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挽联赵藩楹联‖挽联篇

赵藩楹联‖挽联篇

2019-06-11 22:20:24赵藩宜饮文字 0条评论

题记:一开始并不算把《介庵楹联正续合钞》中挽联部分做成一篇与大家分享。思虑很久,也看了很多遍,这些内容多是哀悼和祭奠,时隔那么久,但还是有些隐痛。可认真读之后,更觉得资料的可贵,能反应出赵藩的人际关系,人生历程,是难得的历史资料。要不是周钟岳等其它赵藩的弟子的努力收集和刊定出版发行了《介庵楹联正续合钞》,我们是没有福气读到介庵公的联句了。于是就有了此篇,如有不妥之处,请见谅!谢谢!


挽止斋叔父

任道趋义,百折难回,是为仁者之勇;
砭愚箴顽,一息不待,能无感极而悲。


挽泸州夏少杉封翁

频访郡斋书,淹通我愧晁公武;
终隐陶家瓮,旷达君侪刘伯伦。


挽鹿定兴相国并悼张文襄

榷涪按秀奖廉公,西蜀官寮,回首难忘半知己;
蹑富追韩论经济,北人相业,惊心递哭两平章。

  

挽萍乡黄爱堂观察

十年蜀道应官,历陈臬综鹾,先后和衷联轨辙;
一别泸州闻讣,正佩萸簪菊,凄凉老泪湿壶觞。

  

挽会泽张华亭广文

夷惠清风,记当年入幕论心,常联朋酒;
纪群交谊,怅此日登堂隔面,频怆人琴。

  

挽段立堂茂才守恒

贞石不磨,方之郭有道;
醉乡可隐,邈矣王无功。


挽遵义华健庵观察国英

管夷吾天下才,积毁已销,鹾纲懋绩存公论;
范少伯五湖长,倦游初返,酒国逃名了世缘。


挽阿迷马介堂提督维骐

缄札往来勤,平生攻错能容我;
同袍凋谢尽,此日回车忍哭君。


挽南海罗意园征尹度

世途积瘁,罕及百年,既痛逝者,行自念也;
海宇论才,又弱一个,难明天意,奈之何哉?


挽贵筑李苾园尚书端

身废言行,拚一片忠爱心,昭鉴终归圣天子;
期深遇骞,洒数行凄楚泪,荒庄独愧老门生。

  

