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散文 | 对联风波

散文 | 对联风波

2019-06-09 22:00:21王辉存鄂西百态 0条评论

安先生从小饱读诗书,更爱好书法,在我们家乡是难得的文化人。


谁家有红白喜事或逢年过节,都请他去写几副对联,写满吉祥的对联贴在门上或厅里,显得喜气洋洋,觉得日子也格外过得红红火火的。


记得溪坪东头的大沟堤上有一座小石桥,老辈人讲那老石桥后来又被人拆了重新翻修,新桥修起后,当时人们觉得这桥又宽又高,气派得很。有人便建议请安先生来写付对联,以示祝贺!


安先生来后,有人便给他磨墨,有人给他铺纸。大约半个时辰,这对联就写好了。


对联贴在石桥上面两边的木柱上,过往的行人走在桥上总是要驻足观看,上联是:远通近达逍遥过,下联便是:沟流洪波淹没消。


正是因为安先生是文化人,所以他的厄运也就从对联里的字句开始了,真的是谁都不会知道明天将会发生什么。


故事还得从熊二和超哥说起。


话说熊二和谭远超,都是打小光着屁股在一起长大的,一起读书。二人都喜欢开开玩笑说说趣话,有时还咬文嚼字地相互讥讽几句,这熊二读书的天赋总是赶不上超哥,认识的字也远没有超哥的多,虽然都常跟邻近的安老先生学学书法,练练毛笔字,写写画画的,但在安先生看来熊二怎么努力也不及超哥聪慧,加之熊二天生口笨,总是在他超哥面前吃了很多的″亏"。


熊二虽口笨,但他晓得找人暗中给自己出出主义,找谁?当然是找安先生了。安先生本来觉得帮也不是不帮也不是,在犹豫中一时也拿不定主义,可在熊二生缠死裹的招势之下,终于答应帮他一次。对熊二说:″一次哦,仅此一次而已。"


得到了安老先生的帮助,熊二底气十足地找到超哥,俩人一见面又开始算起了坛子。当然占上风的肯定是超哥了,可熊二并不在意。心想:等会儿我把杀手锏拿出来,负责你走三天黑路后,还不知道自己是被人卖了呢。


想到这儿,熊二开口说:″超哥,我俩又对对联,不知道你觉得怎么样?"


″你又想的啥B上联吗?念给我听听。"


超哥满不在乎的答应,他知道对对联 熊二他弟兄几个加起来都搞不赢,这是我超哥的強项。


熊二故意仰着脑袋,绉起眉毛假装想了一会儿说:″注意了噢,上联是:远看近葬堆黄土,你给我对下联。"


超哥对了半天的下联,熊二都说不行不行,超哥自己也觉得不尽如意,熊二说:″超哥,你看我这样对如何?"接着他就说出了下联:″超命散魂入棺材,怎样?"


超哥将对联写在记分本上,晚上回到家中仔细斟酌,觉得这不应该是熊二的作品,无意间把钢笔一扔,准备睡觉时突然发现钢笔未遮住的两个字,一个″远"和"超"。他明白了,原来熊二这家伙是在骂我。可这到底是谁给熊二出的主义?


思来想去超哥明白了:″没有别人,一定是那位高人。"


安先生膝下无子,老俩口年岁已高,加之体弱多病,又住在毛草搭就的旧棚子里,生活十分清贫。那年除夕,他写了副春联:″好心时代,新社会 吃好过 穿好过 俩老难过,旧棚子 出有门 进有门 四路无门。"


就是这贴在棚子门上的对联,给安老先生带来了灾难,他被游街批斗,吃尽了苦头。从此,再没人敢请他写上一个字了。


注/文中人名均为化名


岁月不曾把谁饶,

老来多送一秃瓢。

当年人前常扮酷,

如今镜里莫细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