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联友联话:飞来巧句可以有

联友联话:飞来巧句可以有

2019-07-10 23:23:37吴世超联都网站 0条评论

  粤南有翁甚是异类。观其人,见身形颀长,笑容可掬;听其音,则超级健谈,振聋发聩,直贯顶梁三日不绝,故名梁健。

    一日,梁翁信步至一所在,见匾额大书:《对联杂志》趣联雅韵栏目组。心下不悦:依我所见,凡标榜风雅者,必多恶俗。遂踢馆门而入,大喝一声,飞出一块金字板砖:


飞来横祸莫须有;【梁健】


    此句机关重重:飞字两解;两个成语:飞来横祸、莫须有。果然变态级难度。

    梁翁行走江湖50年,板砖到处,鼻青脸肿者甚巨。孰料此处人等民工居多,且泥水匠出身,头被砸已是家常便饭,圆了又方、方了又圆。接砖者竟面不改色,舌绽莲花次第开。

    周亚新是单位里的小领导,听罢若有所思,随即吟道:


飞来横祸莫须有;

道法自然不倒翁。【周亚新】


    周君呕像乃五代宰相冯道,一生侍奉四朝十帝,堪称玩弄权术的祖师爷。吟罢,周君诡异一笑,继续翻读《厚黑学》……。

    杜顗是个土豪,早已移民泰国,听罢笑道:


飞来横祸莫须有;

流落他乡绝对值。【杜顗】


    杜君摸了摸圆滚滚的肚皮,自言自语:何须用典,我就是传奇!遮阳伞下两只眼珠继续滴溜转,透过他硕大的古奇太阳镜片,欣赏着海滩各色日光浴。

    草野是个文人票友,随口接道:


飞来横祸莫须有;

捡尽寒枝不肯栖。【草野】


    草野爱唱戏,心想:集句本身就是典故,哈哈!有才的,我对得多工整,多谢苏学士,认个大哥二哥,俺想当苏三!

    银杏叶是话剧团清洁工,一听就有了对句:


飞来横祸莫须有;

言若悬河顺口溜。【银杏叶】


    原来银杏叶天天拖地之余,就在排练厅门外偷听学艺。天长日久坚持这一爱好,数十年厚积薄发,口才已甚是了得。虽未知典故,也自觉妙句天成,幸福地扛着还淌着水珠的拖把,走起了猫步,一路珠玑。

    山人是个三国迷,沉吟了半天道:


飞来横祸莫须有;

备受煎熬不可说!【山人】


    山人君苦笑,刘备受点煎熬成了大事。而我怀才不遇,在山里钓鱼这么多年,还没遇到伯乐,光喂肥了一代又一代的蚊子,唉!

    李劲松是个考古学家,笑道:这有何难,看我的:


飞来横祸莫须有;

信以为真无奈何!【李劲松】


    李君悠然对以萧何月下追韩信之典。韩信被萧何一番忽悠,只好跟着回去继续给刘邦卖命了。最后命真也卖了,果然成也萧何,败也萧何啊!如之奈何?


    风继续吹是个酸秀才,正吃着泡面,看着新闻联播,随口对道:


飞来横祸莫须有;

美不胜收倘卖无?【风继续吹】


    原来风君一辈子都没中举,却最好两件事:斗鸡眼天天看新闻联播,破锣嗓天天哼老歌,就差没去街上收酒瓶了。美不胜收是指酒瓶太漂亮了卖不卖?也是指中美贸易战美国没法取胜,只好收起“华为禁售”的馊主意。果然是未来的社会主义接班人,位卑未敢忘忧国啊。


    王昌朗20年前就考了公务员,20年才混了个芝麻小官,不觉叹道:


飞来横祸莫须有;

拯救苍生实在玄。【王昌朗】


    原来王君是个白面书生,自入公门那天,就誓以包青天为榜样造福黎民。然20年目睹怪现状后,每感无力,竟生此感叹:一定是因为俺长这么小白,才没法升官。但是包拯真能救苍生么?我看也很玄,因为玄就是黑,黑就会玄!


    梁翁听罢,悠悠叹道:诸君都是异类,各种不对也对,似对非对必须对,特别变态我喜欢!对句诸君,欢迎到广州来作客,清茶奉上,贵妃自带,荔枝我请!


    作者简介:吴世超,网名风继续吹,1971年生,四川德阳人,中国楹联学会会员。现任对联杂志社趣联雅韵、巧趣对栏目编辑,联都网站管理员,诗词世界公众号编委,微社区管理员,独立主持《跟风作对》机巧征对栏目已4年100多期。倡导地气文学,擅长从普通生活中挖掘最有趣、最诗意的一刻,作品以机巧、接地气见长。诗词功底扎实,语言犀利幽默,所做机关联或托物寄情,或言事及理,或讽世于巧,不拘一格而犹具喜感。 

    2018年荣获由《中国楹联报》、联都网站主办的“开先杯”首届对联大赛季军。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巧句联友

对联分类

对联知识

热门对联

相关对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