挽泸州高城南给事

藏舟夜壑负之趋,惜辇下人材,又弱一个;
簪笔明廷卓尔立,有箧中谏草,足炳千秋。


挽桐城黄惺舟

净业在家僧遗蜕,大峨来云,已超龙汉劫;
清风流寓传幽栖,南浦经过,曾款虎头崖。


挽泸州夏少杉封翁

频访郡斋书,淹通我愧晁公武;
终隐陶家瓮,旷达君侪刘伯伦。


挽鹿定兴相国并悼张文襄

榷涪按秀奖廉公,西蜀官寮,回首难忘半知己;
蹑富追韩论经济,北人相业,惊心递哭两平章。


挽萍乡黄爱堂观察

十年蜀道应官,历陈臬综鹾,先后和衷联轨辙;
一别泸州闻讣,正佩萸簪菊,凄凉老泪湿壶觞。


挽会泽张华亭广文

夷惠清风,记当年入幕论心,常联朋酒;
纪群交谊,怅此日登堂隔面,频怆人琴。


挽会泽唐兰赓集兰亭叙

修短随化,终期于尽;
少长咸集,所以兴怀。


挽陈南卿夫人

庆四代同堂,齐眉到老真嘉耦;
营双栖高冢,撒手先归是福人。


挽广西州王心斋观察炽

是豪侠人才,固瑕瑜不掩也;
当商战时代,宜中外共惜之。


挽岑子恒太守德固太守

哀毁殉萱闱,至性过人,似子足扶伦纪重;
艰难膺节镇,忘家为国,惟翁勉释爱怜心。


挽武定州牧左绍珉直刺肇南母许太夫人

自从归里,与贤使君游,欢若平生,民隐勤求常下问;
犹记登堂,为太夫人寿,别方经岁,讣音凄绝忽传来。


挽曾挚民方伯纪凤母太夫人

太夫人兼孟母陶母欧母之贤,会见史官书壸范;
大方伯有仲子闵子高子之孝,由来宗圣衍家风。


挽南海谭叔裕廉访宗浚

莅官维诚,上交不谄,下交不渎;
得民以道,至辄有爱,去辄有思。


 挽丽江杨小泉太守福萃

五年梓里赋同仇,收来虎穴奇功,振臂独先诸将帅;
一见蓉城成死别,留得龙州遗爱,论心犹是古循良。

  

挽浪穹王纪堂广文之纲

夷门七载同官,君捐我狂,未觉差池殊臭味;
茈水重来访旧,室尔人远,何堪离索隔幽明。


挽山阴全澍畦太守懋绩母太夫人

登其堂未拜其亲,怅远隔天姥峰下;
非此母不生此子,会大书循吏传中。


挽石屏朱次民观察在勤

遗憾未能无,难明因果三生事;
不朽端有在,自订矜严一卷诗。


 挽西林岑襄勤公

知己感恩,容我疏狂称我直;
通神示梦,草公章奏写公心。


有文武威重,播中外勋劳,是真大臣,是真名将;
惜天下人才,感门墙知遇,一则公论,一则私情。


挽丽江李韫川孝廉玉湛

廿年臭味契苔岑,浑忘离合穷通,相知以心,相礳以道义;
百战运筹安梓里,共性科名爵禄,不在其身,必于其子孙。

  

挽太和王云西赞府联镳

拾黔筑坠欢,慨想容辉,与翁已十年别;
孕点苍灵气,恢宏志事,有子非百里才。

  

挽昆明王仓文司马宝书

一百余日中女亡妻丧身俎,问以何因缘,燋蕊昙花,抟作人间眷属;
五十九年来才困名迟官厄,幸得大解脱,琼楼玉宇,放归天上逍遥。


挽蒋俊卿

伦纪之敦,孝于友于,人无间也;
修短者数,天耶命耶,君何憾焉。


挽唐会泽祖母太夫人

西王母降福尘寰,上九灵辰,笑归仙籍;
东大陆主持世局,无双国士,诒厥孙谋。


挽腾越李蔚然都尉

恢复九关,驰驱未遂筹边志;
坊表一郡,言行无惭祭社人。


挽眉州龙郁云广文

闻讣在滇池边,当哭以歌,郁纡怀抱难宣矣;
定交自涪陵始,寓儒于侠,精悍须眉尚宛然。


挽江阴缪筱珊同年

自有高名,但留文字传千古;
能无憾事,不见江山合一家。


挽丽江木春庭世家

历元明清,称世家先泽,递相承堂万松,楼万卷;
隔粤桂滇,闻噩耗余情,远莫致香一炷,酒一尊。


 挽赵孟源文学

风雨书灯,犹记君来同赏析;
关山兵火,最难子返侍弥留。


挽腾冲李泽之封翁子畅之父

有子黋黋帷幄,赞襄今识时之杰;
乃翁落落佣保,杂作古玩世者流。

  

挽昆明覃楚白宝珩

孝于友于,肫然至性;
瑍若璱若,邈矣清标。


挽南海百岁金母张太宜人

直心是道场,母悟最超,如说竺乾偈;
期颐归净土,子哀勉节,毋废蓼莪诗。


挽大浦林小松大令

众醉何忍独醒,甘谥酒人闻在昔;
肖子无忝名父,续传循吏俟将来。


 挽姚安马星五观察驷良

从戎筮仕归田,国士应时,出有为处有守;
兴学培才睦族,乡人铭德,生也荣死也哀。

  

