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名著对联罔措斋对联对联

罔措斋对联对联

2009-07-08 21:21:21未知中国对联网 0条评论

 本来无二语
 何处有单传

 不敢牵牛鼻
 还须据虎头

 不歌皮袋子
 要咬铁馒头

 此间阿刺刺
 何处不闻闻

 但知不借借
 何用纳些些

 个中无前路
 当下有全提

 既无心意识
 那有去来今

 锦囊包粪橛
 茅户挂珠帘

 据令由来险
 投机不在多

 梦幻元无壳
 虚空亦是尘

 面前无铁壁
 脑后有金钟

 莫看仙人扇
 须抛自己梭

 是不响山谷
 非有相道场

 是一原非一
 无为便有为

 铁丸才咬破
 银碗又盛来

 万山排紫绿
 一室贮清虚

 我不向你道
 谁能白佛言

 要参活罗汉
 须买死猫头

 有声底无响
 至独者不孤

 纵挨拶得去
 还端的也来

 必须世网忽裂
 然后古佛重生

 不必分皮分髓
 自然无二无三

 不必力追往古
 只须尽却今时

 不从痛处—扎
 安能绝后再苏

 不可触着露柱
 许你放下馒头

 不可随草鞋辊
 正好将柱杖敲

 不可预搔待痒
 须要趁水和泥

 不肯筑破饭袋
 安能咬断铁钉

 不怕风摇铁柱
 要防虎咬大虫

 不识无说无闻
 那有大休大歇

 不须参无口佛
 好此是有缝天

 不在十分之内
 要超七佛之前

 出两头致一间
 离四句绝百非

 出五位君臣外
 在六时茶饭中

 此间有劳大众
 何处看破国师

 此中元无勾绊
 何处更有波吒

 打水鱼惊棒折
 闻钟山响心空

 地下有憨和尚
 天上无俗神仙

 动口不胜诘屈
 开眼怎么现成

 饭僧米不待拣
 供佛土亦可焚

 放下兜搜面孔
 敲缺啖啄牙根

 放下面前锹子
 横吞并上辘轳

 费却几多盐酱
 放下是个馒头

 供养三尊古佛
 灭度一切众生

 喝醒花间蝶梦
 拈来水内鱼踪

 何曾落于声后
 不可坐在悟中

 几人错过在此
 道他欠少什么

 将谓有个入处
 元来无你问底

 径险不生苔藓
 树古突出爪牙

 空里砒绵里刺
 昨日雨今日晴

 老鼠吃盐易学
 猢狲齧雪难当

 离此物即此物
 得一朝过一朝

 量水打罐不拙
 吹毛觅缝何痴

 莫道心元似石
 须知佛亦是尘

 莫云一丝不挂
 须知双眼难瞒

 木札焚钉铁饭
 折主丈被草鞋

 那个何如这个
 收的即是放的

 你几时曾到此
 我近日不恁么

 破柴须用钝斧
 拨翳何必金针

 牵牛不纳皮角
 打虎先去爪牙

 切忌高挥大抹
 不妨暗放明收

 若不钻冰取火
 安能握土成金

 若非大开天眼
 安能高拍祖肩

 若能当下了了
 何须道个如如

 若舍了粪墼子
 又安有牟尼珠

 若学寒猿捉影
 须防饿虎回头

 若知虚空是橛
 好把热铁为丸

 是谁直抱佛脚
 有狗要取人心

 守此饥寒足矣
 敢云丘壑过之

 谁是个中真谛
 我有教外别传

 虽云足下泥深
 管取额头汗出

 无长绳系白日
 有布袋盛乌龟

 洗水还须用水
 出泥元不染泥

 咬铁馒头无馅
