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名人对联*吴俊仁和他的对联

*吴俊仁和他的对联

2018-09-17 22:52:53有趣的学长TheStoryTelle 0条评论

我一直相信一个艺术家的作品风格和他的人生阅历是有联系的,不管他从事什么艺术:写作、书法、绘画,抑或是音乐。人生阅历是形成他作品风格的必要而不充分的条件之一。从今天开始,我会结合作者生平为大家介绍一些对联名家和他们的对联,说起来好像我会按时更新一样,嗯,这里就说一下更新的频率吧:每当我想起来的时候,我就会更新。

前文回顾:

自然、典雅,李渔和他的对联

随性、狂放,钟云舫和他的对联

淡雅、工丽,梁章钜和他的对联

从容、考究,俞樾和他的对联

稳健、狡黠,赵曾望和他的对联

朴实、诚挚,李彦章和他的对联


如果说前面几期这些联家都还有人认识,那今天我们要讨论的这位选手就可能真的没有几个人认识了,因为他根本就不是一位联家,只是我的一位朋友。他不让我说他的名字,说怕自己臭名远扬。我说那至少有个称呼吧,他说那就吴俊仁吧,这是《足球小将》里中国队的队长的名字,他技术不算出众但很有领袖气质,能够在逆境中带领球队翻盘,并且在球队里身穿10号还戴队长袖标,跟我很像。我勉强答应了。

吴俊仁

吴俊仁是一个爱好足球的理工科学生。上大学的时候有段时间觉得自己天天踢球,心浮气躁,就想静下心来练练字。他来自中国西南的偏远山区,家徒四壁,买不起字帖,就只好一笔一划抄一些东西。又觉得诗词古文篇幅太长,所以跑去自习室抄写梁章钜《楹联丛话》上的对联。没想到从此一发不可收拾,掉进了对联的坑里。因为并不是出生在书香门第,也没有接受过正规的中文系教育,所以他是一位路子相当野的选手。

虽然是一名野生的对联爱好者,但是吴俊仁对对联却有着自己的理解。他觉得对联是一种文学体裁,文学又是艺术大家族中的一员,所以对联应当具有艺术作品的某些特性。

我无法告诉你艺术何为,或者艺术怎样完成自己的使命,但我知道,很多时候,艺术审判那审判之人,为无辜之人伸冤,向未来展示过去的苦难,因此它永远不会被人遗忘。我还知道,有权势者害怕艺术——只要做到这一点,不管是什么形式的艺术——而且,在民众中间,这些艺术有时就像谣言和传奇那样发生作用,因为它赋予生命之残酷以它自身所不能拥有的意义,正是这种意义把我们联合在一起,因为它最终与正义密不可分。艺术,一旦具有此等功能,就成为那不可见者、不可约者、持久之物、勇气和荣誉的交汇之地。          

                                                                                          

这段话来自英国作家约翰·伯格(John Berger)的随笔《矿工》,收录在文集《约定》里。约翰·伯格是吴俊仁相当欣赏的一位作家,他有一个公众号叫TheStoryTeller正是在向约翰·伯格的另一部文集《讲故事的人》致敬。


在吴俊仁看来,对联可以作为记录生活的一种方式。在前不久刚刚结束的世界杯决赛之后,我们的足球爱好者写道:


蹈海覆英雄,想来一步之遥,咫尺功名成泡影;

愆阳归冷淡,怕到四年以后,千秋怆恻付清谈。

Luka Modrić

2018年世界杯决赛是一场fxxk大战:高卢雄鸡法国队对阵格子军团克罗地亚。经历了战火、分裂最后独立的克罗地亚在淘汰赛阶段连续苦战,最终进入决赛。但由于客观存在的实力的差距,克罗地亚最终还是被法国给fxxk了。获得世界杯金球奖的银角大王莫得里奇在领奖的时候甚至面无表情,克罗地亚人表现出的坚韧品格和团队至上的理念给吴俊仁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在吴俊仁的家乡,有一群离退休的热爱考古调查的中老年人。有一回这个考古团队邀请吴俊仁加入他们一起去探访当地一个乡镇的近代历史,吴欣然前往。当地村民为他们讲解了“箭道村”这一名字的由来:据说是一位官员告老还乡后出资修建的,因为道路笔直所以得名“箭道”;又讲述了这个乡村作为茶叶的产地曾一度远销成都等地,并且有自己的品牌“正道茶”。回家之后吴俊仁写道:


衣锦向家园,开荒数里,造此通途,许老夫跑马弯弓,允以大名称箭道;

持螯问耆硕,守土之年,有何奇事?忆几辈佣儿贩妇,曾将正路谓茶源。


吴俊仁有一位朋友,名牌大学毕业之后放弃各种机会果断选择远走新疆,加入了援疆志愿者的队伍。在新疆待了几年之后,这位朋友选择留在了北京。前不久吴俊仁和他的朋友们去北京玩,这位志愿者朋友又为大家安排吃住玩,各种操劳。每个人的追求不一样,这位朋友的种种选择和做法显然令吴俊仁感动不已。他为这位朋友写道:


陶庵有石匮书未成,一自甘心成野老;

神龟弃巾笥堂不顾,犹然曳尾在泥涂。

上联用明末文学家张岱作《石匮书》的故事(披发入山,駴駴为野人……因《石匮书》未成,尚视息人世。《陶庵梦忆序》),下联则用了《庄子·秋水》中曳尾涂中的故事。拉人对比是对联常用的写作手法,吴俊仁借这两人来和朋友比较,是对这些行为的肯定,也是对朋友表达了深深的敬意。

庄子钓于濮水,楚王使大夫二人往先焉,曰:“愿以境内累矣!”庄子持竿不顾,曰:“吾闻楚有神龟,死已三千岁矣,王巾笥而藏之庙堂之上。此龟者,宁其死为留骨而贵乎?宁其生而曳尾于涂中乎?”二大夫曰:“宁生而曳尾涂中。”庄子曰:“往矣!吾将曳尾于涂中。”                                                                                                    

为什么吴俊仁和他的朋友们要去北京玩呢?原来他们是去参加一场盛大的网友面基活动。据说这个活动是为了纪念一个民间组织成立八周年,并且八年之后民间组织终于得到了官方认可。许多人都表示这是一个值得庆贺的事情,纷纷写了诗词对联表达祝贺。我们的吴俊仁也随大流交了一副作业:

几个人,支撑一片天,自海北山南,愿言致学。诗追李杜,词溯苏辛,联探梁吴,帖临颜柳。偶尔凌峰啸傲,偶尔对月吟哦。念当时聚友衔觞,也附庸先贤风雅;临屏琢句,各显示才子机谋。厥任八年,韶华疑梦,劫波不少,还好是未忘初心。试从遗迹寻源,想见粉笺铺就,香墨研匀,凭空兀那揭竿,热血满腔筹骏业;                                                    四方客,驰骋数千里,并前呼后拥,到此称觥。为祝清时,再歌盛会,且图良晤,顺颂奇文。继而抚掌高谈,继而举杯痛饮。笑吾辈青袍甫著,便痴说丕振经纶;赤胆新生,有谁堪遍尝辛苦。儒宗百代,卷帙如烟,求索虽难,但许我能开慧眼。因唤大家携手,看教垂露非秋,涌泉异水,援笔欣然勒石,寒芒万丈表鸿题。

因为知道自己水平不行,正常写肯定就会被淹没在诸多同类贺联之中,所以吴俊仁写了一副很长的对联。这联看起来长,其实句式都是联圣钟云舫《锦江城楼》和《吊鲍武襄》两个长联各取一部分的结合。用填词的方式来写对联,吴俊仁这个懒偷得也是很机灵。


吴俊仁比较喜欢钻牛角尖,有一回看到书上何绍基题苏东坡读书楼的对联有两个“载”字,就怀疑是传抄有误,于是亲自跑去看个究竟。待确认是何绍基写的两个“载”之后,他又写道:


两载信存疑,缓步寻来,好在翠竹林间,尚留太守题楹处;

一楼谁作主,举头欲问,却听青衣江上,何止我公舒啸声。

这个对联上联写了经历的事件,下联却从虚处着笔,想象力有限因此显得干瘪乏力。尽管如此,在个别字的对仗上吴俊仁的安排也比较用心,比如用“青衣江”对“翠竹林”的颜色对仗,以及“我公(攻)”对“太守”的借对。瑜不掩瑕,看来吴俊仁离真正的高手还差得太远。


