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创作对联的理趣与情韵(田丽君)

对联的理趣与情韵(田丽君)

2019-05-30 22:59:48田丽君荆楚联坛 0条评论

   编辑导语:荆门沙洋,上古文明,纪山、秦简、楚国令尹孙叔敖、楚国名将养由基、战国四公子之一春申君黄歇、漫卷历史长河。本期作者田丽君即沙洋人,与这片土地一样有着深厚的底蕴.君师学识渊博却内敛深沉,即便如此,顶尖楹联创作人,湖北有田丽君已然是共识。

     写好楹联作品人人向往,呕心沥血的对联研究论文,很少有人真正静下来读,或因自身吸收不够,读来艰涩难懂。或因耐心不足与好文章失之交臂,遇颜回而不识颜回。

关于成联创作论文,君师共写四篇,现刊出第一篇,后续每月刊出一篇。希望读者不要错过和作者面对面交流的机会,看完互动!提问!点赞!转发!当然也可以打赏!


     说到理趣与情韵,容易让人联想到唐诗与宋诗之分别。唐诗富情韵,宋诗多理趣。繆鉞《诗词散论·宋诗》中说:“唐诗以韵胜,故浑雅,而贵蕴藉空灵;宋诗以意胜,故精能,而贵深折透闢。”楹联鼎盛之时,盖在唐宋以后。楹联一体,杂糅诸种文体,另起炉灶。其中影响楹联最大的文体,除了駢文,大概就是诗了,想来此处所说的诗,应当未分唐宋。大家常说唐诗是中国古典诗歌的巔峰,而宋诗,大概只能说是到达峰顶后下山之时的另闢蹊径。虽然如此,楹联毕竟有别於诗。名胜、园林等类别楹联可以写景,可以抒发感情,学校、戏臺等类楹联中又多有格言式可作箴铭的作品。

      名胜联与挽联中,不乏写景抒情的精彩之笔,如曾广照题莫愁湖光华亭联:

憾江上石头,抵不住迁流尘梦,柳枝何处,桃叶无踪,转羡他名将美人,燕息能留千古跡;

问湖边月色,照过了多少年华,玉树歌餘,金莲舞后,收拾这残山剩水,鶯花犹是六朝春。

      联语低回宛转,摇曳多姿,转盼有情。如潯阳江头之低眉信手续续弹,说尽心中无限事。

 

顾复初题成都望江楼崇丽阁联:

引袖拂寒星,古意苍茫,看四壁云山,青来剑外;

停琴佇凉月,予怀浩渺,送一篙春水,绿到江南。

      似闻锦城丝管、半入江风,如对疏影横斜、暗香浮动,所摇盪浮动者,恰是一个“韵”字。

 

三六桥题陶然亭联:

载酒重来,问旧游几辈青云,几人黄土?

拈花一笑,看今曰满城风雨,满地江湖。

      这联可以嚼出作者是有些幽微绵邈的情思的,却只是微露端倪,又不说破,然后旁顾左右,颇有欲说还休之感,其韵味悠远绵长,可绕梁三日。

 

曾国藩挽弟国华联:

归去来兮,夜月楼臺花萼影;

行不得也,楚天风雨鷓鴣声。

      以兄挽弟,使典入化,所见唯沉痛切肤。

      综合而观之,情韵本自天生,盖自作者触题之际,咀嚼酝酿,及至真情实感发自内心,而后诉诸笔端,提按转折、疾迟顿挫,乃有花鸟之缠绵、云雷之奋发、弦泉之幽咽、雪月之空明。

     另一方面,楹联本有格言联一体,题署、廨宇各类因悬掛,也常被赋予誆谬正俗、教化人心之责,也不乏说理门面语。其中,格言联之精警透彻,廨宇联之典雅堂皇,皆各臻其妙。如纪昀题阅微草堂联:

过如秋草芟难尽;

学似春冰积不高。

借比喻来说理,形象生动。

 

