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名人对联中秋特别篇:苏轼和他的对联

中秋特别篇:苏轼和他的对联

2018-09-24 21:26:55有趣的学长TheStoryTeller 0条评论

我一直相信一个艺术家的作品风格和他的人生阅历是有联系的,不管他从事什么艺术:写作、书法、绘画,抑或是音乐。人生阅历是形成他作品风格的必要而不充分的条件之一。从今天开始,我会结合作者生平为大家介绍一些对联名家和他们的对联,说起来好像我会按时更新一样,嗯,这里就说一下更新的频率吧:每当我想起来的时候,我就会更新。

前文回顾:

自然、典雅,李渔和他的对联

随性、狂放,钟云舫和他的对联

淡雅、工丽,梁章钜和他的对联

从容、考究,俞樾和他的对联

稳健、狡黠,赵曾望和他的对联

朴实、诚挚,李彦章和他的对联

*乏善可陈,吴俊仁和他的对联


一年一度的中秋佳节又来了,今天的你在干什么呢?吃过月饼了没?喜欢吃火腿的还是蛋黄的?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历史上很多文人雅士都曾留下过不少佳作,苏轼的《水调歌头》又可谓是个中翘楚。今天我们就来看一看关于苏轼的一些对联——注意不要被标题误会了,之前那些人都是对联的作者,但今天这个人物,是对联描写的对象。

《水调歌头》是词牌名,同一个词牌名有很多作品。但是现在一搜这个词牌,显示的内容几乎全都是苏轼的这首词,足见其影响力。

说关于苏轼的对联之前我们先简要说下这个人物。可能在大家的印象里苏轼就是个文人雅士的代表,传统文学的高手,诗词歌赋琴棋书画都比较牛逼的全才。苏轼涉猎广泛,参加过很多领域的组织建设:

  • 在宋诗领域,他和黄庭坚组成CP“苏黄”;

  • 在北宋书法领域,他和黄庭坚、米芾、蔡襄组成“苏黄米蔡”神奇四侠;

  • 在豪放词领域,他和辛弃疾组成“苏辛”二人组;

  • 在散文领域,他不仅和欧阳修组成“欧苏”,还加上韩愈、柳宗元、苏洵、苏辙、王安石、曾巩,并称“函谷八友”“唐宋八大家”;

  • 另外还有就是他和他爹苏洵和他弟弟苏辙也有个组合:“三苏”,而他则是“三苏中天才独绝”(张之洞)。

顶着这么多光环的苏轼可能在不熟悉的人看来离我们有点遥远,但实际上苏轼也是个普通人,也有自己人生的浮浮沉沉,也有自己情绪的喜怒哀乐。我们可以通过苏轼一篇小文章来体会一下苏轼这个人在平常时候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余尝寓居惠州嘉佑寺,纵步松风亭下。足力疲乏,思欲就亭止息。望亭宇尚在木末,意谓是如何得到?良久,忽曰:“此间有甚么歇不得处?”由是如挂钩之鱼,忽得解脱。若人悟此,虽兵阵相接,鼓声如雷霆,进则死敌,退则死法,当恁么时也不妨熟歇。

