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试论蒙太奇手法在对联创作中的运用

试论蒙太奇手法在对联创作中的运用

2019-03-16 23:05:16吴岱宝联斋 0条评论

先看一副对联:“大道春风快马,壮怀好梦宏图。”

这是湖北曹克定先生在2014年中华梅州“客天下杯”楹联大赛获一等奖优秀春联。全联没有一个辅助词,仅仅是六组意象的巧妙组合。而作者用极具代表性的意象,向受众勾勒了一幅改革开放、民族复兴新画卷。作者的高明之处就在于,没有喊政治口号,没贴政治标签,只有意象的剪辑,深层的意蕴要读者去体味、去联想、去想象。所谓含不尽之意见于言外。这才是艺术所最求的至高境界。无独有偶,2014年央视春晚征集的100副优秀春联中也有几副:“追梦飞天入海,争春跃马腾龙”(浙江楼立剑)。“马到花开春暖,梦圆气正风清”(江苏于春明)。“大道飞歌跃马,小康逐梦腾龙”(广东吴华大)。

细细玩味,不难看出,其笔法有异曲同工之妙。这也不难使人想起马致远《秋思》中的一个片段:“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撇开这首散曲,我们不妨把它当做一副三柱联来读。这种剪辑意象,排列组合、表情达意的写法很有点象影视艺术的蒙太奇手法,值得深入研究。

何为蒙太奇?

蒙太奇(法语:Montage)是音译的外来语,在法语是“剪接”的意思,原为建筑学术语,意为构成、装配。经常用于三种艺术领域,可解释为有意涵的时空人地拼贴剪辑手法。最早被延伸到电影艺术中,后来逐渐在视觉艺术等衍生领域被广为运用。蒙太奇一般包括画面剪辑和画面合成两方面,画面剪辑:由许多画面或图样并列或叠化而成的一个统一图画作品,画面合成就是制作这种组合方式的艺术或过程。电影将一系列在不同地点,从不同距离和角度,以不同方法拍摄的镜头排列组合起来,叙述情节,刻画人物。

蒙太奇的意义在于当不同的镜头组接在一起时,往往又会产生各个镜头单独存在时所不具有的含义。苏联导演、电影理论家、电影学中蒙太奇理论奠基人之一谢尔盖·米哈伊洛维奇·爱森斯坦(1893年1月23日-1948年2月11日) 认为,将对列镜头衔接在一起时,其效果“不是两数之和,而是两数之积”。凭借蒙太奇的作用,电影享有时空的极大自由,甚至可以构成与实际生活中的时间空间并不一致的电影时间和电影空间。

由此可见,上述对联的创作其实是在无意识的状态下运用了蒙太奇手法,达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这种写法,在《清联三百副》、《民国联三百副》也有很多,也就是说很多联家已经在不经意中使用研究蒙太奇手法了。我们不妨研究一下蒙太奇手法移植到对联创作运用,这对于对联艺术的创新,无疑具有积极的意义。

1).蒙太奇手法用于写景,最为直接了当,简洁明快。几乎不用其它附加词语,就能勾勒画面,突出特色。一如清淡雅致的中国画,山水清明,声情并茂,令人过目不忘。

清代刘凤诰题大明湖小沧浪亭联:“四面荷花三面柳,一城山色半城湖。”此联十四个字,就有四对数量词,串组四种富有特色的自然风物,其实也就四组镜头的有序切换。这四组镜头高低掩映,错落有致,勾画出济南城特有的风光秀美的景观。联语朴实无华,疏朗明快,对仗工整,贴切佳妙,婉丽可诵。这种写法在《清联三百副》中不少。比如李宗昉题江心寺楼联:“青山横郭,白水绕城,孤屿大江双塔院;初日芙蓉,晓风杨柳,一楼千古两诗人。”硕庆题黑龙潭联:“两树梅花一潭水,四时烟雨半山云。”都堪称此类作品中的精品。

载于《民国联三百副》中的题仰园联:“曲曲弯弯,前前后后,花花叶叶,水水山山,人人喜喜欢欢,处处寻寻觅觅;年年岁岁,暮暮朝朝,雨雨风风,莺莺燕燕,想想来来往往,常常翠翠红红。”更是颇具特色,几乎每一词切换一次镜头,而且长短镜头交互使用。上联横向写,写景弯曲有致,花叶多姿,山水宜人,因而人人喜欢,处处寻觅;下联就时序纵向写,写朝暮多彩,风雨有情,燕莺歌舞,几度想来想往,常看常新。联语有景有情,有声有色,属对工整,亦可称叠字联中的佳对。此联与西湖中山公园一亭联“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晴晴雨雨,时时好好奇奇。”西湖花神庙联:“翠翠红红处处莺莺燕燕,风风雨雨年年暮暮朝朝。”有异曲同工之妙。

