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成都望江楼楹联杂忆

成都望江楼楹联杂忆

2018-01-07 15:50:14戴绍基行脚成都 0条评论


2007年9月在成都金牛宾馆参加中国自动化学会年会暨ABB杯自动化论文大赛颁奖典礼,会后我又在成都盘桓了数日;其间,与列五中学高63届三班的几位老同学一起游玩了望江公园。


望江公园是我等五、六十年代经常来的地方。闲聊中,我们突然想到旧时所见的楹联,仔细找了一遍,好些都没有了。当时记得旧有谢无量先生书写的一副楹联为:

    

古井冷斜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

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月,要平分工部草堂。


曾记得去年的《龙门阵》上介绍过顾复初先生在草堂寺、武侯祠及望江楼都留有楹联,我当时就说此联为顾复初撰、谢无量补书。


回来后一查,才知道自己记错了。顾复初在望江楼留下的楹联是另外一副:


引袖拂寒星,古意苍茫,看四壁云山,青来剑外;

停琴伫凉月,予怀浩渺,送一篙春水,绿到江南。


顾复初,江苏长洲(今苏州吴县)人,晚清名士。咸丰年间,应四川学政何子贞(绍基)邀请,入川协助改阅试卷,寓居成都梓潼桥街,自署小墨池山馆。寓川期间,在杜甫草堂、武候祠和望江楼等处都留有楹联。著有曼罗山人诗文集。谢无量(1884---1964),四川乐至人。著名史学家、书法家,六十年初曾获全国书法大赛一等奖。曾任东南大学、四川大学、中国人民大学教授,四川省博物馆及中央文史馆副馆长等职。二位皆一时名士,该联是文、笔俱佳。


离开成都之前曾到“锦里”买特产小吃,偶然在“锦里”的书摊上购得《文化人视野中的老成都》一书。我当时是冲着书中的《陈寅恪与吴宓在成都》一文而买下的。回南阳后每天临睡前读一点,却意外发现书中谢国桢先生写的《锦城游记》一文中提到了望江楼的那副楹联。谢国桢先生是明清史专家,清华国学院出身,在清华读书时即被梁任公聘为西席,教其子女的文史知识。1963年4月,谢先生应四川大学历史系徐中舒先生之邀来川大讲学,《锦城游记》就是他在蓉的日记。从1963年4月4日到5月17日,该文详细记录了先生每天的活动,包括其间与蒙文通、缪钺、徐中舒、冯汉骥等先生交流切磋的情况。4月15日,谢先生“重游望江楼,在吟诗楼上徘徊了一回。我看见楼下大厅抱柱上有一副对联,是清代伍生辉所撰,而且是谢无量补书的。对联是:古井冷斜阳,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第?大江横曲槛,点楼烟月,要平分工部草堂。写得颇有气魄。”……(引文有几处明显的错误,例如“几树枇杷”之前少了个“问”字,而“点”当为“占一”之误-----请注意楹联是竖写的。我这里是照原书印刷录下。)



泾阳伍生辉,字介康。早年以科举成进士,后游幕成都,宦情萧瑟,十年候补,了无消息。某年除夕他特书一联云:“十年宦比梅花冷,一夜春随爆竹来。”四川总督锡良见此书联内容、书法、语气,认为其绝非泛泛之辈,遂命人寻召询问,伍生辉制策对答如流,锡良乃授署绵竹知县。 伍生辉书法逼近黄庭坚,劲峭挺拔。四川成都望江楼有其所书楹联曰:“古井冷夕阳,问几树枇杷,何处是校书门巷?大江横曲槛,占一楼烟月,要平分工部草堂”。


两相印证,那副对联肯定是伍生辉所撰了。而且,不是“占一缕烟月”,是“占一楼烟月”。


(一说“占”应为“剩”字,而且原文为古写的“剩”字(左为月,右为眷字把下面的目换成贝的繁体字---賸)


顾复初留在草堂寺、武侯祠及望江楼的三副对联依次为:


异代不同时,问如此江山,龙蜷虎卧几诗客;