 堆雪狮子有声

 要去眼中援楔
 须从身里出门

 一山恁么可爱
 几人于此茫然

 易吞几颗碎米
 难消一个铁丸

 元无一时不在
 何劳八字打开

 只要转身通气
 不可啮镞吹毛

 只因划地不会
 所以一旦豁然

 只因奈你不过
 所以惟我独尊

 转身元无钳键
 动口便是啀喍

 纵云伸手即得
 须知对面难逢

 作么生折合去
 但随分纳些来

 半个窗中山有色
 三根椽下我无禅

 半疋蕉布三条线
 千尺松梯一把茅

 钵囊里有山最小
 蒲团上觅路何长

 不必栽松为榜样
 何妨煮雪是家风

 不必作此无用法
 还须觅个有心人

 不待海枯才见底
 但逢月上便敲门

 不妨饿虎当门卧
 莫学波斯仰面看

 不可堕有为去处
 亦岂在无字壳中

 不劳更问暗号子
 只须放下赤肉团

 不随人世争红紫
 颇有仙风伴寂寥

 不为虚空安耳穴
 何妨露柱戴笼头

 才触云片又一点
 不沾半字是三玄

 长藤难挽波斯脚
 俊鹞偏搭烈士锋

 常不饥讨什么碗
 凡有相皆唤作猫

 尺水丈波无地主
 五山十刹有吾家

 此间要全不见我
 以后莫错举似人

 此事有无须问狗
 当人杀活莫争猫

 从无字中下注脚
 在有力处打转身

 大观自合难为水
 小醉谁云不是禅

 但去展手全遮却
 不待掀眉早放开

 但有言抛于背后
 为无眼摆在面前

 当下机能收能放
 末后句是有是无

 到别处不得错举
 在此间果是难瞒

 掉棒莫惊瞌睡虎
 渡江须用没毛驴

 断岩虽是偏多雨
 破衲从来不畏风

 对古佛原无鼻孔
 尽大地是只眼睛

 恶水泼来浇滑喘
 寒冰嚼去暖枯肠

 二十年中除粪子
 千重岭外打柴人

 法法须通无我法
 空空莫学有心空

 凡有言皆说家丑
 必无路才是吾宗

 凡有言总是魔说
 若无棒难见吾宗

 方便门中旁瞥去
 獦狙队里活拏来

 放下时无些气息
 举起处有个拳头

 佛恩高厚宜曰载
 法旨渊深首赞阿

 钩头有味抛香饵
 棒下无情响旱雷

 蒿棒不劳鞭快马
 旱雷正好醒聋人

 好依水草寻牛去
 不种梧桐免风来

 何时方得疑情破
 今日才知猛火寒

 何曾有梦幻壳子
 直下是生死关头

 何曾有些子气息
 即此是满地风光

 忽略中不可放过
 见得到即便承当

 胡饼汁流糖满地
 衲头线断雪成球

 黄金殿上三尊佛
 白玉炉中一点心

 活蛇不咬空心铁
 快马难追躲懒人

 几人出世能忘世
 顾我居山且话山

 既开门不须扫迹
 没有路要会转身

 既已有缘投白社
 不妨错认作青山

 见相此中无四相
 说心何处有三心

 剑若露锋如木杓
 波还成水是金针

 结角罗纹多逗漏
 生擒活捉是神通

 尽底脱去胸中有
 逐一拈来何处无

 静讽华严无九九
 密参玄要有三三

 看来金屎元无别
 唤作平常转不亲

 苦雨滴穿阶下石
 烈风吹散岭头钟

 傀儡场中无我相
 须弥顶上有吾家

 力尽时抚膺问二
 磕着处拍手呵三

 疗饥热煮埋头芋
 寄梦寒栖入骨山

 了心莫执此心是
 说法谁知诸法如

 捩转面皮不见我
 掀翻沧海更无天

 临济不辞三顿棒
