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知识对联创作陆伟廉:“自对”谭概(上)

陆伟廉:“自对”谭概(上)

2018-07-11 22:53:02陆伟廉燕赵联坛 0条评论

陆伟廉先生是中国楹联学会授予的首批“联坛十老”之一。本籍安徽怀宁,世居江西九江市。毕业于江西医专本科。1946年开始行医。1957年被错划为右派,1979年重获公职,旋即退休。1973年起致力研究对联学。著成《对联经》(山西高校联合出版社社出版,曾由黄山书社以《对联学知识导读》的书名出版)一书传世,被誉为“对联学理论创始人”。


陆先生最重要的贡献,在于对联的自对研究和关于长短联区分的论断。他从大量的对联实例中,条分缕析、归纳总结,论述了自对的起源、功效、修辞形式,以及在对联创作中的种种情形,充分肯定了自对在对联对仗中的地位;构建了陆氏对联自对体系;在对联自对的理论和实践上做出了卓越的贡献。


这篇《对联的“自对”谭概》,是康永恒先生在中国楹联学会对联高级研修班授课时的讲义的一部分。其以陆先生的论述为蓝本,浅显地讲授了关于自对的种种情况。现略作改删,转发于此,以飨诸联友。


众所周知,对联的对仗几乎都是上联与下联之间的对仗,我们称之为“相对”。与“相对”不同,“自对”是上联或下联内部存在的对仗。因为是“自己”内部的对仗,所以称之为“自对”。诗词将自对称为“当句对”,将单字自对称为“互成对”,其实质是一样的。但楹联的“句子自对”,则是诗中没有的。 


无论在长联中,还是在短联中,均能有自对。不同的是,短联因为每边只有一个短句,所以只能有句内词语自对。而长联由二个或更多个短句组成,因而既能有词语自对,也能有由词语自对发展而来的句子自对。 


楚辞

词语自对并非对联所独有,早在战国时期的文学作品中便已出现。如在屈原的《涉江》诗中,便有这样的句子: 
与天地兮同寿, 
与日月兮同光。 
其中的“天”与“地”、“日”与“月”,便是单字自对。而在同是屈原所作的《湘君》中,更有这样的句子: 
桂棹兮兰枻, 
斵冰兮积雪。 
其中的“桂棹”与“兰枻”、“斵冰”与“积雪”,便是词语自对。 

在战国之后的岁月中,词语自对被频繁使用于文赋诗词中。如南北朝时庾信的《小园赋》中的句子: 
关山则风月凄怆, 
陇水则肝肠断绝。 
其中的“风”与“月”、“肝”与“肠”,是单字自对。而鲍照《芜城赋》中有: 
若夫藻扃黼帐、歌堂舞榭之基, 
璇渊碧树、弋林钓渚之馆。 
其中的“藻扃”与“黼帐”、 “歌堂”与“舞榭”、“ 璇渊”与“碧树”、“弋林”与“钓渚”,均是词语自对。 

唐诗

唐诗中,这样的例子更是不胜枚举。如杜甫诗句: 
画图省识春风面,
环珮空归月夜魂。
“画”与“图”、“环”与“珮”,为单字自对。再如刘禹锡诗句: 
空怀济世安人略,
不见男婚女嫁时。
其中的“济世”与“安人”、“男婚”与“女嫁”,便是词语自对。