挽昆明夏小兰主事瑞庚

鹤署惜郎潜,叹沧桑兵燹,百事艰辛,此愿未偿,欲结良朋游五岳;
鲤庭笃交旧,记滇蜀燕秦,四番离合,伊人终古,惟检遗文慰九京。

  

挽毕节杨慎斋孝廉

两晤我难忘,把臂入林,翕园清夜沈沈酌;
千秋君自致,等身遗稿,筑国丛书续续刊。

  

挽邓川杨迥楼广文琼

北上慨迷阳,日暮途长,招魂最惨吴淞浦;
西平笃风义,山迎水送,敛魄终归云弄峰。

 

挽成都黄子容太守谦

从我治穷边,所事艰难如梦过;
为君挥老泪,此才沦落奈天何。


挽蒙自周宝云女士为心斋通守之女适邓氏夫死仰药以殉

亿万口正饮狂泉,匹妇之微,屹屹能持无转石;
方寸心久盟皎日,殉夫而去,冥冥同住有情天。

 

挽昆明倪俞宣观察惟钦

桑海而还,国学维持同结社;
竹泉之后,官箴清慎又分巡。

  

挽会泽张鹤君妻唐夫人

黄鹄歌哀,茹苦含辛,门户卅年夫子慰;
青鸾驭返,旌贤表德,幢幡一队上真迎。

  

挽门人韩凤楼之父莘农封公

大隐壶中,康伯风裁,惟翁落落承其绪;
宣威阃外,魏公弢略,有子洸洸得所传。

  

挽恩安同年谢秀山太守文翘

联京邸游骖,常记灯明酒酽,簧煖笙清,各谱绮词传日下;
接邻疆宦辙,倏叹溷堕茵飘,维倾柱折,更迎灵榇返滇中。


挽昆明桂梓伯太守梁材

龚黄景慕古,循良殁而论定;
金碧萦怀旧,游钓魂兮归来。


挽昆明张小槎大令景苍

循绩嗣先人,阅历变迁,终得遄归正丘首;
争难勖诸季,扶将细弱,莫令久郁望乡心。


挽沈荫余幕友

屡过华居,恰逢鸿构丹青,援笔为君题瑞室;
再陈臬事,常忆乌台霜肃,挑灯助我治爰书。


挽汉池侄鲸

竹林之游,引杯岁月诗书画;
蒿目斯世,脱屐风尘归去来。

  

挽邵阳蔡松坡锷

南滇两树义旗,强我周旋,回首下交成往事;
东海顿惊噩耗,悲君徂谢,比肩中国几人才。


身备经险阻艰难,秉钺功成,人格争回大中国;
志不在势位富厚,盖棺论定,众心崇拜古英雄。


又联代唐蓂赓

所至以整军保民为要图,公论所归,大将慈祥曹惠武;
平时惟读书致用相敦勖,公方不负,秀才忧乐范希文。

  

挽湖南贺竹生太守

高头讲章,此老未曾遭束缚;
焦尾琴曲,有人能为表音徽。


悼河阳君

良友助中闺,二十六年,既称才识尤称德;
慧人参上乘,百千万劫,但死形骸不死心。


悼四儿宗锡

侍母心所安,及泉当遂追随志;
触耶目之痛,堆案犹留读过书。

岂真五百年业冤,何果何因,搔首晴天难上问;
只成二十日夫妇,是恩是怨,归心净土莫重来。


挽昆明何小泉父子泉翁

大陆沧桑,惟君已瞑伤时目;
古滇文献,有子能殚拾坠心。


悼湘皋弟

孝友忠信,人不言间,留与儿孙式先德;
离合悲欢,世无常局,再为兄弟结来生。


 挽恩安谢履主观察崇基

蜀道之行,酒赋琴歌,留老友曾欢一夕;
国变而后,操履节概,抗古人自致千秋。


挽大姚李玉堂提督宝书

胜国论战功,落落几人,贱子难忘咏袍泽;
敞乡纪遗爱,匆匆卅载,文孙又见传循良。

  

