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略论宫观的功能 ——从道教楹联的视角

略论宫观的功能 ——从道教楹联的视角

2018-06-22 23:21:06范恩君道教学术 0条评论

       宫观是道教文化的载体。从其性质来看,宫观庙宇既是神仙的府第,又是道士奉道修行的场所,同时还是广大信众朝真进香的精神家园。道观的属性决定了宫观文化的宗教功能和社会功能。本文试就宫观文化的一个侧面——道教楹联的视角探讨宫观的宗教功能和社会功能。


一、置兹灵观奉祀仙真的神缘功能

       宫观由道士模仿上天神仙宫阙而修建,其建筑的指导思想,《洞玄灵宝三洞奉道科戒营私》卷一“置观品”中明确指出是“法彼上天,置兹灵观”。所以,宫观大多修建得金碧辉煌,庄严肃穆,法度严密。宫观建成后就属于所奉祀的神明的了,这在《要修科仪戒律钞》卷十三“杂科”中有记述:“共居观舍堂殿,园林田地,三宝众殿,属天尊。堂属道士。若其营造,尊卑有等。”在宫观中,只有道士居住的生活区才是道士的地方。因此,道士在宫观中起居行为,应处处时时事事“祭神如神在”,谨慎小心,遵守规戒,虔诚奉祀神明。可以说,置兹灵观奉祀仙真是宫观最主要的宗教功能,我们称之为神缘功能。对这个功能,可以具体从神居环境和神仙功德两方面进一步来认识。


       道教三十六洞天、七十二福地乃“上天遣群仙统治之所”,在这些地方修建宫观奉神修道首先讲究“风水”。无论是宏伟的宫殿,还是普通的祠庙,抑或是朴素的茅庐或洞穴,无不是本着“非宫宇则无以示教,非山水则无以远俗”的初衷,选择山清水秀、藏风聚气的风水宝地。譬如泰山碧霞祠“日出扶桑迎法驾,云来岱岳护神宫”;福建江口东岳观“水如碧玉山如黛,凤有高梧鹤有松”;浙江温州紫霄观 “云蒸霞蔚千祥紫霄临宝观,水净风清六出白雪满名山”;而山东崂山道院“黄鹤飞来,带得松花香道院;白云散去,独留明月照丹台”;广东罗浮山酥醪观“万壑烟云留槛外,半天风竹拂窗来”;即便身处繁华都市的香港青松观亦是“道径无尘风自扫,山门不掩月常临”……道观建在这些如诗如画的天然之景中,怎能不令人顿抛机心,超凡脱俗呢?


       极力宣扬所供奉的神仙祖师的灵迹和功德是宫观神缘功能的另一重要体现。这也可以从宫观楹联匾额中略窥一斑。下面略举几例。

 

       三清神是道教最高神,道观大多供奉玉清元始天尊、上清灵宝天尊、太清道德天尊。北京白云观三清阁有联“无上三尊,乃乾坤之主宰;混元一气,为造化之根源”。言简意赅地阐明三清神是道气化生,乃天地万物根源和主宰的根本信仰。广东罗浮山冲虚观三清殿联曰:“混元一气肇三清,生天生地生人,造化施张滋万物;道德千言扶百代,观徼观微观妙,阴阳抱负阐深玄”。上联与白云观三清阁联所讲的涵义一致,而下联则揭示太清道德天尊(太上老君)降世为老子,著《道德经》五千言,阐大道玄妙。


       道教始源于黄帝,发扬于老子,成教于张道陵天师。供奉这三位祖师的殿宇的楹联也多阐发他们的灵迹和传说。陕西黄陵黄帝庙,是供奉黄帝的祖庙。黄帝既是中华民族的人文始祖,又是道教始祖,至今每年清明还要公祭黄帝。黄帝在中国历史上的地位无与伦比。有联曰:“拓地建邦垂衣裳,以昭华胄;活人济世辨医药,而著内经。”黄帝统一华夏各部落,是我国上古史上第一个创业建国,有丰功伟绩的帝王。从《史记·轩辕本纪》到道教所撰黄帝传记中的记载,有许多发明创造和黄帝(包括他的元妃和大臣们)联系在一起,“垂衣裳”即是其一。《黄帝内经》则是“歧伯善说草木之药味性,帝请主方药;又有雷公述炮灸方;帝问歧伯脉法,又制《素问》等书。”