王玉池题金乡县大堂联:

眼前百姓即儿孙,莫谓百姓可欺,且留下儿孙地步;

堂上一官称父母,漫说一官易做,还尽些父母恩情。

语语自肺腑中流出,亲切仁厚。

 

某戏臺联:

乾坤一戏场,请君更看戏中戏;

俯仰皆身鉴,对影莫言身外身。

由此及彼,小题目引出大道理,引人沉思。

      有人认为诗不可说理,眾诗家各执己见。而楹联诸家常提及“联味”、“诗味”之分别,似乎楹联用来说理是很合其体制的。同样是“理”,如何说法,这也是一个问题。有人说的神采飞扬,透闢入骨,三两句即如平地雷声,惊醒梦中人;也有人说的絮絮叨叨、味同嚼蜡。所谓理趣,其实名称已经明示一个“趣”字,“理”为概念、准则,“趣”须形象生动,用形象和具体事物来引出道理,自然不堕枯燥。说理人胸中不可存教训他人的念想,先自剖陈肝胆,真切处自然动人。

      至於有些楹联作品中写景抒情不仔细观察体会,没有真情实感,说理乾枯呆板,如背诵经书格言,都是难以写出上乘的作品的,学习者当引以为戒。

 

典重与新奇

      所谓典重,盖典雅庄重之意。“典”在甲骨文中为双手捧书册之象,指以古籍文献为据主持事务,后引申为可以作依据的文献,亦含规范、准则之意,再引申为典雅之意,所以“典雅”,在不粗俗的同时,实际是有符合规范的意思;“重”本义为负重物远行,此处为认为重要而认真对待,即“庄重”、“慎重”意。《对联话》中,常出现“典重”这一评语,有“典重不佻”、“典重称题”、“亦堂皇亦典重”等等各种评语。其中典型的有如下几联。

李百之题潮州韩愈祠联:

吾道非耶,六经以外无文章,韩山屹立;

征夫遑止,太行之阳有盘穀,李愿归来。

 

张之洞题广雅书院礼堂联:

虽富贵不易其心,虽贫贱不移其行;

以通经学古为高,以救时行道为贤。

 

阮元题广雅书院学海堂联:

公羊传经,司马纪史;

白虎德论,雕龙文心。

      我们来看吴恭亨眼中的“典重”,首先,并不是所有“典重”的作品都用了典,但大体上都有这麼几个特点:词句端雅、文辞简练、含意深厚。究其深意,典重,应该是符合古代典籍的写作和审美规范。不过,其中最简便直捷的方法,还应该是用典。

      用典,有用语典、用事典,正用、反用。具体的方法,并无一定之规。用典好不好,大家也各有看法。鐘嶸说:“若乃经国文符,应资博古,撰德驳奏,宜穷往烈。至乎吟咏情性,亦何贵於用事?”王国维反对用代字,以其隔,不真切,甚至有过“以《长恨歌》之壮采,而所隶之事,只小玉双成四字,才有餘也。梅村歌行,则非隶事不办。白吴优劣,即於此见。”这样的看法。其实,这些看法各有道理,也都不尽然。作品不用典的,芙蓉出水,天然清丽,固然动人,用典得法的,如洛阳牡丹,名花倾国,其雍容华贵也自不俗。吴梅村是用典高手,他的长篇歌行用典可用浩繁来形容,然读《永和宫词》中也间觉有用典刻露和不能贴合处,写田妃拉上汉献帝的董贵人尤觉牵强。李商隐因用典而成深微雋永之风格,沧海明珠一句从古至今引得眾诗家索解不休,但至今也还有獭祭之讥。古人有水流云在,香象羚羊之语,陶渊明采菊东篱之际,也只是悠然“见”南山,而并未著意去“看”和“望”。所以,一切贵在自然,不露痕跡,乃为上乘。用前人的话说,就是“如盐入水,有味无痕”。