作为一个足球爱好者,吴俊仁平时没事也喜欢看看懂球帝APP的文章。有一天他发现女球迷采访这个栏目里出现了熟悉的场景,并不是女球迷令他熟悉,而是女球迷所在的学校,竟然是他已经离开将近两年的、刚刚参加工作那会儿经常去踢球的地方。想到在那个球场上发生的许多事情,想到那些爱好踢球的老师、朋友,想到甚至有一回自己发个朋友圈,把定位设置在之前工作的地方,曾经一起踢球的一位老师还问自己“你回来了?”种种过往,恍然如梦。想到自己可能很难再回到那个地方,即使回去,可能那些老师、朋友,都老得踢不动球了。想到这些,吴俊仁写道:


图上认迢遥,恍然故地重临,对此聊将思远梦;

别来多辗转,许是经时足贵,有人相忆在边庭。


庭中有奇树,绿叶发华滋。

攀条折其荣,将以遗所思。

馨香盈怀袖,路远莫致之。

此物何足贵,但感别经时。


曾经有人在论坛发表意见说,千万不要学对联,不然会怎样怎样。其中一条就是,不然每次朋友结婚,你都会想给人写一副贺联。这不我们的吴俊仁也罹患了这样的毛病。他的高中同学结婚,他给人写道:


十雨五风,佳节恰当逢玉露;

一生两愿,即今只剩执金吾。

东汉开国皇帝刘秀曾经表达过自己的两个远大志向:仕宦当作执金吾,娶妻当得阴丽华。吴俊仁在这里抖了个机灵,意思是说这位高中同学“娶妻”这项任务已经圆满完成。这是比较标准的贺联了,甚至可以当成秋季通用的选择,也就是说每年秋天有朋友结婚都可以用。

我一直以为“执金吾”就是直接这么读的,其实这里的“吾”读yù,感谢一位来自威海卫的不愿透露姓名的小同学不吝赐教。所以说吴俊仁还是太菜了。

同时他的同事也结婚了,结婚双方都是他的同事,于是他写道:


执手自垂髫,两小无猜,倚西窗静忆经年,至此终成真伴侣;

连裾临远道,同心有念,向南诏深情一望,怀柔仍是旧家山。

这两位同事都来自怀柔,上学时候就认识,一路爱情长跑直到结婚。两人都在遥远的云南工作,回到怀柔完成婚事,想来也是颇有感慨。这联相对于婚联而言并不标准,只能说谨书其事。与其说是婚联,倒不如说是赠联。


正所谓“多事之秋”,秋天真是个事情很多的季节,吴俊仁又有一位朋友要结婚了,这个朋友不是同学也不是同事,而是同样爱好文学的选手。文人雅士在这方面的讲究就更多了,这位朋友提出要三副对联,入场的时候新郎念一副,新娘念一副,主持人还要念一副。吴俊仁虽然一万个不情愿,但是还是硬着头皮写了。其中新郎要说的是:


去哪里能找到逝去年华,在雨里,在风里,在海的尽头望着天,真心从未改变;

在世间也并非无所畏惧,怕时间,怕空间,怕你有一刻离开我,这手不敢放开。

新娘要说的是:


回忆六年似水柔情,爱我如初,真令姐妹羡慕嫉妒不已;

要做你的如花美眷,从今往后,只愿厮守白衣卿相先生。

主持人要说的是:


黄粱瓷枕有家传,窃料今日卢生,是借灵方刚入梦;

玉女心经复谁记,但喜深闺林下,尚留才气穆如风。

吴俊仁告诉朋友说,你跟你对象进场的时候就不要说那么晦涩难懂装逼的话了,有话好好说,主持人的稍微文艺一点。这位朋友表示看不懂主持人的话,吴俊仁给解释说上联用卢生的黄粱一梦,下联用林朝英和林下之风的典故,分别切合了两人的姓氏。这时候吴俊仁的朋友才把吴脖子上的西瓜刀放下来,满心欢喜,欣然而去。


吴俊仁的对联,怎么说呢,乏善可陈。虽然看似具有对联的形式,但其实稍微懂一点的人就能看出其实也就小学生水平。据说吴俊仁有段时间经常找一位前辈请教怎么写对联,都把人问烦了,前辈在多次指点仍然看不到他的进步之后终于爆发了:

从此吴俊仁心灰意冷,对对联再也提不起兴趣。他删除了电脑里所有对联资料的快捷方式,又删除了所有隐藏文件夹里的源文件,随后打开迅雷,在搜索栏里打了四个字:楹联丛话。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