2).蒙太奇手法用于写人,往往截取断面,突显风貌;烘云托月,陪衬铺垫;不精雕细刻,少大写特写。这样表现手法,显得含蓄委婉,而效果不凡。

郑板桥的题邻居打铁工人联,就属于写人佳作。“两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联语截取老屋和工人两组镜头,上下联互相映衬。上联重在背景烘托,下联重在人物展现。其中的“东倒西歪”与“千锤百炼”恰好是这种生活情状的特写。可以说贴人贴事,特色别具;以点带面,令人遐想。

“前辈典型,秀才风味;华嵩品格,江海文章。”这是一副赠蒋士铨的联语。作为“江右三大家”之一的蒋士铨,可着笔之处自然不少,但联语巧妙地选取了才情、操守、风度、德性四组镜头,加以聚焦,赞颂其品格、风范和精神,可以说是“字字有着落”。

类似的作品如题庾楼联:“半壁江山,六朝雄镇;一楼风月,几辈传人。”俞陛云题唐六如祠联:“身后是非,盲女村翁多乱说;眼前热闹,解元才子几文钱。”郑板桥赠白驹老友:“白菜青盐粯子饭,瓦壶天水菊花茶。”运用蒙太奇手法,紧贴人物,凸显特色,堪称佳作。

3).蒙太奇手法用于抒情,不同于一般文体的直抒胸臆,而是把深厚感情蕴含在所描绘的事物、景物中。这种抒情方式含蓄委婉,隽永悠长;深沉细腻,回味无穷。

清代傅山题晋祠云陶洞联:“竹雨松风琴韵,茶烟梧月书声。”联语用名词短语互对,截取六组镜头,构成一幅有动有静、有声有色的画面,显得宁静祥和,令人耳目一新。表面是写景,其实表达是隐居生活恬静幽雅,悠闲自得的情致。

陈大纲题岳阳楼联:“四面湖山归眼底,万家忧乐到心头。”联语上联写景是登临送目的真实感受,这一镜头是下联生发感慨的前提和基础。下联则化用名句,重点抒写游览者的内心感受,贴切自然,表达一种忧国忧民的家国情怀。联语清雅风致,景中有情,言简意深,大气恢弘。这种笔法在影视艺术中最常见,比如把主人公在海边独坐和大海波涛翻滚的镜头组合在一起,正好表达主人公波澜起伏心理状态。从而达到抒发情感的效果。



4).蒙太奇手法用于叙事,不细化过程,只聚焦场景;少必要链接,重组合效果。至于叙事关联,要读者去联想,去体味。这样使得叙事显得简洁明快,要言不烦;干净利落,耐人寻味。十分类似绘画中的速写,用极省俭的笔墨勾勒,却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

《民国联三百副》载题松江小肆联,颇具江南江南风味:“黄酒童鸡风味,白头老妪生涯。”标题很清楚,松江小肆,顾名思义就是上海松江县城一个小店铺。作者摄取六组最有代表性的镜头,通过剪裁,巧妙组合。展现给读者是店面经营背后的感人故事:某妇女开一小店,买酒及鸡面汤。鸡特香嫩,客争趋之。联语运用蒙太奇手法,如同一篇速写,又如一副写生画,淡淡两笔,勾勒出市井生活的缩影,俗中见雅,品来特有风味。

同上书载题四宜山房联:“小坐足怡情,四面云山,四围楼阁;数椽堪促膝,宜谈风月,宜话桑麻。”四宜山房,在甘肃兰州五泉山。联语通过小坐、怡情、云山、阁楼、数椽(几间小屋)、风月、桑麻等等意象镜头的摄取,叙写四宜山房片刻稍坐、促膝而谈的高雅情趣和“开轩面场圃,把酒话桑麻”的生活场面。两嵌“四宜”二字,契合自然,了无痕迹,雅咏清吟,引人入胜。类似的佳作还有很多。比如成多禄题旷观亭联:“登楼远望,四面云山,千家烟树;长啸临风,一川星月,万里江天。”前人题吟秋阁联:“绝妙朋游,有明月一杯,好山四座;是何意态,看大江东去,爽气西来。”叙述登楼见闻,因摄取镜头别具一格,所以极富视觉冲击力。

5).蒙太奇手法用于状物,往往摄取最能突出物象特点的镜头,通过暗喻、借代、双关、夸张等修辞手法描摹对象。使状写对象神采飞扬,生意盎然。

清赵翼题北京市横跨中海和北海水面金鳌玉蝀桥联:“玉宇琼楼天上下,方壶员峤水中央。”与前人题四川峨眉山洪椿坪仙峰寺寿星桥联:“北斗七星三四点;南山万寿十千年。”同为状物联中的佳作。前一联摄取玉宇、琼楼、天上下,方壶、员峤(传说中二仙山名)、水中央等镜头,突出了金鳌玉蝀桥的精巧,瑰丽壮观。用典贴切,典丽堂皇,双关和比喻,巧妙绝伦。后一联摄取北斗七星、南山万寿两组意象镜头,寥寥十四字,情于其中,意在言外。突显寿星桥的不同凡响,对仗工巧,律谐韵雅,堪为佳构。