      普通的楹联学习者来说,要记住的有三点,一是用典须切合,不可生拉硬拽;二是禁堆垛,多多益善不是到处通行的法则;三是典故要与全联融合无间,使人不觉有典,乃为上乘。其实,无瑕之白璧世间毕竟难得一见。我们悬一完美无缺为目标和更高之追求,说到底,原是因为世间万事万物总的方向还是向前。

      《文心雕龙·体性》篇中,将文章的风格分为八类,其中就有新奇一类。陆机《文赋》中有“谢朝华之已披,啟夕秀於未振”的说法。可见从古人开始,就已经开始重视出新的问题。《随园诗话》中曾记载一名叫丁珠的士子有“著书翻恨古人多。”之句,并其《遣怀》诗:“我口欲所言,已言古人口。我手所欲书,已书古人手。不生古人前,偏生古人后。一十二万年,汝我皆无有。等我再来时,还后古人否?”风趣之中,却是大实话。

      如何出新,我们仍可以看看古人的作品。何绍基的岳阳楼联:“与佛借蒲团,坐看大江浮日月;有僧供笔砚,写将警句压鱼龙。”是新,新奇中磊落磅礴之气喷薄。吴恭亨写小乔墓说:“洞庭是夫婿战利品”是新,写得出人意料,然又不得不頷首称是。某人题姑轩联:“姑射之说无稽,空皆属魔,虽三千一微尘,亦有世界;轩农去今未远,理在唯物,必六十四原质,始成我身。”是新,妙在引科学概念入古典文体,而能自圆其说,振振有词。

      观今人楹联出新之际,得失参半。这里只说於楹联 学习中需要注意的。一是歷史环境不同,今人所凭藉的价值观发生了巨大变化,不可一味脱离当时的背景,站在今天的立场上对古代的人事指指点点、随意颠覆是非。如岳飞文天祥,史论是英雄,而今天有人以五十六民族之理念说是破坏民族团结,这就值得讨论了。二是出新仍须合理,即袁枚曾说的:“出人意外者,仍须在人意中。”不可以怪异为新、以鄙俗为新、以哗眾取宠为新。即唐时李贺是作品以幽艳奇幻见长的新新人类,“昆山玉碎凤凰叫”即是,韩愈的诗亦奇崛险僻,诸如“芭蕉叶大枙子肥”即是。在当时或有争议,千年下来,事实胜於雄辩,他们已经因其艺术成就而为人们所接受。但樊宗师之艰涩怪诡,最终也只是个“然而必出於己,不蹈袭前人一言一句,又何其难也!”用白话来说,就是:真难为这孩子了。

      从方向上说,典重与新奇一重学古一重求新,有著根本的不同。然而,世间事物总要经歷发展,发展而后突破,突破后复又回归这样周而復始的过程,哪怕这种过程是螺旋上升式的。今天我们经过了五四的反叛与否定之后,正处在对传统文化的反思和重新认识之中,我们孜孜不倦的寻求新的东西,其实本质上也是为了更好的发展古人的传统,为了让楹联这一古典文化的奇葩在新时代里开出妍丽的花朵。

 

结语

      楹联的技法是多种多样的,就如同这个世界,它的变化无穷无尽。佛家曰“世间事法无定法,然后知非法法也。”沉德潜论诗时说:“所谓法者,行其所当行,止其所当止,起伏照应,承接转换,自神明变化於其中矣。若泥定此处应如何,彼处应如何,不以意运法,转以意从法,则死法矣。试看天地间水流云住,月到风来,何处著得死法!”其实,楹联又何尝不是如此。所谓“法”和“技巧”,一言以蔽之,因势利导则是,固步自封则非。正是我们每一步探索尝试的足印,走出了这个世界生生不息、步步向前的路途。不企求我们的足印全被铭刻记取,唯愿我们的方向通向最美好的未来,通向古典文化最雨奇晴好的明天。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理趣情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