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其他对联徜徉在山水楹联里(二)

徜徉在山水楹联里(二)

2018-05-16 23:28:26田宗伟中国三峡杂志 0条评论

山山水水,处处明明秀秀

 ——寓情于景类


如若眼前之景与联家胸襟气度及人生感悟高度契合,抑或眼前之景能激起联家驰怀玄想,其所绘之景必融入作者主观情感与思考。此等联语,不仅见出山川风物与人文景观之形貌神韵,亦能见出联家之山水情怀、审美意趣与独特体验。


李渔题庐山顶“足下起祥云,到此者应带几分仙气;眼前无俗障,坐定后宜生一点禅心”虽景有实写然意不在景,李渔与慧远方丈对句“天近山头,到了山头天又远;月浮水面,撬开水面月还深”、朱彝尊题浙江嘉兴山晓阁“不设樊篱,恐风月被他拘束;大开户牖,放江山入我襟怀”几无写景,其意全在山水体验、意趣与情怀。


因景而驰怀玄想之联其意亦不在景。董其昌题杭州灵隐寺冷泉亭:“泉自几时冷起,峰从何处飞来”,此问一石激起千层浪。俞樾谓“泉自有时冷起,峰从无处飞来”,左宗堂道“在山本清,泉自源头冷起;入世则幻,峰从天外飞来”,金安清对曰“泉水淡无心,冷暖唯主人翁自觉;峰峦青未了,去来非佛弟子能言”。所答皆玄想,各具其妙。此等联语虽因山水而起,其意已非山水。


意在山水,寓情于景,情景并重之山水佳构,必是景语即情语,情语亦景语。


初春的黄山   摄影/ 视觉中国


半壁起危楼,岭如屏,海如镜,舟如叶,城廓村落如画,况四时风月,朝暮晴阴,试问今古游人,谁领略万千气象?


九秋临绝顶,洞有云,崖有泉,松有涛,花鸟林壑有情,忆八载星霜,关河奔走,难得栖迟故里,来啸傲金碧湖山。


这是挂于昆明西山飞云阁廊柱上的一联,为明人杨慎撰,当代书法家刘昆生所书。“岭如屏,海如镜,舟如叶,城廓村落如画”“洞有云,崖有泉,松有涛,花鸟林壑有情”,景语皆情语,联家对此地山水的诗意感悟之美尽在其中,而一“况”一“忆”又将作者对此地的喜爱之情再次强化。在对故土无比热爱的表达中,一个艺术气质十足、性格豪放爽朗的诗人形象跃然纸上。


寓情于景之联,以能于联中见出联家性情为佳。在众多山水楹联中以风流倜傥、豪放旷达、甚至放浪形骸者所撰联语最见性情。


半面山楼,半面江楼,书画舫,容我掀髯大笑,邀几个赤松黄石白猿来,一评今古;


数声樵笛,数声渔笛,翠微天,尽他拍手高歌,听不真清风明月绿水引,万象空蒙。


此贵阳翠微园拱南阁门联,清代贵阳知府汪仙谱撰,贵州当代书法家包俊宜篆体补书。上联写楼阁恍如仙境,邀古时高人作客,纵论古今。下联从音响角度描绘楼阁胜景。“容我掀髯大笑”,何其快意潇洒!“邀几个赤松黄石白猿来,一评今古”何其神奇俊逸!查仙谱其人,果是东坡一类豪放旷达、风流倜傥人物。此等奇言非神奇俊逸之人不能出之。


试看他春如醉,秋如醒,合四时间变幻景光,尽消凝晴姿雨态,夕霭朝晖,雪映霞酣,星初月午,安排着诗酒琴歌,话南渡当年,过去漫牵无限感;


恰好这山为迎,水为送,买一篷儿拓开怀抱,遍探寻邃馆岑台,回楼古刹,名泉秀石,宠柳妍花,狎玩些烟波鱼鸟,算西湖此日,到来俱是有情人。 


此清末民初九江人熊香海题杭州西湖问花舫联。与上两联比,此联意态平和些、沉静些,不是“啸傲”只是“狎玩”,但似乎比“啸傲”又还要超脱。“春如醉,秋如醒”“山为迎,水为送”最是别致一“醉”一“醒”一“迎”一“送”使西湖别具意态,是常人少有的观感体验。


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借景抒怀类


如若联家熟谙观揽之地的历史人文,抑或心里早有郁结再入山水,游目骋怀触景生情发而为联,则多是借景抒怀吊古伤今。这类楹联多见于人文鼎盛之楼馆祠庙,联语结构多上联写景,下联抒怀,如康有为西湖联、孙髯翁大观楼联,亦偶有上联抒怀,下联写景者,如黄琴士太白楼联、窦垿岳阳楼联。至若情之隐显强弱,则与所题之地文化积淀厚度有关,更与联家际遇气质有关。


