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我来添尔一峰青——话说一代文宗傅山及其对联

我来添尔一峰青——话说一代文宗傅山及其对联

2019-06-06 22:27:11赵克诚傅大士导读对联杂志 0条评论

编者按:

明清之际,学坛群星璀璨,傅山是其中颇具影响的学者,被史家喻为“学海”,言其学在诸多领域博大精深,成就非凡,造诣甚高,并多有积极建树,故以“百科全书派”之称颂之。审视历代识者论其学,或诠释、或阐述,各述其旨。当天下危亡时,则大言其铮铮铁骨之精神;当天下大治时,则多究其开拓创新之心志。尽管对其学的诸多方面评价不一,但对其终生所坚守的民族独立之精神、思想自由之意志,则给予肯定。

傅山还是一位楹联大家,因一生治学领域极其广泛,后人对其楹联研究尚不多见。己亥六月乃傅山先生诞辰四百一十二年,本刊刊发晋地老联家赵克诚文章与四海楹联研究院题傅山的一组联作,以表对先生的景仰之情。

傅山,山西籍历史名人傅山(一六〇七——一六八四),生活在十七世纪的明末清初。明清之交,是中国封建社会发展进程中一个重要转折时期。期间,涌现出了一批时代骄子,他们以自己宏伟的业绩,以及具有近代精神的先驱者形象而名垂史册。傅山就是其中的一位重要人物,他与当时的孙奇逢、黄宗羲、顾炎武、王夫之等知名学者齐名,同被后世尊为“遗老之魁硕,后学之津逮”“学必实用,动为世法”的学界泰斗。

傅山学识渊博,多才多艺,在经学、史学、哲学、宗教、文学、艺术、医学诸多领域,都有精湛研究、独到见解和重要建树,是一位当之无愧的文坛宗师。学界评其为明末清初具有民族气节而又富于现实批判精神和学术创新精神的启蒙思想家、爱国者,同时还是著名的文学家、书画家、医学家。以一介布衣之身,其道德品格、学术思想,能够在生前死后,一直为人们所关注、研究,几百年来持久不衰,影响遍及山西,乃至全国,远及海外,不能不说是一个罕见的奇迹。

▲傅山碑林公园


傅山初名鼎臣,后改名山,又名真山。原字青竹,后改青主,源于他的诗句“既是为山平不得,我来添尔一峰青”。傅氏家族世代书香,家学渊源深厚。傅山幼年即聪慧异常,博览群书,过目成诵,十五岁应童子试,取得生员资格,二十岁成廪生,其后就学于三立书院,受业于山西提学袁继咸。恩师耳提面命,使他学业日进,获益匪浅。后袁继咸被诬入狱,傅山挺身而出,组织诸生徒步千里,赴京请愿,“伏阙诉冤”,不屈不挠,大义凛然,终使袁继咸冤案得以申雪。以此,刚届而立之年的傅山就义声闻天下,被士林目为“山右义士”。

明亡后,步入中年的傅山开始过上了漂泊不定的乱离生活,侍慈母,携子孙,辗转于山西境内各县。在寿阳拜五峰山还阳真人郭静中为师,当了道士,自号朱衣道人。以行医为业,秘密从事反清复明活动。其间,曾因宋谦案受到牵连,被捕入狱,坚贞不屈,终得获释。后曾筹资南下江淮,观察形势,联络志士,意在复明,无果而返。晚年侨居太原松庄,以行医为生,从事文化学术研究和著述。先后与全国各地明末遗民、抗清志士、知名学者顾炎武、朱彝尊、申涵光、孙奇逢、李因笃、屈大均、阎尔梅等订交,过从甚密。康熙初年,诏开博学宏词科,虽强挟赴京,但称疾坚辞,拒受中书舍人职衔,回归故里,仍自称为“民”,表现了“尚志高风,介然如石”的品格。他一生的所作所为,不仅使他成为当世百姓心目中最可尊敬的传奇人物,而且在中国思想史、文学史、文学批评史、书画史、医学史等各界都确立了不朽的地位,对后世产生了广泛而深远的影响。