——《记游松风亭》


有天我出去玩,走到松风亭旁边觉得累了,就想歇会儿。想想前面还那么远什么时候能到阿,我就陷入了沉思,想了很久忽然觉得,在这歇着不就行了么?一下子我就豁然开朗了。

有这种想法、写这种文章的人会是我们的大文豪苏轼?还真就是他。

说到这里再来看一首苏轼的诗吧,这首诗我特别喜欢,今天也推荐给大家。


空肠得酒芒角出,肝肺槎牙生竹石。

森然欲作不可回,吐向君家雪色壁。

平生好诗仍好画,书墙涴壁长遭骂。

不嗔不骂喜有余,世间谁复如君者。

一双铜剑秋水光,两首新诗争剑铓。

剑在床头诗在手,不知谁作蛟龙吼。

——《郭祥正家醉画竹石壁上郭作诗为谢且遗古铜剑》


我喝了酒就想搞事情,结果在别人家里雪白的墙上画了些竹子。平时我这么干的时候经常挨骂,没想到今天这人居然很高兴没骂我,还送我一双铜剑,我也回赠了他两首诗。

在苏轼生活的年代,律诗兴起已久、对联已经开始出现,所以相信苏轼对“对仗”这个概念肯定并不陌生。“一双铜剑秋水光,两首新诗……”写到这里,一般选手可能会直接沿着对仗的思路走下去;文艺选手可能会考虑“秋水”该怎么对,“春风”隔景了,“晚晴”似乎可以但跟前面内容不搭;而我们的苏轼是怎么处理的?这里就没有选择对仗了而是以“争剑铓”三个字缀在句末,真如神光一道脱壳而出,又如流星赶月势不可挡。这种处理显然比一般的对仗要厉害得多。所以说苏轼是天才,从这个小小的细节即可见一斑。

苏轼的故事就像草原上的星星一样数也数不清,如果单独说他的故事都可以说三五个月,所以暂时就告一段落。下面我们结合有关的对联再来看一下吧。


杭州苏公祠

金安清

一生与宰相无缘:始进时魏公误抑之,中岁时荆公力扼之,即论免役,温公亦深厌其言,贤奸虽殊,同怅军门违万里;

到处有西湖作伴:通判日杭州得诗名,出守日颖州以政名,垂老投荒,惠州更忘情于佛,江山何幸,但经宦辙便千秋。

魏公是北宋宰相韩琦,荆公是王安石这个不用多介绍,温公是砸缸的司马光。上联以这三人展开,表示苏轼的从政生涯并不顺利;下联则笔锋一转,虽然老是被打压那又如何,而且刚好杭州、颍州和惠州还都有西湖,一句“但经宦辙便千秋”,立即让人感觉这些地方都是因为有苏轼来过才变得与众不同的。就对联本身而言,这是一副很长的对联了,但是娓娓道来并没让人感觉冗杂。关于对联的章法我想等我研究好了再单独提出来讨论,按下慢表。只提一句:大家可以考虑一下作者是怎么去谋篇布局的。



西湖苏公祠

阮元

欲共水仙荐秋菊;

长留学士住西湖。

这里的作者阮元是梁章钜的老师。这副对联之前还有同学找我讨论过,问上联是什么意思。上联出自苏轼的一首诗《书林逋诗后》。关于林逋,之前有篇公众号写过大家可以点进去回味一下《山有名花转不孤》。苏轼这首诗是这样的:为了方便伸手党我就直接复制粘贴放这儿吧


吴侬生长湖山曲,呼吸湖光饮山渌。

不论世外隐君子,佣儿贩妇皆冰玉。

先生可是绝俗人,神清骨冷无由俗。

我不识君曾梦见,瞳子了然光可烛。

遗篇妙字处处有,步绕西湖看不足。

诗如东野不言寒,书似西台差少肉。

平生高节已难继,将死微言犹可录。

自言不作封禅书,更肯悲吟白头曲。

我笑吴人不好事,好作祠堂傍修竹。

不然配食水仙王,一盏寒泉荐秋菊。

——苏轼《书林逋诗后》

简单的一首古风诗也透露着苏轼的高超艺术手段和坦荡性格:刚开始不说林逋,而说当地人因为生活环境就“皆冰玉”,随即引出林逋这个世外高人;诗的结尾部分“我笑”开始又是自己的一番想法。这番想法后来即被阮元用到了对联里——苏轼说林逋应该和水仙王合祠并祀,阮元则说苏轼应该和水仙王合祠并祀。苏轼如果知道后人有这样的言论,不知又作何想法。



嘉定苏长公读书台

陈逢元

想当日和尚定似懒残,早知春梦成空,不说到十年宰相;

倘上方佛图都如贾岛,偶值秋宵遣兴,应难忘一字推敲。

陈逢元字桐阶,是《对联话》作者吴恭亨最好的朋友之一。陈桐阶也算是对联史上一位很有意思的选手,有时间我们可以单独说一下。这副对联是很典型的“拉人作衬”写法,上联用奇僧懒残“领取十年宰相”的故事,似乎是调侃苏轼并没有当过宰相;下联用贾岛“推敲”的故事,假想苏轼当年或许也曾跟和尚们敦诗说礼。整个对联并没有出现苏轼,如果没有标题甚至可能让人猜不着写的是谁,但是这种不即不离的切题方式谁说又不行呢?