       道祖老子是太上老君周朝降世。苏州老君殿有联云:“柱下史官尊,幸早经礼问仲尼,八百载典章可数;函关仙迹远,徜未得气觇尹喜,五千言经训可留”。老子作周朝柱下史,孔子问礼于老子。老子见周衰乱,西去隐居,尹喜守函谷关,见紫气东来,留老子著《道德经》五千言的事迹历历在目。


       江西龙虎山是正一祖庭,天师府是历代天师府第。“道高龙虎伏,德重鬼神钦”是赞颂祖天师张道陵的。祖天师道高德重,降龙伏虎,擒魔捉妖,慈愍化民,符咒济世,被奉为道教“教祖”。


       北京白云观因为长春真人邱处机驻锡,被尊为全真祖庭。邱祖殿里有乾隆帝亲撰“万古长生,不用餐霞求秘诀;一言止杀,始知济世有奇功”的对联,对邱祖古稀之年不远万里西行谒见成吉思汗,教以“长生当以清心寡欲为要,治国当以敬天爱民为本”,救中原百姓出水火的伟大功德推崇有加。


       这样的例子举不胜举。宫观楹联中对祖师功德的颂扬是奉祀神明的基本功能。

二、栖身修道参悟长生的道缘功能

       修道长生不死是道士栖身庙观奉神修道的根本追求。宫观是属神仙的,但也需要人——道士来住持。道士是道教文化的传承者,是宫观文化的载体,他们的一言一行都是宫观文化的表征。宫观的道缘功能,从道士的活动中得以彰显。


1、真心清静道为宗


       “道士者,以道为事”(《道典论》),然而前贤有言:“知道易,信道难;信道易,行道难;行道易,守道难;守道不失,身常存也。”志心修道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宫观的不少楹联是激励道士的信道决心的。湖北武当山紫霄宫有联:“脱俗归真,须向吾门求觉路;超凡入圣,更宜此地问玄津”,向慕道之人指示迷津。但是“道教精微,犹如日挂山头,行到山头日更远;玄门奥妙,恰似月浮水面,拨开水面月还深”(崂山道院联)。因此,北京白云观七真殿联则鼓励信道志士“入真门,秉真心,参透真玄真自在;来妙理,达妙境,展开妙道妙神通”。立志,是学道的必要条件,“能用身修心也易,肯立志学道何难”(河北鹿泉十方院联)。此外,还要循序渐进不辞辛劳,“遵道而行,但到半途须努力;会心不远,欲登绝顶莫辞劳”(湖南南岳半山亭联)。久久行之,自然守道不失身常存。


2、经以载道经为径


       道教非常重视经教,把“道经师”奉为“三宝”,奉道者从师以后,必先习经籍,以经为径,以经悟道。宫观中多有“藏经阁”,道士日常宗教活动也有早晚坛功课经。楹联有云:“道教渊源,蕴五千年华夏文化;玄门奥妙,秘三洞经凤篆龙章。”道教是中国文化的根柢,三洞尊经蕴含玄门奥妙。三洞义旨,《云笈七签.三洞经教部》称:“三洞经符,道之纲纪。修服者因兹入悟,研习者得以还源。谓修学之人,始入仙阶,登无累境,故初教名洞神神宝;其次智见精胜,既进中境,故中教名洞玄灵宝;既登上境,智用无滞,故上教名洞真天宝也。”三洞经教阐道纲纪,循序修学进道无魔。诵经功德不可思议,“龙章三卷,讽诵皇经天现瑞;凤篆五品,敬谈玉典地呈祥”(武当山皇经堂联)。因而“穷经安有息肩日,学道方为绝顶人”(陕西西安八仙宫联)。道人诵经是件飘逸的事情,无论“焚柏子香读周易,滴荷花露写黄庭”(陕西骊山老母殿联),还是“清风常伴,闲招白鹤云千里;夜月不惊,静读黄庭香一烟”(浙江苍南清华道观联),无不令人神往。


3、烧铅炼汞参丹道

 

