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散文 | 那年我在家中写对联

散文 | 那年我在家中写对联

2019-01-06 23:19:44张少永桃花源原创文学一 0条评论

       那一年腊月二十七,父亲把裁好的红纸给了我,说:“你三大爷在大队写对联,你拿去让三大爷帮咱们也写一写”。

       三大爷是大队的会计,和我们家并没有沾亲,因为他为人和善,没有一点干部的架子,比父亲大几岁,在村里有很高的威望,而且写的一笔好字,尤其是那毛笔字,在村子里是出了名的。每年 腊月一进入小年,村里就按排三大爷写一些慰问军属的对联,这个时候有些村民就买上红纸找他帮忙,三大爷虽然不要任何报酬,但基本上是来者不拒。

       我来到大队时,院里已经是人来人往,有对工分办事的、有参加春节节目表演的、还有看热闹的,更多的是来找三大爷写对联的。我按顺序把对联纸排在后面,和三大爷打了个招呼,就在一旁边看边帮三大爷把写好的对联放在地上晾晒,有墨迹干了的,安户收好,交给人家。快到中午时,人越来越少,三大爷见我看的比较认真,就一边写、一边和我聊着天,不时讲解怎样用笔、怎样下笔、怎样收笔,从那一天起,我爱上了这浓浓的墨香。

 

       上初二时,我的毛笔字就写的有点模样了,再到写对联时三大爷就把一些“活儿”分给了我。按他的说法,写对联照着现成的写只能算是半截手,在内容的选择上也要用心,照顾前前后后,左邻右舍,万不可弄出“千篇一律”来。 后来我观察,他是根据各家各户不同的情况选写不尽相同的内容,家里有老人的,多写祝寿祝福类的;青年夫妻的家庭就写些催人奋进的:如“同心齐勉志,携手共图强”等 ,原来写对联的学问还这么多。

       三大爷和父亲说起过,现在写毛笔字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孩子想学就好好的让他学吧,将来接我的班。我没有接了他的班,十九岁那年我离开了生我养我的泥河湾,来到了宣化的一家银行,一呆就是十六年。在银行工作的那几年,我从来没有停下写毛笔字。单位里有很多的报纸,看过的报纸是练习毛笔字的上好材料,发现了好的书法作品,在工作之余几遍几十遍地照着写,两年多的时间,毛笔字得到了单位同事们的认可,平时写通知、写标语、到春节写对联,成了我的份外工作。

       每年到了写对联的这几天,写了本单位的、再写家属院的、供销社的,晚上还帮邻居写。站在那儿,俯着身子悬着臂的,还得推前拉后的铺摆纸张,一天下来,腰酸臂疼是不消说的,就连那两条腿也会感觉出麻木来,可我还是乐此不彼。因为在这个过程中让我深深地体会到那助人的乐趣,邻里乡亲们热切期盼的眼神和温情款款的谢意给了我莫大的鼓励,那是一种赞誉,更是一种信任,多少也有点儿“成就感”。

       现在随着社会经济的高速发展,人们的居住条件发生了很大的变化,那亮丽的装潢也无需再用多少“对联”来点染,有的只是贴上一两副“意思”而已;另外,街面上那精致的印刷品对联也丰富多彩, 手写的对联成了一种怀旧的念想。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