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往事悠悠】庞威:关于春联

【往事悠悠】庞威:关于春联

2017-02-28 22:55:25庞威浓情黑土地 0条评论

过年买春联,是我的大事,即我家的大事也。因为是大事,也就定下了许多的规矩,且务必遵守,以视隆重。

去买春联,晚不过小年儿,再忙也要抽出时间来。如若去晚了,春联上最吉利的话儿恐怕就会被别人带回家了,就抢不到好彩头了。此外,买春联一定要与爱人一起去,两个人慢慢地看,耐心地选,仔细地读,过年图的是大吉大利,春联上的话儿可都是一顶一的吉利话儿,是送给自己、送给家人新一年的祝福,可马虎不得。还有,与爱人一起去买春联,就更多了一层祝福。爱人说:家和万事兴。我说:平安喜事多。互道祝福与平安。

年年讨吉利,岁岁念平安。我对买春联规矩的执拗,爱人大概认为这仅是一个喜欢看书、爱好文字人的酸腐情节罢了。所以,爱人每年把花一整天的时间来陪自己老婆买春联的行为仅作为自己对老婆的一次补偿,补偿自己一年中因为没有时间帮老婆做家务、逛街等等的亏欠罢了。因此那一天的买春联的过程中,爱人都是会一直陪在我身边的,并一直都保持着和声细语的态度。

\

爱人能安心陪自己的老婆买春联自然有他的道理,而我热衷于年年隆重地买春联的情结却是源于自己对写春联的难忘记忆和那深深埋在心底的父爱。

那年父亲说:谁写得好,今年过年就贴谁写的春联。

为此,哥哥姐姐,还有我就开始了勤学苦练,暗自较上了劲儿。爸爸为此也给我们创造了诸多的条件,单位的旧报纸、被父平整好的包装纸(牛皮纸),还有买来的黄纸,都是父亲为我们准备的练字用的纸张。父亲不嫌麻烦也不怕花钱。

至于毛笔,你说要哪支父亲就给买哪支。这里的商店买不到的,父亲出差的时候也能给买回来。村里那位给大家写了一辈子春联的“老学究”刘作兴刘老先生有一支我们兄妹都没有的毛笔,就连我最尊敬的班主任,刘作兴刘老先生的亲侄子刘志忠也都没有的笔。我看着眼馋,梦想着自己也能有一支那样的“神笔”,并固执地认为如果自己也有那样一支一模一样的笔,自己肯定也能写出与“老学究”一样的字来。像画儿一样的漂亮字,龙飞凤舞,浑然天成,被父亲夸赞。把我的愿望记在心里的父亲一次出差回来还真的给我带回了一支和“老学究”刘老先生一模一样的“狼毫”笔来。那晚我用我的那支,与我偶像“老学究”一模一样的“狼毫”练字到半夜(惹得哥哥和姐姐看着我生气,好些天都不愿意搭理我)。

墨也一样,是用不尽的。父亲一口气买来的十几瓶的墨水,就放在衣柜上面,自己搬个凳子站在上面就能拿到。而我每次都是要请父亲帮忙拿的,那也是父亲愿意做的事。父亲每次帮我拿完墨把墨倒好之后也会帮我铺好纸,然后就坐到一旁边喝茶边看着我练字了。看着我把墨抹到脸上,父亲也不叨扰。

\

心里一直有这样一个疑问:那时父亲是更喜欢他杯子里的茶香,还是更喜欢我舞弄出来的墨香那?如若都不是,那为啥父亲整晚脸上都挂着微笑那?并且是那么开心和满意的微笑那?