先生亦流寓,有长留天地,月白风清一草堂。 (记得是于立群的字,郭沫若跋)

 

一抔土尚巍然,问他铜雀荒台,何处寻漳河疑冢;

三足鼎今安在,剩此石麟古道,令人想汉代官仪。

 

引袖拂寒星,古意苍茫,看四壁云山,青来剑外;

停琴伫凉月,予怀浩渺,送一篙春水,绿到江南。

 

此三联均用典贴切、韵味深长,意境与文采俱佳。


此外,清代道州何绍基任四川学政时,在濯锦楼亦留有一联,今尚存:


花笺茗盌香千载;

云影波光活一楼。  (这“活”字用得真好)


近人陶亮生(曾任四川文史馆馆员)亦有一联,用典不错,现在也找不到了:


少陵茅屋,诸葛祠堂,并此鼎足而三,饰崇丽,荡漪澜,系客垂杨歌小雅;

元相诗篇,韦公奏牍,总是关心则一,思贤才,哀窈窕,美人香草续离骚。


薛涛的文才得到剑南节度使韦皋的赏识,曾奏请给她校书之职。元稹在成都时与薛涛过从甚密,留下了不少诗篇和秩事。联中的“元相诗篇,韦公奏牍,总是关心则一”即指此事。


由此联想到顾复初在成都的题联还有两副。其一为顾复初题成都草堂古柏亭联(集句):


柯如青铜根如石; 
花为四壁船为家。


其二为顾复初题濯锦楼联:


汉水接苍茫,看滚滚江涛、流不尽云影天光,万里朝宗东入海; 

锦城通咫尺,听纷纷丝管、送来些鸟声花气,四时引兴此登楼。


最近收到四川省楹联学会赠送的《天府联苑》2007年第三期,看到该杂志编委会顾问刘克生先生的两副有关望江楼的楹联:


秋色老梧桐,往事难追,巡古苑,象笔鸾笺,水如碧玉山如黛;

凉风洗修竹,佳人何在? 记前时,莺啼燕语,井带胭脂土带香。

 

时序百年心,问芳踪、燕约莺期,我辈复登临,画图省识春风面;

江楼千里月,思往事,红朝翠暮,佳人难再得,诗卷长留天地间。


以上两联,均系集唐诗、宋词和《桃花扇》句而成,切人切景,亦难能可贵。


清光绪年间,云南籍书法家赵藩先生亦有一联,曾题薛涛井畔吟诗楼,今亦不存:


百丈井照影可怜,况余笺样诗心,才调信如香茗绝;

十一镇传人能几? 难得鬓边裙角,姓名翻借护花留。


上联写薛涛的才情诗心;下联却写剑南节度使韦皋因关照薛涛而史册留名;思绪跳跃,似有寄托。



赵藩宦游蜀中约二十年,曾任酉阳知县、署理盐茶道、代理永宁道和四川按察使(管理全川刑狱)。时岑春煊任四川总督,师生之谊,多有关照。赵藩因公务之便,常巡视川中各地,遇名胜古迹,多有题咏。他那副著名的题成都武侯祠联,流传甚广,此联在南阳卧龙岗的武侯祠中亦可见到:


能攻心则反侧自消,从古知兵非好战;

不审势即宽严皆误,后来治蜀要深思。


此联的历史背景是:清光绪二十八年(1902年),四川总督岑春煊以武力残酷镇压白莲教。赵藩趁岑春煊拜谒武侯祠之时,撰此联以“笔谏”。这是一副治世名联,联语概括了诸葛亮的文韬武略,对后来的治蜀者语重心长,值得深思。


此次聚会,同游者多有题咏。我也凑了首《成都望江楼感怀》:

    

花笺香茗盌,云影映粉墙。大江横曲槛,古井冷斜阳。

几树枇杷在? 一楼烟月长。最爱《筹边》咏,校书平草堂。


注:薛涛《筹边楼》诗:


平临云鸟八窗秋,壮压西川四十州。诸将莫贪羌族马,最高层处见边头。


此诗苍劲雄浑,毫无脂粉之气;气势逼人,直追老杜。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