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其他对联一片清幽何处寄?对联同题浣花溪

一片清幽何处寄?对联同题浣花溪

2018-09-15 22:29:25对联之美对联中国 0条评论


浣花溪


浣花溪因为诗人杜甫而闻名,杜诗中的浣花溪已成千古绝唱,"两个黄鹂鸣翠柳,一行白鹭上青天。窗含西岭千秋雪,门泊东吴万里船。" 《茅屋为秋风所破歌》便成文于此。薛涛亦曾居成都浣花溪,这个女校书喜欢在浣花溪造纸,采用木芙蓉皮作原料,加入芙蓉花汁,制成深红色的精美小彩笺,常用于写小诗酬和,人称“薛涛笺”或“浣花笺”。

联 作


最佳联作:

纤可
竹径掩深堂,任佳客尽洗风尘,但约溪边曾识鹭;
桐阴新广厦,教吾公不生涕泪,相看花外可怜春。

最受欢迎联作:

爱到深秋
浣红霞色,濯锦水光,更兼白鹭黄鹂,恰啼门柳穿花影;
杜甫诗成,薛涛笺染,尽得流风逸韵,不掩春溪近草堂。

十佳联作:

沚青青
车马劳劳向杜家,薄游看圆沙密藻,翠柳黄鹂,一天花气湿唐句;
楼台丽丽开烟景,相从溯水槛苍波,红笺尺素,三五凫鸥认主人。

花司令
丛碧绕江村,一脉清流,遥接万里桥船、百花潭水;
芳菲连草舍,几时独步,复寻南邻酒伴、野径春光。

莫非
夹岸有竹寒沙碧,除幽绝自知,烟色犹凝花样锦;
浮光看暮景新晴,怕窈冥难托,秋声与荐草堂诗。

寒天
分于锦水春清浅;
照见草堂人去来。

岚寻
窈然深碧,不尽香红,何故往来频?十里欢游浑似梦; 
工部卜居,校书汲引,其时沦落久,一溪萦转解留人。

安探花
傍溪水板桥,静卧草堂,今十里秋风,如知雅意;
叹少陵旧句,讹传后世,纵万千广厦,不庇寒门。

深深
访杜工部闻啼鴂轻,浮玉难晴,问酒无逢载酒客;
怜薛校书空浣花老,遗红谁读,来人半是踏春人。

静静
花好惯从来者意;
水清能见古人诗。

吴建伟
鸥盟鹭友一千载,如今小艇重来,水木清和,又恐涟波诗梦破; 
竹影桃花五六桥,幸此名园无恙,风烟浩渺,尚能对饮草堂春。

太阳
轻纱竹曳,花纸溪噙,诗啭黄鹂,墨皴乌瓦;
素手莲生,澄心鹭近,雪高西岭,风在草堂。

朱稳能
一溪碧水草堂月;
半亩青莲野老心。

联  作


入围联作:

岭南少年
不必论少陵诗,薛涛笺,旧日风流,同是天涯沦落,去路似从桃叶渡;
怎奈何千古事,三更梦,如今肠断,谁怜客里凄清。无人肯泝浣花溪。

百年孤独
春溪蕴藉风流,谁曾来娴浣桃笺,愁依花榭;
秋雨勾连惆怅,我且去低吟茅屋,轻叩蓬门。

刘松山
此处最宜寻梦客,陶然大块文章,更凭笺纸添香,草堂润色;
我来犹是转蓬身,对此一溪烟雨,莫问故乡何处?知己谁人。

红尘有梦
杜工部浪迹归时,溪水曾将诗笔浣;
薛校书芳踪去后,野花犹带彩笺香。

金锐
肝肠笺纸上,感浣花心事堆云,草木溪泉留锦字;
涕泪草庐前,惊啼鸟鬓丝垂雪,风尘天地濯寒衣。

琴.箫
桨推荷月,竹浣萝衣,小字寄红笺,篱花摇落猩猩色;
鸣翠黄鹂,行溪白鹭,长歌悲落日,茅屋何耽瑟瑟风?