       烧炼金丹求仙的外丹和钟吕金丹道内丹是道士探索长生之道的两种最主要的方术,也是宫观生活重要的内容。无论是“炉烟成白鹤,松气养丹砂”(广州三元宫抱一草堂联)的外丹烧炼,还是“子午卯酉参玄妙,二六时中转法轮”的内丹修炼,无不宗承魏伯阳、葛洪和钟离权、吕洞宾等祖师遗风。栖身道观,“悟性不知身外物,参玄忘却世间春”(武当山紫霄宫联),达到“无人无我”境地的高道,当代似乎并不多见,只能“心向往之”了。


4、琴棋书画逸性情


       道观之中精于琴棋书画者屡见不鲜,高山流水琴逢知音,仙人弈棋斧成烂柯,王羲之书《黄庭经》换鹅,顾恺之绘《洛神赋图》寄情丹青……琴棋书画可以陶冶心性,高雅情操,是道士修道之余的情趣。青城山道侣“聊借琴书为伴侣,且将天地作蓬芦”的豪气;南海云泉仙馆羽士“花间酒气,竹里棋声”的洒脱;昆明龙泉观黄冠“寒日半规闻鹤语,古琴三弄有龙吟”的逸情……无不反映出道士高洁的志趣。


5、晨钟暮鼓度春秋


       宫观的生活丰富多彩,极富修道者独特的意蕴。道士一天的生活以钟鼓为起止,“晨钟乍击,上达三清圣境;暮鼓初敲,下通九幽寒泉”,钟鼓琳琅振响通达天庭地府。置身庙观,恍惚真有“钟敲月上,磬歇云归,非仙岛莫非仙岛;鸟送春来,风吹花去,是人间不是人间”的感慨了。无论“玄门日会龙门客,道院时接翰院宾”(河北鹿泉十方院联),还是“扫来竹叶烹茶叶,辟碎松根煮菜根”(广州三元宫联);无论是“谈道偶逢骑鹤侣,写经时遇换鹅人”(辽宁千山无量观联),还是“采药仙归松石垒,读书人在水云间”(江苏茅山仙人洞联);无论是“莫说茶水淡,须知淡中有味;休言菜根苦,要在苦中求甜”(鹿泉十方院联),还是“德从宽处积,福向俭中求”(西安八仙宫斋堂联);无论是“守律严持戒,诚真善葆光”(北京白云观老律堂联),还是“守本分而安岁月,凭天理以度春秋”(北京白云观执事房联)……宫观生活的方方面面,无不体现着“道士家风,采得黄菜连根煮;山人气象,拾来松枝带叶烧”(崂山道院联)的古朴自然。

三、精神皈依劝善化民的人缘功能

1、心灵皈依,精神家园


       宗教是人类的精神家园。在现实生活中,许多人对人生中的种种不幸与压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和期盼,需要通过宗教的途径求得慰籍。假如我们对道观熙熙攘攘的烧香拜神者有较为深入的了解,就不难发现,普通的信神者大多是有愿而来,或求福求寿求禄求财求婚求子求医求功名等等,或祈求神仙消灾解厄。他们对神仙的信仰仅仅停留在祈求消灾解厄济危拔困、祈求功名利禄福寿康宁的层面上。然而,当我们面对他们虔诚的感情时,尤其当他们遭遇天灾人祸的挫折,其苦难无法在现实社会中得到解决,把希望寄托于神仙、祈求神仙的庇佑时,我们不能不报以深切的同情与理解,因为宫观是他们唯一的情感归宿和依托。在现实生活中,还有另外一种情况,即信道者。他们对“道”有着深刻的认识和体悟,隐居红尘而修道。他们或许并不经常朝山进香,然而宫观依然是他们情感寄托的精神家园。在这里,“割断红尘咫尺地,别开云境一重天”(四川青城山联),抛开世俗的羁绊,求得“心随流水去,身与白云闲”(青城山茶园联)的宁静,或者“参悟养生主,皈依大宗师”(崂山道院联)的参禅悟道。


2、劝善惩恶,道德教化

 

