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2019清联十大家消暑茶话会

2019清联十大家消暑茶话会

2019-08-09 22:45:25三少爷的微笑联都网站 0条评论

    回放:2019年8月8日(星期四),己亥年(猪年)七月初八,立秋,宇宙楹联文化界传来盛事,宇宙楹联文化中心主任嫦娥姐姐,特别邀请了清联十大家共聚一堂,进行楹联创作经验交流会。为了避热,组委会特意安排在嫦娥姐姐的广寒宫举行。


    此时此刻的广寒宫,风轻云淡,月色朦胧,美轮美奂,清爽怡人,真是“到清凉境;生欢喜心。”还有可爱的玉兔宝宝给大家们端上广寒宫特有的桂花茶。茗香可人,明月当庭,此情此景,怎能没有对联助兴呢?大家以月为题先写个联热身则个。


清绝诗中馀白洽;

广寒花下坐青眉。


彻底山河犹皎皎;

无关人世两茫茫。


愿为沧海鲛人泪;

可湿红尘游子衣。


料得有心怜宋玉;

暗随流水到天涯。


白袷披时,倾城绝代;

青箫牧者,沧海狂潮。


念我为先民,自况诗中,广寒樽里;

乘风当永夜,九天不寂,四海长春。


概隐者无名,白衣复试春秋,往于三径;

问多情何物,铜镜久磨天地,照彻九重。


渭水凉生为碧玉,著楚风裳,与卿偎望;

秦关老去作闲人,洒何热血,并酒云消。


寒光不落寞,清游梦里山川,应是人间抱朴子;

盈手正温柔,大醉章中词句,愿为彻夜侍书郎。


观荷露白,贴水舟兰,乐府两相商,寂寂清辉从夜咏;

坐槛衣轻,倚阑风静,诗经如可契,千千小字寄眉弯。


嫦娥姐姐:上面十幅咏月之联,粉丝们可以猜猜出自谁手?下面茶话会正式进行,大家们各自畅怀说说自己的楹联活动近况以及对楹联创作的看法。为了方便大家们进行交流,茶话会统一用日常的昵称,详情如下:


李  渔——老李(主要活动于戏曲界)

郑板桥——老郑(主要活动于绘画界)

梁章钜——老梁(主要活动于读书界)

林则徐——老林(主要活动于书法界)

曾国藩——老曾(主要活动于官场)

顾文彬——老顾(主要活动于装修界)

彭玉麟——老彭(主要活动于军旅界)

薛时雨——老薛(主要活动于旅游界)

俞  樾——老俞(主要活动于教育界)

钟云舫——老钟(主要活动于教育界)


1


    老李:我先谈谈吧。近年来楹联界的戏曲文艺生活不好过,自从某冰冰出事以后,文化局的领导老是今天约谈这个,明天约谈那个,搞得我们艺人不好吃饭。我原来的戏曲园门票也不好卖了,再加上某德社的兔崽子们口不择言,拿地震和慰安妇取悦于观众,被央视封杀,大大降低了我们同行文化人的档次。以前粉丝赞誉一联:


    数弓芥子园妙善经营,奇瘦湖山入画图,莞尔蝴蝶当票友;

    一本笠翁韵真能撰写,婀娜杨柳漾涟漪,淋漓夜雨醉春花。


    现在看来我还是要回归初心,去讲讲我的笠翁对韵,没准能招几个学生混口饭吃。


    我以为楹联创作讲究的是一个“美”字,此为何解?大道真善美,楹联可占其一。我认为楹联艺术是一种视觉艺术,只有你通过楹联这个媒介,把需要表达出来的事物以唯美清丽,犹如画面,这样来展示给读者观众,能在第一时间给读者心灵烙下美丽的印记,才是一副成功的联作。


