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古今联话方心田对联趣谈

方心田对联趣谈

2017-02-03 22:28:07方心田心田小品 0条评论

2009年3月初,和范晓波去鄱阳,见识了他的散文《三个人的县城》中的三个人。其中年纪最大的老汪(汪填金)别有意思。名字有意思,长相有意思,喝酒有意思,咬文嚼字也有意思。晓波说他是每个县基本上都有一两个的那种本土文人,熟悉本地风物,研究本地史志,默默无闻,乐此不疲。我一细想,还真是这样,我老家万年也有这样的令人尊敬的老先生。说老汪咬文嚼字有意思,是说他颇擅长对联,常常出口成联,教人拍案。

那天,喝酒前夕,他突然对我说:方老师,我为你作了一副对联,嵌进了你的名字。我不胜惊讶,又暗暗喜欢。长这么大,还没人给我作过对联呢。我兴奋地说:说来听听。他便不急不徐、抑扬顿挫地吟了出来:

 

心乃红烛,教师事业;
田为绿叶,编辑情怀。
横披:心田种德

 

好一个妙对!不仅嵌进我名,还把我先后从事的职业塞了进去。我眉开眼笑,连说:好,好,好!第二天,老汪在博文《风雨山上菜花黄》里记述了这件事,并且另拟了一副嵌名联送我:

 

眼底藏禅方慧眼,
心田种德乃慈心。

 

我看了很感动。一面之缘,就如此谬赞!但我又不免愧怍,于是回复曰:

 

汪老师出口是联,落笔成章,佩服佩服;
方小弟何才种德,何能藏禅,惭愧惭愧!

 

其实,老汪在朋友交往、日常生活中喜拿对联作调料,增气氛,正合我意。

我小时候喜欢看书,对一些包含对联的民间故事更是喜闻乐见,因为我觉得,短短十几字、几十字,不仅显露出作者的机智才华,而且往往表现出作者的道德情怀。一副好对联,丝毫不逊色于一篇美文,它是语言的金子,浓缩的精华。

关于对联,我的感受真是一言难尽。

在我老家,每逢过年,或遇上婚庆、上梁、丧葬等红白喜事,都会贴对联。以前不像现在,花几块钱可以买现成的对联,而是要找秀才或先生亲自登门写。我家祖宗三代都是贫雇农,门第上丝毫没有书香气,父亲就要正读中学的我磨墨挥毫,而且不仅要写自家的,还要为左邻右舍写。我虽然书法学得不行,但写字倒也不怕,歪歪扭扭、肥肥瘦瘦又何妨!就是那对联内容,常常苦煞我也。我没有解缙之智,也无纪昀之才,更无风水先生民俗高士之识,如何作得出联句内容!于是只好求先生,翻古书,搜肠刮肚穷应付一番。如是煎熬了几年,后来读了大学,终于聪明地去书店买了本《对联集锦》。不管谁家找了我,我就夹了这本书去。要喜写喜,要丧写丧,依葫芦画瓢,写三天三夜也不怕。但如是应付了几年,就又觉得书里的词儿变得陈旧不堪,面目可憎,连自己都不忍再看。于是偶尔霸王硬上弓,自己现场作几副简单的应付应付。后,毕业做了教书先生,终于觉得才疏学浅,难于应对乡亲们的殷切要求,正抓耳挠腮时,有关对联的市场经济应运而生了。随便谁,随便花几块钱,就可以买到打印的或书家亲写的满意对联。

1990年代初期,我还在万年中学当老师。喜欢舞文弄墨的我,时不时地附庸一下风雅。比如,1995年春节,我就在土墙瓦屋的寒舍创作且书写了一副对联:

 

水瘦山寒书声碎;
日高屋低树影丛。
横批:祝福春天。

 

来南昌后,从事刊物编辑工作,还是少不了咬文嚼字。内心深处,那份对对联的挚爱情愫,依然不改。

2008年初,我国南方遭受特大冰冻灾害,涌现了很多感人的事迹,过年时我就自制一副春联,用手机发短信给朋友欣赏:

 

冰天雪地冰雪情怀天地暖,
春花秋月春秋笔法花月香。

 

2008年,是不平凡的一年,诸多灾事、难事、喜事,蜂拥而至。除夕夜,我于是也作了一副对联述志表意,发给众多亲友:

 

