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对联网首页对联故事张大千向方地山求对联

张大千向方地山求对联

2019-08-19 23:28:23谢贤群听月楼联话 0条评论

近年拍卖市场有一个信札频频出现,就是张大千致方地山的那一封信,先选一些比较清晰的照片:



前面四张有印章,但都不一样(包括位置),后面三张没印章。

现在对该信释文:

      

大方先生道席:

日前承赐题诸画,感甚感甚。兹更有无厌之求,欲乞楹帖五副,都缘爱慕,致忘烦劳,先生当掀髯一笑,俯而允之也。专此敬颂,动定安适,它不一一。谨定。

后学张大千顿首顿首。

善孖一副(二家兄,善画虎,故号虎痴)

文脩(四家兄,近以造林居皖南)

大千自求一副(以上三联求赐撰)

丹林(与散原先生交颇深)

玉岑(朱古微先生之弟子)


这个信札较早见于包立民先生《张大千艺术圈》中《张大千与方地山》一篇中:

据其所述,乃张大千门人何海霞所藏。信札真假现在不讨论,但信札内容应该是真的,即有所凭藉的。大千在这个信札替兄弟、自己,还有二位友人向大方求对联,后面大方是否有回信,我不得而知;如大方答应撰写,那么这五副对联对联内容是什么呢?


大方为大千书扇


大方被誉为“联圣”,集句嵌字,一挥而就。大千与大方所交较深,大方曾多次为大千题画,大千也曾为大方作画。在下搜集大方联语多年,今就所知,将上述信札中五人相关者陈述如下:

大方赠大千对联,目前所掌握的有二副,皆嵌字之作,流传甚广:


世界山河两大,

平原道路几千。


八大到今真不死,

半千而后又何人。


大千抄写大方联语(来自拍卖网站)

前一联大千标明是“送大千之日本”,此联巢章甫《一代才豪方地山》也记载,巢于联下注:“两大是说大千与他自己,下联则慷慨系之矣。”梁羽生《联圣赠张大千联》则说:


方地山有近代联圣之称,曾任袁世凯西席,袁的次子、近代著名的文人袁克文(寒云)就曾跟他学作诗文。方的年纪比张大千大得多,但因性情相投,结为忘年交。张常赠他没有上款的画好让他卖钱。张大千三十六岁那年(一九三四)有韩国之行,友人在天津紫竹林为他饯行,方地山即席做了两副嵌名联赠他。


张善孖乃大千二兄,擅长画虎,自号虎痴,今所搜集大方联语中恰巧有一副赠善孖的,嵌“虎痴”二字:


料应踞地作虎跳,

得全其天皆痴人。


上面大千所抄联语中即有此联,又见陆丹林《光宣诗坛刽子手之二方》等处。

赠陆丹林一联则见眉君《联圣方地山的联》:


偶因大千三致意,

知是散原一辈人。


题作“赠陆丹林”,下有注:“大千替陆丹林请大方写联,说丹林和陈散原时有诗文往来。”说得很清楚,与大千信札中“与散原先生交颇深”吻合。大方曾为丹林《匡庐观瀑图》题诗,顺提。

至于信札所提及之“玉岑(朱古微先生之弟子)”,即常州人谢玉岑,赠玉岑联语未找到,也许已经失传;倒是见到大方为玉岑胞弟谢稚柳所撰一联:


稚圭文章有逸气,

柳州小品多妙文。


见郑重《谢稚柳系年录》一九三四年:


是年,天津曹[巢]章甫为稚柳求方地山写对联一副,联语为:“稚圭文章有逸气,柳州小品多妙文。”联语中隐“稚柳”二字。方地山为袁世凯的僚属。


巢章甫是大千门人,曾搜集大方诗文对联资料。至于大方为张文脩所撰对联,同样无法找到。博雅君子,如有相关信息,望不吝赐教。

最后发一张这个信札的照片,同样来自网络,好多年前下载,忘记网址了:


猜您喜欢的对联及诗文:

张大千方地山

对联分类

对联知识

热门对联

相关对联