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其他对联徜徉在山水楹联里(四)

徜徉在山水楹联里(四)

2018-05-26 23:39:20田宗伟中国三峡杂志 0条评论

百战河山,剩此楼头烟树

 ——微茫悲怆类


重庆合川钓鱼城古战场遗址护国门

摄影/靖艾屏/FOTOE


中国人处山水中,其心境是自然平和的,只有在风景不殊山河有异之时内心的平静才被打破,发而为文才能见出一些悲剧精神。而艺术的伟大,恰在于有悲剧成份的加入。尽管我们中国人的心灵里并不缺乏那大海似的雍穆幽深,但少有“秦时明月汉时关”的雄浑深远和“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涕下”那种于悲怆沉痛中见出无穷时空的“微茫”,因之带有微茫悲怆感的山水楹联就显得愈发珍贵。


百战河山,剩此楼头烟树;

九天珠玉,吹成水面文章。


此曾国藩题江西省奉新九天阁联。九天阁位于奉新县行政中心后、岐山脚下的潦河中心一小洲上,毁于战火,仅存遗址。这里是作者几经转战之地,战地重游,不禁感慨横生。“百战河山,剩此楼头烟树”,雄奇突兀,凄怆雄阔,自有一种独立苍茫之慨。“九天珠玉,吹成水面文章”,华美富丽,给人无尽联想。“九天”,既是地名,亦显气势,“珠玉”,水触石而飞,似珠似玉,“水面文章”,风荡之而成纹。


上联雄阔苍茫,气冲斗牛,景象之荒凉,战况之惨烈,皆在其中,下联富丽华美,虚幻空灵,如凌波仙子,飘然而去。全联情景浑然一体,芥子须弥。上联入笔即收,力厚气足。下联似收犹放,另开一境。纵横披阖而如行云流水,非横扫千军之大手笔不能为也。


一楼何奇?杜少陵五言绝唱,范希文两字关情,滕子京百废俱兴,吕纯阳三过必醉。诗耶?儒耶?吏耶?仙耶?前不见古人,使我怆然涕下;


诸君试看,洞庭湖南极潇湘,扬子江北通巫峡,巴陵山西来爽气,岳州城东道岩疆。潴者,流者,峙者,镇者,此中有真意,问谁领会得来?


这是悬挂于岳阳楼一楼大厅正面,清代著名书法家张照书写的岳阳楼记屏雕两侧的一副木刻长联,出幅附识“罗平窦垿撰”,对幅附识“道州何绍基书”。


联语以问句始,以问句终,又一改山川名楼联出幅风光对幅掌故范式,用典有大珠小珠落玉盘之流利,格调豪放,气象峥嵘,境界阔大,寄慨遥深。窦垿生活的时代正值晚清,当时外患内忧,国事不堪问,前途甚渺茫。辞官归乡途中,登楼而望,洞庭湖湖光涌聚,长江奔涌东去,巴陵山雄峙万方,岳阳城威镇荆南,经过了多少沧海桑田,却依然或潴、或流、或峙、或镇地存在在那里。比起大自然看不出的缓慢变化,朝代的兴替、个人的得失是多么的渺小。先贤不见,胜景依然,此中真意,谁能领会?深沉的历史感喟与现实枨触寄寓磅礴跌宕之文字中。此等联语非胸有大丘豁,气吞万里之君子不能为之。


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孤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


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这是云南昆明大观楼临水一面门柱两侧的长联。联语为陕西三原寒士孙髯翁落魄昆明所撰。初为昆明名士陆树堂行书刊刻,清咸丰七年(1857)大观楼毁于兵燹,联亦无存。光绪十四年(1888)云贵总督岑毓英重修大观楼,嘱幕僚赵藩工笔楷书木质刊刻重立,一方胜迹,顿还旧观。现今所见铜质蓝底金字为昆明市人民政府于1999年所铸。


昆明大观楼    摄影/余慧君/视觉中国


大观楼始建于康熙年间,处昆明西南滇池之滨,与苍翠叠嶂之太华山隔水相望,登楼可尽揽周边湖光山色。孙髯翁少年即随父寓居云南,幼负奇气,工诗赋,喜种梅,尝作小印曰“万树梅花一布衣”。 一生穷困潦倒,然坚毅乐观,品性高洁,身无分文,心忧天下。


长联尽摹滇池景象,极言千年滇史,状物则物势流转,辞采灿烂,文气贯注;写意则意气驰骋,沉郁顿挫,一扫俗唱。有洞见、有深情,有生化天机的微妙与无穷时空的微茫。其个人的感喟,包含着一种壮阔宏伟悲天悯人的宇宙意识,也表现出一种深沉的生命情调与审美意味。