2


    老郑:我们绘画界的生活最近也不好过呀。主要是最近的画家不光彩事件也多了起来,以前我画竹子,总是奇货可居,能应付生活。现在听说某著名画家进行流水线生产油画,此事件披露出来后,画家界有如一场地震。现在粉丝赠我一联,已经很难符合我的心境:


    桃花醉矣,先生醉矣,岂不识人间落拓,砌九重块垒苍苍,诗酒近来休论价;

    官场昏之,世界昏之,自相呼画里清凉,有一片竹林寂寂,月光轻处正无尘。


    看来画家难做,我还是难得糊涂,不如回家种地卖红薯吧。


    我认为楹联创作的第一要素是“真”,何谓真,发于心,冲于口,此为诗人第一之写作要义,同时也是楹联创作的一个不二法则。只有真实,只有能产生共鸣感的作品才能打动楹联读者,当今宇宙楹联界被假大空的作品充满了,形成一种快餐式的垃圾对联文化。从前是人写联,现在是联驭人,所以失去本我,何来真情作品。


3


    老梁:现在楹联读书界也有种不好的现象,就是书非借不能读也。虽然说老祖宗们的淳淳教育说,读一日圣人书,抵千般苦日活。但是现在人们的生活节奏加快,楹联界的读者们也加快了自己的读书节奏,形成囫囵吞枣式的阅读方式。如何放慢自己的学习节奏,是现在楹联界需要深度思考的问题。学问不是一日做出来的,文学也不是一日写出来的,有个被大众接受的时间度问题。现在动不动跟风题联,为写而写,为联而联,实在不是我们楹联界的一个好现象。最近的流浪大师沈巍很火,为什么呢?只因为其二十年如一日,都有在读书,所谓时光静好,正是如此。粉丝曾题记沈巍一联:


    始于流浪,风餐露宿天地之间,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腹里诗书堪百度;

    终是大师,谈笑清欢尘埃以外,何求知我者,无忧谓我者,自嘲似我者,胸中块垒已千叠。


    我认为楹联创作的一个重要因素是“静”,只有耐得住寂寞,才能产生真正意义上的文字作品。现在宇宙楹联界的喧嚣氛围就不用我多说了,名利至上,真正的好文字越来越少,至少我看不到几个真正以文字为初心写作的联手。所以静字,是我们需要提倡的写作法则,宁静以致远,淡泊以修身。只有体会到这个静字,你才不会为眼前的一点蝇头小利而忘记自己的写作初心。


4


    老林:(一脸苦笑)书法界的饭也不好吃呀。以前都是凭真本事吃饭,现在各种各样的书法大家们层出不穷。什么喷墨书法,什么双手双脚书法,什么行为艺术书法,什么跟着感觉走的书法,大量的掺假文化渗透到书法界,搞得我们没饭吃。最让人哭笑不得的是一些有钱人拿着“天增岁月人增寿,爹满乾坤妈满门。”的对联让我给其题写宝墨,你说我是不是先给其上堂对联课呀。


    我觉得楹联创作的首个意境标准是“雅”,这个雅不是通俗上的语言的雅与俗,而是意境上的雅。一切文学都有其意境构成基础,所谓雅正是其一。我们说楹联的意境从何而来,从作者自己的心中累积而来,形成一种自省的雅。说得再通俗点,如果你心中有花,即使自己放了个P,此时闻起来也应该是香的。


5


    老曾:官场好混吗?动不动哪个行长情妇32个,哪个委员贪污几个亿,现在象我这样洁身自好,甚至于戒色戒吃的官员太少了。老曾我从几十年的官场生涯总结出来的一个至理名言,用我同僚老左(左宗棠)的一幅对联足以阐述官场定律:


发上等愿,结中等缘,享下等福;

