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对联记忆】缅温老,恍如昨

【对联记忆】缅温老,恍如昨

2018-06-07 22:29:52我是疯子对联江湖 0条评论

    喜欢怀旧,喜欢追忆,一个念“故”之人。有人说,时间是岁月无形的杀猪刀,苍老了容颜,淡却了感情,粉碎了过去。确实如此,怕老的无法直视,所以常常翻看旧相簿;怕离的太久太远,所以常常发个短信骚扰;怕你会忘记我,总是提醒着我是谁谁谁。


       一早噩耗骤然来袭,一个论坛固顶的帖子赫然在目:中山道人与世长辞。辞这种字眼就如一把弯刀,直插心脏,使人难以呼吸。在高山群我看见大家的悼词,却又故意说这是不是愚人节,是不是有人恶作剧,内心深处是万分的不情愿接受这个事实,无奈中多了几许悲切。伊壁鸠鲁曾言:“死不是死者的不幸,而是生者的不幸。”此话诚然,一副副鲜活的挽联从屏里跳起;一行行催泪的惋叹从八方叠涌;一个个神交的好友从悲痛跌入。有人如我一般疑惑着,拒绝着,承受着,不敢相信、不敢正视如铁一般的实情。


       盯着屏幕良久,眼泪不禁倾流而下,翻看与老爷子的短信,回忆夹着窗外的绵绵寒雨,分外刻骨。


       2011年8月23日晚,第一次与之论坛短信息对话,老爷子称我为小兄弟,传授我征联的一些技巧,从中感受到他的古道热肠,他的耐心细心。此后多次请教,也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2013年10月12日晨,参赛有些年月了,偶尔小有混迹,感谢老爷子的指点关怀。也是第一次提醒他要爱护身体,注意养生。那日是凌晨5点多,我在医院通宵加班做活动策划案。


       2014年12月31日晚,年末给老师拜年,顺祝他身体安康,再一次叮嘱他不要太过操劳,而老爷子总是说身体好着呢,还能动,还能做,还能看。


       2015年9月17日晚,希望老爷子不要去掺和国粹那些帖子了,也不要去生那些闲人的气,不值得,我说会有管理员解决的。他又说,在其位岂可不谋其政。


       今日!就在今日!我再也收不到老爷子的回复了。 


       写联的人很多,三教九流,有马甲攻击的;有化名参赛的;有家族抄袭的;有恶意举报的,总之手段五花八门,到底是孔方兄作祟。少有温老爷子这般正直、极富责任心、一次又一次的释怀各种负面的所谓真正联人。噢!不,应该是联家,是大家,不是沽名钓誉的,不是自吹自擂的,不是新闻炒作的,实实在在的联坛大家。是有威望的,是受人尊敬爱戴的,是让联友为之动容的,是心中不能忘怀的中山道人。


       当然,爱联的人、甘心为国粹付出的也很多,如联都论坛的无为而为老师、余仁扬老师、梅永峰老师和徐俊杰老师等等。他们在国粹的最前线,默默无闻的奉献,从无怨言,十年如一日。怎能不让人敬佩,不让人仰望。但依然希望他们以身体为重。曼利厄斯有句话一针见血: 死亡也许是免费的。——但它是用一生换来的。人活一世,如草木同,如风云散,如水露消。斯须白驹,太阳和意外,谁也不能料定哪个先到来。


       珍惜当下,怜取眼前人,才是最重要的。活着就要快乐,少些纷争,多些宽容;少些争执,多些理解;少些痛恨,多些友爱。


后记:


       以前联坛任何一位联师去世只是惋惜,没有悲痛之感,挽联多是应制。此次,我竟然久久写不出挽联,只能写下这只言片语,以诉衷肠。老爷子留下的是不朽的意志,不灭的精神。弘扬国粹不是空话,要身体力行,要脚踏实地。


末学万斌悼于乙未八月初七。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