 芝公只有一茎虀

 落叶难将铁帚扫
 残冰好把热油烹

 颟顸中靴里动指
 唧溜处水上打球

 门前只许堆黄叶
 屋上何妨滚白波

 米沙只恐淘难净
 盐酱将妨少着些

 莫道鼻头无两孔
 不妨胁下有三拳

 莫道别有个见处
 须知元无此话头

 莫教已落声尘后
 须在未拈馆枚前

 闹中不见猿猴彰
 静处能闻鼯鼠声

 拟思量错过性命
 才撇下打破牢关

 抛撇中拈来半点
 重叠处藏去三分

 破笤篱捞无米饭
 细蒿棒打不行车

 七高八低瞥一地
 百丑千拙挛二拳

 岂有三涂能着脚
 实无一物可当情

 切莫唤作功夫好
 你曾领得条令无

 倾湫难湿袈裟角
 张口须吞栗棘蓬

 穷子器中无粪橛
 世尊手内有花枝

 全不管青山苍老
 但消受白日虚闲

 人道乞儿箩易满
 我云饿虎嘴尤尖

 乳儿若不逢慈母
 猛虎安能咬大虫

 入铁三分拳有力
 拦空一画棒无痕

 若不拈将泥弹子
 安能吞个铁昆仑

 若还跳圈子不出
 安能把法界全收

 若是不知末后句
 这回须下顶门针

 若是个金毛狮子
 何必问碧眼胡人

 若说有禅心似块
 必须无影月才明

 若要跳过潼关去
 必须把将公验来

 若作个乾无事会
 定遇着旁不肯的

 三层座上无尊佛
 十八贤中有个人

 扫地岂是般若体
 闻雷方识祖师禅

 僧去不留三片瓦
 客来只供一坛檀

 山门景致松千树
 衲子家风草一茎

 山门外三脚驴子
 蒲团上一块兜楼

 山中古佛由来古
 世上闲人那个闲

 少室不由葱岭云
 玄沙曾见雪峰来

 少室山前无异路
 粪堆窝里有明珠

 生涯都是闲家具
 公验元非古佛心

 声前句后皆尘刹
 漏尽钟残有路头

 使狗怒超三取外
 养鸡意在五更头

 世界在蚊子眼里
 宝珠产粪草堆中

 世情涤尽山常瘦
 佛性空时火亦寒

 手毒常携敲虎棒
 眼花不看牧牛图

 鼠粪也能题玉馔
 凤毛不用补蓑衣

 蜀地当归无一剂
 镇州萝卜有三斤

 数椽不厌居松顶
 六月还须坐火边

 谁把藕丝牵大象
 我将铁棒打苍蝇

 说道生心无住着
 果然见相有皈依

 说心性便是恶口
 离尘土那有青山

 寺破只宜藏古佛
 山深安得有忙人

 虽不曾错下注脚
 亦岂可执定锋头

 虽无结角下手处
 自有瞥地转身时

 谈心只许高人一
 合掌尝参古佛三

 铁棒头不沾热血
 酸虀罐也饱枯肠

 万般热恼钉难拔
 一架枯禅铁也穿

 为什讨鼻孔不着
 会须以眼角敲开

 未上堂莫打退鼓
 有去路要会转身

 未有缝时用针扎
 岂无落处要冰消

 闻不可闻须悄二
 会即便会莫忉三

 无情痴汉才伸指
 穿耳胡僧便点头

 无有少法才为法
 若干种心即非心

 鼯鼠声中雷楔响
 髑髅影里棒头尖

 洗胸内尘恶用水
 传教外法卖死猫

 向何处识得自己
 在这里瞒了他人

 小结直超干佛顶
 贪饕不过一人泉

 胸前卍字非心印
 顶上三光见法身

 絮团有味须勤嚼
 泥马无缰莫乱骑

 循途终是他家事
 瞥地才称屋里人

 要精进必先抖擞
 有把柄不用呢喃

 要相逢如此杳远
 说不出只为分明

 一茎也自堪为刹