广为人知的是,傅山还是一位制联高手,是明末清初卓有成就的联家之一。对联肇始于唐五代,至明朝,对联艺术得到普及和发展,“大贤无不措意于此矣”,先后出现了一批联坛圣手,如解缙、于谦、沈周、李东阳、祝允明、唐寅、杨慎、林大钦、徐渭、董其昌、张岱及傅山,有关他们的一些撰联轶事,至今仍在民间广为流传。傅山能文善诗,同时又擅音韵,工书法,一生浪迹四方,因而写过不少对联是肯定的。明亡后,傅山漂泊无定,其行踪今可考见者,曾途经河北省,屡赴京师,又曾游陕西、河南、山东,还南下江淮。此外,足迹几遍及山西全境。从《霜红龛集》及方志可查考者,计有大同、浑源、宁武、崞县(原平)、五台、忻县、平定、盂县、寿阳、乐平(昔阳)、榆社、榆次、平遥、介休、祁县、离石、宁乡(中阳)、汾阳、交城、文水、武乡、洪洞、曲沃、平陆、绛县等地。所到之处,大都有诗文之作,可以想见,也有不少联作,但因战乱流离,多数已经散佚。值得庆幸的是,晋域的一些名胜古迹至今仍有傅山手书的楹联幸存,古今刊印的一些傅山书画作品的石印、影印、碑帖拓本中,其对联墨迹也有收录,馆藏及为海内外收藏家收藏者亦为数不少,有的已成为名联传世。还有的则散见于各种志书和联书中得以流传下来。据笔者多年搜集,计有七八十副。

傅山对联,风景名胜联、寺庙题署联、题赠和自题联、哀挽联以及春联等常见楹联类型皆备。从联意看,绝大部分是作者中年以后即进入清初时所作。

有的借诗情画意、闲情逸趣,表现作者清风峻节的高尚情操。

石上流泉,书架旁边榨酒;

桥栏点笔,杏花深处题诗。

是一副自题联,上联写书室环境之清幽,在此可于赏读之余品酒。石上流泉,化用王维《山居秋暝》诗“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尾句,指清冽的泉水流泻于山石之上,喻指幽清明净的景致。榨酒,犹“咂酒”,品尝啜饮。桥栏点笔,桥护栏上题咏。点笔,指以笔蘸墨,代指诗文书画。杏花深处,化用杜牧《清明》“借问酒家何处有,牧童遥指杏花村”诗句,酒家所在之地酒香不怕巷子深,令人情思涌动,不由得即兴题写诗句。上联写读书而品酒,下联写沽酒而题诗,总之不离“诗”“酒”二字。作者醉心于诗酒,并非颓唐避世,而是仿效前贤陶渊明和屈原,以保持高尚的节操。

                                                                                               

有一段时间,傅山曾寓居晋祠云陶洞,与道友为侣,会客接友,著书立说,还为晋祠数处景点即兴题写楹联,保存至今的有七副,均为自撰亲书。其中最为人称道的一副是题云陶洞的六言短联:

竹雨松风琴韵;

茶烟梧月书声。

楷书联,从联面看:雨敲竹叶,风入松林,和着幽雅的琴曲,仿佛天籁之音;待客煮茶袅袅青烟,梧桐树下月色朦胧,从洞中传出朗朗读书声。全联十二字全用名词,每个字都可单解,尽管没有动词,但却“动”在其中,反复吟咏,自能捕捉到一种内在的律动美,活灵活现地展示了主人当时闲适恬淡的隐居生活情景,凸现了作者洒脫的襟抱和高洁的品格。景明情隐,寓情于景,让你触景生情,心领神会,引人遐思。凡到晋祠游览的文人墨客,莫不对傅山题联驻足观赏,细细品味,啧啧称赞。

而另外一副云陶洞题联:

日上山红,赤县灵金三剑动;