向高处立,就平处坐,从宽处行。


    大家说的各有道理,但从我的个人创作经验来看,楹联创作的高度标准是个人的胸襟气度以及学识的综合体,就是一个“切”字,什么层次就写什么对联,到山唱山歌,入水会游泳。与人说人话,与鬼说鬼话,与联说联话。一幅楹联作品只有内容切,意境切,形式切,这样出来的作品才会让大家折服。这个切就有小切与大切的区别了,大家莫笑,咱不是在说老外车品牌大切诺基与小切诺基,也不是在说祖宗们的大妾与小妾。所以我把切字作为成联创作的一个标准。当然,老曾以前有个不好的习惯,就是喜欢拿大家生挽,我现在改了。


6


    老顾:现在装修界也是行业不景气呀, 尤其是园林艺术。以前我自己搭个园子,还能凑合集几幅宋词成联,美名其曰园林楹联文化艺术。可是高大上的日子,还是抵不过现实的折磨。现在大家盖房子,都喜欢唯美,西派艺术,甚至来野兽派装修风格。所谓文化,真的就是混饭吃的幌子,可怜我满腹的才学,也不好使。


     老顾我认为楹联创作的一个因素是“容”,有多大的架子就搭多大的戏台,尽量往里面节省空间,创作出纳米文学艺术。这样本来在寸土寸金的风景名胜区有立足之地。这个容就是象一个容器,你可以运用你的文学艺术细胞,全面发挥,在一个楹联体裁中构成自己的一个独立文学世界。所谓“春风大雅能容物”正是这个道理。


7


    老彭:大家都在诉苦,我也谈谈自己军旅生涯的文学感受。其实军旅也很难,每次我受不了那种苦的时候,我会想念我的梅姑来减轻这种痛苦。“伤心人别有怀抱”,“一生知己是梅花”,正好是我营帐中寂寞时候的解愁刻章。军旅生涯考验的是个人的意志力,无论是自制或统御,都需要做到言行一致,做出表率。


    我总结自己的楹联写作经验,第一感觉是“刚”。文字代表了一个人的性情,我的军旅生涯注定了我的作品就是需要充满力量,充满意志力,充满了积极主动性。虽然我也偶尔也作儿女态写一些抒情的作品,但那种骨子里流淌的军人热血,是我的创作主旋律。


8


    老薛:旅游界也是大家的一个热门话题,我作为旅游文化局的头头,也常常遇到两头不讨好的事情。虽说国庆旅游快到了,但说实话,与其在人山人海的时候去风景旅游,不如来一场自己的心灵旅游,来一场自己的文化旅游。楹联文化与风景名胜有着密切的关系,一个好的风景区需要一些好的作品来印证。


    我认为一幅楹联的审美观念,需要从“清”字开始。这个清不是清淡的清,而是根据你的气质来写的清丽。此一点观念与老李的有些类似,但有侧重点,这个清字需要从一幅楹联的气脉,句式,组织,意境相串起来。由此形成的作品给人一种书生气质或适合个人的气质文化名片。


9


    老俞:教育界,嘿嘿,老大难呀。就问大家一会回去以后,是不是要给孩子上补习班,练钢琴课,跳芭蕾舞......,还要给孩子当家长群代言人,整天这个安全条例,那个入学信息,现在当孩子的爸妈难。我们当孩子的老师更难,现在的孩子就是祖宗,打不得,骂不得,还得哄着他们学习。


     我认为楹联创作的一个重要理由就是“善”,因为真心希望楹联诗词能真正走进我们的学习课堂,成为国学文化的一个复苏标志。虽然现在的课程是有些引进楹联诗词了,但还不够。只有哪一日,把楹联诗词能够作为独立的学习课程,和数学、英语一样,这样才有可能真正复苏老祖宗们的国学文化。我为什么强调楹联创作的这个善字呢。因为这一个写作需要真心善心,就是能够为别人无私提供楹联营养的一个举动。我们说有时评论一副作品不单单是从其本身的文学艺术去看,还要看这幅作品所产生的社会影响如何。一副作品,只有产生辐射的作用,才能真正让人铭记在心,作为教学教材来使用。