这一类作品在民清对联中也不少。比如:题吟诗楼的“花笺茗椀香千载,云影波光活一楼。”题望河楼的“陇云秦树穷千里,岳色河声共一楼。”郑板桥杂题联“一庭春雨瓢儿菜,满架秋风扁豆花。”“浮碧一川思训画,硬黄半榻右军书。”等等都是截取镜头,或高或低,或远或近,或长或短,或动或静,独到自然,生面别开。

6).蒙太奇手法用于议论,不侧重说理,不严密推理,亦不需向读者论理,只是通过丰满的意象,精彩的镜头向读者传达一种思想或见解。这一类联语大都归类于感悟联或格言联。



湖南郴州琢磨斋主凌一二先生写了大量形象生动、意象丰满的格言联。“不吹不拍不伸手;敢怒敢言敢出头。”除过复辞技巧,从蒙太奇手法看,也是六组镜头,三个重字递进像三道涌起的波浪,一浪高过一浪,教育人们,为人处事,一身正气,两袖清风;对坏人坏事,要大义凛然。可谓教益匪浅。

凌先生还有一副敦品格言联流传甚广:“山因体正高千丈,人若哈腰矮十分。”联语通过体正山高和腰哈人矮两组镜头意象组合,相互映证,告诫人们人品如山,正直方可自立于天地之间。把做人的道理传达给读者,从而避免了简单乏味、空洞无力的说教,用意不俗。这很自然使人联想到林则徐至理名言:“海纳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无欲则刚。”两组镜头,纵横交错,高深广袤,意境开阔。顺理成章的得出“有容乃大”、“无欲则刚”的人生妙谛。

       综上所述,蒙太奇手法可以广泛用于各种表达方式下的对联创作,也适宜不同类别对联的创作。其实一种创作手法在表达上并不是完全孤立的。之所以分开来论述,是便于读者加深理解。象我们熟知的这一联:

沧海日,赤城霞,峨眉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

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马迁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

就是综合表达方式下蒙太奇手法巧妙运用。全联镜头纷繁,意象奔涌;上联摄取最具特色自然奇观,情景交融,气势磅礴;下联摄取最具代表性的历史文化,意趣纵横,韵味绵长。联语就是一个志趣高雅、心胸豁达、包容天地、融汇古今文人雅士的生活写照。

蒙太奇手法用于对联创作有着独特巧妙,以一当十,清新画面,拓展意境,提升品位,富于视觉冲击力的艺术效果。其突出的特点在于:一是注重意象选择、镜头摄取和创作元素的剪裁。二是多用名词或名词短语巧妙组合,很少用其它辅助词语连缀,语法方式特别。三是“草蛇灰线,伏脉千里”,镜头组合不是简单罗列或叠加,而是有着内在逻辑顺序与脉络。四是短小精悍,内涵丰富,意蕴深远,极易产生以少胜多的艺术效果。

套用爱森斯坦的话,总结一下,那就是,凭借蒙太奇手法创作,对联也享有时空的极大自由,甚至可以构成与实际生活中的时间空间并不一致的对联时间和对联空间。对联表达生活的意境会更加深远和开阔。


吴岱宝,笔名文野斋主,男,生于1963年,籍贯,陕西宝鸡,高级教师。中国楹联学会会员,陕西省楹联学会理事,宝鸡市楹联学会副会长、陈仓区楹联诗词学会会长,宝鸡诗词学会常务理事。《陈仓联苑》微信公众平台主编。宝鸡市十大联家,陕西省第二届孙髯翁奖获得者。有千余件作品在报刊、网络媒体发表,入载《新编实用对联六千副》、《中国楹联年鉴》等百余部书籍;参与编辑《宝鸡旅游文化对联》、《石鼓阁上赏对联》等书籍28余部,并担任《中国对联集成 陕西卷 陈仓分卷》执行主编,曾担任《中华诗人》论坛首席版主兼杂志编委。在全国各类赛事活动中获奖百余次,并荣获2006—2017对联中国年度佳作奖、创作奖;2015年“宝鸡文学网”年度中华诗词优秀奖。百余件楹联作品被景点、寺庙、牌楼、舞台、晚会、庆典、专题书写、刻挂、使用、张贴。事略入载《当代楹联家大观》、市区《文艺志》等书。多次应邀参与了陕西“钓鱼台”、“周文化”、“石鼓阁”等海内外征联大赛评委工作。多篇专业论文在《中国楹联报》《中华楹联报》《三秦楹联》《中华诗人》发表,获业界一致好评。有作品集《文野斋辞赋》《文野斋联语》《文野斋诗文》等。联斋特邀联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