的无情对句子,似乎也是先有下句,再配的上句。“李二先生”之句,原上句不是“杨三”,而是“赶三”一词,指著名的丑角“刘赶三”。为了照顾小类工对,“赶”字换成了“杨”字。说是杨名玉排行老三,所以叫“杨三”。据说京师之苏昆名丑,甲午战争后,在演那《白蛇传》时,对李鸿章极尽嘲讽之能事,正好李鸿章家人在座,气愤不过,上台打了其几个耳光,导致其自杀身亡。这个丑角是刘赶三呢?还是杨名玉?这个有点说不清。所以,此无情对,也极有可能是先有“李二先生是汉奸”之句,再配了上句,为了故事剧情需要。


“受教了!受教了!”


“无情对,是不是对联啊?”


“应该是个稀有的品种。”


“嗯嗯,配上故事才有趣。”


    这时,群里又有个“坎坷”的联友提问:为什么李老师喜欢机巧句的对联?


    李有水说:五言、七言意境句,我一般不去对。意境是意象的升华,是主观情思与客观景物交融到最上层境界,意象是由客观形象与主观心灵融合而成。所见所闻,所思所悟。唐诗宋词作品中的意境已经是最高层境界了,所以我只有欣赏的份,后人再模仿,也难超越,甚至还是不伦不类。所以,意境句用词的推敲,只须查找一下唐诗宋词里有没有例子。例如“静水”一词,就没有运用的例子。机巧联句,若不流俗,可与哲理结合,绝没有与意境融合之理。意境不需要弄巧,弄巧多成拙。意境可突破情理,超乎想象,但不是投机取巧。意境是“感时花溅泪,恨别鸟惊心。”机巧是“别人落泪,花鸟惊心。”


现在插播旅游广告


    请欣赏红海滩:


    涤荡所为海,积沉所在滩,一道奇观,春来春赏春云鸟;

    红霞之此飞,白鹤之其舞,两相大美,秋往秋夸秋苇蓬。


    夏天啦!夏天啦!请来红海滩旅游吧!咦?那夏天去了看啥啊?


    不来不知道,一来准知道。红海滩,噢耶!


继续插播小剧场:


“老爸,我要参加比赛。”


“女儿,咱为赞助商家。”


    所有的赛事都有这样的规定:赛事相关人员及其家属不能参赛。


  “那把第一名颁发给我蓓蓓姐姐。”


  “呵呵,那是评委们的事情,我只管出银子。”


    长乐市举办的“易得家”杯城市地铁文明对联大赛,一等奖作品:“长将空位让于老;乐把时间赶在前。”作者是刘蓓蓓。


    这次赛事,由德高望重的韩老、柳老、欧老、苏老、王老,担任终评委。初评委是:黄老师,欧老师,段老师,洪老师,周老师。


    弘扬百善,倡导四公。


    这是我们“易得家杯”征联比赛的宗旨。四公就是:公平,公正,公开,公益。


  “易得家”与诗联文化同行,下一次对联比赛正在筹备中……敬请关注。


继续旅游广告   


    澄然自得,心与鸣沙此共鸣,漠之泉、天之镜;

    上善何枯,掬来醉我谁同醉,风儿意、月儿情。


    一家四口包车游,费用也不多,就去中国沙漠第一泉。敦煌鸣沙山的月牙泉,被誉为“沙漠第一泉”。“四面风沙飞野马,一潭光影幻游龙”,确为历代文人墨客游赏的圣地。传说月牙泉是佛祖释迦牟尼赐予佛寺主持的一碗圣水所化,专门为人们去病除灾。但被一个道士做法斩掉了半只碗,只剩下一半掉在地上,变成了月牙形的湖泊,称为月牙泉。


    三千元有奖竞猜,这个传说中道士到底是谁?


继续插播对联知识广告:


    甲:“欲穷千里目”

    乙:“更上一层楼”


    这是流水句的对联样式。


    下面的联,是另一种概念。


    你今儿有事?

    我早上无聊。


    找我聊回苏小妹?

    和您说个李中堂。


    杨三已死无苏丑;

    李二先生是汉奸?