       《周易》云:“圣人以神道设教而天下服矣”。宫观还有宣扬天道承负,因果报应、惩恶扬善、劝化世人的道德功能。


       宫观供奉的祖师仙真就是道德的楷模。例如三国时的关羽,被尊为“武圣”,古时关帝庙(武庙)如同祭祀孔子的文庙一样,遍及全国。关圣帝君“大义秉春秋,辅汉精忠悬日月;威灵存宇宙,干霄正气壮山河”(湖南湘潭关帝庙联)、“美髯赤颜,威武英姿昭日月;丹心义胆,凛烈圣貌镇山川”(云南巍宝山关圣殿联)。关帝忠肝义胆,昭明日月,是世人学习的榜样。道教还奉其为武财神,也是取其 “忠义”,生财以忠义为本。再如,四川都江堰二王庙供奉的李冰父子,秦孝文王时李冰为蜀郡守,治理水患,凿离堆,穿三江,灌溉良田万顷,造福川西平原,后世感其德,立祠庙祭祀,自秦汉以来未曾间断。二王庙有联曰:“一拳石把混沌凿开,成陆海膏腴,二水中分沾再造;七洞天让神仙居住,作狂澜保障,三川利济永千秋”。将李冰父子兴修都江堰,造福三川利济千秋的伟业生动地描绘出来。又如药王孙思邈,是唐代道士,他博通百家之学,尤好老庄 ,兼通佛典,长期隐居终南山修炼行医。他“除病解厄,千金仙方普受惠;坐虎针龙,广施慈悯救众生”(北京白云观药王殿联)。“弃爵位,著千金,精究医药行阴德;辞珠宝,取仙方,济世救人心存惠”(陕西凤城紫阳观联),是说他淡泊名利,医术高超,悲悯救人。这样的事例举不胜举,仙真祖师是奉善成仙的榜样,是至善人格的化身。


       天道承负、善恶报应的伦理思想贯穿在宫观道德教化中。古时各地都有城隍庙,城隍庙是幽冥世界府、县的地方神,能剪恶除凶,护国安邦,管理生死亡魂。福建莆田城隍庙有联:“为恶必灭,为恶不灭,祖宗有余德,德尽而灭;为善必昌,为善不昌,祖宗有余殃,殃尽而昌”,以天道承负说教化百姓。而有的城隍庙则直接劝人行善止恶,如上海城隍庙联曰:“做个好人,心在神安魂梦稳;行些善事,天知地鉴鬼神钦”;辽宁盖县城隍庙联则称:“德之不修,死降临头,吾岂不为汝羞也;恶而不改,报应眼前,汝应愧来见吾乎”。东岳大帝主人生死贵贱善恶奖惩,“东岳泰山君领群神五千九百人,主治生死,百鬼之主帅也,血食庙祀所宗者也”,为道教阴神中的至尊神。福建泉州东岳庙联曰:“天知地知神知鬼知何谓无知,善报恶报迟报早报终须有报”、“六道轮回,今生作者来生受;两廊地狱,活时容易死时难”,神察如电,报应不爽,世人应及早悔悟,免受轮回之苦。灵官是道教的护法神,信徒的一言一行都在他的监督之下,道教宫观或大或小都必有灵官殿。王灵官“鞭下无情,打尔明中作恶;头上有眼,察它暗里行奸”(贵阳灵官殿联)。云南巍宝山灵官殿则直言:“唆人讼,淫人妻,破人婚姻,到此进香也无益;忠于国,孝于亲,友于兄弟,见吾不拜又何妨”。天理昭彰,何去何从皆由自身。雷神也是司善恶赏罚之神,掌握生杀大权,专门惩处恶人,“到此间摸着心头,倘能洁廉忠孝,有善必为,何用你六月持斋,四时打醮;莫出外付诸脑后,依旧奸盗邪淫,无恶不作,休怪我雷声震地,电火烧空”。在这些威灵赫赫的神明监督之下,百姓如何敢不畏惧。常怀敬畏之心,明了“祸福无门,因皆自造非自命;善恶有应,果报许早也许迟”、“莫言轮回,恶念起时皆地狱;休说蹭蹬,善心明处即天堂”,必然民风归朴,社会敦睦。


       总之,宫观是属于神仙的,又由道士住持,还面向世俗大众,它既有置兹灵观奉祀仙真的神缘功能,又有栖身修道参悟长生的道缘功能,还有精神归依劝善化民的人缘功能,这三大功能在道教楹联中都有着充分的反映。


(此文原刊于2005年第2期《上海道教》)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