 摄土何曾不是香

 一生有癖能除粪
 半夜无声好坐香

 一锥虽是疼难忍
 三搭何曾唤得回

 有口问谁咬得着
 无心就此撮将来

 有为中不曾着脚
 无缝处且自安身

 有滋味中凭你嚼
 无消息处作么参

 有滋味中须脱壳
 无踪迹处莫藏身

 月色成波漂塔影
 霜威如铁剐松荫

 在别处不得错举
 我此间无你问的

 在这里失却鼻孔
 从何处斗着针锋

 在这里一痾便了
 又何必三日闻香

 早个呈似和尚了
 而今不许老胡知

 早知白发难回避
 不是青山莫解交

 曾学淘沙为典产
 不须嚼饭喂婴儿

 折腰老虎眉如戟
 赤脚波斯鼻齅天

 只此已独高一着
 如何才减去三分

 纸描棋局干年暗
 铁裹灯心彻夜明

 拄杖开世尊法眼
 钟板悬临济家风

 自有毫光弥法界
 莫将思路塞虚空

 最怕作佛法抵对
 正好将我相掀翻

 昨朝垂手街前去
 今日穿靴水上行

 作境会来松影乱
 有时磕着水声空

 安能一超即至佛地
 不是屡劫曾傍僧伽

 别具眼晴才是鹙子
 不输皮角唤作牯牛

 恶木心中长流活水
 破沙盆内不煮馊羹

 二边舍离中道不立
 一人磕破大地全收

 抚掌颛顸摇头崛强
 闻名富贵见面贫穷

 唤作什么切莫开口
 恰好如此便是随机

 灰烬若存如火与火
 纤毫不失对楼打楼

 笺释加来自然难译
 门庭沓着切不可鐟

 将谓眼里耳里鼻里
 元来风非幡非心非

 开遍千花自然见佛
 不得一法名为传心

 可是这个可是那个
 不得有言不得无言

 两头拨开中间放下
 多年不会顷刻相逢

 泥马渡江内干外湿
 矮子看戏脚短颈长

 岂有叫不响的山谷
 必无换得去之眼睛

 曲鳝穿靴拐七拐八
 泥人洗澡塌骨塌皮

 任你见解过于鹙子
 不如颛顸似个石头

 乳在狮子怀中取去
 眼从金刚项上睁来

 若是个青山白云父
 此间有寒灰枯木人

 若要放汝命通汝气
 切莫挥即去招即来

 扫帚粪箕都成法器
 黄瓜茄子终是馊羹

 世上若无白头孩子
 龛中那有黑漆圣人

 说什释迦珠牟尼印
 须知天台有南岳无

 锁有双鑐忙中难摸
 道无横径立者皆危

 土旷人稀相逢者少
 柴干水便放下有谁

 万山不深闹拦在耳
 一身虽小大地如丸

 为什么不筑着露柱
 必如此才唤作石头

 闻有声钟尽皆洒洒
 问无缝塔但曰吽吽

 信手拈来都成妙谛
 从门入者不是佳珍

 要断命根岂在棒喝
 真承宗旨别有机锋

 以出入息供养诸佛
 无些子事打扰青山

 猿影捉来不无扰我
 猫儿斩了何必救他

 云白山青佛魔尽扫
 天长地久日月齐明

 在此间无有札脚地
 什么处得个问头来

 在绝釐绝毫处认取
 问瞥嗔瞥喜时如何

 在有凹凸时忙问路
 到无把柄处早归家

 赵昌画花非花将谓
 子胡看狗是狗元来

 诸佛元无向上一路
 临济只有胁下三拳

 捉得老鼠打破油瓮
 卖了腊狗仔细铜钱

 阿那边自搬柴自运水
 我这里不看经不坐禅

 放下破笤篱沙软过米
 咬通铁酸馅舌硬如钳

 更上一层楼云山有彩
 打通两个字人法齐空

 怕冷的也合暂居门外
 赶路者聊且止宿草席

 舌上针孔窍无人摸着
 鼻头艾痛楚有谁知之