挽黑井武绳之大令室郭恭人

作梦幻观,青粘书无驻颜术;
增伉俪重,黄门箧有悼亡篇。


寄挽昆明姚静轩

医名久噪五华,赠我栘蟆连,缱绻路岐,倏成长别;
交谊曾敦两世,闻君骖鹤驭,凄凉乡社,忍话坠欢。


挽遵义杨兆麟

枯菀亦寻堂,心事未完,最惨一星孤曙后;
生死同契阔,首邱当正,幸筹万里返黔中。


挽江西陈润夫

天顺祥偻,指亿中才,落落三君,翁又继李王溘逝;
云茂兴回,头初会日,匆匆卌载,我难忘鄂沪欢游。


挽湖北李凤亭

忧国赋杜陵诗,翁岂屑同时辈较;
参军仗邓禹节,吾犹得友次君贤。


挽临川李子坚

东陆风埃,如君已遂藏山愿;
西堂灯火,有弟难为听雨心。


挽建水沈节母祁孺人

发有冢留,义烈表章夫子;
心非石转,坚贞昭示儿孙。


挽邓骢祖母

勖学断机,贤母徽音媲孟著;
慎终卜兆,文孙心事报刘偿。


挽路南赵恒恭族弟

顺化视如归,感惨激为老兄弟;
诒谋端在德,继承更勖好儿孙。


挽陈古逸母张夫人

笔彩经香,文光东道分南道;
机声灯影,图咏西江续北江。


挽姚安由夔举节母

饮鸩如饴,允矣贤母节;
啼鹃有血,伤哉孝子心。


挽恩安李耀廷封翁

子产惠人,非煦煦孑孑为事;
鲍叔知我,在磊磊落落之间。

  

挽河阳罗星垣太史

老阅沧桑,抚膺自抱难言隐;
交盟金石,洒涕偏悭再面缘。

 

挽昆明王月轩封翁

有子术善活人,仁闻仁心,名驰许世;
惟翁学娴吏治,读书读律,教成于家。


挽徐宝权母苏太夫人

贤母有陶孟风徼,寿介壶觞,倏惊鹤驾归瑶岛;
令子是斑张局干,功铭尊俎,终慰牛眠卜宝山。

  

挽吴楚生同年

人皆欲杀我怜才,留得散闷篇思痛吟,如许悲凉惟自喻;
善不可为宁论恶,历过专制朝共和世,是可滋味莫重来。


挽陈兰卿

桑海脱尘羁,不迷西土净因,执绋来迎大居士;
莲湖留社稿,但话南滇韵事,对酒常怀老寓公。


挽王铁珊妻秦夫人

落叶哀蝉,有情难谱曲;
渡江洗马,相对欲言愁。


 

挽石屏袁树五母徐太夫人

九旬上寿,一品荣封,惟太夫人厚德载福;
三馆词臣,四门博士,有佳子弟绩学显明。


挽昆明王仲瑜观察

劝君节酒,杯至竟违心,感喟沧桑,问凭何自遣;
索我序诗,卷甫经脱手,因缘文字,怆到此长终。

  

寄悼赵明姚童子

幼慧轶成人,十岁英姿遽摧折;
老怀萦爱子,一编忆语剧凄酸。

  

悼王幼斋

当小人构萁豆煎,一言开喻披霾雾;
与尊公结芝兰契,两世交游感逝波。

  

挽杨犀峰母罗孺人

领舂不相,贤母倏归仙箓去;
漆灯犹待,佳儿曾读葬经来。


挽墨江庚泽普

军前血溅亦寻常,惜未雄心酬马革;
曙后星孤堪太息,故应急难望鸰原。


挽丽江杨玉泉州判夫妇合墓

百岁同归锦乡谷;
一官清过玻璃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