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行业对联客栈妙对传佳话

客栈妙对传佳话

2018-01-20 22:19:33重庆/李德佑中国楹联报 0条评论

明朝永乐年间,在重庆昌州境内,有家很有名气的客栈,叫子曰客栈。店老板姓孔,自称是孔子后裔,甚通文墨,喜欢和文人交往,店中挂有不少名人书画,与其它客栈相比,自然是别具一格,颇显文化底蕴。 
  却说这年春天,适逢三年一次的京师会试,各地举子纷纷向京师聚集。这日黄昏时分,子曰客栈来了一位投宿者,身后还跟着一位书童,孔老板见了,知道是赴京赶考的举子,便叫店小二好生款待。待一切安顿好后,孔老板想试一试这位举子的真才实学,便来到他房间,一阵寒暄之后,说道:“敝店内挂的那些书画,不知举子大人观后有何见教?”举子听了,心里便想,区区一家乡间小店,有何上乘之作?嘴里便道:“恕我直言,一般,一般。”孔老板听罢,便知此人狂妄,于是决定杀杀他的傲气,就说:“举子大人既然是赴京赶考,想必是学富五车,满腹经纶。敝人愿出一上联,请大人来对。倘能对上,上京会试定能考中新科进士;倘若对不上,大人此次赴京可能就要折戟沉沙、铩羽而归了。”举子觉得很可笑,他根本就没有把孔老板看在眼里,轻蔑地说:“那你就出吧。”孔老板微笑着说:“敝人出的上联只有五个字:半夜二更半。” 
  孔老板的出联看似简单,实则不然。古时将一夜分为五更,到半夜的时候正好是二更半,出联是数字联,首尾又是同一字。内行人一看,就知道很难应对。这位举子冥思苦想,绞尽脑汁,终未对上。孔老板也很识趣,见目的已达到,便悄然退去。这位举子偏偏又是个把脸面看得很重的人,觉得自己乃堂堂一举人,竟被一下里巴人难住,实在是丢不起这个面子,于是一气成疾,卧床不起,几日后竟踏上了黄泉路。 
  令人没想到的是,这位举子死后却阴魂不散,每到半夜,便在那间房里反复地叨念:“半夜二更半,半夜二更半……”从此那间房里便无人再敢入住。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一晃三年过去,又到了举子们赴京赶考之时。这天夜幕降临之际,子曰客栈又来了一位举子,也带着一个书童。此时来客栈,自然是投宿。店小二却告知,客栈已满号。二人既失望又无奈,正进退两难之际,孔老板却又问道:“房间倒是还有一间,只是夜间闹鬼,你们敢住么?”举子便问:“怎么个闹鬼法?”孔老板就将闹鬼的根由仔细道来。举子听罢,说道:“原来是这样,我们就住这间房了。今夜那阴魂倘若再出来,我将联与他对上,他的阴魂也就散了。” 
  孔老板见此举子胸有成竹的样子,便想试一试他的才学,立即说道:“既是这样,敝人再出一上联,请举子大人来对,如何?”举子揖手回礼道:“在下恭敬不如从命,请吧。”孔老板指了指他身边的书童和书童挑着的沉重书箱,说:“敝人就以书童和他挑的担子为题,出联为:身轻担重轻挑重。”举子听了,略一思忖,便指了指自己的双脚:“在下就以自己的脚和上京赶考所走的路为题,对的下联为:脚短路长短走长。”孔老板一听,不禁脱口赞道:“妙哉,妙哉!”于是就放心地让他们住进了那间房。 
  当夜到了二更半的时候,那阴魂果然又凄然而叫:“半夜二更半,半夜二更半……”住进来的举子便大声说道:“可怜你这个死要面子的举子,我今晚将联与你对上,你的阴魂也该散去了吧!请听好,我对的下联是:中秋八月中。”那阴魂听罢,果真没了声响。 
  此刻孔老板也正在门外偷听,听了这位举子对的下联,心里由衷佩服。 
  后来,子曰客栈便再也没有闹鬼了。这位举子上京后,也顺利通过了会试和殿试,结果名列一甲第三,中了个探花郎。他在昌州子曰客栈巧对妙联的故事,旋即传为佳话。

查看所有评论用户评论共有 0 位网友发表了评论
评论加载中。。。
发表评论(评论内容:请文明参与评论,禁止谩骂攻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