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年味浓】写春联

【年味浓】写春联

2018-02-08 23:02:05邹辉互联网 0条评论

春节将至,又到我挥毫泼墨写春联的幸福时刻。立即在久隔的笔筒里找出那只挥洒自如、得心应手的羊毫长锋大楷,行囊里备好伴我多年的对联集锦,信心满满地走进那溢满墨香的天地。


在捣鼓文字游戏的同时,也乐于在笔走龙蛇中寻求纵横卑阖的那种陶醉。因此在加入市作协后不久,凭着多年习字的功底成为市书协会员,并有幸参加了多次市级书画大赛。当然,由于悟性略低,再加上自己的疏于练笔,所以多次大赛中获得的都是优秀奖,最多的也就拿了个三等奖。想想看,如此境况,我怎么还能在书法界再图建树。只好,潜下心来专心致志地在文字堆里捣鼓我自以为是的文章,“东方不亮西方亮”吗。不过,即使我很难在书法艺术上扬名立万,平常间也不怎么勤奋涂鸦,但毕竟临摹过大家碑帖,好歹是个“练家子”。偶尔给别人家写副对子和喜联那还不是手到擒来。尤其是每年春节,给大家伙写春联,就成为我忙于春节供应时的又一项有意义的工作。


九十年代之前,还没有现在的各大银行和保险公司印制的成品春联,千家万户张贴的春联都是手写的。那时候的街头和邮局门口,只要到了腊月二十五,是一片红彤彤的春联世界。沿街的摊点、路边围墙上全是大小不等的春联。摊主们大多都能写上两笔,案子上铺好裁好的红纸,当场为求购者书写合适满意的春联。摊点上除了摆满了写好的春联外,还有四字为一字的吉祥语。比如七福临门,招财进宝,福禄寿喜和竹报平安等,这样的吉祥语特别抢手。另外,摊主们用金粉书写的春联更是深受大家伙的喜爱,常常是这边刚写好,那边就有人快速交钱拿走,生意是相当的红火。不过,在街头路旁的摊点前根本看不见我们单位的人,因为他们知晓我的两把刷子不比街头写字卖春联的差,因此上是早早地到我办公室催我早点下笔。如此深情急等待,如此盛情求墨宝,我又怎敢怠慢平常间相处的如同一家子的大家伙呢?于是,我铺好毡子裁好纸,凝神定气,一幅幅墨香四溢的春联,恰似雪片似地飞到家家户户的门上。既给喜庆的新春佳节增添光彩,又给欢乐的家家户户送去吉祥幸福。那年月除了给公司机关的大家伙写上百把幅春联外,还有一项使命是到基层单位为奋战在第一线的职工们写春联。每年我从腊月二十六开始,分别到基层单位去为加班加点的职工们写春联,职工们都说我这是送温暖,送的是春风入户万物复苏的浓浓春意。我却感触的是,奋战在第一线职工的,那种不辞辛苦任劳任怨的奉献,着实温暖了我。


前几年,虽说离开了工作岗位,但是每年春节写春联这个活我是推辞不掉的。身边的三朋四友一到腊月二十六,就把红纸买好、茶泡好,专门请我登门写春联。记得前年我到朋友公司写春联,好家伙,一上午写了一百多幅,刚想歇歇伸伸懒腰。恰巧电视台到朋友公司采访,看到办公室满地的春联,问朋友能不能拿几幅。朋友本身就豪爽再加上电视台来采访,更显得慷慨大方,高声大嗓地对他们说:“只管拿,想拿多少拿多少。”想想看,不花钱的春联,何况字写的也是眉清目秀龙飞凤舞的,谁不想多拿几幅呢?一眨眼的功夫,满地的春联所剩无几。喜滋滋地他们临出门时丢下句嘎嘣脆的“谢谢”走了,害的我低头躬腰又忙活了好大会,才把朋友们的春联写齐。晚上聚餐时,朋友一个劲地夸我给他长了脸,我对朋友说“可累坏了我的老腰啊!”说完,一屋子的人全笑了。笑的是灯花灿灿,酒花灿灿,笑脸灿灿····


写春联、放鞭炮和打灯笼,是老辈人留下来的年俗。他寄寓着祖先们对以往美好生活的回味和对来年幸福日子的祈求,是我们这个泱泱大国所不能忘的浓浓的年味。我只所以依然乐于不辞辛劳地,泼墨挥毫为大家伙写春联,为大家伙送温暖和祝福是一方面,关键的关键是写春联,可以让我在浓浓的年味中回味往事,感受到春联带给大地回春的气息,感受到又一年明媚春光的来临·····


作者简介:

邹辉,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安徽网络作家协会会员。 有散文、诗、小说、报告文学等作品百余万字发表于全国、省、市各类报刊。出版个人文集《杂拌集》。作品荣获2011年首届,2013年第二届全国人文地理散文大赛二等奖,2012年中国散文华表奖优秀作品奖。作品入选《散文里的中国》,《淮南情怀》下卷,2014年《中国最美散文100篇》。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