山东日照     摄影/范海波/东方IC


岛中有岛,湖外有湖,通以卅折画桥,览沿堤老柳,十顷荷花,食莼菜香,如此园林,四洲游遍未尝见;


霸业销烟,禅心止水,阅尽千年陈迹,当朝晖暮蔼,春煦秋阴,山青水绿,坐忘人世,万方同慨更何之。


此康有为为三潭印月所撰,由现代著名女书法家萧娴补书。三潭印月是杭州西湖湖中一岛,比湖心亭大,风景秀丽、景色清幽,岛呈田字形,岛中有湖,园中有园,曲回多变,步移景新,为我国江南水上园林的经典之作。


康早年上书变法、拥立幼帝,霸业销烟,轰轰烈烈,民国后黯然退出政治舞台,游山玩水,置地筑园,尽情纳妾。其康庄自题联“割据湖山少许,操鸟兽草木之权,是亦为政;游戏世界无量,极泉石烟云之胜,聊乐我魂”正此时心境,所谓“禅心止水”,实饰词也,只不过抬头望天,已是星辉月掩,无可奈何又万方同慨,此等感受,恐非亲历难以理会。


此联相当笔墨尚在景上,有的对联客观之景纯为情之背景与陪衬,如:


侍金銮,谪夜郎,他胸中有何得失穷通?但随遇而安,说什么仙,说什么狂,说什么文章身价,上下数千年,只有楚屈原、汉曼卿、晋陶渊明,能仿佛一人胸次;


踞危矶,俯长江,这眼前更觉天地空阔。试凭栏远眺,不可无诗,不可无酒,不可无奇谈快论。流连四五日,岂惟牛渚月、白苎云、青山烟雨,都收来百尺楼头。


长江三峡   摄影/刘洋/视觉中国


此安徽马鞍山采石矶太白楼联,清人黄琴士撰。上联述说李白既曾有侍奉玄宗于金銮殿的显赫,也有被远谪夜郎的酸辛,但他生性磊落豁达,何尝对个人得失耿耿于怀?什么“仙”呀、“狂”呀、“文章身价”呀,都难以概括真实的他。数千年间,只有李白能集屈原的忠愤、东方朔的狂傲、陶渊明的旷达于一身。下联由回忆李白转入自己在太白楼所见的景致与感怀。


此联的重心在于抒怀,作者胸襟开阔、快人快语,但情感上还尚有节制,不似下联钟云舫题成都崇丽阁联的悲天怆地:


几层楼独撑东面峰,统近水遥山,供张画谱:聚葱岭雪,散白河烟,烘丹景霞,染青衣雾。时而诗人吊古,时而猛士筹边。只可怜花蕊飘零,早埋了春闺宝镜;枇杷寂寞,空留着绿墅香坟。对此茫茫,百感交集。笑憨蝴蝶,总贪迷醉梦乡中。试从绝顶高呼,问问问,这半江月谁家之物?


千年事屡换西川局,尽鸿篇巨制,装演英雄:跃冈上龙,殒坡前凤,卧关下虎,鸣井底蛙。忽然铁马金戈,忽然银笙玉笛。倒不若长歌短赋,抛洒些幽恨闲愁;曲槛回廊,消受得清风好雨,嗟予蹙蹙,四海无归。跳死猢狲,终落在乾坤套里。且向危楼俯首,看看看,哪一块云是我的天!


此联挂在成都崇丽阁的正厅里,由中国楹联学会首任会长魏传统将军行楷补书。钟云舫弟子郑埙点评此联“高阔视步,有独往独来于天地之概”。此联写于他因诗获“罪”被革去廪银流落成都有家难归之时,故其上下联一起笔,一股浓烈的悲怆就弥漫其间,其后经“只可怜/倒不若”“对此茫茫/嗟予蹙蹙”的不断酝酿,到“问问问/看看看”时,悲愤之情已无以复加。


清人钟云舫极富才情与个性,一生创作楹联1800余副,题材广泛,思想深刻,语言纯熟,格调高雅,被誉为联圣。他生性豪侠,刚正不阿,鄙视贪官污吏,一生潦倒,致使虚负凌云万丈才,一生襟抱未曾开。正如他自题联所云:“侠烈一层,刚傲一层,愚拙一层,懒惰一层,屈指世间谁似我;功名相厄,银钱相厄,疾病相厄,患难相厄,伤心命运不如人。”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