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魏晓婷 | 春联满院

魏晓婷 | 春联满院

2018-10-23 22:07:06魏晓婷 时光捡漏 0条评论

《绝处风景》为凤翔县作协副主席魏晓婷所著散文集,全书分为亲情一缕、人生浪花、岁月留痕、乡土情愫、山水怡情、散文随笔、心灵感悟、守望乡村八个部分,平台从10月21日起将陆续推发,欢迎读者欣赏阅读。

曾从田地上来,终回田地上去,生命的两极以及生命的濡养过程皆血脉相连于土地,因而不敢怠慢,虔称田田。生命一程价值几何?意义几何?但愿能在我的文字里与君一起思索,一起澄悟。

——作者寄语


其实,我家过年最热闹的时候,当属大年初一前两天。

打我记事起,每年春节前两天,父亲就在当院摆上一张方桌,研墨润笔,弯腰曲背的为乡邻们书写春联。各种喜庆的春联就在我家院子里横七竖八的摆上一地,红红的颇为壮观,都用砖块、瓦砾、土疙瘩压着,风一吹哗啦啦响。有些小横额还不时被风儿吹到屋角或土墙上,我们姊妹几个就满院追着捡,将院子里有些分量的小东西都找来压上。而乡邻们有的为父亲裁纸拽春联;有的在院中找空隙摆晒春联;还有的或蹲或站在院子里说着闲话。一群群小孩跑出跑进追打嬉闹着,大声颂念着春联上各种喜庆溢美的语言。母亲一个人则在灶房里陀螺似的忙碌着,风箱叭哒叭哒地响着,锅里大气小气冒着,阵阵浓浓的馍香、肉香飘荡在整个院子中……将我们推向过年前的极度兴奋中。

    这种情形一直沿续到大年三十午后,一阵阵炮竹声响后,院中一下寂静了许多,只剩下散落各处的砖块、瓦砾、土疙瘩,夹杂着的还有烟头、果皮、纸屑等。父亲贴上自家春联后,放一小串鞭炮,就带着我们开始打扫院中卫生。灶房里母亲伸出头来,瞅瞅四下再无旁人,就开始抱怨父亲给她帮不上一点忙,净添乱。父亲忙满脸赔笑说:“等会你歇着,剩下的活我来干。”而我们姊妹几个一下却失落了许多,总希望这样热闹红火的场面能再多些。


后来父亲退休,我们参加了工作,再过年时村委会门前有了现写现卖春联的人,母亲就鼓动父亲也去村委会门前卖春联,一来图家里清净,二来还能挣上几个油盐酱醋钱。结果父亲忙碌了几天后,钱未挣下,还贴上了几盒烟、几桶金粉(后来写春联多用金粉替代墨,图好看)、一些笔墨纸张。母亲问起,父亲笑说:“遇着是同学、亲戚、学生的不收钱,日子过得紧巴的不收钱,剩下的全是熟人咋要钱?”母亲一下噎住,转对我们说:“你看你爸!”我们却伸出大拇指说:“爸真伟大!”父亲不好意思地用手挠着头顶,咧开嘴憨厚地笑了,母亲剜了父亲一眼也笑了。


以后每每过年父亲就仍旧摆在家院里为乡邻们义务写春联,不过晒春联实行了改革,父亲提前在院中前后左右绷上绳子、铁丝之类的东西,上面密密的排上铁夹子,将写好的春联挨个夹上去,像旌旗似的满院随风摇曳着,甚是好看。

又近春节,父亲进城看病,我见父亲已苍老衰迈了许多,不无担忧的问:“今年还写春联不?”父亲却一脸认真地说:“写么!人老了,除了为乡邻们写几副对联,还能干些啥?”我看着父亲慈善的脸,眼前交相辉映着的却是老家满院红红的春联和乡邻们喜悦的笑脸。


作者简介


魏晓婷,笔名田田,职员,陕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宝鸡市作家协会理事,凤翔县作家协会副主席。曾在《安徽文学》、《散文选刊》、《秦岭文学》、《陕西教师报》、《宝鸡日报》等报刊上发表诗歌、散文、小说二百篇(首)。多次荣获国家、省、市文学奖。出版散文集《绝处风景》、长篇小说《伤城》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