对联

对联自律诗脱化而来,自然也传承了其词语自对的特色。在古人的诸多联中,均有词语自对的运用。


如著名的西湖岳庙楹联: 
正邪自古同冰炭, 

毁誉于今判伪真。

“正”与“邪”、“冰”与“炭”、“毁”与“誉”、“伪”与“真”,皆是单字自对的运用。

再如李啸村赠郑板桥的一副五言联: 
三绝诗书画, 
一官归去来。 
其中的“诗”、“书”、“画”,系三相单字自对;下联的“归”、“去”、“来”也是如此。 

短联中的双字自对也很多见。

如乐山乌尤寺的一副联: 
云影波光天上下, 
松涛竹韵水中央。 
联中“云影”与“波光”、“松涛”与“竹韵”,便是双字自对。 

自对与短联自对 


根据陆伟廉先生的研究总结,短联的句中自对形式颇多。按对仗字数来分,可分为单字自对、双字自对、三字自对;按自对的相数来分,则可分为双相自对和多相自对;按自对字词的异同,可分为异字自对、半同字自对,以及同字自对;按自对字词是否相连,又可分为间隔(隔字)自对与衔接(无间隔)自对;按相对词语字数的异同,又可分为不等量自对和等量自对。另外,还有排偶语自对和排比语自对。 


1

单字自对

古人称为“互成对”。如有人题岳阳楼联: 
杜老乾坤今日眼, 
范公忧乐古人心。 
联中的“乾”与“坤”、“忧”与“乐”,即单字自 
对。另如我们前边所举的杭州岳庙联(正邪自古同冰炭,毁誉于今判伪真)、李啸村赠郑板桥联(三绝诗书画,一官归去来),也都是单字自对。 

2

双字自对

如有人题安徽怀远迎河寺的联: 
傲骨虚怀真识量, 
热肠冷眼大慈悲。 
联中的“傲骨”与“虚怀”自对,“热肠”与“冷眼”自对。因皆系双字,所以是双字自对。 

3

三字自对

与双字自对道理一样,三字自对是在双字自对的基础上,自对的词语增加到三字。三字自对在长联中运用较多。由于短联字数一般都在七个字之内,所以短联中的三字自对很罕见。陆伟廉先生曾有一联,为短联中用三字自对的例子: 
邯郸梦即黄粱梦, 
燕子楼非白玉楼。 
此联是一副游戏联。联中“邯郸梦”与“黄粱梦”自对,“燕子楼”与“白玉楼”自对。 

“联坛十秀”之一的文伟先生,有一副联是题“联坛十秀”舟曲雅集的,其中也运用了短联三字自对。其联是: 
有女三人男七子, 
曾逢陇上醉江南。 
联中以“女三人”对“男七子”,以“逢陇上”对“醉江南”,堪称工妙。 

4

双相自对

短联中的双相自对,严格地说,应称之为“双相词语自对”,或称作“双相字词自对”。双相是指构成自对词语的相数。这里的词语,既包含单字,也包含双字和三字。如前面我们举过的“杜老乾坤今日眼,范公忧乐古人心”,是双相单字自对。而“傲骨虚怀真识量,热肠冷眼大慈悲”是双相双字自对。而“邯郸梦即黄粱梦,燕子楼非白玉楼”一联则是双相三字自对。 

5

多相自对

多相自对是指对联每边构成自对的相数在双相基础上有所增加的现象。其最少时是三相,最多时可达六相或七相。与短联的双相自对相同的是,短联的多相自对的每相字数既可以是单字,也可以是双字。不同的只是其相数的增加。如下面这副陆伟廉先生所撰的春联: 
红桃绿柳黄莺啭, 
碧海青天紫燕回。 
上联三相分别是“红桃”、“绿柳”、“黄莺”,下联三相是“碧海”、“青天”、“紫燕”。其每相的字数为两字。 

再如下面这副陶行知先生题育才学校礼堂对联: 
和马牛羊鸡犬豕交朋友; 
对稻粱菽麦黍稷下功夫。 
该联每相只一字,属单字自对,但多达六相。其上联是“马、牛、羊、鸡、犬、豕”,下联是“稻、粱、菽、麦、黍、稷”。可称之为六相单字自对。

6

半同字自对

所谓半同字自对,是指构成自对的一组词语有部分是相同的。因为只是部分相同,所以称之为“半同字自对。如刚才我们所举陆伟廉先生“邯郸梦即黄粱梦,燕子楼非白玉楼”一联,其中上联自对的“邯郸梦”与“黄粱梦”有“梦”字相同,下联自对的“燕子楼”与“白玉楼”有“楼”字相同,这就是所谓的半同字自对。再如下面这副王祖题南京莫愁湖公园的联: 
江面江心春八九; 
西湖西子转寻常。 
联中的“江面”与“江心”、“西湖”与“西子”便是半同字自对。 