    这种形式的对联,叫“对白联”。用对联替代对话。听着就跟对暗号似的,“天王盖地虎,宝塔镇河妖。”方便面方便方方面面;对白联对白对对联联。


    所以,我大力点赞并推荐“康帅哥”牌方便面,一个字:好方便!


  “康师傅”?“康帅哥”?商标侵权!


    抗议!广告时间太长了!插得太频繁了!


    附议!


    附议!!


    夏至。夜渐长,蝉始鸣。


    李有水的机巧联第32期网上培训班新招了32名学员,这次报名,和以前相比,很快很顺利,有点出乎意外。


    李有水在培训班开课前,在授课专用群中给学员们讲了些“无情对”的有趣故事。


    如花通过小窗口跟李有水说,她的朋友“如意”也报了这次名,可是不知道怎么地,名单上没有。


    李不水说,报名系统是自动操作的,可能是误了时间,不过不要紧,一期五十天的培训时间,很快的,下一期可以继续报。


    李有水心想:“不是早就说过介绍如意给我认识吗?”


    后来,还有人抱怨,说是明明看着报名成功了,怎么最后的名单上没有自己,就这么个小小的培训班,也走后门啊?


    盗号软件在行动?


    这一期的学员中,居然还有两个是长乐市的!

一个“静水流深”,一个“阳光静好”。


    这里感慨一下:


你说一生不悔,优游古渡间,这水清清、风缓缓;

我奔千里而来,累倒康桥下,容先静静、再爬爬。


    我想静静,静静。


    开课第一天,李有水讲了一堂对联故事课:


    我以前对“孤平”一说是很不以为然的,对联还讲什么“孤平”?况且,联律通则也说,对联没有“孤平”一说。后来,研究了一下,发现古人创作对联,七言,五言律句式的联,还有七五言容在长联中的联,绝大多数,是不存在“孤平”句的。想想看,这可能是与他们的创作习惯有关,古时候写联的人,基本都是写诗词的,养成的习惯,就是避免孤平句。


    举个例子,以群中学员“花米”为例,我写个嵌名联:


    花香旧识梅和菊;

    米味新知薏与粳。


    这是正常的“平平仄仄平平仄”式对联。适合于“花米”妹子。但是,对于一个宅男吃货而言,如果他也叫“花米”这名,这宅男没有一次走出过户外去赏梅赏菊,怎么能用“旧识”一词呢?所以,就换成这样了:


    花香难识梅和菊;

    米味就知薏与粳。


    在诗词骚客眼里,“就”字这个位置,应该用平音,或是“薏”字这个位置用平音。否则,就是“犯孤平”。


 “花米”这时候搭话:“好联联!额喜欢,收藏了!感谢李老师赠联!”


“花米妹子哪里人?”


 “额是西陕人。”


    李有水说:“花米妹子喜欢,我倒是不太喜欢写这样的联。不过,算是你的中奖福利吧!我也破例一次,给你唱个七,可不是秦腔啊!”


    你,李有水,还会唱?


    你,李有水,是不是花花公子啊?见了花就想沾一把?


    不多一会的时间,李有水唱成了:


    花香旧识梅和菊;米味新知薏与粳。

    生花所梦勤吟榻;负米犹思善养堂。

    常是花椒麻到嘴;偶然米线烫回唇。

    把酒看花舒醉眼;捉鱼换米慰饥肠。

    泽润无私花似锦;耕耘有得米如珠。

    今非少见三花酒;古是多闻八米诗。

    陈仓腹地三千米;秦陇头春六九花。


    接着,李有水继续道:“接刚才话题说,习惯成自然,现在,大多数玩无情对的人,也是养成了习惯,习惯的创作手法,就是把出句的字词转品,然后按转品后的意思来对,这样选择面大了很多,但是,容易产生大量的废句。”


    这时候,学员“静水流深”插了句话:“李老师,我需要请一会儿假,去帮朋友盯一个理财的盘,每天在这个时间点上,盯好了时机,都能赚很多的钱。”


 “好吧,你去吧,赚钱要紧。”


 “谢谢李老师!”