而单从艺术上讲,此联联中套联,有骈文面貌、诗词韵味、散文风骨,堪称空前绝后。



意静不随流水转,心闲还笑白云飞

——佛寺山水楹联 


俗言天下名山僧占多。大凡风景优美而稍有名气的深山大川都有寺庙,而所有寺庙皆有楹联。这些佛寺楹联或为称颂菩萨大德,或为演扬佛道法理,或为教人去除愚妄,或为言说参禅慧悟, 或为指陈修行法门,满是玄言慧语,满是佛道慈悲,读之如甘露润心,明悟似醍醐灌顶。


寺庙楹联中融山水风物与修行觉慧于一体者亦甚是可观。这等联语无论是青青翠竹郁郁黄花,是朝云暮雨碧海青天,无不体现佛性,蕴盈智慧。而依其与山水关联之隐显强弱,又可分四类。


有紧扣周遭地理环境的,如“潮汐撼危崖,澎渤涛声即是观音示现;海天开净土,庄严世界居然正法如来”(浙江普陀山普济寺)。有泛言山水而著佛性的,如“翠竹黄花皆佛性,白云流水是禅心”(四川峨嵋山报国寺)。有以山水为托而旨言觉慧的,如 “一日两度潮,可听其自来自去;千山万重石,莫笑他无觉无知”(浙江普陀山海岸牌坊)。有不见山水只见觉慧的,如“古佛堂前风扫地,高山顶上月为灯”(五台山古佛寺)、“寺院有尘清风扫,山门无锁白云封”(五台山文殊寺)。


试细言几联。


五台山  摄影/CFP


伫立峰头,但见云来云去,缥缈千山俱在足下;


置身台上,只觉非真非幻,晖阴万象尽归眼中。


此联张布于五台山某峰顶。五台山我没去过,但峨嵋金顶景象正与此同。登临山顶,云海漫漫,缥缈千山俱在足下,晖阴万象尽归眼中,只觉非真非幻亦真亦幻。此联文字浅近景象迷幻意蕴充盈,读之似觉足踏僧俗两界,身在万仞之上。


风声、水声、虫声、鸟声、梵呗声,总合三百六十击钟鼓声,无声不寂;


月色、山色、草色、树色、云霞色、更兼四万八千丈峰峦色,有色皆空。


此为浙江天台山中方广寺联。梵呗,佛教歌赞。寂,空寂无闻。色,佛教把可感触的物质世界称为“色”,属于精神领域的称“心”。空,佛教认为一切事物的现象都有其因和缘,事物本身并不具有任何常住不变的个体,也不是独立存在的实体,故称之为“空”。


浙江普陀山   摄影/许丛军/东方IC


周丽云评述这副对联极画工之微、尽化工之神,自然之美、哲理之玄,俱在醇厚之韵味中。作者象个高明的画家,再现了大自然的神奇之美:峰峦、云霞、树、草、山、月,林林总总,色色入目;又象个文明的音乐家,谱写出天地间神妙之曲:风、水、虫、鸟、梵呗、钟鼓,万万千千,声声入耳。更兼有“三百六十击”“四万八千丈”数量词,使其时间延长空间扩展,画幅更奇乐曲更壮。更妙的是,联末陡笔一转,千万个声音突然不闻、万千种景色突然不见,一片空寂,一片澄明。


闻一切音如闻空空寂寂之声,见一切相如见空空寂寂之相,这是修行的最高境界,只有彻底的不思量、不分别、不执著,彻底的无我方能臻此。


有感即通,千江有水千江月;

无机不被,万里无云万里天。


此为普陀山海岸牌坊门柱联。有感即通,是说众生皆有感应善根,只要他心有此感便自有佛性。无机不被,意即只要有机缘,就会被佛恩被覆。月如佛性,千江如众生,江不分大小,有水即有月,人不分贵贱,凡人皆有佛性。佛性在人心,无所不在,就如月照江水,无所不映。天空有云,云上是天,只要万里天空都无云,万里天上便都是青天。天可看做是佛心,云则是物欲、是烦恼。烦恼、物欲尽去,则佛心本性自然显现,心地澄澈,一片光明,万里无云万里天。


宋儒朱熹有“月印万川”之说,在我国传统文化中,早有天人合一、天人一理、天人相通、天人相应、天人感应之说,民国印光大师所撰此联与其实为一脉相承。


古寺无灯凭月照,

山门不锁待云封。


此为陕西终南山弥陀寺山门楹联。此联之妙全在境界。古寺本无灯,山门何需锁? 可联家偏要说古寺无灯山门不锁。古寺无灯凭月照,山门不锁待云封,其景象无人无我非色非空,读之既觉作者想象之奇,尤惊作者心性之寂,非彻悟佛道高人难出此言。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