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名人对联陈澹然的楹联

陈澹然的楹联

2018-08-16 22:16:06西湾农夫铜枞民风民俗 0条评论


陈澹然,生于咸丰九年(1859年),字剑潭,号晦堂,自号老剑。枞阳县仪山(现属汤沟镇)人。其幼时从父读,聪慧好学,才思横溢,九岁便能提笔作文。稍长,师事方柏堂(方宗诚)先生。18岁应桐城县试,文压群芳。光绪十九年(1893年)恩科举人,授资政大夫。

陈澹然学富五车,满腹经纶,但其一生在处沧桑之乱世,抱国家之悲切中,怀才不遇,浪迹风尘,穷愁潦倒 ,壮志未酬,于1930年客死于当时为安徽的省城安庆。作为枞阳一代名士,陈澹然有胸积万壑的学识,常语出惊人。除了“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这一经典的战略名言外,一生勤于著述,著作等身,浩瀚宏富,大多论治国强国之道,却鲜为后人知,今收集整理陈澹然先生几则楹联,且留存之。


 一


陈澹然先生恃才而旷达,书生意气,性情率真。所以,在为人处事上,自负昂然,俯瞰一切,似鹤立于鸡群。在学术上,更是另辟蹊径,不趋势,不迎合,不应世,自成体系。他虽然身为桐城(枞阳)人,但他对当时正享誉并影响中国文坛数百年的“桐城文风”为“寡妇文学”,意思是说所谓“桐城派”的“家学”,是囿于抱杨树根洗澡的框架之内,亦步亦趋。但陈澹然先生也有可爱真诚的一面,面对世人称其为“狂士”“野才”之恶名,他不屑一顾,呵呵一笑,却对先贤铁骨御史左光斗宁死不屈的气节甚为感慨,并对“桐城派三祖”之一刘大櫆先生的文章,又情有独钟,常说“世之论桐城文者,每称望溪(方苞)以学胜,海峰(刘大櫆)以才胜,姬传(姚鼐)以识胜。余独爱海峰文章,意到笔随,气势壮阔!”其曾在汤沟丰乐书院撰联:

沧屿忠节,海峰文章,巍然先正遗风,廊庙江湖皆事业;

浮渡夕阳,白云青鸟,葆此名山间气,乾坤雷雨待贤豪。

当时的丰乐书院,对枞阳读书人影响甚远。先生在上联中,提及沧屿(左光斗)的气节,海峰(刘大櫆)的文章,以东乡群英荟萃的人文入题。下联以老桐城八景中的“浮渡夕阳”“白云青鸟”自然景观相衬,寓先贤之遗风,寄希望与后辈,读来令人振奋。


陈澹然先生学问高深,知识渊博,但他的内心世界又是孤独的。先生虽有纳天下经纬之才,但其一路风雨兼程走来,磕磕碰碰,大都是在颠簸流离之间,他在孤芳自赏的同时,又何尝不是在痛苦的煎熬之中。先生曾作联自嘲:

功名事业文章,今岁已无望;

嬉笑悲欢怒骂,明年可再来!

 先生此联用非常诙谐的语气,很是无奈地道出几分辛酸的人生况味。虽然他的“功名事业文章”处处碰壁,但他愈挫愈勇,并不灰心失望,在“嬉笑悲欢怒骂”中期许与等待,也可谓是充满斗志的一生。




 陈澹然先生曾在寓居南京时,先卖文为生,后入江苏督军齐燮元幕,任江苏省通志局局长。不久,孙传芳驱逐齐燮元而自为五省联军司令,先生绝不附从,回乡寄寓于省城安庆,闭门不出,埋头著书,清苦度日。直到民国十七年(1928年),出任安徽大学教授,主讲《中国通史》,期间,有人请先生为安庆大观亭撰联:

长江水,淘不尽、大英雄,笑世间、成败兴亡,只称得、一局残棋,半杯浊酒;

劫火灰,烧未完、好风月,看此处、烟岚花鸟,才识那、圣贤道理,名士文章。

 看得出,先生已经看淡了人生与世情,只不过是“一局残棋,半杯浊酒”,对待自己的“道理”与“文章”,有了“劫火”般的禅悟,虽然一切都是过眼烟云,但真名士,后人自有评说。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