惠州元妙观

伊秉绶

此湖此水不深浅;

放鹤招鹤成古今。

前面几个至少标题还跟苏轼有关,这个对联是写惠州元妙观的,那它跟苏轼有什么关系呢?话说苏轼曾经在惠州做官,元妙观门口就是惠州西湖,这些微妙的联系就促使伊秉绶暗用苏轼来组织对联了。上联“深浅”出自苏轼《怀西湖寄晁美叔同年》:


西湖天下景,游者无愚贤。

深浅随所得,谁能识其全。

……

下联出自苏轼的《放鹤亭记》,这个无需赘言。

虽然标题并没有苏轼,内容也没有明确指出,但我们能感觉到其中存在的苏学士。之前我们曾经提到,对联不宜写成谜语让别人去猜,可能这联有点谜语的嫌疑。但是暗用典故应该还是可以接受的吧,最近我在看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国民党籍联家的对联的时候就发现很多这种情况。值得一提的是,这联的对仗、格律都不常规,出现在梁章钜的《楹联丛话》里,实属罕见。


西湖红棉水榭

张联桂

放眼观古今,倘容判事于斯,愿学东坡先生,留一段冷泉佳话;

寄怀在山水,偶尔披襟过此,权借西湖名胜,作片时风月清谈。

以东坡为内容组织对联的,还有上面这副。其实仔细观察不难发现,上联以“倘容”展开想象有点强行拉苏轼过来参与对联的意思,并以“东坡”和下联的“西湖”作对。当然某地对联切合当地名人也算常规操作。


杭州知府署

成世瑄

湖山在目,玉局曾来,又七百年于兹矣;

冰雪为心,金科勿扰,斯二千石之职欤?

不知道你们有没有一种感觉,有些东西你不需要的时候它老是在你眼前晃,你要找的时候它又藏起来了,关于苏轼的对联就是这样。我觉得之前看过不少阿,这会儿要找的时候发现很难找了。这个对联里的苏轼在哪?我不说,大家猜一猜。


以下几联,多多少少跟苏轼有些联系,也不多解释了。前面先入为主的太多,剩下一些大家自己揣摩吧,想想有些可能跟苏轼并不明显的联系在哪。如果你看到有我没提到的关于苏轼的对联,也麻烦在留言里提一下哦!奇文共欣赏。


杭州苏公祠

德馨

自蛮烟瘴海游历而还,胜地重临,凭管领六桥风月;

与白傅林逋后先相望,崇祠近接,恰平分半席湖山。


杭州苏公祠

张厚璟

维先人两到公乡,怀古思贤,诗学愧承传砚训;

有太傅一编祠录,引泉荐菊,榜题应补读书堂。



黄州赤壁苏文忠公祠

张之洞

五年间谪宦栖迟,试较量惠州麦饭,儋耳蛮花,那得此清幽山水;

三苏中天才独绝,若尚论东坡八诗,赤壁两赋,是我公游戏文章。


黄州定慧寺

林则徐

岭海答传书,七百年佛地因缘,不仅高楼邻白傅;

岷峨回远梦,四千里仙踪游戏,尚留名刹配黄州。


惠州东坡祠

徐琪

我久住西湖,晴好雨奇,曾向春堤吟柳色;

公连渡东海,朱崖儋耳,何如此地近梅花。


惠州东坡亭

嵇承志

忠爱著朝端,即蜑雨蛮烟,魂梦仍依北阙;

文章行海外,想赋诗饮酒,勾留又在西湖。


潮州西湖

佚名

湖名合杭颍而三,水木清华,惜不令大苏学士到此;

山势分村郭之半,楼台金碧,还须倩小李将军画来。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