  “有什么不明白的,随时在群里可以和别的学员交流交流。”


    这个培训班的32名学员,加上李有水。


    一个三十三人的小群。


    看似宁静的一个小群,实则是危机四伏。


 “如花”小窗给李有水信息说她的朋友“如意”等不及了,能不能通融一下,增加一个学员名额。


    机器认死理,可人是活的。


    于是,李有水很费劲地通过人工操作,“如意”如愿以偿地进入了32期培训班。


    李有水说:我有一篇故事稿,尝试着把无情句融在故事里,现在贴出来,大家先看看。


    故事稿节选……


   明成祖朱棣对文臣解缙说:“我有一上联‘色难’,但就是想不出下联。”解缙应声答道:“容易。”朱棣说:“既说容易,你就对出下联吧。”解缙说:“我不是对出来了吗?”


    朱棣恍然大悟。“色难”一语,出自《论语·为政》:“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意思是子女侍奉父母,要经常保持和颜悦色,是件很难的事。解缙所对“容易”,见于西汉东方朔《非有先生论》:“於戏!可乎哉?可乎哉?谈何容易!……今则不然,反以为诽谤君之行,无人臣之礼,果纷然伤于身,蒙不幸之名,戮及先人,为天下笑,故曰谈何容易!”意思是在君王面前指陈得失,不可轻易从事。解缙巧借“容”为容貌之意,与“脸色”恰成对,“易”与“难”则是一对反义词,极为工巧。


  “李老师,上联不是仄音收尾吗?”


  “他是皇上,他说上联就上联吧。”


    无情对的对法,是要求逐字小类工对,在出句中的字,每个字的意思不能改变其词性,对句须“小类”工对相应的字,保持字的词性一样,并且,尽可能的是同一小类里的字,之后,所对之字,在对句中组成词或短语后,其意思转品。无情对要求对句中,至少要有一二字转品,从而达到整句的歧义效果。


    一般情况是,出句要雅,对句要俗。或说,出句要庄,对句要谐。这样才有奇妙之效果。单纯的无情对是一种对法,而把无情对配上故事,才是趣味十足的。   


    夏天的长乐,天气闷热。“橙泉”天尚人间会所的“阿美”通过搜集李有水的信息,断断续续又添加了一些:李有水偶尔也写写古体诗,作品不多。偶尔也打打麻将,输赢不多。


    其中有一首七律剥皮诗,玩手机麻将有感:


    晚睡那知早起艰,床如沼泽被如山。

    楼前夜雨犹欢渡,梦里春风不闭关。

    麻将长城胡九饼,镜儿衰鬓碰双斑。

    出师不利输三面,不像平时伯仲间。


    还有个信息是,有一次李有水打麻将,杠后开花,居然胡了个大的。于是,李有水兴致勃勃地来了句:“杠上胡成扛上钱。”


    好大的胡啊!赢的钱用自己设计的衣服麻袋装了,扛了回家。说明李有水还是爱金钱的。


    另外有黑客截取的李有水微信聊天信息:


  “水哥,冷战升级了?”


  “嗯呐”


  “怎么样?”


  “给我有个住的地就行了”


  “咱喝酒去”


  “喝酒啊,喝什么酒?你请?”


  “我请!咱喝蘑苔酒。”


  “对了,好像当年老婆拿我身份证买过这个酒的股权,看来,我也是有资格喝的啊。”


  “股权?股票吧?买了多少?你可发大了啊!”


  “没多少的,一百二十手,还不够她洛老板一顿酒钱呢。”


  “呵呵,吹吧!还一百二十手呢,一百二十股蘑苔也发大了。”


    李有水说:“我清清楚楚记得是说过什么一百二十手的,还奇怪来着,什么是手啊?当然的嘛,权利肯定要抓在手里嘛!”


    又一天的信息,私聊中:


  “水哥哥,你有蘑苔股吗?”


  “好像有,我也不懂那个,都放了十几年了。对了,离婚合同上还说什么一百二十手的蘑苔归我,我也懒得要,只要院子归我就行。”


  “是你的名字开的户吗?”


  “什么户?我不懂啊,那时是拿我身份证办理了个什么户的。”


  “哦。”


    又一天的信息,私聊中:


  “水哥哥,你炒股吗?”