7

异字自对

所谓异字自对,乃是与“半同字自对”相对而言的。即构成自对的词语没有同字。我们常见的词语自对多数是这种情况。前面我们所举的“傲骨虚怀真识量,热肠冷眼大慈悲”、“红桃绿柳黄莺啭,碧海青天紫燕回”、“云影波光天上下,松涛竹韵水中央”等都是异字自对。所以,这个异字自对,只是个与“半同字自对”相对立的概念。 

8

 同字自对

所谓同字自对,也是与异字自对和半同学自对相对应而言的。即构成自对的字词是相同的。因为同字自对往往与联格的重字格与叠字格相同。所以,它基本上就是一个理论上的概念。试举一例: 
处处春光好, 
家家气象新。 
这是一副传统春联。从理论上讲,联中的“处处”、“家家”既是同字自对。也为对联辞格的“重字格”。再如: 
星河界里星河转, 
日月楼中日月长。 
这副联是马一浮先生的作品。其上联中两度出现“星河”,下联中两度出现“日月”,可以谓之同字自对,也可说是重字。 

9

间隔自对

所谓间隔自对,是指构成自对的字或词之间隔有非自对的字或词,使自对的字词不相衔接。故名间隔自对。如下面一联: 
溪声晴亦雨, 
松影夏如秋。 
联中的“晴”与“雨”是单字自对。在这两字之间隔有“亦”字。下联在“夏”与“秋”之间隔有“如”字。此即间隔自对。 
再如郑板桥题青城山天师洞一联: 
扫来竹叶烹茶叶, 
劈碎松根煮菜根。 
联中的“竹叶”与“茶叶”为半同字自对。在两者之间隔有“烹”字;下联的“松根”与“菜根”也是半同字自对,在它们之间隔有“煮”字。因此,这联也具有间隔自对的特色。 
再如李开先联: 
远岫出云兼吐月, 
虚窗袅雾更含风。 
上联“出云”与“吐月”自对,隔有“兼”字,下联“袅雾”与“含风”自对,中间隔有“更”字。 

10

衔接自对

衔接自对与间隔自对是对应的关系。指的是本句内自对的词语之间是无隔字,是相连在一起的。我们平时常见的也多是这种自对形式。如以下三联: 
水深池阔游鱼喜, 
月小山高度雁愁。 

正当云淡风清日, 
又是金生水旺时。 

红桃绿柳黄莺啭, 
碧海青天紫燕回。 
第一联中的“水深”与“池阔”、“月小”与“山高”,第二联中的“云淡”与“风清”、“金生”与“水旺”,第三联中的“红桃”“绿柳”与“黄莺”、“碧海”“青天”与“紫燕”,都是相连在一起的。故为衔接自对。 

11

不等量自对

所谓不等量自对,指自对词语的字数不同。短联中的不等量自对,通常有二比三、四比三、二二比三几种形式。我们不妨举例看一下: 
山异石尤异, 
洞奇心更奇。 
这是有人题广西贺县观音洞的楹联。上联“山异”与“石尤异”自对。下联“洞奇”与“心更奇”自对。其字数为二比三,不等量。故为双相不等量自对。 
二分诗景八分画, 
楼外江声天外峰。 
这是《对联话》一书的作者吴恭亨自题其宅二楼的联。上联“二分诗景”与“八分画”自对;下联“楼外江声”与“天外峰”自对。字数为四比三,不等量。也是双相不等量自对。 
天泰地泰三阳泰, 
家和人和万事和。 
这是一副传统春联。上联构成自对的分别是“天泰”、“地泰”、“三阳泰”,下联分别是“家和”、“人和”、“万事和”。字数为二二三,不等量。故为三相不等量自对。又因三相词语有重字,又为排比语自对。关于排比语自对,我们后文会讲到。大家先有个印象即可。 