冰冻地震奥运神七金融危机干群矛盾悲欢离合一一挥手去,
城市乡村工厂股市就业寒潮政治改革苦辣酸甜个个转眼来。

 

前不久邀了一群朋友去婺源春游。其实,婺源可看的不只是油菜花,更值一看一品的,是它的无限风物与人文。记得在晓起村,某大户人家,有这样一副墨底金字的大门联,让我久久回味:

 

几百年人家无非积德,
第一等好事还是读书。

 

2007年9月,《江西日报》的李滇敏女士为我刊写了一组关于春联的美文鉴赏。从李老师的叙述中,知道她也非常喜欢对联,非常熟悉对联艺术。她说:游山水、访人家、祝寿甚至祭奠的时候,都会对那些对联品味再三。她援引了冰心先生说的一段话:“我这一辈子,在师友家里或在国内的风景区,到处都可看到很好的对联。文好,字也好,看了是个享受,我以为我们中国人应该把我们特有的美好传统继续下去,让我们的孩子们从小起耳濡目染,给他们一个优美的艺术的气氛!”

冰心先生提到她从小学的第一篇课文就是一副对联:

 

此地有崇山峻岭茂林修竹,
是能读三坟五典八索九丘。

 

冰心的祖父自撰了一副合自己心志的对联,挂于厅堂正中:

 

知足知不足,
有为有弗为。

 

民国重臣、人称“萨菩萨”的萨镇冰老先生和冰心父亲是好朋友,他送了一副对联给冰心父亲:

 

穷达尽为身外事,
升沉不改故人情。

 

说到友情珍稀,生平孤独,下面是副好联:

 

缘何邀月问天,想是平生知己少;
只可把酒看花,懒开醉眼看人忙。

 

喝酒常作慷慨状,撰联自为风雅事。说到名人自撰自挂的对联,那真是汗牛充栋。这里且随意选几副我喜欢的。

 

海纳百川,有容乃大; 
壁立千仞,无欲则刚。 

 

此联为林则徐题书斋。

 

佳山佳水佳风佳月,千秋佳境;
痴声痴色痴梦痴情,几辈痴情。 

 

此联为明太祖赐金陵秦淮河联。

 

即色即空,即心即佛; 
亦诗亦酒,亦儒亦仙。 

 

此联为陈霖题兰州白云观。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吏耶?儒耶?仙耶? 前不见古人,使我怅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杨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渚者?流者?峙者?镇者? 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此联为晚清名士窦序撰岳阳楼联。

 

岳阳楼——江南三大名楼中,独有它我至今未能拜谒。听人们说,它的主楼上有这样一副对联:

 

四面湖山归眼底,
万家忧乐到心头。

 

此联取自范仲淹名篇,庙堂之高忧其民,江湖之远忧其君。进亦忧,退亦忧,活得真是艰难。然则何时而乐也?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但是,世上有几个这样的人呢?

明朝大思想家顾炎武先生曾有一联,风靡天下久矣:

 

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
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

 

然而他不知道,距他才三百余年的后人、21世纪的有学无志之网民就篡改了这副名联:

 

风声雨声读书声,我不作声;
家事国事天下事,关我屁事。 

 

末了,安上一顶堪为国粹的横披——难得糊涂。

 

时移世易,变化大矣!从前对联文人吟,而今对联机器作。据说,微软亚洲研究院已研制完成了世界上第一个人工智能型中文自动对联系统。只要输入上联,计算机就会在几秒钟内对出下联。如果你输入“预防禽流感”做上联,那么两秒钟不到,计算机就会给出“戒备艾滋病”“打击黄牛党”等几十个备选答案。如输进上联“惟楚有材”,它很快就给出“于斯为盛”“有秦为乐”等几十个答案。虽说也文通字顺,对仗工整,但我总觉得不冷不热,麻木不仁,别人欢喜,我不喜欢。

最后,有一副不知来由的对联,一曰游山玩水,一曰舞文弄墨,甚合我心,且抄录于下,以作结语:

 

沧海日、赤城霞、峨嵋雪、巫峡云、洞庭月、彭蠡烟、潇湘雨、武夷峰、庐山瀑布,合宇宙奇观,绘吾斋壁;
少陵诗、摩诘画、左传文、司马史、薛涛笺、右军帖、南华经、相如赋、屈子离骚,收古今绝艺,置我山窗。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