月来水白,真人心印一珠明。

则借景抒怀,表达作者强烈的忠贞自守的民族气节和毫不妥协的斗争精神。“日上”指白天,“月来”指夜晚。上联借用汉高祖刘邦挥“灵金”剑斩白蛇的典故,将朝阳东升时的红光喻为斩妖驱魔复兴大业的神奇宝剑,表达作者反清复明的志向。下联则将朗照水面的月光,喻为照耀众生心田的一颗明珠。值得注意的是,此联多用隐语,上下联首字“日”“月”合而为“明”,暗指明朝;“山红”隐作者乃朱衣道人,“水白”隐作者为龙池道人;“真人”泛指来云陶洞与他共议反清复明之士;下联尾字“珠明”表面喻月亮为一颗明珠,用谐音暗指包括作者在内的一批心心相印志在反清复明的义士心目中的故国“朱明”王朝。遣词用字,颇具匠心,不失为一副劲气内敛、蕴蓄无穷的佳作,非大手笔不能为。


一些自题联则直抒胸臆,表达作者做人、传家、处世的哲理,反映他思想中积极用世和消极避世的各个方面。

性定会心自远;

身闲乐事偏多。

是作者自题“霜红龛”室的一副楷书联。性定,本为佛家语,即定力,指能破除一切杂念干扰的禅定之性。会心即领悟、领会。上联强调“性定”的重要意义,指出只要不为外物所惑,不为名利所诱,自能洞察物理,坚定品性,净化心灵,境界自远。身闲,指无官一身轻的自由之身,心中无事即身闲。可视为作者不事清廷,终生一介布衣的自况。乐事,乐于从事所作的事,亦指欢乐之事。下联“身闲”指自己身心闲适,琴棋书画,交友待客,行医活人,乐事甚多,自得其乐。作者立身旨在“性定”,自求“身闲”,体现出超凡的定力和自信。此联正是其“淡泊明志,宁静致远”的深厚修养和高洁品格的真实写照。


浩博旁通,诗书上却不许俭;

雍容薄忍,衣食边单用个勤。

是一副自题行书联。浩博,浩大而繁多。旁通,广泛通晓。俭,本义为节俭节省,这里引申指吝惜。即在学业精进方面应当不吝惜允许的财力和大量的精力。上联指出要尽可能遍览浩瀚的典籍图书,使自己触类旁通,学识广博,在这方面无论如何不可节省。雍容,指仪态大方,从容不俗。薄忍,克制,宽容。勤,竭尽全力去做。下联指出要想使得自己成为高雅脱俗、坚韧励进的人,那么就应当在生活中牢记一个“勤”字。此联妙在对“勤”“俭”二字的运用,以“诗书”代指学业,用“衣食”代指生活,表现出作者高洁的志趣和博大的情怀,耐人寻味,给人启迪。  


▲傅山纪念馆


品赏傅山楹联,不能不为其中所表现出的崇高的民族气节、浓郁的家国情怀、不屈的斗争精神、博大的宽阔胸襟、洁身自好的高贵品格所感动,为联语的精妙意境、深沉隐喻、多采情趣、动人情景、奇巧构思、优美词句所叹服。总之,“片辞数语,著墨无多”,但“作者之才情寓焉,器局寓焉,学识襟抱,亦莫不寓焉”。

我来添尔一峰青。傅山对联,包括他的对联书法,作为一笔宝贵的历史文化艺术遗产,为古今联坛的百花园增添了夺目的光彩。但由于傅山一生治学领域极其宽泛,其思想境界相当复杂,再加作者所处的时代环境险恶,以及作者本人独立特行的品格操守,所以体现在对联创作中,有些联作不免晦涩难懂。时隔三百多年后的今天,要对这些联作予以准确的诠释和精到的解读确非易事。将傅山一生所撰对联勉力辑佚钩沉,多方搜集整理,潜心深入研究,理应成为傅山研究中的一个重要课题而得到对联界有识之士的关注。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文宗傅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