12

等量自对

等量自对,是与不等量自对相对应来讲的。所谓等量,即构成自对的词语字数相等。我们前面举的例联中,多数为等量自对。这里再举二例: 
水秀山明锦簇簇, 
天清地旷浩茫茫。 
这是明代李开先所制的联。“水秀”与“山明”,“天清”与“地旷”,字数相等,为等量自对。 
老朋旧友交相疑, 
少妇新郎意不如。 
这也是李开先的联。“老朋”与“旧友”、“少妇”与“新郎”均为等量自对。 

13

排偶语自对

排为排列,偶为成偶。所谓排偶,就是把相同、相似的词语或句子两两并列成排的修辞形式。因为短联上下联都是单句,所以联中只能出现排偶语自对。不可能出现排偶句自对。 
所谓排偶语自对。专指词语自对的两种情况。一是构成自对的两个词语有部分同字,即上边说的半同字自对。如前面举过的陆伟廉先生一联“邯郸梦即黄粱梦,燕子楼非白玉楼”,其中“邯郸梦”与“黄粱梦”同了“梦”字,“燕子楼”与“白玉楼”同了“楼”字,为半同字自对,也即排偶语自对。 

再如前面举过的郑板桥题青城山天师洞一联:“扫来竹叶烹茶叶,劈碎松根煮菜根”,联中“竹叶”与“茶叶”、“松根”与“菜根”,为半同字自对,故也为排偶语自对。 

这里需要说明的是:半同字自对只有双相时才是排偶语自对。如果是达到三相,便不是排偶语自对,而是排比语自对了。 
还有一种情况构成排偶语自对。即自对的两个词语虽无同字,但其作为节点的字平仄不相反。如下面一联: 
喜看古树生新叶, 
欲引东风上北亭。 
上联“古树”与“新叶”为词语自对,其中“树”、“叶”为节点字,均为仄声。下联“东风”与“北亭”也是词语自对,“风”、“亭”也都是平声。这种情况的双相词语自对,也为排偶语自对。 

14

排比语自对

所谓排比,即在排偶的基础上增加相数,变两两排列组合为三相以上排列组合。但与排偶语自对不同的是,排比语自对只有一种情况,即自对的词语为半同字;也就是三相半同字自对。我们在前面举过一个传统春联,我们再来看一遍: 
天泰地泰三阳泰, 
家和人和万事和。 
此联为三相半同字词语自对联,同时也是一副排比语自对联。 

排比语自对中的同字,如果正好处于节点处,往往出现“平仄失替”。这副传统春联即是这种情况。在征联评奖中,这种情况往往会被评委视为“硬伤”而打入“冷宫”。也因此,这样的排比式短联,实例较少。但客观地讲,这种排比式的句子,具有连珠炮式的冲击感和节奏感,所以并不产生一般平仄失替带来的违和感。特别是在长联中,这样的运用,还是比较常见的。 

以上我们从多维度对短联中的词语自对进行了剖析和举例。从上述剖析可以看出,自对,是一种能够起到宽工转化的神奇方法。它可以是单字自对,也可以是多字自对;可以是双相的,也可以是多相的;可以是相连在一起的,也可以是被其它字隔开的;可以是异字自对,也可以是半同字自对,还可以是同字自对;尤为奇妙的是,上下联自对部分的词性、结构可以是相同的,也可以是迥不相同的;形成自对的词语既可以是字数相等的,也可以是字数不相等的。掌握并运用好自对,将使我们的对联创作更得心应手,也更能尽兴发挥。于对联自身而言,这种“既自对而又相对,虽宽而亦工”的自对使其对仗形式更加多样化。循此原理,对联在发展中更进一步创造了“句子自对”,从而使对联的境域更加宽广。 

(未完待续)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