 为山水可人不妨浅小
 以烟霞供佛最喜清虚

 要去参说什山深水冷
 适相遇不怕土旷人稀

 要却真烦恼得真烦恼
 我不是神仙谁是神仙

 以熟铁为丸如何动口
 将鸟豆换眼切忌回头

 有明月清风请收卧具
 无残羹馊饭莫展炊中

 有所云便是学人疑处
 无不可任随大德拈来

 于百杂碎中为小搬弄
 在一毛头上显大神通

 在多子塔前传虚传实
 登大雄峰顶独往独来

 执巾瓶谁为尊重弟子
 树幡盖即有正眼大师

 阿谁骨董人心终成结习
 独我抛撒佛法瞥见真宗

 半点难消只为贪饕恶水
 一肩放下不妨止宿草庵

 半夜想的都是往冤作祟
 一生能所到头滴水成冰

 背楼打楼高不着低不着
 以水洗水浓也清淡也清

 穿破许多草鞋不为行脚
 见个什么道理便住此山

 道个佛字尚且嗽口三日
 若有我相难当劈面一槌

 东山高西山低不容插足
 去日多来日少莫待燃眉

 方外有家毕竟不离双树
 竿头无路从何深入一门

 放旷了二六时果然自在
 催趱到三十日为之奈何

 古佛胸中全是寒冰积雪
 山僧口里不留剩饭残羹

 好一尊多子塔急须礼拜
 恐是个汲毛驴不易挝拏

 火炭柴头向来寒如冰屑
 黄瓜茄子咬着硬似铁钉

 几点明星现出祖家面目
 一株大树覆为天下阴凉

 举足早已先行谁云无路
 觅心了不可得况复有禅

 俊鸥俊鹰不落平川矮树
 熟铜熟铁能浇饿肚枯肠

 觅个没意智汉也自难得
 做到有交割处恐未必然

 面对佳山不须东去西去
 心悬明镜任他胡来汉来

 岂无千片山都来卖与我
 止有一句子未曾说于人

 峭履肩筇莫问何方衲子
 扶篱摸壁岂是我家儿孙

 若非胁下拳头误了临济
 须知心如墙壁方见少林

 十字街头草鞋人皆穿得
 五风楼前粪橛谁肯卸来

 双眼难瞒到处花开花落
 一心不乱任他云去云来

 托钵早来不为钟鸣鼓响
 结斋便去须知盐尽炭无

 为墼工之所嗤非泥非土
 叩林仙之所得一水一山

 无福人谁敢享酸虀苦茗
 有力汉自难扫黄叶青苔

 五尺躯没几多凭他杀活
 三世佛只一个任我呵呼

 五十三参却是同口出气
 千七百则何曾借手行拳

 有句无句不敢重烦和尚
 一了百了何曾带累儿孙

 有路难寻谁去杖头着眼
 真师不远我从火里翻波

 在空劫时古佛那有面孔
 于不会处大众作么受持

 在一念未生时拍肩坐断
 从万丝交集处信手拈来

 郑州梨青州枣嚼来有味
 钵里饭桶里水吃了还饥

 执相非黄金殿中元无佛
 即心是白玉光中更有谁

 棕笠芒鞋那管云深路滑
 银山铁壁何辞骨冷毛寒

 坐得一架枯禅虚空粉碎
 喝醒千年大梦傀儡魂消

 高士入东林社里莲花尽白
 有人问西意江边芦叶长青

 公案有三玄不过鱼踪雁影
 般若无一字谁云翠竹黄花

 瓠苦瓜甜在何时滋味到口
 箭锋刀刃挽着处痛楚邧心

 觅路尤难一似担山捱了去
 当机在此不须吃棒得将来

 拈来莫拈来拈来尽皆余毒
 放下且放下放下才有入头

 挽热铁寒冰世网忽成两断
 守寸田尺宅功夫不过一些

 有句陈来不落牙齿皆粉碎
 无心瞥去虽能解脱恐胶黏

 比丘干二百人皆是踞地狮子
 圆相九十七个莫非依样葫芦

 不能换却眼睛终是一堆瞎汉