10


    老钟:大家不要看我,我是最后一个发言,但我也是教育界的一份子,所以我的窘迫,大家更是清楚。我没有正规的教学资格,只有私塾一座,学生几个。所以请大家多多支持关照,尤其是老俞的教育局,别动不动就给我们民间办学制造障碍。


    从我的教学生涯来看,我觉得楹联学习写作的一个要素在于“实”,大家刚才强调的都是楹联的文学性,有没有考虑到文学的传播性是需要实在的楹联文学作品来作为导体媒介。比如格言联,比如题赠联,比如行业联,比如婚丧联等等。这里我不强调实的分量,而是提出一个实的范围。这样大家写作的时候就会从自己的实际情况去考量,文学和实用不可分割。


    嫦娥姐姐:老师们各抒己见,非常深刻,非常细致,非常大众,非常文学,非常实用,非常自然。我从老师们的楹联经验列出楹联创作十条个性宣言:“美,真,雅,静,切,容,刚,清,善,实。”每一个字老师们的理解都非常透彻,我从老师们的交流中深切感到楹联文学创作的未来前景,同时也对老师们的文字非常敬佩,无论人品或联品。


    我是否可以这么总结这次楹联茶话交流会呢?一副好的楹联:“始于颜值,终于人品。”(大师们听后,都非常赞许这八字。)非常谢谢老师们的真诚参与以及奉献诸多的佳联作品。我是嫦娥,非常感谢宇宙楹联TTV文化传播以及观众们的倾听。我们相约2020宇宙楹联十大家文化交流茶话会......。


    茶话会花絮:在场的每位清联大家们都收到资深粉丝三少爷的微笑的集词赠联:


曾国藩

长鲸万古无人钓;(黄庭坚)

明月一轮有酒收。(柳永)


钟云舫

牛角书生,虬髯豪客,真块垒有些,南归草草;(刘克庄)

白衣苍狗,秋月华星,算到头由我,不属苍苍。(刘克庄)


李渔

儿女何妨思忆乡,杨柳石桥,烟雨几时衣上湿;(柳永)

扬州曾是追游地,酒台花径,凤箫依旧月中闻。(柳永)


顾文斌

坐酒酒觞觞,曾经诸老,未得毫芒,招游园里听花鸟;(刘克庄)

愿年年岁岁,种杏仙人,看桃君子,得似篱边嗅晚香。(刘克庄)


林则徐

安排风雨,都无义士,剖胆清明冷者,看开社稷真落拓;(无名氏)

尽典春衣,送君此行,书生归去来兮,见说江涛也不平。(陈人杰)


梁章钜

清风直饮逍遥,天地间几人过客,渭水春深,长安日晚;(葛长庚)

碧雨不妨来往,墨香里一等文章,朝游南岳,夜醉东邻。(葛长庚)


彭玉麟

将军立征鼓前,堂堂风月,浩浩烟波,试与问萧索在何处;(刘过)(朱敦儒)(朱敦儒)(柳永)

白雪堆人头上,寂寂梅花,遥遥毗舍,莫相辜诗酒老生涯。(戴复古)(无名氏)(王十朋)(辛弃疾)


郑板桥

著芒鞋,携竹杖,正斜阳淡淡,暮霭昏昏,试问旧醅还好在;(王质)

细水花,新山叶,恰明月遥遥,人家落落,安排竹笋两相思。(王质)


俞樾

小筑曲园几度春,论万卷蟠胸,千锺蘸墨,自乐优游,行云流水多天意;(王居安)

君家眉寿应难老,向花前有兴,琴里得音,日探妙趣,往古来今无两心。(刘仙伦)


薛时雨

藤花新古朴,可否安排楼台月色,试清欢小酒,自在金陵,任豆蔻青春回首去;(辛弃疾)

烟雨正空濛,依然认得王谢风流,想昨日柳枝,今年燕子,把江山好处付公来。(辛弃疾)


亲爱的读者们,大家也可以就一幅楹联的写作角度畅谈下自己的创作标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