是吾爱
倦篙慵橹,绿草苍烟,何如此结庐,慢相邀林鸟谈天,溪鱼读月;
雨到枕前,花飞笺上,试问谁归客,空自叹不逢野老,长忆校书。

一路风尘
人去意难平,从八百劫之中,长伴秋风思广厦;
江流石不转,许一千年以后,静参溪水浣莲花。

秋千
伤怀客经年多病,幸拥云中白鹭,林里黄鹂,邻窗惯对千秋雪;
怜影人缘水薄名,惟留案上猩笺,心间墨字,邀月曾听几夜琴。

赵会长
云溪追汉月,万里桥边,似见丞相羽毛,村姑素手;
茅舍沁唐风,百花潭侧,犹闻青莲振衲,野老悲秋。

藏之
最相宜修竹茂林,勾连水榭。凌波蹈去,遂使薛洪度题笺韵致,新添一色;
是此地天光云影,惠畅和风。拄杖行来,当令杜少陵忧国愁怀,立减三分。

绿痕
板桥西折绕玉环,篱落见美人,邀沈醉花溪,相亲鱼鸟;
曲径风来清朗抱,草堂闻处士,有书香未远,琴曲相招。

一梦三十年
垂杨簇万里桥西,更芳堤寂寂,何处觅工部书香,夫人剑气;
乱石淘千年底事,共逝水悠悠,依然是桃花红藉,江蓼碧萋。

春华秋实
荡兰舟溪畔留连,浣女难寻,善行化作香莲藕;
思子美岸边曾步,诗心何寄?忧国吟成茅屋歌。

平山斋主
杜工部诗魂老处,竹掩茅庐,燕剪炊烟,落笔初题西岭雪;
薛校书瘦影清时,枝空水畔,弦凉晚照,浮花渐远草堂春。

无花
杜寒士堂庑广厦万千,三峡洗高唐,百花满云梦;
薛校书传寄彩笺尺素,春城闻蜀鸟,空翠湿人衣。

玉树临风
花溪中还识佳人,留玉影浮香,月照农家临水住;
草堂外别开生面,赏莺声柳色,风催客子过桥来。

素月
浣花人踪迹难寻,观四围木石鱼禽,勃勃生机多,有灵者皆为法相;
杜工部草堂仍在,对一径垂云清樾,匆匆游客众,旧诗文几遇知音。

剑锋所指
杰才天亦悯,蔚然竹露花溪,累半生蒿目时艰,尽将濯洗;
旧约梦无凭,瘗了红笺翠袖,剩几树枇杷烟雨,聊祭风流。

文光辉
闻诗篇欢喜而来,偏难见鸣柳黄鹂,飞天白鹭;
毗草屋忧愁相近,所不同杜公思国,薛氏怀人。

水若兮
溪畔数曾吟,想广厦千间,何宜寒士;
指尖无所谓,倩莲歌一曲,相约美人。

木鱼
一溪尚泛桃花色,谁染素笺,小字空书付逝波,羡白头只有,迢遥西岭雪;
隔岸犹栖诗客堂,风吹疏牖,娇莺频下穿垂柳,蘸碧水来题,清雅锦城春。

梨落
竹掩溪头,莺啼廊角,得清幽一隅偏安,似恍见杜少陵白鹭齐飞,薛女校香笺旋舞;
四时风月,六合烟霞,到毓秀青城忘返,最相宜聚散浮生歌大醉,疏狂云水赋闲诗。

铃儿
风月情由心底起;
烟波馥自眼中生。

臣步烟
水面浮光诗客影;
溪边花草美人笺。

绿满春枝
斯地何奇,自杜公诗咏以来,八方探胜;
花溪有幸,凭薛女笺成而寄,千古流芳。

冰鼎
黄鹂鸣翠柳,遍水木清华,杜甫迄今约旧友;
白鹭上青天,钟神肤洞达,薛涛革古浣新笺。

舟子
赏槛窗前,有清泉煮茗,蔬圃空藏中夜雨;
闻花巷里,无淡月吟风,草堂常得四时秋。

凭心静气
来往者长嗟耆老,恍若闻呼号泪干,惟戚寒士;
癞疮僧暗示禅机,分明喻污浊浣尽,乃见净莲。

中山书隐
浣花人去碧溪在;
老杜诗成茅屋寒。

梅山叶茂
杖藜踽踽,悲啸秋风,流水听千年,竟尔来寻工部厦;
了俗徐徐,闲消黄卷,浮生凭一梦,曾经争买薛涛笺。

饮和楼
檐月意无殊,江阁草堂浑不似;
桃花时欲问,作笺化土竟何如?

文竹
吟诗楼外,正风醉芙蓉,水枕云烟,赢得校书青眼看;
万里桥边,有婆娑竹影,氤氲柳色,恰来野老素心吟。

蒋山青
草堂犹历历,环广厦万间,不忧茅屋秋风起;
柳色正苍苍,听黄鹂两个,复见青天白鹭飞。

寞晓
莺语簇斑斓,认少陵前生彩笔;
花笺随旖旎,知流水所寄伊人。

爱茶人
流寓忍悲凉,记瑟瑟秋风,天下愁吟同涕泪;
此间寻咫尺,沐绵绵春雨,溪边闲咏已纤秾。

剪春风
秋风扫屋把诗题,浊酒千杯难买醉,噫;
凉月穿溪来案问,红笺小字好谁看,嘘!

无邪
杜工部困于时,茅屋草堂,几日欢颜看风雨;
薛校书芳在此,香流腻涨,千秋艳说润诗笺。

成都懒猫
茅屋唐风园左畔;
人情世故水西边。

海棠夜语
鹂鹭晴空开画卷;
桃花雨落作诗笺。

道友
杜工部栖此方圆地,是时洲飞白鹭,溪浮净莲,聊慰茅屋寒士;
薛校书裁之尺寸笺,犹自门泊吴船,岭覆清雪,赋来碧波静流。

醉忘归
他日有余闲,戾止问苍鬓犹谁,茅屋秋风老诗客;
浮生多叵耐,归来许红笺笑我,赤面鹑衣色酒徒。

信天游
竹外桥西隐草堂,如是黄鹂翠柳,千秋诗赋不曾老;
滩头石白如卵玉,依然白鹭青天,一水花箋犹自流。

马铃薯
溪自远唐来,怀抱春风,书不尽白鹭高参、黄鹂浅唱;
花因灵水净,游临圣地,梦无边去霞萦绕、衣袂轻扬。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