那年父亲把“写春联大赛”的日子定在了腊月二十八晚饭后,评委是爸爸,也很荣幸地把“老学究”刘作兴刘老先生给请了来。

直到几十年之后的今天我也依然是这么认为的:我小的时候,我们村儿从东数到西,再从西数到东,除了“老学究”刘老先生之外,我认为我的父亲是全村儿第二有学问的。我想那位学富五车,一般的后生都瞧不上眼的“老学究”刘老先生肯定也是这么认为的,不然一向清高的他老人家咋会独独喜欢在旁人眼里几乎有些木讷的父亲呢?而好学的父亲似乎更喜欢与这位老文化人儿交往,切磋棋艺,畅谈古今。用妈妈的话讲:“干脆搬到‘老古董儿’家去算了,正好方便与‘老古董儿’下棋一宿,喝酒一宿,喝茶也一宿,省事儿,也省粮食。”

父亲与老学究是忘年交,是知己,而我又是众多求教于刘老先生书法中有幸得到他老人家唯一首肯的徒弟。虽然我没能如恩师他老人家一样能学富五车,也没能练成他老人家的一手好字,但我是老先生徒弟这事儿却是如假包换的。老先生每每与人提起我这个徒弟时便会喜气洋洋地说:“我这徒弟聪明,是个上进的孩子。”

近水楼台先得月。说谁那,说的不就是我吗?

\

因为我是父亲最偏爱的孩子,是刘老先生点头承认的徒弟,还因为我有一支能写出好字的无敌“狼毫”笔,所以在那年的“写春联大赛”中,我写的那副老恩师刘老先生用了两个冬天的时间,手把手教我写了无数遍的那副“孝念祖先”对联,“父慈子孝留万年,祖德宗功传百世”,获得了头彩。我因此也获得了那年为家里写春联的殊荣。

幸福的时刻总是充满无限感激的。

那晚,我站在屋子中央,对着父亲,对着老恩师,想想今年我家的屋里屋外就要贴着自己写的春联过年了,我美得只抹鼻涕,深深地给刘老先生与父亲鞠躬,惹来父亲满眼的泪花。抹着大鼻涕泡儿的我也终于弄明白了:原来大鼻涕泡儿不是美得自己跑出来的,它却是被开心和感激的眼泪儿抱着一同跑出来的。

写春联,贴在家里喜气洋洋地过年,任务光荣而艰巨,我马上进入了状态。抓着父亲陪老恩师喝酒的机会,我拿来纸笔,请老恩师赐吉利的词儿,为第二天写春联做准备。老恩师慷慨相赠,手指蘸着温酒的水在饭桌儿上点点画画,滴滴水珠儿便绽开一木桌玲珑剔透的字花儿朵朵。

第二天,腊月二十九一大早,在哥哥姐姐们的羡慕和不平中我开始了挥毫泼墨。从此,这样的感觉-----静坐,铺开纸,拿起笔,在无暇的纸张上,写自己喜欢的字句,叩拜生命、感恩命运、赞美生活,便成为了我毕生最爱。

爱屋及乌。父亲说他三女儿写的哪副春联和哪个“福”字都好。那年春节,我家的屋里屋外,还有爷爷家的屋里屋外也就都贴着我写的春联热热闹闹地过新年了。

大年初一一大早,老恩师刘老先生冒着风雪从村子的大东头儿走来村子的大西头儿,屋里屋外看了足有半个钟头之后。老恩师指点:这一横儿收笔的时候稍稍停顿一下就好了,这一撇起笔时屏住气儿就好了……大冷的天儿,一位七十多岁的老人家,一字一句地传授,胡子都结了霜。一位可称为学者的老先生对一个娃娃写的字尚且认真,苛求完美,无形中也言传身教了一旁的我,那一刻,对知识与学者的敬畏、敬仰之情,便在心中生根发芽。

怎奈春风不识字。看住自己写的春联别被春风送到邻居家成了那个春节过后我的大事儿。一天的春风,放学后我极快地奔回家;一夜的春风,早起我立马出门儿看看。二姐对我说:“浆糊我帮你留着了,就放在咱家的大衣柜上面。”

关于春联的诸多美好记忆,全都被侵在幸福中。那个被爱包围着渐渐长大了的小女孩儿心中一直有这样一个疑问:难道时间是一位博学的哲学家吗?

当年斗胆敢写春联,如今隆重地买春联,以不同方式同样祈祷着家人平安幸福的我,心中便有了这样感悟:拥有,是一种幸福;珍惜拥有,也是一种幸福。而读懂这些,则会受用一生!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