  “不懂,不会做饭。以前都是我老婆洛老板主事,我算是老板夫。”


    菩萨心肠知苦乐;

    众生愿望是安康。


    范老师确是有一副菩萨心肠的。李有水和范老师的小窗口。


    范老师给李有水小窗转了一篇文章:


    说说仙人跳,第一种:叫你去她家。第二种:事先开好房。第三种:让你开房,打消你的戒心,然后让你去洗澡,在你洗澡的时候给同伙发地址。其实不论哪种仙人跳,都是以地点为前提,只有得知了地点,同伙们就有机可乘。防止仙人跳,要学会冷静和理智。那些花上三五个月聊来的妹子基本不是仙人跳,没有哪个骗子和你周旋那么久的,遇到没聊几句就急着上床的要额外注意……


    李有水心想:干嘛呀!给我转个这样的文章,算我有贼心,也没贼胆啊。


    范老师接着说:


情诗过眼归心箭;

色字当头剔骨刀。


    永远牢记一句话:好事没那么多。


    这范老师啊,范老师,啊,呵呵,好人啊!


    但是,花上一两个月时间设计的那种“杀猪局”呢?有木有?有木有?


    麻将着魔真见鬼;

    相公不想太伤心。


    那次麻将过后,李有水想起“炮帅”的句子,居然能凑一对。


    桃花运到挑花眼;

    杠上胡成扛上肩。


    用个“肩”字,是说如果赢了钱,一定要把那“桃花”扛上肩。


    什么呀!“桃花”轻飘飘的,能有多重?


    莫非?


    是


    杨贵妃?


    当头炮。


  “炮帅”从来不参加什么有奖对联比赛,只为破解超难机关而对句子。


  “炮帅”是这个局的主攻手?当然不是的。


    大多数的局,都是从“炮”开始的。当然,也有先飞“相”的。


  “操相难挡马将军”,龙鹤第一次见到这句,是个署名“氏林”的联友出的。


    龙鹤对句:挺兵不需王指导。


    用国际象棋的术语来对中国象棋。出句有三国的背景,潼关之战,曹操和马超。对句有广州起义的背景,叶挺将军曾受到王明的无情打击。


  《三国演义》里说曹操被马超骑马追赶,最后弃袍割须,曹洪大将拦截,与马超大战几十回合而受伤败走,曹操乘机逃跑,这是小说添加的。实际上潼关一战,马超是失败了的。


    后来有专家发现了一个惊天的秘密,马超和曹操竟然是亲兄弟。


    你,你,你,放马过来。


    马撞人墙,人强?马壮?


    车轮战。


 “静水流深”在三十四人群里发了一个大大的红包,八个包,六秒被抢完。


 “你是不是在炒股啊?赚钱啦?”


 “不是炒股,不好意思,我现在要去看盘,回头再聊。”


 “哇塞!二百元的红包啊!”


 “静水流深”发财了?


    但是,“如意”并不如意,没有抢到大红包。


    这时候,“沙爷的微笑”发了首打油诗:


    无欲有些心不安,无情有道不相干。

    偶见江湖不平事,呵呵一笑不相关。


    进士。


支开羊角士,

不怕马来将。

有意收残局,

无情见落花。


镜头切换。


“洛总,有幅画,您可得看看,唐伯虎的真迹。这还不算什么,最奇妙的,您看看这画中的人儿……”


    唐伯虎的真迹“明湖侠女图”?


    这画中的人儿又怎么了?


“这画中的人儿啊!跟您是一模一样!”


“瞎扯。要不就是赝品。”


“绝对真迹!”


“好吧,买下!”


“明湖侠女图”展现在洛总的眼前。


    真迹?


    这画中女子,不是我洛花吗?似乎又不是。


    是吗?不是?洛花看着这幅画里的明湖湖水,莫名其妙冒出了一句:如果时间倒流,海水是否回归?


插播小剧场


    小俪,还没睡吗?我有酒,你有故事吗?


    姐啊,我有新事,也有心事,都是辛酸事,那你吃醋吗?


    明湖牌老陈醋,那种酸酸的感觉,你得懂!


“李不水,大宋文联群的作业该交了啊!”


“好吧,好吧,”


    作业!作业!群作业!去你的吧!


    唉!大宋刚刚开了个头啊!


    交稿:


    二零一九年正月初二。“叶梦得”在朋友圈发消息说:“又新正过了,问东风、消息几时来。”


    就在这一天,通过“太白金星”关系的介绍,“额弥勒佛”被一个网名叫“那人”的……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