 饶你拗折弓箭只及半个圣人

 缠在梦幻中尽道世间无活佛
 不来破坏处安知天下有闲人

 船若堂中聚千众僧才成法会
 栴檀座上离一切相方见如来

 空手买来所以放下终非糊饼
 金针度与可能绣出即是鸳鸯

 毛头上有三千大千莫非实相
 华藏中无一字半字才见妙心

 认白纸掌拈提□□销归句里
 靠青山为话计凸凹不在杖头

 若傍古佛周遮安能识得自己
 谁云衲僧罔措早巳捉败赵州

 试向有处拈提只识得个元字
 若从无中栖泊不妨对点青山

 谓是禅板有声定宜担子脑后
 说什漆桶不快早已抛在面前

 硬剥剥瘦棱棱真是一条冷铁
 清寥寥孤迥迥别有几点青山

 有活菩萨心乃人天之所共仰
 此大丈夫事非将相之所能为

 只为有相道场不在庄严之外
 所以无生法忍超于品地之中

 只这难窥须向有条令中验过
 历然在此请从无宾主处问来

 从真切处做功夫不得夹糠炊米
 在忍痛时超世网务要剪草除根

 荆棘林中通一条不弯不直岔路
 镬汤锅里元有个彻寒彻骨高人

 妙庄严共仰慈尊若见实相非相
 大般若常行智慧当以无门为门

 速唤三声应诺间元无国师侍者
 痛加一顿衲衣下方有临济儿孙

 晚一宿早一餐正恁么全无挂碍
 上九天下九地才踏着彻底掀翻

 无佛不在现前何处更寻多宝塔
 有人常来结社此中便是小庐山

 无和尚冷淡家风太好且居门外
 有如来智慧德相何须定住山中

 寻梅去踏月高歌花里岂无仙子
 斟茶来传胪低唱僧中亦有状元

 眼里耳里鼻孔里许你别通消息
 类堕随堕尊贵堕不可犯着锋芒

 未投机下九十六转语中自难摸索
 能直往在八万四千劫外别有神通

 方法方矩圆法圆规法社虽云曾法彼
 张宗张爹李宗李老宗门毕竟欲宗谁

 去莫回头曾不管昨日阴晴今朝冷暖
 来犹谛当须记取西天四七东土二三

 若还遇行路人可用一碗水消他热恼
 随处有住山者只须三条篾束取肚皮

 雪白一分心白一分只为怀中有冷癖
 山高千丈品高千丈莫从格外妬痴僧

 尝见他本事胜于魔王种小因定成小果
 不怕你见解过于鹙子要大悟必须大疑

 当一迷万惑如鸟在笼中欲钻不能钻出
 判百劫千生学鼠咬仓底要打毕竟打通

 登青莲座上那用七宝庄严只此诸相具足
 游白玉光中照见四禅法界阿谁先证无生

 魔魅齐舞木叉纵使道得来却也足当一死
 背触皆非竹篾不须唤将去自能打破双关

 天上天下吾独尊能以正法传心明如皎日
 世出世间人共仰但愿众生成佛遍满河沙

 铁棒来时那痴人忙上加忙只得退身三步
 冷灰爆处在鹙子得无所得不觉□地一声

 有山青处谁云夺境不夺人要连深公买却
 入社白时何妨无诗亦无酒能将陶令招来

 众生亦然诸佛亦然世法平等元自无高无下
 一念而得十地而得功用合辙那分谁浅谁深

 拄杖尾掉一片白云不重不轻任我拈为诗料
 火炉头说几句冷语亦吞亦吐有谁透着宗风

 静处睹慈容在大众渴仰而来自然不惊不怖不畏
 动中藏妙解任仁者密参了去毕竟非风非幡非心

 世尊宫殿高广无边宝幡自天上飞来何处见得心动
 和尚家风冷淡若此公验从手中抛却这才唤作法空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